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沐浴?”百里墨接上她的话。他看了看她落在脚边的衣裳,又看了看她脏乱的头发,以及满是泥污的脸,并没有如李乔担心的那样发怒,只淡淡道,“跟上。”然后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他步伐从容,就这么一条曲径,他走得就像在走一条康庄大道。
      
      李乔暗暗瞥他。
      
      王爷到底是王爷,走路的姿势看着都矜贵。
      
      她趁他转身,赶紧捡起地上的外衣穿上,没有麻绳固定,她只能用手合着衣裳,不让它散开,就这么一会儿,百里墨就已经走出一段距离。李乔看了看他的身高,赶紧快跑着跟了上去,沉默地低着头跟在他身侧。
      
      余光里,是小乞丐跌跌撞撞的脚步声,还有有些喘的呼吸声。
      
      轻且软,不像是一个男子的呼吸声,倒有些像是......
      
      百里墨脚步顿了顿,慢了下来。
      
      越往外走,李乔发现建筑越富丽堂皇,不像她之前待的那个院子,虽然大,但是少了一些奢华之气,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下人住的院子。可是,一路走来,却没有看到丫鬟奴才之类的人,这么大的地方,百里墨又是这样的身份,照理说不应该。
      
      正想着,头就撞上了一人的后背,很硬,撞得她脑仁疼。
      
      她手刚捂上额头,就意识到她的前面只有百里墨。
      
      “大胆!”从一旁传来一声暴喝,吓得李乔一抖。
      
      见面前的百里墨已经转过身来,用一双淡漠的眼神看着她时,李乔慌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柳志见白天救的小乞丐竟如此大胆,竟再次以下犯上,毫不知礼数,再次喝道:“大胆!还不跪下!”
      
      跪下?李乔心中排斥,但思绪翻转,她膝盖最终还是弯了下来慢慢碰触到坚硬的地面,她低着头,低声道:“草民知错,还请王爷饶命。”时代造就,无法避免,以后见了皇帝,还是要跪,还不如尽早适应。
      
      地上跪着的小乞丐,弯着脖颈,脖颈处的肌肤也同肩膀处一致,极其白皙,不过耳垂下方,倒是染了一片黑污。他此时垂头丧气,听上去极不甘愿,可是自己心里却没半分不适。
      
      百里墨如墨的眼眸闪了闪,脸色在夜色下明灭不清,他看向柳志:“带他去沐浴。”
      
      “是。”柳志恭敬弯腰。
      
      待百里墨进了房,门关上后,柳志才直起腰,对着李乔没好气道:“小子,你胆儿可真大。”
      
      小子?李乔眨了眨眼,疑惑地看向他。
      
      “王爷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千金之躯,你区区一个小乞丐,竟然敢三番两次冒犯,还毫不知悔改。”他看一眼李乔脸上迷茫的神色,又看向她的身量,想到会将她带回府邸的缘由,他叹一口气,“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无用,乡野草民,不知者无罪。跟上,我带你去沐浴。”
      
      他一手撑着腰间的佩剑,在前方带路。
      
      李乔回头看了眼百里墨的房间,然后才跟着他离开。
      
      “衣裳在这儿,我在外面,洗完便出来,我带你回房,明早你便离开。”柳志递给她一套衣衫,李乔接过,摸着很柔软,比她的里衣都不知道柔软了多少倍。
      
      等他出去,李乔抱着衣服,发现自己想到了一个解决关键问题的办法。当今时代不允许女子太过抛头露面,那她不如女扮男装。
      
      刚刚,他们好像都把她当成了“他”,想想也无可厚非。她的头发只简单的扎成一个团,立在头上,是少年的发髻。而且这个身体发育不良,胸前毫无起伏,嗓音清脆,不似一般女子那样细,说是少年的声音也勉强过得去。
      
      既然如此,那她就将计就计,现在身份有了,明早出府,她就去揭皇榜!
      
      次日一早,李乔在柳志的带领下出了府,临走前,柳志还给了她一些干粮和几块碎银,嘱咐她早些安身立命,寻一份差事,养活自己。
      
      李乔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背着行囊,来到城门口,将皇榜撕了下来,立马便被赶到的官兵押走了。
      
      紧接着,她被一波又一波的人审问,大概两个小时后,才被带进了皇宫。
      
      此时正是上朝的时间点,文武百官皆在大殿之上,谈论的正是景都饥荒的问题,他们一个个面目苦思,绞尽脑汁,却都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
      
      李乔一被带进去,就迎来了殿内所有人的目光。殿内的格局和她曾经参观过的仿古迹秦始皇的宫殿很像,多处巨大玄色圆柱,金色奢华的龙身盘旋在其上;大殿最上方,金色的龙椅上坐着当朝皇帝百里赤,他长相和百里墨有些像,不过,百里赤的五官更加温和一些。
      
      李乔悄悄瞥了一眼便赶紧垂下视线,恭敬地跟着宫人在大殿上跪好,宫人在她跪下后,便倒退着快步离开了宫殿。
      
      “你就是揭皇榜之人?”声如其人,他的声音也显得格外温和,但是其中帝王的威严却让人无法忽视,殿内空间极大,他的声音显得空荡,回响在李乔耳边。
      
      李乔低着头:“回皇上,是草民。”
      
