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功德无量

作者:云中可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绝地求生(9)

      号角声止住,鼓声渐渐小了,众人抬眸,弯月爬上柳梢,城楼之上的长廊也慢慢热闹起来。
      
      宫女侍卫身影在廊里来来去去,不一会儿,暖光一盏接一盏亮起。
      
      原来除却最高的顶层,其余每层楼都悬了红色长灯笼,与长廊亮燃的火把交相辉映,夜色中显得甚为好看,而那君王与妃子身影交错的顶楼之上,无数萤火虫萦绕在周围,宛如仙境。
      
      仅几分钟围场人就走了约一半,傅九月也要跟着进林子,却被一把拉住。
      
      安程朝前努努嘴,压低声音:“已经有不少人从前面进去,我们从侧边走,再过一会儿天差不多要黑透,若是有人在此埋伏,我们进去无疑是送死。”
      
      正说着,前面传来尖叫声,傅九月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安程:“那咱们什么时候进?”
      
      “先等等。”安程声音压低了些,若是公主胜率为百分之百,那么,要么她布囊里的东西十分有用,要么,她提前知晓地图,可以规避没必要的危险。
      
      思及此,安程抿了抿唇,轻声附在女子耳边,“九月,咱们进了林子先潜着,跟在公主后面,但最好莫要惊动她,若是遇见其他人,一定要注意他们手上拿的东西是什么,若是有用的,务必记着。”
      
      瞧着安程分析的头头是道而自己什么也没想到,傅九月也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酸楚。
      
      “安程,要不咱俩分开算了。”
      
      安程神色僵了一瞬,但反应极快,直接拉了傅九月的手便往里走,“公主已经悄悄进林子了,咱们赶紧进去,若是跟丢绝对会多很多麻烦。”
      
      “安程--”傅九月轻轻扯了面前少女袖摆。
      
      安程转头,面容平静:“不用妄自菲薄,你拿到的东西那么有用,跟你一起我才有安全感。”
      
      “而且。”安程顿了顿,再开口时神色愈发认真:“九月,活下去的机会有很多个,在这种未知的地方,面对未知的危险,相信我,两个人的力量绝对比一个人要强大很多。”
      
      这话听得傅九月心里舒坦许多,然神色仍有些不自然:“但我不会用刀,我虽性格像男孩子,但自幼学得全是女孩子要学的东西,后来---。”
      
      话没说完手突然被握住,傅九月一愣抬头却见安程微弯了唇角,“放心好了,两个人中有一个人会就行。”
      
      “你习过武啊?”傅九月看了眼安程瘦弱的身板,颇有些惊诧。
      
      其实安程只练过散打,但想着能让身边姑娘内心安定些,便点了头:“走吧,公主已经另一侧进去了。”
      
      刚进林子没多久,便听窸窸窣窣声音传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两人立即躲在高耸如云的巨树之后。
      
      这片林子极密,给人一种到了原始森林的错觉,树冠均直指苍穹,一刮风那繁茂树叶便被吹得簌簌作响,更糟糕的是,这树底灌木杂草丛生,原本就人迹罕至,免不得会有些蛇蜥蜴类的爬行动物。
      
      若是不慎被带了毒的东西咬了,同样死路一条。
      
      “那声音停了,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公主和她边上的人都朝林子深处去了。”
      
      “小声些,我们这边好像有人。”
      
      话音甫一落下,两人身后突然冒出一个身影,几乎是出于本能,傅几月“啊”了声,就被一道“嘘”声给止住,接着,那人便捂住傅九月的嘴,缩着身子一动不动。
      
      安程手上匕首握紧了些。
      
      这是方才进林子时傅九月给她的,虽然这具身体身体素质并不算好,但散打的招式及感觉安程是记得的,无十足十的把握,但危险来临时好歹能自救一下。
      
      夜色此刻已经完全降了下来,因着眼睛适应了黑暗,面前人轮廓也慢慢清楚起来。
      
      并不认识,整个人身上却能嗅出一股子血腥味。
      
      安程神色转冷,一把将匕首慢慢悬在他脖颈,语气寒凉:“放开她。”
      
      那人又“嘘”了声,悄悄回头看安程,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子焦急来,“那东西要过来了。”
      
      丝毫没有伤害傅九月的意思。
      
      安程目光顺着他来的地方看了看,黑漆漆一片,并无异样,心中生出警惕,冷声问:“那边有什么?”
      
      估摸着那东西确实没追过来,少年舒了口气,面上露出死里逃生的庆幸,“很大的像蝙蝠一样的怪鸟,面容如猪一般,叫声阴森吓死个人,最重要的是它们成群结队撕咬我们。”
      
      “你怎么逃出来的?”
      
      “我表哥掩护我过来,我也不曾想到这里有人。”少年目光落在脖颈的锋利刀刃,啧啧两声,“可以嘛,竟然得了刀。”
      
      “那你表哥呢?”傅九月看他。
      
      “他受了伤,说是进来时看到了一种药草,可以用,估计等会儿就会过来。”
      
      安程蹙眉:“你表哥受伤你让他一个人寻药草你不怕他再遇到危险?”
      
