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2号成霸总

      “大哥怎么不说话?”
      
      “你大哥什么性格,你是第一天领教吗?”从楼上走下来一位妇人,她边下楼边说,声线很细,“我让你给我端杯茶上来,你怎么还在下面?”
      
      “妈,你怎么下来了?”厉成义往妇人那边走。
      
      “你爸自从前两年生了一场重病,身体就差了,一直咳,咳得肺都要出来了,你大妈,”说到这里,她看一眼厉成礼,哼一声,“又是个心狠的,话都没留一句就走了,现在我不照顾着谁照顾?我下来端茶。”
      
      厉成义赶紧顺着她的话,边笑边道:“是是是,妈,你辛苦了。”
      
      厉成礼眸色变冷,没再停留,直接往楼上走。背后的厉成义气得倏地变脸,看着厉成礼的背影眼神怨恨,转而想到什么,又嘴角带笑。
      
      “这么久了,还是这个德性,也不怪他妈当年没把他带走。”妇人看着厉成礼的背影又接着说了这么一句。
      
      厉成礼脚步都没停一下,直到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厉成义摇了摇头:“妈,你说这些根本就刺激不到他,我看他,整个人都是石头做的,根本就没感情,估计他连他妈的样子都不记得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管跟他说什么,他屁都不放一个。”
      
      妇人拍了拍他的头,恨铁不成钢:“是啊是啊,那公司怎么现在在他手上?”
      
      厉成义说不出话,脸色变得也不好看了。
      
      房里。
      
      手机响了,厉成礼随手接起。
      
      “厉总,前天我们调查到的厉经理和外面的人泄密的事,这边和他接头的人已经被公司辞退了,明天厉经理只能空跑一趟。”电话那头是钟硫的声音,伴随着敲键盘噼里啪啦的声响。
      
      “很好。”
      
      “那我们这次要不要处分一下厉经理?”
      
      厉成礼笑了一声,微微带着讽刺:“不用,让他作妖。”
      
      “明白。还有,厉总,刚刚我发现公司有一笔资金流出,是您本人操作的吗?要不要检查一下?”
      
      厉成礼将西服外套脱下,淡淡道:“不用,这笔钱算在我个人账户上。”
      
      隆兴地产大厦,早晨九点。
      
      “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一声嚣张的质问。
      
      前台小姐挡在说话的中年男人前面,为难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您没有预约,所以不能进去。”
      
      中年男人眉毛一扬,推开她:“我是你们总裁大伯,她可是我侄女,我告诉你,惹了我,你没好果子吃。”
      
      前台小姐被他推开,勉强站稳:“先生,您真的不能进去,请您体谅一下我的工作,如果您真的是我们总裁的大伯,您现在可以和我们总裁打个电话,只有我们总裁同意了,我才能让您进去。”
      
      听她要求他打电话,中年男人神情尴尬了一瞬,又吼道:“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台,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前台小姐被他吼得一抖,但也注意到了他刚刚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坚持道:“您再无理取闹,我就叫保安了。”
      
      中年男人更加怒不可遏,正要开口怒骂,就被人打断。
      
      “大伯,还真的是您啊。”李乔悠然朝这边走近,她身后跟着于秘书。李乔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她,吩咐道,“这份资料打印二十份,九点半的会议要用,麻烦你了。”
      
      于秘书点了点头,接过资料便离开。
      
      前台小姐一听李乔对中年男人的称呼,心里开始发慌。
      
      李乔走到李强面前,笑意盈盈:“我老远就听到您的声音了,气势这么足,我一猜就猜的您,没想到还真是您。您来我的公司,是有什么事吗?”
      
      李强看着李乔,一时半会愣着没说话。李乔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意识到他愣住的原因,开口:“是我改变太大,让您惊讶了吗?”确实,原主从前那副样子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
      
      看着自信从容的李乔,李强回神,清了清喉咙:“乔乔,大伯就是来看看你。”
      
      “哦?是吗?看我怎么不去家里?”
      
      李强脸色僵硬,李乔家里他当然去过,但是他还没进门,就被李乔的母亲怒骂着赶了出来。自从他在追悼会上说了那一番话,她的母亲现在看到他就没有好脸色,平时的温婉柔弱在看到他后,都会变得张牙舞爪、泼辣至极。
      
      “这不是刚好经过你这边,就顺道过来看一看。”他找了借口。
      
      李乔在休息区的沙发坐下:“是吗?我还以为您这是带了道士,要给我驱邪来了呢?那天追悼会上您可是口口声声说着的呢。”
      
      “没有没有,乔乔啊,大伯怎么会这样做呢。”李强看一眼公司的格局,又看着李乔坐在沙发上闲适的样子,不打算再客套,“乔乔,其实大伯这次来是要重要的事和你谈。”
      
      “您说。”李乔随口接一句。
      
      李强看了看旁边的前台小姐,意思很明显。
      
      “没事,大伯,她是我们公司前台,我挺信任她的,她听着也没事。”又转头看向前台小姐,表扬道,“你刚刚做的很好,拦住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是你的职责,等公司的危机度过,我一定给你涨工资。”
      
      李强听她这样形容自己,脸都绿了。
      
      前台小姐早就看出两人之间不太对劲,听李乔这样说,赶紧说道:“谢谢李总。”
      
      李乔看向李强:“大伯,您有什么事就直说。”
      
      “乔乔,大伯现在知道你的难处,公司被你父亲搞成这样,也不是你的错,你年纪轻轻,犯不着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现在你父亲不在了,大伯会替你爸爸照顾你们娘俩。你以前......总之,你压根就不会管理公司,大伯都知道,而且......”
      
