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小媒人的悲催日常

作者:鹤鸣久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她双眼发直地盯着两张庚帖,抬头无限惶恐地望着掌判:“掌判,其实,我已经能看见了……”
      
      掌判:“……”
      
      “洛时节啊,你听我说,”俞氏又十分自然地拿起另一张庚帖把洛时节的盖住,“其实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
      
      俞氏满脸堆笑。
      
      洛时节哭丧着脸:“掌判,我给您跪下成么?”她觉得自己的膝盖已经很没出息的想要给跪了。如果跪下就能改变掌判决定的话!
      
      “其实这个老先生人挺好的,家境殷实,而且正室早没了,你去的话,可以做正妻,不会——”
      
      “不行不行不行!”
      
      “洛时节!”
      
      “求掌判施个恩惠!”洛时节扑通一声,跪在掌判面前。掌判见她这样不识抬举,原本笑脸相迎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声音都冷了几分:
      
      “若不是你爹爹生前与了我银子,让我给你物色个好人家,我才不想管你!”
      
      抓十六岁良家子那晚,当真以为她不知道,洛时节就躲在一块岩壁后面?若不是当时有心放她,她现在还能和她在这谈条件?!
      
      “但凡你家还有当年一半的富贵,我也不会给你配个这样的,这老先生家庭条件十分好,不就是年纪大了点,你何必如此排斥,人家想要还要不来呢!”
      
      原来爹爹生前给了掌判银子,看样子还不少银子。
      
      她赶忙道:“好掌判,我今日来是为了做媒人来的,等做了媒人,我会自己给自己找个婆家,保证不让掌判烦一点心!”想了想又立刻补充了一句,“若是有幸找到了好婆家,定年年孝敬掌判,如同父母,必不相忘,还请掌判成全!”
      
      “你想当媒人?”俞氏捏起帕子轻笑,“这媒人岂是说当就当的?”
      
      “所以我这不来求您了嘛~”洛时节没出息地露出谄媚脸。
      
      “你求我也是没用,媒人都是要上报给户部和刺史大人过目的,岂是我一个人说算就算?!”
      
      “我知道有点麻烦您,可是我也晓得每年媒人上报,只要是经过您手,上面从来没说过二话,可见他们都敬重你,相信您,您的地位谁敢质疑~”
      
      俞氏被她一翻话说的还算受用:“你可知道媒人那都是要结过婚的妇女,你结过婚么?你一个黄毛丫头,就是做了媒人,谁信你?”
      
      洛时节又赶紧道:“只要有能力,结不结婚的又有什么要紧,有能力说成,谁还管媒人是不是结了婚的呢,就像您女儿,没出嫁之前不照样做媒人,她的能力谁人不服,谁人不夸?没结婚咋的,不照样受大家尊重!”
      
      她在来之前,还是做了点功课的。
      
      “你的意思是,你有能力做好媒人?”
      
      她又赶紧把方氏和刘二郎的事情说了,掌判听了,复又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小丫头,寻思了一会儿,又抬抬手:“先起来说话。”
      
      “求掌判成全,我知道掌判是个善心人,为了我的事操了不少心。我爹爹的钱您就安心收着,我的良人我日后自己找,保证不给您添乱,找到了还请掌判做媒,以后有了钱,年年也会来孝敬您,报您大恩!”
      
      俞氏略一思索,慢慢做回了椅子:“有一点你倒是说着了,我是心善,但心善可不是这么用的,我吃的是公家饭,拿得是公家钱,自然也得为公家做事,凡是都得有章法,今儿你来找我,明儿她来找我,我都二话不说兜着,岂不是乱了套了,我成什么了?”
      
      “这样吧,我把你送到胡氏那里学习,她是从户部下来的,之前掌宋国万民嫁娶之事,现在退下来专心教授年轻妇女做媒,你要是能从她那里顺利结业,我就授你文书,允你做红娘。媒人这个称谓终究老气,还是红娘这个称谓适合你。”
      
      洛时节闻言激动的不得了,遂感恩应下。俞氏写了一封推荐信,又写了教馆的具体地址给她,她才小心翼翼退了出来。
      
      翌日,洛时节把从刘二叔那里得来的九十文钱全买了肉、茶、酒,用以学习的束脩。她这人对学习没有什么自信,所以,更要把表面功夫做的足足的……
      
      好不容易按照地址找到了掌判所说的教馆,洛时节抬起头,看着雕梁画栋的正大门,金光闪闪的门楣匾额,再看门口站着的衣着光鲜的三个门子,忽然有点退缩了。
      
      半天,咬咬牙,死就死吧。
      
      门子通传过后,她被带到了一个花厅,正有四人或站或坐于其间,其中有个四十多岁的美妇人与其他三位气质有明显不同,估计就是胡氏了。
      
      洛时节进入门内,跪下行礼。
      
      美妇人名曰瑰瑜,看了洛时节递上来的推荐信后,语气温和:
      
      “胡老夫人早已不教授课业,现在由我和另外两名弟子代为授课,只有结业考评,由胡老夫人负责。此事与掌判交代的事情稍有偏差,你若有异议,我可代为向胡老夫人转达。”
      
      洛时节赶紧摇摇头:“没有,没有异议。”
      
      “授课时日为五十日,五十日后考评,合格者结业,不合格者,不再教授,你可有异议?”
      
