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发馒头啦,发馒头啦!”
      
      李乔刚睁开眼,便发现自己正在人满为患的大街上奔跑,在她身边奔跑的人大多都面黄肌瘦,穿着粗布麻衣或是根本就衣不蔽体,有的人身上背着布巾叠成的包,紧紧跨在胸前,鼓囊囊的。
      
      所有人看起来都仿若逃难一般,形容狼狈,他们嘴里叫喊着,一群人在一起推推搡搡,往着一处奔去。
      
      李乔停下来,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比起他们也好不了多少,衣服脏得都快要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四处还有布丁,而且缝得不够牢固,已经有几块布片脱落了下来,摇摇欲坠。除此之外,她身上还有一股极其浓烈的馊臭味。
      
      根据007传过来的记忆,她在这个平行世界的的身份是个乞丐,身世不详。
      
      这次的平行世界是个古代世界,但是又不属于她所知道的任何一个朝代。当前,这个朝代的一处地域景都正在闹饥荒,这才导致那里的百姓不堪重负,纷纷逃难到主城武都。武都受当今皇帝百里赤直接管辖,突然一大批难民闯入,百里赤当即下旨,开仓放粮,救济百姓,企图解这一燃眉之急。
      
      但是根源问题是饥荒,他这样做,治标不治本,所以他接着又派人去景都勘察实地情况,并试图解决当地的饥荒问题,结果始料未及,毫无头绪,屡屡失败。所以现在他开始派人在城中张贴皇榜,意在广招能人异士,彻底解决这饥荒的难题。
      
      可惜,已经过去好几日,城门口那里,那张明黄色的皇榜一直都还在。
      
      她此次的任务对象是当今皇帝的弟弟,逍遥王,百里墨。传闻他极度冷酷,言语鲜少,对待女子十分无情,曾经将大胆示爱的女子一脚踢了出去,只因那女子无意中碰了他的衣衫。在这成婚年龄大多在十六七的朝代里里,他如今二十有一的年纪,显然就像个异类。
      
      可是他和皇帝兄弟感情甚好,荣享圣宠,也没人敢说他的不是。另外,他除了逍遥侯的封号外,还有个天下百姓皆知的称号:铁骑将军。这是几年前,他平息了一场边缘城区的动乱后所获得的封号。当时异族入侵,无人敢应战,只有他一马当先,直接率领将士冲了出去。他骁勇善战,与敌军激战三天三夜,险些将命都丢了去,最终才赢得那场战役的胜利。
      
      自此,谈及铁骑将军,百姓是又怕又敬。
      
      她此次的任务就是成为一名和他平起平坐的异姓王爷。007给了她金手指:满腹经纶。
      
      这里不是法治社会,这里是一个王权至上的社会,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掉脑袋。她如果想成为一名王爷,首先她得想办法见到皇帝;其次无功不受禄,她得先有功,而且还得是有足够分量的功,这样才有可能获得被封为王爷这样的禄;最后,最关键性的问题,是在这个朝代,女子并不被允许太过于抛头露面,她这个身体又刚好是个女孩子,年纪不过十六七,这就不太好办了。
      
      胃部突然发出一阵叫声,接着是一阵剧烈的收缩感,刺激得李乔不得不停下思考。她手捂向胃部,难受得闷哼一声。
      
      身边还不停有人在往一个方向跑着,嘴里喊着“馒头”的声音不绝于耳,李乔也赶紧跟着他们跑了起来。每天发放的馒头都是限量的,去晚了就没有了,前两天,原主就是因为没抢到,才饿了整整两天肚子。
      
      她也不想才穿过来第一天,就要面临被饿死的命运。
      
      “慢慢来,大家不要抢,每人两个,不要急!”这是一处临时搭建的棚屋,棚屋前方摆了很多个木桶,木桶里装着的都是白花花的馒头,香气诱人。城内的官兵们正在此处派发,维持秩序。
      
      可是,这是一群尝过饥荒苦头的人,他们忍饥挨饿,跋山涉水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维持秩序。在温饱面前,一切都不值一提,所有人都发了疯一样地在往前够。
      
      李乔被迫跟着人群挤挤攘攘,如一只可怜瘦小的扁舟随着人群的浪涛不停在起伏,她想脱离出来,可是总是被人推挤着又带了回去,脸被人群挤变了形,单薄的身躯也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关键是,这样近距离的和这些难民挤在一起,感觉就像掉入了一个巨臭无比的粪坑。
      
      实在是太臭了。
      
      李乔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方向,可始料未及,不知不觉她竟然被人群挤到了最前面。她脸色大喜,看着眼前木桶中仿佛在朝她招手的馒头,费尽千辛苦苦,才将手从拥挤的人群中抽了出来伸了过去。
      
      就那么一根指头的距离,她马上就能拿到了。
      
      结果猝不及防,肩膀又突然被人猛烈撞了一下,刚好这个时候她身边的人拿了馒头兴冲冲地离开,导致她身侧一下子空了下来,瘦弱的身子因为没了依靠,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这具身体本就虚弱,推搡间已经耗费了她太多气力,李乔还未来得及反应,在落地前就意识消散,晕了过去。
      
      “王爷?”柳志看着被百里墨揽着的小乞丐,面目忐忑,连忙弯腰,双手拱在身前。人人皆知逍遥王不喜人触碰他的衣衫,可现在,虽然是不得已的情况,但是这个小乞丐也太胆大包天了些。
      
      百里墨面色冷淡,薄唇微微抿着。怀中之人体量轻巧,身着脏乱破旧的粗布麻衣,衣物质感黏腻。他剑眉微皱,启唇:“皇榜可有人揭?”
      
