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2号成霸总

      李乔总觉得他这样问哪里怪怪的,回答道:“想必您也知道我父亲公司现在的情况,所以我现在很需要钱,而在C城,您是我能唯一想到的可以借我这么多钱的人。所以,您看?”
      
      “要借多少?”
      
      “三十亿。”
      
      厉成礼听到数字,脸色毫无变化,反而问:“你认为我为什么要借给你?”
      
      李乔也早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她问:“您要怎么样才会借我这笔钱?您可以提出您的条件。”
      
      他们这样对话已经和交易没什么两样,厉成礼听着她小心翼翼的声音,想到她先前那双看向他充满信任的眼眸,心中升起一股烦躁。他扯了扯领口,开口:“不借。”然后再一次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李乔看着手机发懵,她杀手锏还没拿出来呢,他怎么一点余地都不给她留,这作风一点也不像生意人。电话老是这样打不通、掉线、被挂断,实在是太影响她发挥了。她想了想,又硬着头皮打出他的电话。
      
      这次响了很久才被接通,好歹没置之不理。
      
      她赶忙说道:“厉先生,这样吧,我们可以见面谈吗?这样在电话里说也不方便,我们可以见一面吗?不会耽误您很久的。”
      
      厉成礼垂眸看向桌面的文件,停顿片刻回复:“嗯。”
      
      李乔喜出望外:“那今晚八点,一品阁见?包厢位置我会发到您的手机上。”
      
      一品阁算是C城的高档餐厅,很多有头有脸的都会去那边谈事情。
      
      “可以。”厉成礼又看一眼电脑上的日程安排,今晚七点半有一个视频会议,他随手在公司流程上点了取消。
      
      听到他答应,李乔才松一口气:“好,那厉先生,我们晚上见。”
      
      “嗯。”
      
      电话挂断,两人通话结束。
      
      办公司的门被敲响,厉成礼:“进来。”
      
      钟硫走了进来:“厉总,今晚的视频会议是您取消的吗?”这个会议主要是让之前被安排去其他城市和国家勘察地块的员工,与在公司里的员工进行交流,以及向厉成礼直接汇报工作情况而准备的。
      
      “嗯,推到明晚,时间不变。”
      
      “好的,明白。”
      
      晚八点,一品阁。
      
      “厉先生,您来啦。”李乔见包厢的门被人推开,赶紧站起来,看到的就是厉成礼淡漠的脸。
      
      厉成礼点了点头,然后往桌边走。李乔赶紧走过去,替他拉开座椅:“厉先生,您请坐。”脚上的高跟鞋因她的走动,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蹬蹬蹬”的声响。
      
      厉成礼要去拉座椅的手不经意地收回,侧头看一眼笑容灿烂的李乔,不置可否,沉默的就着她拉开的座椅坐了下去。李乔见他坐下,转身回去自己的位置,纤瘦的背影因为这一身职业装扮而显得格外婀娜多姿,厉成礼看一眼便收回视线。
      
      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不过几分钟,菜便已经上好。
      
      李乔笑着道:“不知道厉先生爱吃什么,我就随意点了些,还请厉先生不要见怪。”
      
      只见桌上全是些家常菜,在普通的菜馆中也能点到的那种,不够名贵也不够奢侈。鲜少有人会在一品阁这种地方吃这些,能进来就餐的人当然是往好了点,而李乔这样做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她提前做了功课。厉成礼身份地位不一般,但是,生意场上的人都知道,他不爱那些名贵稀奇的菜肴,偏偏爱吃这些清淡的家常菜。
      
      厉成礼看一眼桌上的菜,目光微顿,道:“说说看,你要和我怎么谈?”
      
      李乔刚将筷子拿起来,又默默放下去。
      
      “厉先生,三十亿,我想您明白,这笔钱我现在很需要,而且现在整个C城,能马上拿出这笔钱的人屈指可数,而您是我唯一认识的人,所以这笔钱我打算向您借。”
      
      厉成礼看一眼李乔无意中抿紧的嘴唇。比起他来,她实在是太过稚嫩,即使现在是一身职业装扮,也强撑起了气势,可是,不经意间的动作却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态,她在紧张。他现在的心态很闲适,和她对峙的感觉,反而更像是在逗弄某些不自量力的阿猫阿狗,只是这只阿猫阿狗挑起了他一点兴趣,仅此而已。
      
      “如果我不借给你呢?”他眼底的神色毫无变化。
      
      话刚落,便见原本有点带着点讨好笑容的人,变了脸色,整个人锋利了起来。
      
      “厉先生,既然我已经打算跟您借钱,当然是已经想好了您可能需要的筹码。”
      
      “是吗?”他看着她的脸,她的脸在此刻散发出某种吸引人的东西。
      
      李乔慢悠悠喝了一口红酒,鲜红色的酒液沾染了她的唇,她悄悄舔了一口,才回答:“您的公司最近是不是看中了南边的地块?”
      
      厉成礼微微眯了眯眼,启唇:“所以?”
      
      “所以,我的筹码和您的这个项目有关,现在那块地想必您已经了如指掌,就等着最后的竞拍了吧?所有准备工作都在保密阶段,你们预估的价格当然也在保密阶段,但是,如果我说,你们公司出现了内鬼呢?如果这个内鬼提前将你们的价格泄露了出去,还让你们的其他同行知道了,你说,他们到时候会不会出比你们更高的价格,从而拿到那块您本来想拿的地呢?”
      