      闻言,少年神色有些不自然:“他、他身手很好不会有事的。”
      
      安程挑了挑眉,和傅九月对视了眼,直接收刀入鞘:“我们无心伤害你,告辞。”
      
      “欸等等。”少年笑嘻嘻看两人,“我们可以结盟啊,我表哥功夫了得还懂医理,我们可以保护你们。”
      
      安程语气冷静:“你可知这赛事规则?活下来的人不会有多少。”
      
      “自是知道,”少年语气倒是难得的乐观,“可活下来的方式那么多,活下来的众人也未必没有我们四人不是---”
      
      “嗯。”傅九月忍不住赞同了句,安程看了她一眼,再回神时神色依旧漠然,“你与你表哥大可与其他人结盟,若是寻到男子胜算或许更大,为何要同我们结盟?”
      
      或许是她眼神太过犀利,少年顿了顿,不自然道:“遇见了就是缘分,更何况---更何况你们有刀,据说在这里刀可是一顶一有用的东西,而且我的东西也很有用,和我们结盟你们不亏。”
      
      安程顺着他敞开的布袋看过去,竟是几块打火石和一沓火折子。
      
      楚羽没错过两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惊异,将布囊系带一收,神色颇有些得意:“有火就意味着能喝干净的水,能吃煮熟的食物,若是在林子里遇见狼豺虎豹还能将他们尽数吓退。”
      
      “你敢在这林子随意生火吗?”安程漠然收了视线,边收拾东西边开口:“万物皆有利弊,燃火驱赶危险的同时也招致了危险不是么?”
      
      “安程,”见少年脸色变得尴尬,傅九月扯了扯她衣袖劝道,“多个人总是好的,若是遇见危险胜算也多一些,而且他不是还说会表哥会功夫和药理么---”
      
      能听出傅九月语气中的期待,安程沉默了会儿,刀刃入鞘,道了句好。
      
      少年立刻喜笑颜开朝傅九月伸出了手,目光是少年固有的清澈,笑眯眯自我介绍:“楚羽。”
      
      “傅九月。”
      
      声音软软的,带着小女生的绵绵情意,安程不由蹙了眉,只问:“你表哥呢?”
      
      “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他估计马上就来。”
      
      “你说刚刚你们在前面遇到了像蝙蝠的怪鸟?”
      
      少年点头,安程继续看他,“你们一行几人?”
      
      “加我表哥一共七个,但只有我表哥和我逃出来了。”
      
      “你们和其他人也彼此认识?”
      
      “刚相识,其中有一个是猎户,我们几个便都说跟他一起走,约定彼此互不伤害。”
      
      “你们就这般肯定其他人会遵守约定?”生死攸关时人性可是最为丑陋的。
      
      许是觉得这谈话氛围并不好,傅九月扯了扯安程衣袖,建议道:“要不咱们往里走走?若是那吃人的蝙蝠离开,或许咱们还能从那些人身上搜寻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嗯嗯,我们可以先过去寻,寻完我估计我表哥就回来了。”
      
      安程看了眼少年,见他一脸坦然神色不似有伪,便点了头。
      
      月色下三人小心翼翼沿着灌木丛往林中深处挪移,待近了些,傅九月低低尖叫了声,安程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月色并不明朗,但仍旧可以看得很清楚,离他们不远处,一群白衣人胡乱躺着,他们的血汩汩流着,一点点渗进泥土,而那群像蝙蝠一样的怪鸟竟还未离开,扑棱着翅膀朝尸体上扑,俨然十分渴血。
      
      有风从那端吹过来,血腥味登时散开,浓郁的令人头皮发麻。
      
      九月和安程相互对视了眼,刚想着要等上片刻待它们离开,奇特的声音在林中响了起来。
      
      是诡异低沉的调子,楚羽整个人立刻警觉起来,“有人在附近吹埙。”
      
      安程也止不住皱眉,大半夜在这儿吹埙做什么?
      
      正想着,有人从树后走了出来,看不清面容,只瞧着一袭白衣,身如修竹,双手握埙静默站着,埙的音调幽深绵长。
      
      “那人会不会有危险啊?”傅九月悄悄问了句。
      
      安程摇头:“我们先等等看。”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人出现的时间、地点和行为有些奇怪。
      
      他们说着,却没注意到调子忽然停顿半秒,下一刻,埙声突变,那蝙蝠一样的怪物应声而起,尽数朝男子扑过去,而它们曾停留的地方,只余森森白骨。
      
      “那蝙蝠扑过去了,怎么办,咱们救吗?”
      
      楚羽瞪了眼傅九月,压低声音道:“你蠢啊?那蝙蝠是吃人的怪物,咱们不是蝙蝠的对手,过去救他就是送死,咱们一个都活不了。”
      
      安程紧抿着唇,眼神一瞬不瞬盯着前方。
      
      能听到那男子吃痛的闷哼声,也能感受到男子垂死挣扎之感。
      
      在21世纪,若是有人见死不救被传到网上,键盘侠一定带着舆论铺天盖地而来,可现在不一样,安程,现在是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是你死我活的求生游戏,你不必救他,你也不是凶手,你不会受到谴责,生死有命,他死就是他的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