      百里墨看着离他几米远处跪着的人,听声音,这分明是昨夜府上的小乞丐。现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身子洗净,发束规整,脸庞白净,脸侧线条柔软,看着和昨日完全不同,算得上是一翩翩少年郎。
      
      只是这少年郎,身子骨实在太瘦弱了些。他想到昨日他在他怀里的触感,也太软了些,实在弱不禁风。
      
      是他揭了皇榜?百里墨皱眉。
      
      “自报家门。”
      
      “草民姓李,单字一个樵,今十七,孤家寡人,家中无亲信,今日有幸识得皇榜,便想为黎民百姓尽一份心,出一份力。”
      
      听了她的话,百里赤手指敲着龙椅一边的扶手,没说话。一名官员倒是站了出来,他胡须雪白,面目严肃,眼眸浑浊但透着一股睿智。
      
      他嗓音沙哑:“皇上,微臣有异议。”
      
      “爱卿请讲。”
      
      他躬身:“微臣以为,李樵年纪尚轻,担不得此重任。”
      
      百里赤没对此发表意见,他看向李乔,淡淡问:“你作何解释?”
      
      李樵从容不迫,跪着的腰背挺得笔直。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小儿狂妄!
      
      百里赤眼中含了一丝笑意,说了一句:“站起来说话。”
      
      “是。”李乔恭敬应一声,站了起来。她腿都跪酸了。
      
      她皱眉的小动作被百里墨收在眼底,他垂眸看了眼她的膝盖。
      
      最先说话的白须官员也是面色惊诧,似乎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看向李乔,胡须颤着,挥了挥衣袖:“小子,你师承何人?竟敢口出狂言?”
      
      “草民无师自通,私以为,自成一派。”李乔朝他拱了拱身。
      
      又是满堂哗然,他们还未见过如此厚颜自信之人!
      
      又一官员站了出来,他看起来年纪尚轻,情绪激动,问:“你道自己自成一派,谦逊二字,你可知怎写?”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异士,各领风骚。草民不才,心中一直有一愿景:兼善天下。”李乔见他们似乎陷入沉思,继续道,“虽草民年纪尚浅,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有生之年,草民定不会舍弃。至于大人所说的‘谦逊’二字,草民自然理解,但是,草民理解但恕草民不能苟同,”
      
      年轻官员皱眉看着她,等着她未说完的话。
      
      李乔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继续道,“天生我材必有用,用自然要用在需要之处,勿需推诿。过于自谦,那是懦夫所为。”
      
      此次面圣,非常关键,她必须保持足够的自信,必须让大家信服她可以完成这项重任,这样她才能继续往前走,朝完成任务的方向前进。这已经不是昨夜担心冒犯了皇亲国戚会不会被砍头的问题,而是她的任务能不能进一步完成的问题。
      
      满堂寂静。
      
      殿上突然出来一阵击掌声,伴随着百里赤的大笑声:“哈哈哈......好一个天生我才材必有用!”
      
      两名官员对视一眼,没再说话,回到了原本站的地方。
      
      “你可知皇榜上写了什么?”百里赤问。
      
      李乔不卑不亢:“草民逐字逐句仔细读过,知是有关景都饥荒之事。”
      
      百里赤笑了笑,漫不经心地问:“依你之见,应当如何解决?”
      
      “草民未去过此地,不知具体情形,不敢断言。但饥荒,一般因三种情形诱发,旱灾、水灾以及虫灾,所谓旱灾,即天公不作美,降雨不足,或当地土壤水分不足,导致田地干涸;所谓水灾,即洪涝,作物被淹;所谓虫灾,多为蝗虫灾害,此物种趋水喜洼,往往和严重旱灾相伴而生,会迅速繁殖,大面积吞食禾田,从而破坏作物。”
      
      她一番言论,听起来新奇,却也有理,众人不由地听入了神。
      
      “蝗虫?”百里墨出声,“此为何物?”
      
      李乔顿了顿,侧了侧身子,看向他,不由地有些心虚。昨晚还受了他的恩惠,今天她就去揭了皇榜,开始“作威作福”了。
      
      “是、是一种昆虫,体长约、约......”李乔舌头像打了结,举起自己的无名指,指了指指尖到无名指第二个关节的这段长度,“这么长,体通常为绿色或黄褐色,头顶有触角,为淡黄色,后背有翅,前翅狭长,后翅无色透明,喜食农作物或其他植物的叶子和茎杆。”
      
      她的耳廓红成一片,但她毫无所觉。
      
      百里墨看了一眼,没说话。弱不禁风,学识不错,然脸皮太薄,仍需锻炼。
      
      先前说过话的白须官员此时看着她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他再次站了出来:“你是如何得知这些?我虽不算通读天下所有古籍,但也从未听说过你说的这一物。”
      
      “大人,草民先前四处游历,有幸见识过四方水土,而且,蝗虫一物草民在一古籍上见过,但那本古籍破旧,草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后因草民家中突遭变故,那本古籍不知去向,草民也不知该如何作答。”蝗虫这个东西,他们这个朝代还没有记载,当然不知道了。
      
      白须官员沉思片刻,道:“你若信口雌黄,该当如何论处,你可知?”
      
      李乔点了点头,看向上首的百里赤:“草民知皇上已派人去过此地,不知可否请负责的大人出来说说一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