      南边那块地,是政府预计半月后会挂出来的地,这块地含金量极高,虽然地处偏远,但是政府规划以后,那边将来会被划入C城主城区,到时候,也会渐渐繁华起来。如果能抢到这块地,那么它创造的的利益可能会远远大于买它所需要花费的成本,三十亿,预计需要不超过三年而已,所以很多房企现都对它虎视眈眈。
      
      厉成礼听完她说的话,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淡淡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乔微微一笑:“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渠道。不过,厉先生放心,我们隆兴地产现在的情况可做不到和你们去分这一杯羹,我现在只想让它振作起来。所以,只要您现在能借我三十亿,我可以将这个消息无偿提供给您,而您借给我的钱三年之内我保证也会一分不差地还给您。”
      
      “内鬼是谁?”
      
      他这么问,应该是成功在即,李乔笑得越发发自内心了:“厉先生,请尊重交易规则,您得先答应借给我钱,白纸黑字立个字据,这样我才能告诉您。”
      
      厉成礼看一眼她脸上的表情:“拿来,我签名。”
      
      李乔心里已经在欢欣鼓舞,没想到他这么上道,连忙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字据,然后递给他。厉成礼伸手接,却不经意间碰到李乔的手指,触手的肌肤很滑腻。
      
      李乔毫无察觉地收回手:“厉先生,请签名。”
      
      厉成礼从西服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揭开笔盖,缓缓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姓名。李乔紧紧盯着他的手,直到他姓名的最后一笔落地,她才放了心。
      
      “厉先生,您就不怕我是骗您的吗?”她拿着字据仔细看了看,越看越自得。
      
      “怕?”他一边淡淡反问,一边收起钢笔,姿态随意,上位者的气势却难以让人忽视。
      
      李乔突然醒悟过来,厉成礼怎么可能会怕,这三十亿她拿在手里当个宝一样,但是对于他来说,可能只是一笔小钱罢了,他的身家可不止这一点。
      
      “是我糊涂了,问了句多余的话。既然这样的话,现在我就告诉您,您公司的内鬼是谁,”李乔看着厉成礼,发现他好像并没有特别期待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表情还是淡淡的,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过该说的她还是要说,“是您的弟弟,厉成义。”
      
      厉成礼眼中闪过了然。
      
      李乔却没注意,还在继续说:“我有证据,明早九点,他会借故离开公司,实际上是和一家叫绿源地产的房企工作人员碰面,绿源出了高价要买你们公司的内部预估价格,厉成义已经答应他们了。您到时候,可以安排人跟踪他,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假话。”
      
      厉成礼和厉成义一向不和,年纪相差3岁。他们不是一母所生,厉成礼的母亲在厉家算是正室,而厉成义的母亲在厉家算是妾室,其实也就是没名没分地住在了厉家,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哪儿还有什么纳妾的封建思想,这些就是厉老先生,也就是他们父亲的纵容造成的。
      
      因为这件事,厉成礼的母亲心灰意冷,婚也没离,丢下当时还十岁的厉成礼就直接去了国外,然后一直没回来过。
      
      后来,厉老先生突然生了一场重病,无法管理公司,时间就在两年前。是厉成礼先发制人,手段狠厉,将厉家家产全数收入了囊中,而厉成义本就名不正言不顺,就算有厉老先生的担保,现在也只能在公司里担任一个不轻不重的总经理职位。
      
      这几年下来,他心里对厉成礼的怨恨已经达到了顶峰,这才会有这一出,原剧情中,厉成义的动作没被发现,他得逞了,厉成礼并没有拿到南边那块地。
      
      “我既然拿了你的钱,就绝对不会骗你,我明白生意场上,诚信最重要,以后隆兴地产还要往前走,我可不想坏了我爸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口碑。”
      
      这十几分钟下来,厉成礼看着她侃侃而谈,谈着这些以她从前样子绝对不会去碰触的东西,明明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鬼,却偏偏要装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是什么导致了她现在的改变?厉成礼看着李乔,难得皱着眉陷入了沉思。
      
      李乔见她说了这么多,而厉成礼却只是就这么看着她,什么表示也没有,本来她以为他是在疏离记忆中的疑点,可是好像过了一会儿了,他还是这样盯着她,这就让她有些坐立难安了。
      
      眼见对面坐着的人视线飘来飘去,又紧张了起来,厉成礼收回看着她的视线。父亲突然去世,母亲柔弱没有主见,如果她不改变,以她之前的德性,根本就无法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或许这就是造成她改变的原因。没有了温室,她不得不走出温室,毕竟,愿意给她提供这种环境的人已经不在了。
      
      明明应当是一朵菟丝花,却偏偏......
      
      “你做得很好。”给一点鼓励未尝不可。
      
      李乔愣了愣,看着他冷漠的脸:“谢谢。”
      
      一小时后,厉家。
      
      “哟,大哥回来了。”厉成义头发湿着,穿着白色的睡袍,手臂怀在胸前,胸膛的肌肤一部分露在外面,正吊儿郎当的靠着墙壁,调侃道,“大哥天天日理万机,今天居然提前下班了,还这么晚才回来,难道是有了温柔乡,乐不思蜀?”
      
      厉成礼想到分别时,李乔不小心崴了脚扑倒在他怀里的触感,和追悼会那天不同的是,那天她的身上带着的是一股不太好闻的香料味,但是今天,她似乎没有用任何香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