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功德无量

作者:云中可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绝地求生(8)

      是一位身着白衣的素净男子。
      
      脚踝因着套了镣铐行动不便,全身上下却是极干净的,安程一时看愣了,纸包里摊开的零嘴都忘了收,直到这白衣素净之人微微一笑,“姑娘,这---”
      
      声音清澈,好似林间簌簌凉风,沁冷寒凉,安程瞬间反应过来,一边将纸包挪走一边连说好几个不好意思,微红的脸上带了歉然的笑。
      
      男子浅笑,只说了句无妨。
      
      有人陆陆续续上来,一分钟不到的功夫马车就挤上了七八个人,空间顿时逼仄许多。
      
      更诡异的是这气氛,全车人仅她行动自由,除了这第一个上马车的人和一个靠窗的小伙子脸上表情好些,其余全部板着脸,面无表情坐着,宽敞马车登时陷入诡异的安静。
      
      马车再次启程,不知那护卫是不善驾车还是走了山路,一路马车颠簸不断,好几次安程都坐不大稳,差点撞到身旁闭目养神的白衣男子。
      
      “你手中拿着什么东西?”
      
      终于有人打破沉默,安程舒口气,原来这靠车帘位置坐着的竟是个姑娘,生得眉清目秀,长发高挽,不张口时安程当真把她当成了男子。
      
      “桂花糕,很好吃,要不要尝尝?”虽说不认识,但安程觉得露希娜和奇卡说得对,与人为善总比与人交恶要来得好,若是比赛中遇见,兴许有人会心软些。
      
      纸包重新打开,清甜的糕点香气萦绕在车厢里,那女子也未拘束,道了谢便直接拈了块塞进嘴里,其他人神色也缓和不少,估摸着是一路无食,一纸包糕点左拿右拿,只剩下几块。
      
      安程看了看身旁这位闭眼帅哥,轻声问:“你要不要也尝尝,很好吃。”
      
      许是睡着了没听见,安程又戳了戳男子素净衣袍,依旧没反应。
      
      “你不必理他,”最先打破沉默的女子笑着看她,满不在意道:“我们同他是半路结识,他中途上了车,一路一直如此。”
      
      这么高冷。
      
      安程盯着男子侧脸又看了好一会儿,刚要移开,男子好看的眼睛睁开,露出幽深如墨的黑眸。
      
      安程心里忍不住抖了一下,旋即淡定将装着果脯的油纸袋揭开,“尝尝?”
      
      男子看了她手上捧着的果脯,轻轻拈了个填入嘴中,他唇角微弯,微微笑着道了谢。
      
      或许不少人都知晓了将来命运,吃完东西后都静默坐着,一路再也无话。
      
      车子不知行了多久,到了大路车身不再颠簸,因坐着无趣,也看不到车帘外风景,安程索性闭眼养神,结果不知不觉间竟睡了过去。
      
      等到被吵闹声惊醒,安程朦胧睁眼,登时懵了---
      
      车厢此刻仅剩美男子和她,而她方才竟靠着美男子肩膀睡着了。
      
      空气异常安静,安静的让安程表情有一丝尴尬和窘迫,她立刻坐直身子,正想着如何解释时,男子却当作何事都未曾发生,径直掀开帘子出去了。
      
      他脚上带着镣铐,下马车时行动极其不便,安程一把扶着他身子,男子转身,目光有些奇怪。
      
      奇怪是应该的,毕竟这是在古代,很多人恪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节,安程突然伸手扶人,不管谁都该吓一跳,但是安程也觉着有些奇怪,这衣服的触感怎么有些像纸呢?
      
      见两人下车,原本在马车上搭话的女子立刻朝安程招了招手,安程也有些懵,虽说对游戏设定相当清楚,可现在这到场的人并不很多,奇卡不是说有近百人参赛的吗。
      
      “你们刚刚在里面干嘛了?”女子性格很是豪爽,见安程过来便揽了她肩调笑,“我方才可看见了,你睡着后不小心靠在他肩膀,他竟然没有直接推开你,还好心等你醒来。”
      
      “这是哪?”安程皱眉,去都城的路她记得奇卡说骑马至少要三天。
      
      “我们直接来了,你看。”女子微抬了头,安程目光顺着她手指看过去,神色微微动了动。
      
      最远处立着的是一座极高的城楼。
      
      安程一直以为古代城楼就是她曾经在古都旅游时所见的那般不高不矮,但这楼大约六层楼高,背后是耸立的群峰,最高的那层楼甚至可以碰到那萦绕着的白云,楼台亭榭在其中若隐若现,远远看去,好似蓬莱仙境。
      
      而那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的城楼之上,俨然立着一面格外大的鼓,礼官拢手立在一旁,高处的风将他们衣袍吹得猎猎作响。
      
      明明在安阳府时还阳光普照,而到了这不知名的地界儿,抬头一看天空竟灰蒙蒙的,乌云从不远处压了过来,堆了一层又一层,空气也开始变得闷热。
      
      也就等了不到一炷□□夫,空旷的围场开始热闹起来,身穿铠甲的护卫押了数十人走过来,身后随着一齐来的,是穿了圆领窄袖袍服的宫中太监,总管公公甫一站好,有人便促着他们到相应位置更换衣物。
      
