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男频后宫文里修bug的日子

作者:黑大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东宫脱险

      我叫萧兰兰,是这本书的炮灰女配,万万没想到,在逃离东宫的过程中,竟然引发了谁该骑驴的讨论!
      
      女官给何大壮梳妆的功夫,长宁公主一直背着小手,在一旁欣赏。我偷偷瞄了一眼,公主的眼中有异样的光芒在闪烁,至于有没有对女装男主心生爱意,以我母胎单身的可怜经验就判断不出来了。至于男主,他的眼中除了悲愤就是郁闷,根本没空搭理公主。
      
      管他呢,任务只说完成二人的初遇,现在俩人见也见过,聊也聊过了,能不能爱上完全看天意,跟我一个病毒有毛的关系?
      
      等男主装扮完,长宁当即决定,事不宜迟马上动身。公主的銮驾刚出芍药居,果然就被拦下了。
      
      领头的正是西门昭,我心里一阵狂跳,立刻低下头。万幸这万能易容霜的效果非常之好,就算西门昭也是穿越而来,也绝对看不出异状。
      
      俪兰率先而出,问道:“西门将军,为何要阻拦公主的銮驾?”
      
      西门昭恭敬道:“末将有要事向公主禀告。”说完朝身后一招手,顶着中箭兄一张四方钟馗脸的倒霉宫女站了出来,跪倒哭诉,“呜呜呜呜,公主,奴婢是夏荷……”
      
      我心说完了,这位宫女也太不顶事了,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还是被本书第一反派给发现的,系统这是成心给我完成任务增加难度吗?!!!
      
      长宁还未开口,俪兰先大怒,“住口,夏荷怎是你这幅蠢样子?西门将军,你是见公主年幼可欺,不知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粗鄙之徒来羞辱公主吗?!!”
      
      西门昭忙道:“末将不敢。请姐姐先听此人道来。”
      
      俪兰还要说话,銮驾里的长宁隔着纱帘道:“就依将军之言。”
      
      西门昭示意夏荷,夏荷哭哭啼啼道:“公主,方才奴婢依着俪兰姐姐的吩咐去前院传话,突然被人拽进一座假山石后面,那人……那人绑了奴婢,换上了奴婢的衣服,奴婢当时吓晕了过去,醒过来就变成这幅模样!呜呜……”
      
      西门昭道:“公主,今日太子爷擒拿的一名刺客逃走,末将怀疑挟持这位姑娘的正是此人。末将还怀疑……,此人有可能混进了芍药居……”
      
      长宁公主打断他的话,“刺客是男是女?”
      
      西门昭:“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长宁公主道:“你是说一个陌生男人进了芍药居,我这满院子的大活人居然谁都没有发现?”
      
      西门昭忙道:“末将不是这个意思。此人能从末将重兵守卫下逃走,想必是有些过人之处。”
      
      长宁公主道:“那只能说明你的手下无能。”
      
      西门昭:……
      
      侍女们纷纷嗤笑起来,我也是连连点头,这小丫头小嘴巴巴的,一点不比我逊色!
      
      长宁公主又道:“西门将军若是信不过我,大可进去查探。”
      
      公主答应这么痛快,西门昭反倒有些犹豫。长宁又道:“放心,这点小事,我是不会去找太子哥哥告状的。”
      
      西门昭道:“如此,末将便得罪了。”
      
      几十个侍卫进芍药居搜查的功夫,俪兰开始盘问四方脸宫女。
      
      “你真是夏荷?”
      
      夏荷哭的脸都花了,“真的是我呀,俪兰姐姐……”她撸起袖子露出手臂,“我的左臂上有块胎记,你还记得吗?”
      
      脸虽然对不上,胎记却是没错。俪兰有几分相信了,但依然充满疑惑,“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说完还伸手摸了摸。不得不说,这万能易容膏的效果真是非常好,手感与真人皮肤相差无几,几乎就要赶上AI换脸了。
      
      夏荷边擦眼泪边道:“奴婢也不知道,那个人会妖法……”BLABLA说了一通。
      
      我心里高度紧张,虽说万能易容霜效力强悍,除非用特殊药水洗面,或者效力一过自然消失,普通清水是洗不掉的。但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实践,这个姑娘这么哭呀哭的,真不会把妆哭掉吗?但转念一想,就算哭掉了也没关系,反正自己现在也易容了,没人能想到我才是幕后之人。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瞄了一眼何大壮,却没找到人。
      
      这小子跑到哪儿去了?!!!我有些慌了。
      
      搜屋的侍卫们一无所获,西门昭也没指望真能从屋子里搜出刺客,他的重点本就在公主的侍从之中。
      
      俪兰见西门昭还赖着不走,冷冷道:“既然没找到刺客,西门将军为何还不退下?”
      
      西门昭躬身抱拳,“末将斗胆,不知能否察看下公主的侍从……”
      
      “大胆!”俪兰大怒,“没有陛下的手谕,胆敢搜公主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西门昭连连告罪,公主却道:“无妨,这些小太监,西门将军尽管去搜,宫女身娇肉贵,都是好人家的女儿,却是万万搜不得。万一有个想不开的寻了短见,只怕西门将军也是吃罪不起。”
      
      西门昭道:“这是自然,末将只是察看一番,绝无冒犯之举。”
      
      公主既然发了话,小太监们全都排排站好,让西门昭挨个面审。西门昭走了三个来回,身高相貌都没有跟何大壮近似的。虽然他更怀疑刺客隐身于宫女之中,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违背公主之意硬要去审问那些宫女。何况那个四方钟馗脸的宫女都快哭出一条河来了,也没见露出真容,可见此种易容术的高深莫测,就算查也未必查的出来。
      
      “西门将军,结果如何?”公主清丽稚嫩的声音隔着纱帘飘飘扬扬,有种说不出的愉悦之意。
      
      西门昭觉得,这小头片子是成心看他出丑,却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真的栽了呢?
      
