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让你快点儿,你非得一直拖,圣子成婚,咱们可不能迟到。”说话的人在前头走得飞快,边说边回头催促着后面跟着的人。
      
      后面的人一只脚跛着,边走边拉了一把他的衣袖,眼往周边细细打量一番,才将一只手小心掩在唇边,快速探头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道:“我可跟你说,听说圣子此次大婚是被逼的!”
      
      音量虽低,但也透着一股兴奋夹杂八卦的热情劲儿。
      
      前面的人脚步顿了顿,后面的人脚步没刹住,直直撞上他的肩膀,他才回过头斥责道:“休要胡言,圣子身份尊贵,谁敢逼迫?”
      
      “真的,你别不信,听说是为了一人界女子,他若不同意,那人界女子便要被司家那位......”跛脚那位将手掌放平在脖颈处滑了一下,脸上也作出一个惊恐的表情。
      
      “你是从何处得知?”前面的人迟疑片刻,继续往前走。
      
      “我一个亲信,就是在那个......”
      
      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入口处重新归于平静。
      
      李乔立马看向李戮,理所当然道:“你看,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我不能丢下他不管。我现在左右魔气都已经没有了,自然不能前功尽弃。他如今定时因为我,才被迫答应与司家那个女人成亲,我怎么能眼看着他踏入火坑?”
      
      “况且那女人看着温婉,但是却是个蛇血心肠的,当初我刚踏入这无极天,就在这儿碰到了她,她无缘无故地就是看我不顺眼,不仅将我打成重伤,而且还想将我丢入那畜生道,要不是骆之及时出现并救了我,我早就陷入轮回了,还有,在二重天的时候......”
      
      她越说越多,直说得李戮整个头都要大了。妹大不中留!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让你去。”他无法,深深叹一口气,将先前骆之交给他的金色锦囊从怀中取出交到李乔手上,“这个给你,里面有很多丹药,本来也是先前骆之交予我的。”
      
      李乔乖乖接过放入怀里。
      
      “还有,骆之给我的制魔玉牌时效已过,我无法跟你一同前去,你若是......”虽是勉强答应让她前去,但是他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此去危险异常,越想他便越烦躁。
      
      “哥哥,你先回魔界。”李乔就要走。
      
      李戮一把拉住她,手掌大力按在她的头上,恶声恶气又恨铁不成钢道:“老子就在这里等你!”
      
      又伸出食指大力点了点她的额头:“不过,我只在这里等你半个时辰,时限一到,你要是没有回来,我就是没了这条命也绝对不会放过骆之,听懂了没?”
      
      李乔赶紧大力点头,然后便匆匆忙忙向着刚刚两人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
      
      ......
      
      天际第一抹霞光泻出,云雾被无情刺透,几抹淡橙色光束射进二重天的大殿内,在大殿朱红色的墙面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圣子,时辰已到。”一名仆人轻轻推门而入,他低着头,神态恭敬。
      
      骆之身着大红色喜袍静静坐着,额间印记因着这身打扮愈发显得赤红。他盯着墙面看着,仿若未闻仆人的话,如入定一般。
      
      片刻后,他缓缓站起身,起身间,衣袖摩擦着桌椅,发出簌簌的声响。
      
      “都到了?”他低声问。
      
      仆人依旧低着头,越发恭敬回答道:“回圣子,大人们都到了。”
      
      桌边半个时辰前便端来的清茶,依旧未有人动过。
      
      “好,我这就出去。”骆之边说着话,边抬手摸向额头上那抹印记。那处摸起来与其他肌肤处并未有任何不同,只是多了一抹颜色而已。
      
      在他心里,一直只是多了一抹颜色而已。可除了他,没有人这么想。
      
      仆人打开门,他神色慢慢坚定,神情越发冷漠,脚步不再犹豫开始去往大殿,鲜红衣袍下摆拖曳于地,划过门槛,渐渐远去。
      
      到了那扇门前,骆之径自抬脚踏入。大殿内人声鼎沸,人人华衣加身,见他踏入,纷纷望而生畏,行以注目。
      
      一切浮华表象,皆都因着一抹朱红。他额间印记颜色愈发鲜红,掩于袖口下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圣子今日......似乎心情不佳?”
      
      “怎么会,大喜之日呢。”
      
      ......
      
      骆之一步步沿着玉石台阶往上走,台阶尽头是一处平台,由四根玉柱环绕而成。平台之上,与他穿着同样样式婚服的女子正等在那里,眼见着他踏步而来。她满面红妆,眼中尽是欢喜与羞涩,
      
      “圣子。”她忍不住轻唤了一声。本来她应当在圣子之后再出来,但是圣子迟迟未到,她实在等不及了,央求父亲许久,才让父亲答应由她先出来会见众人。
      
      她这一声唤得着实甜腻,又欲语还休。很快骆之便行至她面前,两人相对,似郎情妾意。骆闻眼神欣慰,站于一旁正与司家家主说话,眉宇间尽是恣意。大殿之内,观无论何人,面上皆是一脸喜色。
      
