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骆之!”
      
      殿内大门被一人撞开,来人径直看向台上,大吼着骆之的名字。
      
      骆之胸口已经渗出鲜红的血液来,染得大红的喜袍胸口面料处一片暗红。
      
      听到这道声音,他动作停了下来,本是决绝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周身四溢的金光也缓缓退却。骆之看向台下,一瞬间看清是谁后,抬脚就要往台下走,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神色更显落寞。
      
      可怜他侧后方本向他扑过来的司莹,因为他这一走动的动作直接扑倒在了地上,下巴落地,顿时满口鲜血,她剧烈咳嗽几声,不料从口里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
      
      见闯进殿内的是李乔,她眼中尽是惊讶。
      
      见骆之朝自己走来,李乔也朝他跑去,却见他又突然停下。
      
      “骆之?”李乔直接跑到他面前,见他胸口处满是血,想到先前推开门时看到的他正在做的动作,顿时又气又急,上前就要扒开他的衣襟检查,“你在做什么?你想死是不是?!”
      
      她手才刚碰上他的胸口,就被他一手抓住,他的手上还沾着献血。骆之眼神终于看向李乔:“你来干什么?”
      
      待在他身边,只会给她带来危险。都放她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来干什么?”李乔气得拿另一只没被握住的手点他的额头,“你说我来干什么?我喜欢的人都要和别人成亲了,我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吗?!”
      
      “还有我才想问你,你刚刚又是在干什么?你想自杀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他死了她怎么办?!
      
      他死了,就是这个平行世界的圣子死了,没有圣子,她就没有机会成为圣女,更没有机会完成她的任务,这样一来,任务失败,她肯定就得被抹杀!更何论还想再见到真正的他!
      
      李乔一边气愤地质问,一边迅速从怀里摸出锦囊,正想从里面拿丹药,才意识到另一只手还被他抓着,她晃了晃那只手:“松手啊。”
      
      她脸上的神情是对他的担忧,更是明显的怒色,骆之手下意识松开。
      
      见他松开,李乔迅速打开锦囊,取出一颗闻起来香气最为馥郁的丹药直接放到他唇边,可骆之牙关紧闭。李乔皱着眉厉声道:“我警告你,给我吃下去。”
      
      骆之垂着眼,对她说的话没反应。
      
      见他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李乔心口也一阵像针扎一样密密麻麻的痛楚,她心里实在难受得紧。她从来没想过推开这道门会看到这么一幅场景,他居然想自毁圣气,这就意味着他不想活了。
      
      这些人......
      
      她环视一周,见台上台下众人全都静静看着他们两人,就连之前对她要打要杀的司莹也只是眼含愤恨的看着她,却没做出什么动作。骆之父亲的眼神也紧紧盯在骆之身上,似乎是怕他做出什么冲动之举。
      
      就是他们这些人,才逼得他如此。
      
      “你吃不吃?”她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骆之,见他雷打不动的姿态,仍旧对她说的话不作反应。
      
      看来是打定不吃了。
      
      “你不吃是吧?”李乔心下着急,面上却不不紧不慢道,“你答应过会和我成亲的,你死了,我上哪儿和你成亲去?我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就去随便找个人嫁了。”
      
      “你!”
      
      骆之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但只说出一个字,就再也不知该如何继续反驳她的话。不知是该反驳她自己从未答应过会与她成亲,还是斥责她不应该随便找一个嫁了的态度,况且还是在她先前明明说过喜欢的是自己的情况下。
      
      “我什么我?”李乔眼一瞪。
      
      骆之无奈:“我......”
      
      谁知刚一开口,嘴里就被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入一颗丹药,紧接着下巴被人大力从下而上击打了一下,那枚丹药便顺着喉咙入了腹部。
      
      身体立马便微微发热了起来,那是丹药在治疗他受损的身体。
      
      两人大眼瞪小眼。
      
      眼见终于让他吞下丹药,他的唇色也肉眼可见的慢慢恢复平日的血色,李乔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牵起他的手:“我们走。”
      
      “慢着!”终于有人开始出声,一道浑厚的嗓音从台上传来,“你是何人?此地岂能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司莹见自家父亲说了话,也忙不迭地喊道:“没错,今日可是我和圣子的大婚之日,你私自闯进来,还企图带走圣子,是何居心?”她因两颗门牙磕掉,说话微微漏风。
      
      今日圣子若随李乔走了,她便真的要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了。
      
      前有圣子大婚当日企图自缢,后如果再有圣子随一女子逃婚,弃她而不顾,她怕真是要前途一片黑暗。
      
      见李乔带着骆之丝毫未停,司莹狠狠跺脚,捂着嘴急忙道:“你给我站住啊!”同时抽出腰间的嗜焰鞭朝他们挥去。
      
      没想到此时有人却比她更快。
      
      一法器自司家家主手中凭空出现,是一尊小巧精致的方鼎,通体莹润,青光微拂于鼎身。只见司家家主化掌为拳,迅速将方鼎推向李乔与骆之的方向,方鼎在空中逐渐凝为实体,且越变越大,待飞至李乔与骆之面前时,已足有约两丈高、两丈宽的大小。
      
      只见它落在地面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刚好挡住李乔和骆之的去路,也刚好将殿门遮挡得严严实实。
      