      她复摇摇头,又赶紧道:没有。
      
      旁边有个稍年长的夫人差了一嘴:“既然是学东西,首先便教你一件,先生问话,必须行礼,行礼毕,答复完整,方为回答完毕。”
      
      洛时节连忙知错就改,行了礼,又完完整整回答了一次,那夫人才稍有满意的点点头。
      
      待大概问完,又交代了上课时间,瑰瑜便允她下去,洛时节这时候才想起搁在一边的束脩,连忙恭敬呈上。
      
      等出了花厅,她才悄悄舒了口气,由一个婆子引着出府,临出大门,那婆子在她的耳边小声说:“姑娘下次来上课,请注意一下着装,得体即可。”
      
      她瞅了眼自己的衣裳,憨笑着应下。
      
      ********
      
      “在那么好看的地方学习,要是我,她们说什么,我都接着。”
      
      晚上饭毕,三人坐在一起聊天,洛时节说了今天的事情,青青不禁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
      
      “要不,我不学了,换你去吧,反正总得出个人。”
      
      青青吐了吐舌头,摇头拒绝。
      
      等要上课的那天,洛时节正愁自己应该穿什么衣服去呢,籽莲便捧着一套新衣裳来到她面前。
      
      她抖开一看,是件浅青色夹棉的短襦,并一件白色的百裥裙,襦上绣了白色的梨棠花,挂了浅色的缨络,裙上也绣了花样,十分好看。
      
      洛时节穿上,看起来分外小巧精致。籽莲又帮她把乌黑的头发梳到发顶,挽了个即简单又俏皮的发型,整个人看起来就格外不同了。
      
      “像个姑娘样了,也不枉我做了这么久的针线。”籽莲看着自家姑娘,眼睛里露出无限怜惜。
      
      从此,洛时节便开始了学习生涯,这五十日说长不长,但对洛时节来说,那肯定也不算短,加上教馆里规矩严的很,颇有些高三时候的压迫感,日子特难熬。
      
      论收买人心,她倒是没话说,一张厚脸皮加上一张会甜言蜜语的嘴,再加上手脚勤快点儿,很快就和同馆里的妇女们打成一片,大家不嫌弃她年纪小,有什么好玩的活动,都会拉上她,也就这些时候,日子还好过些。
      
      不过有个同学,倒是个例外。
      
      有个和洛时节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叫小玖,也是来学做红娘的,打洛时节进班那天起,这姑娘就打定了主意瞧不上她,明明是个小姑娘家家,心思颇多,还爱打洛时节的小报告,看她开小差就打报告,看她做小动作就打报告,洛时节忍无可忍,时间长了,两人只要一起互动,那便是眼神和言语间的你来我往,斗得跟乌眼鸡似的。
      
      今天得闲,洛时节又开始盯着满大街的人看,看到了很多人的内心。而那些心里没有心上人的,或者压根不愿意结婚的,洛时节自然也什么都看不到。
      
      人群里又远远走来一个化缘的大师傅,她习惯性地盯着他看,诚然是啥也没瞅见。
      
      不过看到大师傅,她忽然就想起了莫辞彦。
      
      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等放了课,她收拾了书本,看天色尚早,遂进北城,向北一路走,到了扬州城最大的隆安寺,寺内香火鼎盛,殿宇庞大,僧侣也多,她一路走上去,看了一溜,也不知道莫辞彦在哪个殿。而且殿与殿之间相隔甚远,阶梯长到看不到头。
      
      一番打问,才知道莫辞彦在最后一座殿,是个十分清净的所在。
      
      洛时节对站在门口的大师傅行了礼,朝里面打量。这座殿宇挺大,有些昏暗,殿的主位供奉着金身如来,正半垂着眼眸,宝相庄严,俯瞰众生。
      
      殿内香烟缭绕,有四五个和尚正在虔诚地诵经,最前面佛像的脚下,正跪着一个人,烟雾朦胧中,只能看到他略有消瘦的侧颜,纱一般的烟雾在他的发丝边游走,发冠上的白色绞丝纹泛着清冷的光。
      
      莫辞彦似乎在想事情,一动不动的,低垂着长长的睫毛,没有注意到洛时节在外面。
      
      屋内就两个炭盆,看着就很清冷,又是大冬天,怎么能受得了呢。
      
      她没有想到这一点,下次来,应该带件厚实的衣服给他。
      
      大师傅告诉洛时节:“莫施主先前有言,不希望有人打扰亡人的超度。”
      
      她只好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等天色渐晚,才不得不告辞。虽然进去吊唁一下肯定也不算什么打扰,但是又何必。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大师傅来一句:“莫辞彦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又内向,希望大师傅……”
      
      洛时节摇摇头,又不说了。大师傅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仿佛在说:你看看我,我是那种会欺负人的和尚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洛时节:终于见到莫辞彦了,好开心,明天还能见到他吗?能吗?
    作者:我去看看大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