      “末将捉贼心切,着实鲁莽,冒犯公主之处,自会去向太子领罪,请太子责罚。”
      
      “将军言重了,将军是太子心腹,东宫栋梁之臣,如此忠心为太子办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忍心让太子哥哥责罚你呢?”长宁的声音如百灵鸟般动听,“不如这样,将军继续去捉拿刺客,我依母后懿旨去永福寺请香,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看如何?”
      
      西门昭立刻闪到路边,“末将恭送公主。”
      
      长宁公主的仪仗浩浩荡荡离开了东宫。我此刻基本上已经成了长宁铁粉了。如此美貌又聪慧的女子简直就是为男主量身定做的女主人设啊!男主后来撩到的那些女性捆起来也比不过一个长宁啊!也难怪是男主心中永远的白玫瑰了。
      
      我心里一会儿替男主惋惜,一会儿替长宁庆幸,一会儿又骂作者太渣,心理活动那叫一个热闹,等想起男主不见的事儿,仪仗早就走出去八里地了。
      
      还没来得及着急,仪仗忽然停下,一个小巧的身影从公主的銮驾上探出头来张望了一番,接着敏捷的跳下车。
      
      我定睛一看,正是何大壮本尊。
      
      居然躲到公主的銮驾里,这撩妹手段可以啊!没想到外表纯良幼稚的男主已然是个撩妹高手,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何大壮走到我跟前,“公主说我可以安全离开了,你……”
      
      我咳嗽一声,瞪他一眼,“你什么你,还不快走?”言外之意,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总不能让我跟你一起跑路吧?
      
      何大壮只能小声道:“那你自己小心。”
      
      他一走,我就犯了难,我不可能跟着公主去什么永福寺呀,那儿还有个真的冬梅等着呢。想来想去,只有尿遁一条路了。
      
      “刚才在芍药居,你怎么不去呢?”俪兰表情有几分嫌恶。
      
      我做出腹痛难忍的表情,“不知怎的,这会儿肚子疼的厉害……”
      
      “行了行了,你自己找地方解决,采菊,你留下等她。”
      
      叫采菊的宫女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盯犯人也没盯这么紧的。这可怎么跑路呢?
      
      两人走进一条小巷,这是一家饭店的后巷,里面果然有个小小的茅厕。
      
      我道:“采菊妹妹,你在外面守着就好。”采菊没说话,捂着鼻子点点头。
      
      我走进茅厕,正在研究从哪个方位比较容易翻出去,听得身后扑通一声,有人居然从茅厕的另一头翻墙跳了进来。
      
      这年头也有进女厕所的流氓啊!我还没想好是喊一嗓子还是直接动手,就听“流氓”低声道:“姐姐,是我。”
      
      是何大壮!
      
      我惊讶的上下打量他,“你从哪儿换的衣服?”
      
      “我用宫女姐姐的金钗从成衣铺里换的。”他说着解开身后的包袱,“我一直跟着你们,这身是替你准备的,快换上,我们好离开这儿。”
      
      没想到何大壮如此讲义气,不仅没有抛弃我,还细心的为我准备了跑路的装备。平心而论,他这起无妄之灾完全是因我而起,他完全可以不管我,独自离开。姑且不论强大之后的男主人设多崩多渣,至少如今还是少年的他,令我真心感动。
      
      我将何大壮带来的粗布衣衫直接套在身上,何大壮又给我戴了顶破草帽,“你扮成我爷爷,我扶着你出去,应该能骗过外面的宫女。”
      
      我说:“你等一下。”我背过身去掏出易容霜往脸上抹了抹,转身道,“好了。”
      
      何大壮:……
      
      这下不是应该能,是铁定能了。
      
      何大壮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易容成老大爷的我,缓步朝外走。守在茅厕外面的采菊果然看都没看我们一眼,目光依旧紧紧盯着茅厕里面。
      
      我提心吊胆的走到巷子口,何大壮又突然道:“等一下。”就见他牵过一头毛驴,“爷爷,请上坐骑。”
      
      我的眼皮跳了三跳,“这驴……从哪儿蹦出来的?”
      
      何大壮道:“用金钗跟成衣铺的老板换的,他以为我年纪小好欺负,想用两套破衣裳就打发了我,我要拉着他去见官,老板欺软怕硬,就把这头驴给了我。”
      
      我扶额,“一根金钗也换不来一头驴吧?”
      
      何大壮小脖颈一扬,“那上面还镶着两颗珠子呢。”
      
      好吧,成衣铺的老板遇见你也是遇上对手了。一个小屁孩牵着毛驴鬼鬼祟祟跟着公主的銮驾,那场面实在太美,足以打破所有少女的幻想。
      
      别的女孩子穿越,遇到的不是鲜衣怒马仗剑天涯的少年侠客,就是邪魅狷狂冰山柔情的霸总王爷,怎么到了我这儿,遇上个这么鸡贼的主呢?
      
      系统为了防止病毒爱上男主也是操碎了心了。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确定要我骑?”
      
      何大壮郑重点头,“你是女孩子,当然应该你骑了。”
      
      我:……怎么那么想抽他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