      在场众人皆被此声响震得头晕耳鸣,好一会儿才恢复清明。
      
      此法器名唤千斤鼎,属于上等防御性法器,只守不攻。它虽名唤千斤,但并非真的是千斤之重,实际重量难以估量,只知从未有人能移动它。并且最值得称道的一点是,它对几乎所有攻击都免疫。
      
      也就是说,今天他们若是想从这里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司家家主收回手,摸了一把胡须,一派威严道:“今日若让你们走了,我司家的颜面往哪里放?圣子,老夫劝你还是不要胡闹得好。”
      
      骆闻站于一旁,眼中思量,也道:“骆之,你听为父的话,这人界女子来路不明,你莫要被她诓骗,你堂堂圣子,怎能受她的蛊惑?你看看在座各位,皆是神界名门望族,你企能在这里失了颜面。”
      
      众人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其中当然也不乏和司、骆两家家主类似的言辞。
      
      “颜面、颜面、颜面。”
      
      李乔定定重复三遍,嗤笑一声,转身,“在你们眼中,还有什么东西是比颜面更重要的?”感受到手被人握紧,她也稍稍用力回握。
      
      “在我眼里,骆之便是最重要的,你们的颜面害他如此,我就算粉身碎骨,也绝不会再让你们伤他一毫。”她掷地有声,即使身无圣气护体,却依旧不露惧色。
      
      “今日无论如何,我们走定了。”
      
      骆之眼眸微动,缓缓转头看向她的侧脸。
      
      司莹嗤笑出声,一步一步自台上走下,大红的喜袍随着她的走动流光溢彩,那是她为了成婚之日特意差人去寻的料子,名唤琉璃丝。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布料,需要匠人将缫丝浸泡在上品丹液中七七四十九天,在这四十九天当中,更是需要极其小心的仔细照看,因为缫丝极其脆弱,稍个不小心,便会前功尽弃。
      
      她花这么多功夫,为的便是在大婚这日大放异彩,让天下众人皆知她就要嫁予圣子为妻。
      
      可现在,全毁了。
      
      “你以为你想走,便能走得掉?”司莹眼露狠厉,她看一眼千斤鼎,接着道,“千斤鼎不移,我看你插翅难飞。”
      
      “插、插、插翅难飞~”李乔模仿着她漏风的口音,“门牙都没了,还这么多话,能不能麻烦你闭闭嘴。你不考虑你自己,你也得考虑一下大家的耳朵啊,你何必荼毒大家的耳朵呢,总是听着你的口水吸气声。”
      
      “也不嫌犯恶心”
      
      “你!”司莹气极,拿起嗜焰鞭便再度猛地挥过去。
      
      骆之就要操控圣气去挡,可先前他自毁圣气险些伤及根本,虽说有了李乔投喂的丹药,但是圣气也需要时间才能恢复。眼见鞭尾已快到李乔面前,他想也没想,便要替她挡下。
      
      谁料却被李乔一把推开。
      
      他一下子跌坐到离她数十米的地面上。
      
      来不及惊讶为何李乔的力气变得如此之大,他忙朝她看去。耳边却不断响起在场众人的惊叹声。
      
      “她她她她举起了千斤鼎!!”
      “她一届凡人,是如何做到的?!”
      “难以置信,那真的是千斤鼎吗?看她那动作,仿佛举着的只是个不费事的物件。”
      ......
      
      李乔看了眼头顶的巨物,暗道系统给的金手指果然好用。她刚刚便是用这个法器挡住了司莹的攻击。
      
      “你你你你居然举起了千斤鼎!”司莹目瞪口呆,手里的嗜焰鞭掉落在了地上都没发觉。
      
      “如你所见。”李乔举着鼎的手臂随意晃了晃。在场众人吓得纷纷往后退。
      
      司家家主眯了眯眼,浑浊的眼眸直射向李乔,沉吟道:“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今日非走不可。”李乔掂了掂手中的千斤鼎,“我体内毫无圣气,在你们看来,我就是一届凡人。但是,”李乔勾唇一笑,“我却从未承认过。”
      
      看来想走没那么简单,先糊弄一番再说。
      
      “那你到底来自何处?”骆闻眼眸锐利。
      
      司莹这时却稍微冷静了下来,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先前被她绑住毫无反击之力的凡人,现在却摇身一变似乎成了大有来头的人。
      
      “我看你就是虚张声势,凡人就是凡人,你体内毫无圣气,怕是连我这嗜焰鞭一击都扛不住,要不是,”司莹看向李乔头顶的千斤鼎,暗自咽了咽口水,“要不是怪力使然,我看你根本毫无反击之力!”
      
      李乔心下一个咯噔,面上确是不露声色:“你可以试试。”
      
      她继续道:“我看你是忘了先前是如何将我囚禁,又如何计划着杀我的了。现在我好生生的站在这里,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仅凭一股怪力,你觉得我能逃出来?”
      
      司莹见众人再度议论纷纷,心下焦躁,反正已经鱼死网破,她也没有心思再去寻借口掩盖,便想再仔细询问一番:“你......”
      
      “莹儿。”司家家主开口。
      
      司莹噤声。倒是忘了她父亲还在这儿。
      
      “是不是怪力,试试便知。”司家家主再度开口。两掌之间迅速聚集起一团圣气,看着便是来势汹汹。
      
      李乔暗道不好。这老头不是个好糊弄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