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男频后宫文里修bug的日子

作者:黑大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居生活

      我叫萧兰兰,是这本书的炮灰女配,万万没想到,为了完成任务,我居然开始了跟男主的同居生活!
      
      巷子里传出采菊的声音,“冬梅,你好了没?冬梅?”
      来不及纠结谁骑驴的问题了,我当机立断,麻利儿爬上驴背,嘴里还不停的催促,“快走快走!迟了就露馅儿了!”
      两人一驴很快来到城门口,远远便望见一排排全副盔甲的兵卒,为首的几人拿着张画像正挨个盘查出城的百姓。
      我低声道:“这些人很有可能是东宫派出来抓你的。”
      何大壮紧张道:“那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掏出易容霜在他脸上抹了抹,又将放珍贵细软的小包袱扔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现在不是贪财的时候,这些东西一看就跟我们的身份不符,就算不是刺客,也很有可能被当成盗贼抓起来。
      “行了,过城门的时候放松点,就不会被看出来。”
      果然,我们两个现在的长相比路人还路人,还骑着一头臭气烘烘估计自打出生就没洗过澡的毛驴,负责盘查的侍卫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随便问了几句就放行了。
      走出城门的一刻,中控电子屏上出现一行伴随着璀璨烟花的金色大字,“恭喜,主任务完成!”
      我这才真正放松下来,任务完成,说明不会再有追兵,我也不用继续提心吊胆了。
      心情一放松,才发现肚子饿得厉害。从逃出狩猎场到现在,我基本上滴水未进,在经历了高度紧张的体力消耗和脑力消耗后,还能支撑到现在,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
      喵的,这不是二次元吗怎么还会觉得饿呢难道将来还会有饿死渴死的风险吗?!!!!
      我一阵头晕眼花,险些从驴背上栽下来。幸好何大壮手疾眼快的扶住我。
      “姐姐你怎么了?”
      我回答的有气无力,“我快要饿死了……”
      何大壮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前面有个茶棚,我们去那儿吃点东西。”
      我立刻来了精神,“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吧!”
      
      “爷爷,你慢点吃。”
      “爷爷,喝点茶水,别噎着……”
      茶棚里,我一口气干掉五个大馒头,才总算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茶棚的老板娘笑道:“你们爷孙的感情真好,是哪个村子的呀?”
      何大壮回答,“葛家庄的,今天进城是给我爷爷看病抓药。”
      老板娘连连点头,“年纪这么小就知道孝顺爷爷了,将来一定有福报!”
      我看着面不改色的何大壮,有些瞠目,这小子说谎都不用打草稿的,果然是个人才!为了避免继续深聊下去会有穿帮的风险,我们尽快离开了茶棚,何大壮还不忘多要了几个馒头做路上的干粮。
      
