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小媒人的悲催日常

作者:鹤鸣久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捉)

      “籽莲,我们家真的有这么一个傻表弟吗?!”
      
      外面的打落更已经敲响,家家户户早已阖门休息了,洛时节家犹自亮着灯。
      
      洛时节举着那盏小油灯,又靠近床上那个熟睡的孩子,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似乎的确有点像阿娘。
      
      今天日落的时候,有个老妇人领着一个孩子突然来她们家投亲,说这个孩子是她的表弟~洛时节当时还觉得好笑,谁没事会找一个穷人家投亲,可当老妇人拿出她阿娘当初绣的小荷包时,洛时节彻底傻眼了。
      
      小时候,她阿娘的确绣过两个这样的荷包,一个送给了她,一个说要送给娘家刚出生的小外甥。
      
      这么说来,这小娃娃的确是她的傻表弟了。
      
      可是,这怎么能这样呢?她家已经穷到揭不开锅了,怎么还有人来投奔她~
      
      旁边的老妇人见洛时节仍然抱着怀疑的态度,又开始叨叨那句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的话:
      
      “没错了,我们就是来投奔洛家的,小少爷的确是你的表弟,虽然他傻了,但终究是你的弟。”
      
      洛时节忽然想起《唐人街探案》里的那句台词:表的。
      
      “既然如此,那也只能收着了,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的状况可能和你来投奔前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你可真想好要投奔我们家?”
      
      洛时节站起来,又拿小油灯左右扫了一下家里的环境给那婆子看,看到那婆子脸上露出的严肃表情,洛时节心里甚是满意。
      
      要收下这个表弟,她肯定一万个不愿意的,本来就穷,怎么能再穷上加穷。
      
      婆子低下头来寻思了良久,才下定了决心似的:“就姑娘家吧,不投奔其他亲戚了。”
      
      “你可真想好了?”
      
      “想好了,不变了。”
      
      洛时节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只好让这婆子去休息。青青瞅着床上半大的孩子,小声对洛时节说:“那以后该咋办,这孩子也不知是得了啥病,听婆子说,五岁那年就傻了,一直没治好,药从来没断过,每个月还得去针灸,如果来我们家,以后这治病吃药是不是也得算在我们头上?”
      
      “诚然是算在我们头上的,他们家要是还有钱,也不会沦落到投奔我们。”洛时节瞅着灶间婆子睡觉的地方:“好在还有个婆子照顾孩子,要是她再一走——”
      
      “呸呸呸打住,这老妇千里迢迢把孩子送来,定是个衷心的,怎会说走就走。”青青赶紧阻止她。
      
      然而第二天天还没亮,婆子果然不见了。
      
      真的,还没够洛时节说的。
      
      籽莲把灶间那婆子留下的最后一吊钱和一副药方子交到洛时节手里,就去屋里照顾那娃娃起床了。
      
      一连几天,这孩子都是呆头呆脑的状态,跟个哑巴似的不说话,从起床到吃饭,全都不能自己完成,必须要有人陪着,籽莲照顾他吃完饭,就会让他待在太阳底下玩泥巴,自己就在旁边做事,只有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才会把他留给青青照顾一会儿。
      
      洛时节一连愁了几天,也想不出能把这孩子送给谁,洛家本不是扬州本土人,在扬州并没有什么亲戚,如果要送,也得重新把孩子送回江浙老家去。
      
      江浙那么远,这是要她一路乞讨把他送回去啊。
      
      “这孩子可比你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好带多了。”籽莲一边晒衣服,一边没由头的突然来了那么一句,洛时节苦笑了一下,算是回答了。
      
      她眼睛看不到的时候,除了晒太阳,还会前村后村的溜达,村里哪里太阳最好,哪里最适合乘凉,她都知道。
      
      眼看太阳正当空了,洛时节放下手里的书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籽莲交代道:“我去城里抓药了,那婆子留下的最后一吊钱总得用在他身上吧,眼看他也几天没吃药了。”
      
      “等一下。”籽莲擦了擦手上的水,捡起门廊上的那本《周礼-媒氏》看了一眼:“这书我记得早上就是这一页,怎的到现在还是这一页,从早上到现在,姑娘你就没翻过一页吧,要不药还是我去买,姑娘——”
      
      哪里还有姑娘的影子,早溜没影了。
      
      论实践课,洛时节可以说是同教馆里数一数二的优秀学子了,连瑰瑜夫人都夸她学得快。可是在书本知识上,真的就没法说了,好的时候倒数第二,差的时候倒数第一。并非她脑子不够好,只是,真的学不进去。
      
      入了城,抓了药,眼看时间还早,又是在东市,洛时节不知不觉就拐进了一家主教论语的私塾院里。眼睛瞎了的这几年,她就爱来这里,不是因为这里的夫子文化教的好,而是这里有个老夫子,每次轮到他上课的时候,都喜欢讲故事。
      
      这家私塾一共有两个夫子,轮流代课,夏秋忙的时候一个星期换一次班,冬春不忙的时候一个月换一次班。
      
      今天正好是教馆休沐,又正好是那老夫子来上课的时候,洛时节踩准了时间,像往日一样溜达到窗户下蹲着,里面的老夫子也正好刚开始今天的论语课。
      
      课时讲过一半,老夫子果如往常一样,休息了片刻,喝了口茶,然后画风一转,对同学们道:“休息时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放松一下。”
      
      一听到这里,洛时节赶紧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从怀里拿出一把葵花籽来。
      
      正要吃呢,便听到左边不远处的墙角亦有轻轻地脚步声,踩在小树枝上,尤为清脆。
      
      洛时节耳力极好,而且她瞎的时候已经练就了听声识人的本领,每个人的脚步声都不一样。
      
      就像这个脚步声……
      
      洛时节又仔细听了一下,脸色刷的一白。
      
      听这声音,像是陆先生!
      