      “无。”柳志恭敬地回答,他暗暗瞥了眼他怀里的小乞丐,犹豫片刻,他说道,“王爷,不若将他交由属下处置,免得脏了王爷的手。”
      
      见百里墨点头,他将他手中的小乞丐接过。
      
      “安置在偏院,安排吃食,好些便让他离开。”他声音平淡,目光所及之处,正是那群饿极了的难民。
      
      柳志面色诧异,抱着李乔,恭敬应了声:“是。”
      
      李乔醒来时,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夕,她胃部抽痛,一抬眼,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房间里,离床不远的桌面上还放了几盘香气扑鼻的糕点。
      
      一阵狼吞虎咽,肚子里才好受了些许,李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开始打注意到她现在的处境。
      
      房间不大,古木雕花的深棕色木床,两边一边燃了一支红烛,然后是她正坐着的桌椅,其它就没什么物件了。透过门窗,她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天色已黑,一轮圆月明晃晃地挂在天上。
      
      这是哪里?她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是有人救了她?
      
      坐了一会儿,她还是按捺不住,推开门走了出去。古人规矩多,但是她现在吃饱了,就很想洗个澡,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她只能自己出来看看了。
      
      出了房后,李乔才发现她所在的房间在一个院子里。院子里,像她这样的房间比比皆是,她大概数了数,少说也有三十间。院内有一口井,旁边摆放着几个木桶,其中一个木桶上栓了一根麻绳,麻绳的另一头系在了井口上沿的木头上。井边摆了很多竹竿,离地大约两米高,上面晾了几件衣裳,都是差不多的款式,有些像她从前电视里看到的丫鬟的服饰。
      
      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屋子里都是暗的。
      
      李乔小心翼翼地往四周看了看,不经意间就发现了这座院子的出口掩在郁郁葱葱的竹林后,不仔细看还真难注意到,石拱门半圆古朴。
      
      她通过它走了出去。
      
      一出去,面前就出现了两条路。两条路中间是一座石林,石林下方养了一池粉色娇嫩的荷花,碧绿的荷叶下,可以看到几条橙色的身影正在游动着。
      
      李乔站在原地想了想,果断选择了右边的那条路。
      
      刚走一步,她又停下来,再次谨慎往四周看了看。左右四下无人,刚好这里有个荷花池,简单清洗一下也好,身上实在是太臭了。
      
      她低头开始解衣裳,腰间的粗布麻绳只是稍微用了点力,就直接断了开来,落在地上。
      
      李乔眼角抽了抽。
      
      脱掉外衣后,白色里衣还算柔软,不像外衣那么扎手,不过也是布丁遍布,颜色发黄。李乔接着解开里衣,露出了里面的肚兜,一块红中发白刚好遮住胸口和肚子的布料。
      
      里衣刚好脱到肩上,李乔看了眼自己平坦的胸前。
      
      胸真小,营养不良啊。
      
      她正准备将里衣也褪下,却听到了一阵不远不近的脚步声,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吓得她赶紧双手胡乱合起身上的衣裳。然后就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人影。
      
      来人身高估计一米九以上,黑发束冠,剑眉利眸,鼻梁高挺,唇色极淡且薄,穿着一身玄色镶金色条纹的长袍,腰间扎着同色腰带,腰带正中还镶嵌着一块成色极佳的玉石。他一手背在身后,气势不凡。
      
      百里墨!居然是她的任务对象逍遥王百里墨。
      
      而且他正看着她。
      
      李乔慌忙低头,定在原处,不敢乱动,也不敢说话,只紧紧抓着胸前的衣衫,生怕惹恼了他。难道这里是他的府邸??她心里想着。
      
      百里墨已经走到了近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低着头的小乞丐。小乞丐低着头,仿佛快要埋到地底下去,身材十分瘦小,看着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光景,他先前看到他在此脱衣裳,露出来的半边肩膀也异常瘦削,肤色倒是极白。
      
      “你在此作甚?”
      
      百里墨的嗓音低沉,语速不快不慢,却给人极大的压力。
      
      “我......”刚说出这个字,李乔就恨不得抽死自己,这里是古代,封建制度,她怎么能对着一个王爷自称我呢。她赶紧改口,“草民......”
      
      可说了两个字,李乔又说不下去了。难道要说在这里洗澡?跑到别人赏花的池子里洗澡,这样说会被拖出去乱棍打死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