      骆之只粗粗看了眼前人一眼,一边嘴角勾起,猝然发出一声轻笑。
      
      众人安静一瞬,不为别的,只因他这笑声听着着实太过古怪。不似喜悦,听着倒像是嘲讽。
      
      司莹面色僵了一瞬,又迅速恢复常态,她娇笑着正想往他面前再走近几步以示亲近,便见他仿若未见她动作一般直接转身面向台下的众人。
      
      “今日诸位前来,皆是为了圣子大婚。”他随意拿起一杯酒盏,掩过袖袍一口饮下,然后音调淡了下来,音量却丝毫未减。
      
      “可这圣子之位,骆之从来不稀罕。”
      
      一语出,满堂一惊。
      
      圣子之位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得,更不是能者居之,那可是天赐的机缘。如今他一句“从来不稀罕”不知要红了多少人的眼,又要引起多少人的感叹。
      
      况且,其中的利益关系并不是他一两句就能简单撇清。
      
      “骆之!”骆闻眼见司家家主面色不虞,上前几步,面色郑重低声道,“骆之,休得胡言!”
      
      “胡言?”骆之未回头,喉中又发出一声笑,“父亲不若再教教我,何谓胡言?又何谓不胡言?”
      
      “你休得胡闹,骆之,今日可是你的良辰吉日。”骆闻脸色紧绷,继续低声劝着。
      
      但骆之却轻易地从他的话语中听出咬牙切齿,他轻声道:“良辰吉日?”
      
      听他语气似有缓和,骆闻点头:“没错,切莫在此等场合使我骆家丢了颜面。”
      
      殿内静如无人之地。
      
      骆之却在这时随手甩掉酒盏,气息骤然暴起,他抬手指着自己额间,扬声道:“自我出生起,见我之人,皆都奉我为圣子,全因这枚印记。”不经意间,他看到台下一处站着一个孩童,他双眼懵懂,正朝着他的方向张望着,他的父母见骆之看过去,连忙拿手盖住孩童的眼睛,并将他抱起,将他的头也紧紧按在怀里。
      
      骆之眼神落寞,继续道:“别的孩童在四处肆意玩耍时,我被困于一方天地,只有一仆人相伴,别的孩童在父母怀中安睡时,我日日夜夜只能与寂寥夜色为伍.....”
      
      他转头,看向面色难看的骆闻:
      
      “何曾有人问过我,这圣子,我当着......”
      
      “甘愿不甘愿。”
      
      天际已染满朝霞,橙中染着红。
      
      骆闻再次开口:“骆之......”
      
      只可惜,骆之早已转过头:“如今,就连娶妻,也由不得我。良辰吉日,良辰吉日,好一个良辰吉日!”骆之眼眶赤红。
      
      不过片刻,手又缓缓放下来垂在身侧,一副丧气之势,“一直以来,我总以为只要我做得足够好,成为你们眼中圣子该有的模样,一切总会变好。可现在我才知晓,那都是妄想,天道赋予我不同于寻常人的能力,便不会如我所愿。”
      
      世人宣扬众生平等,却偏偏众生向来不平等,总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来。下等的,有欢喜,有哀愁,上等的亦然,这些情绪又恰恰将众生回归到了平等。
      
      圣子又如何?世人皆只看得到他的光环荣耀,谁又知他背后的身不由己。
      
      见台下众人开始指指点点,司莹还有些许怔愣。这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大婚,再这么下去,她迟早要沦为众人笑柄!
      
      她如梦初醒般,急急忙忙上前拉住骆之衣袖请求道:“圣子,今日是我们大婚之日,能不能别......”
      
      “别什么?”
      
      骆之毫不留情地甩开她的手。
      
      她不禁往后退一步,被他眼中毫不遮掩的厌恶刺激地说不出话来。
      
      “骆之!”骆闻忍无可忍,“今日是何等场合?你竟如此胡闹,你贵为圣子,本应以身作则,而不是......”
      
      “爹?圣子?”骆之轻轻笑了一声,渐渐地,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都已经到了这一刻,他竟还在口口声声以圣子之位要挟他!他说了这么多,难道他一句都听不懂吗?难道就不能以一个父亲的身份理解一下他吗?
      
      他想要的从来不多,可是,凡是他想要的,最后总是会被迫离开他。
      
      骆之越笑越猖狂,一头青丝无风飞扬,脸上也布满了泪水。
      
      或许他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他来到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成为圣子,受万民敬仰?还是为了承受寂寞,被囚于那二重天?还是为了成全被称作父亲的人的野心?
      
      脑中思绪越来越多,慢慢地,这些杂乱的思绪汇成一句清晰的话语,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来到这个世上,没有任何意义。
      
      笑声骤然停了下来,骆之手缓缓抚上胸口,眉间菱形印记忽而猛烈闪烁一瞬,从他体内散发出无数金光,光芒十分耀眼,只晃得台上台下众人眼前发白,目不能视物。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骆之神情决绝,五指成爪往自己心口而去。
      
      司莹在他侧后方,刚微微目能视物,便见这一骇人场景,急得连忙朝他扑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