      她赶紧把葵花籽又重新揣回怀里,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想开溜,陆先生已经猫着腰沿着窗户到了洛时节的面前,与她来了个面对面。
      
      洛时节赶紧恭敬地行礼,然后不紧不慢:“陆先生。”
      
      她上学时最怕的就是上陆先生的课,他是她最最害怕的老师,没有之一。陆先生显然也认出了洛时节,问她:
      
      “洛时节,你为何会在这里?”又追问,“为何不在家好好待着。”他知道洛时节的眼睛看不见了,四年前休了课,没成想今天会在这里看到她。
      
      关键是此刻他的行径,颇有些不能与外人道的意思,不知道洛时节有没有反应过来。
      
      “回,回先生,听说这里有位夫子讲论语讲的忒好,学生左右无事,便来听听。”
      
      洛时节紧张兮兮,手里还有颗瓜子,都捏出了汗来。
      
      “昔日也未见你这样用功过。”
      
      洛时节定然不能说其实是来听先生讲故事的,只好受下批评,恭敬问道:
      
      “陆先生来这里是来论课的吧?”
      
      陆梅轻咳了一声,洛时节从他的这一声咳嗽中,突然领悟出了什么,急忙放低声音:
      
      “陆先生不会也是来偷听的吧,不然怎么会像我一样,不走大门,反躲在这墙角?”
      
      陆先生支吾了两声,果然说道:“不要说出去。”
      
      “不说不说,我定不说出去,没想到陆先生也爱听故事,这里的老夫子讲狐仙讲得栩栩如生,听者如临其境,当真讲的妙极,今日要讲第六十回,狐仙找相公,不知陆先生落下了几回,我可以给您补补。”
      
      “第六十回?”
      
      “是啊。”
      
      陆梅瞅了一眼窗户里面的上课场面,意味深长,又忽然想起什么,看向洛时节:
      
      “你眼睛好了?”
      
      “回先生,学生眼睛前一阵子刚复明,还未来得及向先生说明,还请先生原宥。”
      
      正说着,里面夫子果然开始娓娓道出狐仙找相公的过程,颇曲折离奇,以至于陆先生也听的全神贯注,全程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那脸色,却不知道为啥,不甚好看。
      
      临走时还对洛时节说:“改日再聊你的事。”
      
      她还在想,她的事,啥事啊?
      
      事后过了没几天,洛时节便知道了。原来陆先生那次去,是去监视有没有学生欺负他女儿的,那天早上,女儿临上学时突然哭诉有人欺负她,陆先生护女心切,一路尾随女儿,想把欺负她的孩子揪个干净。
      
      “难怪从那天以后,老夫子就跟失了忆似的,当起了锯嘴葫芦,再也没讲过半个故事。”狐仙到底有没有找到相公?这故事没个结局实在恼人。
      
      来给洛时节送书的同村小郎君,把书往她面前一塞,同情她:“我今日与你说的这些,你可不能说出去,陆先生要是听到了风言风语,定不会饶过你我的。”
      
      “陆先生还让我告诉你,学不可废也,你四年里落下的课业都得补上,这本《六艺》你先熟读,每个月你要同我一起去他那里一次。
      
      洛时节看了一眼书,心里十分后悔当初视陆先生为同盟,难以想象他听到女儿老师课上讲狐仙时的心情,定是气的不轻。
      
      “那,欺负他女儿的熊孩子们怎样了?”
      
      洛时节忽然很想知道。
      
      “他们呐,他们真是不明白一个道理,”送书的小郎君露出一脸八卦的笑容来:
      
      “那就是朋友妻不可欺,先生的子女更不可欺,他们怎就没想过,自己还会栽到陆先生的手里呢?前几天那几个学生去陆先生那里上课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罚作业,罚背课,罚抄书,罚到令人发指,罚到苍天见怜,罚到他们看到陆先生的女儿都恨不得绕着走。”
      
      “也不知道是谁开了窍,知道了陆先生罚作业背后的真实意图,总之,有陆先生女儿在的那几个私塾,可谓四海升平,一个个都乖的不得了呢。”
      
      洛时节咋舌,陆老师作为一名教书先生,竟如此不相信自己的学生会听他讲道理,要不然他怎么会用这么,这么质朴的方式,直击学生们的要害。
      
      ********
      
      转眼五十日的教馆学习已经到了尾声,这一日,几个教课夫人都来了,交代了本次胡老夫人出的考核内容。
      
      “我这里有许多个人家待说媒,你们每个人都要挑一个去,好好完成这次考核,十五日为限,由胡老夫人考评每个人的表现,愿你们莫要辜负我们的辛苦栽培。”
      
      为了公平起见,夫人们决定抓阄。
      
      洛时节打开自己刚抽到的纸团子,正仔细研究呢,素来与她不两立的某姑娘突然在她身后哈哈大笑起来:
      
      “洛时节,你可得费点心了,这家人我是知道的,她家的女儿是个盲女,凶的很,这一年可有不少媒人铩羽而归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天一直修修改改,真的苦了收藏的小天使们,不过小天使们不用往回看了,版本还是开始收藏时看到的第一个版本,没变哈。
    ps:下一章洛时节又要开始搞事业了,这次是个盲女,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