      催促的小公公言辞不敬神色不耐,安程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目光四周逡巡了遍,围场上男子皆跟着一带刀侍卫去了左边帐篷,而女子们则大多原地等待,过了好一会儿,才来了个管事的华服嬷嬷,将她们一并领到右边帐篷。
      
      帐篷估计是现搭的,走到旁边时能看清地上刨起来的新鲜黄土,空间虽然很大,但这工程瞧着却是个极豆腐渣的。
      
      估计是为了这次用即刻搭建的。
      
      甫一进去,一股热气倏地扑面而来,人与人面面相觑却仍不避嫌的脱掉自个衣服,大庭广众下自顾自换了起来,曾经学过的一篇课文《包身工》立刻蹦进安程脑海。
      
      “安程,你怎么还不换?”
      
      有人撞了下自己肩膀,是原先路上遇见的女子,性格挺好,心眼看起来也不算多,叫傅九月。
      
      此刻她脚上镣铐被取下,一袭白色劲装显得整个人英气许多。
      
      安程看了看她的衣服,又纳闷地瞅了眼自己手上这素青色劲装,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不同阶层所穿衣服都是不一样的。
      
      据说往届公主穿的是黑色劲装,无论剪裁,质感,样式设计,摸起来都是顶顶好的。
      
      但这并非是最重要,黑色这种颜色不显眼,在黑夜中还可与夜色融为一体,比赛开始后他们所有人都将进入深山密林之中,其中有什么危险困难尚且不知,但比起其他颜色,黑色总是隐蔽许多。
      
      同样的,对于颜色为白、鲜艳显眼的奴隶来说,无疑为一场屠杀。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安程收了思绪,帐篷外钟声响起,之前有小公公讲,若是听见敲钟声,那便是集合时间到了。
      
      她迅速换好衣服,外面传来嬷嬷问安的声音,却是公主来了。
      
      “闲杂人等迅速避让。”
      
      贴身宫女已经在赶人,安程忍不住看了眼这身着华服的美貌少女。
      
      确实是宫中养大的孩子,通身的气派是有的,一袭芙蓉色曳地望仙裙,裙摆处落了只金丝银线勾成的凤凰,而那凤凰刺绣之上还缀了千万颗泛着荧光的珍珠,全身上下无不在彰显皇家贵气。
      
      “还不让她们快快出去!”美貌少女眉头紧蹙,神情不悦,“若耽搁了本宫换衣服的良辰吉时,你们可担待得起?”
      
      说完,女官们迅速推了还挤在门口等待检查的一行人,呵斥她们快去集合,而后将帘子一拉,开始伺候公主沐香更衣。
      
      “月华公主当真好大的派头,当真以为自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有人跟着附和,冷哼道:“左不过一个嫔妃所出,不知在得意些什么。”
      
      “少说些,若是被人听了去,咱们可就---”见陆陆续续有目光投来,三人中个子较矮的瑟缩了下,神情颇有些不自然,她怯怯拉着想劝,手却被身旁高挑女子一把甩开。
      
      “唯唯诺诺,不足为谋!珠儿咱们不必理她!”
      
      姑娘估摸也就十三四岁年纪,被这般对待登时便红了眼眶,在原地站了许久,才跟着集合的号角声走了过去。
      
      远处高楼上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从底下可以瞧的很清楚,礼官手握鼓槌,似是等皇帝一声令下,便要开始击打这往日战场上才会用的战鼓。
      
      安程四处扫了眼,人虽都挤在一处,却是井然有序的,总管公公领着小太监在前站着,一边捏着嗓子念着序号,一边吩咐护卫发布囊。
      
      布囊有大有小,里边物什各异,却因着是黑色,也瞧不见其他人拿了什么,但有一点是很确定的,公主拿到的必然是一等一的好物。
      
      等到布囊发完,天色已然有些晚了,原本还以为会下雨,结果也就发了个补给物资的时间,乌云消散,西处天空爬满了金灿灿的晚霞,锦缎似的。
      
      无意欣赏美景,安程看了眼布囊里的几块厚饼,心中略微安定了些,野外求生一个月,有食物便是极好,她戳了戳傅九月,后者悄悄将布囊敞开一个缝隙,竟是把并不短的匕首。
      
      两人相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城楼之上开始亮起火光,篝火亮起的瞬间,低沉的号角缓缓吹响,接着便是声震碧天、铿锵有力的鼓声,而随那鼓声出现的,是一簇燃了火光的箭。
      
      君王挺身站着,举箭拉弓一气呵成,瞄准这空旷之地的巨大青鼎,重重一弹,那箭破风而来,火光砰地亮起。
      
      “入了林子,这便是正式开始了,安程,你怕么?”
      
      “怎么不怕。”安程朝面前人笑笑,随意道:“且走且看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