      “哎,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跑到公主的銮驾里去的?我怎么没瞧见?”肚子填饱了,八卦的心思又开始活动了。
      何大壮挠挠头,“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宫女悄悄跟我说,公主命我躲到她的车里,我觉得公主应该没有恶意,就去了。”
      呦呦,好大的口气,公主能对你这小屁孩儿有什么恶意?
      我眼珠转了转,“公主对你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
      “那你们在干嘛?”
      “坐着。”
      ……
      好吧,年龄再小的直男也是直男。
      我换了个问法,“你对公主是怎么看的?”
      何大壮终于看了我一眼,“什么意思?”
      我耐心解释,“就是你觉得公主这个人怎么样?”
      何大壮道:“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岂是我这种小老百姓能品头论足的?”
      行啊,还会拽成语呐。
      何大壮又看了我一眼,像是斟酌了下措辞,“姐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想了想,决定如实以告,“我叫萧兰兰。”
      何大壮又问:“太子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这个问题实在很难回答,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那你家在哪儿啊?”
      一句话戳中我的伤心事,眼泪差点掉下来。如果我的爱豆不接这个大IP,我也不会给编剧寄血书,如果不是因为寄血书,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么奇葩的一个地方,如果不沦落到这个奇葩的地方,也不至于有家不能回……
      所以我当初为毛要追星啊啊啊啊啊!!!!!
      大概是我的脸色相当不好,何大壮赶紧又换了个话题,“那你打算去哪儿呢?”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对啊,目前的任务完成了,下一步该干什么呢?
      那个缺德带冒烟的系统又适时上线了,中控电子屏上出现新的任务:跟男主回家,协助男主达成拜师任务。
      其实这个任务之前已经提过,这次又加了个前提条件,问题是怎么才能住到男主家里,总不能舔着脸说没地方去吧?这个年代男女是大防,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会放着客栈亲戚家不住,非要住到一个单身男子的家里?虽说男主年纪还小,但也没小到不用避嫌的程度啊?
      何大壮见我不说话,又道:“你要是没地方去,可以住到我家里,我爹娘过世的早,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就说你是我远方的表姐,家里遭了水灾,日子过不下去了才来投奔我爹娘,只是没想到他们也都去了,你没有回乡的盘缠,只能暂时住下。”
      我不由得再次对他刮目相看,其实单从人设上讲,何大壮的人设可以说是相当完美了,体贴细心讲义气,还特别会照顾女生,长大后的他在金手指和外挂的帮助下又成为一代大侠和君主,一统江湖四方臣服,有颜有权嘴又甜,可以说是杨过与张无忌的结合体,这么优秀的男孩纸无论放到古今中外都是稀缺物种,哪个女生会不爱呢?这也是为什么《帝王纪》这本后宫文还会拥有一大批女粉丝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个重要原因后面再说)。甚至还有女粉为男主辩驳,说男主多情却不滥情,每一个被他收进后宫的妹子不是因为江湖道义,就是为了江山社稷,都是迫不得已,造化弄人。
      我可去你的吧,造化可不背这个锅!真要这么违心你大可不必当什么盟主做什么皇帝啊!一边龙袍加身一边娶了一堆妹子,还紧皱眉头说什么我也不想的,都是他们逼的……,现实中要是哪个男的遇到这种事估计做梦都要笑醒了吧?由于入戏太深头脑发昏,我跟书粉在微博里大战了三百回合,结果被扒皮是演员粉,又把战火引到爱豆身上,最终引发了给编剧寄血书的惨剧……
      抛开跟书粉的恩怨不提,与男主近距离接触后,我居然有种“真香”的感觉!
      我立刻摇摇头,把这个恐怖的念头抛开,竭力说服自己这都是系统为了推进剧情刻意安排好的,跟男主本身没关系。
      我做出有些心动又不好意思的表情,“这……不大好吧,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何大壮道,“咱们也算是共患难的朋友了,既然是朋友,互帮互助是应该的。”他又挠了挠头,“就是……我家比较简陋,你住在我那儿怕是要吃些苦了。”
      我赶紧摇头,“无妨,无妨,我这人对吃住都不讲究的,有个安身之处就行。”
      等到了何大壮家里,才知道什么叫做真真正正的家徒四壁。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连个柜子都没有。院子倒并不小,除了东西正房,还有两间厢房,只是屋内空空,如同不带家具的精装房。家里最值钱的估计就是门上那把铁锁了。
      “以前我家还算殷实,虽然比不上村里的富户,但至少能吃饱饭,家里还有闲钱让我去念私塾,后来我娘生了场怪病,我爹变卖了所有家产给我娘治病,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娘去了没多久,爹爹因为劳累过度,思虑成疾,也去了。”
      听何大壮絮絮叨叨说家里以前的事,我也有些感慨,“你爹娘的感情很好啊。”
      何大壮点头,“我爹说,他跟我娘是青梅竹马,小时候俩人就说好了,一个非她不娶,一个非他不嫁。”
      抛开二次元不提,这么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女子能嫁给爱情,也是一种幸运了,虽说红颜薄命,但也许对她来说,此生已没有遗憾。
      我问他,“那个……你平时梳洗方便都是在哪儿啊?”
      何大壮指了指后窗户,“房子后面有条小河,我都是在那儿解决。”
      我:……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只能用一句歌词来形容,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何大壮把床收拾了一下,转身道:“晚上你就睡这儿。”
      我左右看了看,似乎没有其他能躺的地方了,“那你睡哪儿?”
      何大壮抱起一捆干草,“我去厢房睡。”
      我看了看床上的被褥,虽然破旧了些,但还算干净整洁,也没什么异味。唉,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法子讲究了,人家男主都去打地铺了,还要啥自行车啊?往好处想,好歹现在还有头驴,也算告别无产阶级了(驴是人家男主的跟你有啥关系啊喂)。
      屋后果然有条小河,流水潺潺,清可见底。几条小鱼在河底的鹅卵石间欢快的游动,嗯,今天晚上可以加菜了。
      我用药水洗去脸上的易容霜,返回何大壮家里,还没走到门口就闻到饭菜的香味。
      何大壮正在灶间忙活,我有些惊讶。“你会煮饭?”
      何大壮忙得头都不抬,“从我娘生病起,家里就是我煮饭了。”他扬起被烟熏黑的小脸,正要露出笑容,却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僵住了。
      “姐姐,你……你的脸……怎么又变了?”
      我摸摸脸,“这就是姐姐我的本来面目。”
      何大壮大张着嘴,呆头呆脑的样子就像被点了穴。我手里要是有鸡蛋,就直接塞他嘴里了。
      “怎么了,姐姐就这么难看,把你吓傻了?”我用力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留下两个清晰的手指印。
      何大壮像是刚清醒过来,立刻低下头,手里不知所措的忙活着,“不是,是……太好看了……”
      最后几个字的声音有点小,我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叫花鸡好了!”他再次扬起脸,露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
      如果说婴儿的笑容是天使赐予人间的礼物,少年(少女)的笑容便是天使本身,他能令人想起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扫去心中所有的阴霾。多年以后,当他长大成人,成为万千少女心中的理想男神,却再没有一次的笑容能如今日这般打动人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