      李乔打断他,看了眼时间,嘴角讽刺一笑:“大伯,我等会儿还要开会,还请您说重点。”
      
      李强咬了咬牙,面上还是和善的脸色:“大伯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考虑将公司卖给大伯?公司现在这样,大伯愿意接这个烂摊子,免得你和你妈受累。”
      
      “烂摊子?谁告诉你我爸的公司现在是个烂摊子?”
      
      这句话没有用“您”,而是直接用了“你”,证明李乔将对他的仅有的一点尊重也卸下了。
      
      听李乔这样说话,李强也没再给她好脸色:“乔乔,大伯这是在帮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李乔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李强面前,笑道,“好啊,既然你说要收拾烂摊子,那么,你打算出多少钱呢?”
      
      心中早有计量,李强镇定自若的开口:“一亿。”
      
      他话落,李乔就大笑了起来,直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你说......你说什么?一亿?”她突然提高音量,“我怕你是神经错乱了!”
      
      她这么突然一声呵斥,吓了李强一跳。他指着李乔:“你现在这个公司撑不了多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李乔,你就算是要撑面子,也不是在这种时候!”
      
      “是吗?你出的一亿,可是连我们公司每年利润的零头都算不上,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会把公司卖给你?”
      
      李强气冲冲反驳:“你说的那是从前,你们公司现在还可以做到吗?”
      
      “当然,当然可以做到。”李乔面色冷静下来,“厉成礼知道吗?我跟他借了三十亿,有了这三十亿,我爸的公司绝对能够起死回生。你觉得呢?”
      
      “什么?!厉成礼怎么会借给你钱?!”李强明显不相信,但又方寸大乱。
      
      前台小姐崇拜的眼神看向李乔,就差星星眼了。
      
      “这些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知道,我们公司很快就会渡过这个难关,至于你说的那一亿,”李乔嗤笑一声,“还是留着您自己用吧,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九点半,会议室。
      
      “各位前辈都看着我干什么?”
      
      章金宏道:“李乔......李总,你给我们这些资料是什么意思?”
      
      “我们公司既然要回到老本行,当然就要开始看地,这是最近我让成本的人挑选的比较适合我们公司来做的地块,你们可以先看一看。”
      
      “可是,李总,看地是一回事,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资金问题,地看好了,竞拍的时候,要是没有钱,这看了也是白看了呀。”说话的人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李乔笑了笑:“我既然答应各位,三天之内补上三十亿,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吕石看向李乔的眼神充满欣慰,开口:“各位难道没注意公司的资金流动吗?昨晚十二点,有一笔钱打进了公司的户头,整整三十亿。”
      
      众人哗然。
      
      “现在,各位说的资金我已经补齐,我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齐心协力地将公司拉回正轨,我理解各位先前焦急的心情,但是,作为我自身而言,我更加不想让我父亲这么多年的心血白费掉。我知道在座各位可能还是对我有意见,但是请大家先把成见放一放,目前还是先把手头上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你们觉得如何?”
      
      章金宏沉思片刻,点了点头。其他人也纷纷开始点头。
      
      晚上九点,李家。
      
      “乔乔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李母见她进门,赶紧过去拿下她的包,心疼的看着她的脸,“中午吃饭了吗?在哪儿吃的?我怎么看着你,像瘦了呢。”
      
      李乔脱下高跟鞋,穿上柔软的拖鞋,脚趾瞬间得到了解脱,她边松着筋骨,边回答:“中午在公司吃的,您别担心,一天而已,那可能是脸上的修容脱妆了吧,我怎么可能瘦得这么快。”
      
      “我这不是心疼你吗?你这以前也没处理过公司的事情,怕你不会,也怕你在公司受欺负,妈妈什么也帮不到你,看着难受。”李母又红了眼眶。
      
      李乔扶着李母坐下:“没呢,不会可以学嘛,爸爸股份占比那么多,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而且现在我把公司的资金补上了,他们也安静了,没说什么,现在都是各司其职。”
      
      李母一把抓着李乔的手:“什么?!那么一大笔钱你上哪儿拿来的,乔乔啊,你实话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做什么犯法的事了,”她越说越急,“妈妈跟你说啊,犯法的事情咱们不能做,你还这么年轻,你......”
      
      “妈!”李乔听得哭笑不得,这都是哪儿跟哪儿,“我没做犯法的事,我这是找别人借的。”
      
      “找人借?谁能一下子借你这么多钱?你找谁借?”
      
      李乔:“找恒达地产的老板厉成礼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