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得罪冠军选手

作者:天神下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才人才人才

      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
      人才。
      电竞行业最重要的是什么?
      人才。
      
      “我们俱乐部为什么找不到可以培养的人才?”
      “那些非职业的玩家对我们VIG的了解又有多少?”
      “我们的宣传到底有没有跟上?”
      
      陈经理又在周一的开会发脾气,三连问题下来,一旁的两个实习生瑟瑟发抖,朱秀秀只能举起手来回答。
      “经理,微博上的话一直有关于招募选手试训的置顶公告。”
      一直有招募,只是没人来。
      
      对方皱眉。
      “关注力度小的话,你要多宣传几次。”
      
      “我最近主要在负责带队——”成为正式领队,自然也能接触到教练团队了,朱秀秀每天巴不得都待在教练团和选手旁边记笔记。
      她的话被对方打断。
      
      “实习生只是实习生。”陈经理敲了敲桌子,“你自己还是在运营的岗位,这些都要尽责任去完成好。”
      
      大四生插嘴替她说话,“经理,秀秀姐每天都有查看核对俱乐部运营情况。”
      
      “这是她应该做的。”话都被陈经理说完了,“一个俱乐部最重要的就是选手,招募到新鲜力量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不能分清主次,那作为俱乐部的经理人,我就要重新考虑工作上的分配了。”
      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没人来管选手招募,他就要考虑撤掉朱秀秀的领队工作。
      
      好狠的威胁。
      朱秀秀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任务了。
      “明白了,经理,我这周就开始招募试训选手。”
      
      对方这才满意点头。
      “找到了把资料给我。”
      
      假期结束后陈经理变得十分暴躁,归根结底大概还是关于转会期那档子事。
      转会期最后几天的时候,TFG宣布引入了两名年仅十八的千分路人选手。
      VIG花费百万薪资请来TINY,陈经理一直自认这次的引援是整个联赛中最成功的一场,没想到到了最后忽然被TFG抢去风头,不管是贴吧,微博,还是私底下,人人都在讨论这两名天才少年,他们的排位表现,怎么被发现的经历,最后演变成对各家俱乐部引入和培训人才的比较。
      “如何看待每家俱乐部引援效果”
      “转会期的最大赢家是谁,输家又是谁”
      “一手好牌打烂的俱乐部有吗”
      ——鉴于VIG倒在杯赛败者组的结果,VIG不出意外地出现在黑名单的第一列,甚至在一个回复数量过千的讨论帖里。
      好牌打烂的投票里,VIG投票数是3333,占了78%。
      
      陈经理接了老板几个电话,一开始还笑着接,到后来一接电话,就臭着脸关上办公室的门。
      想也知道挨了多少批评。
      
      朱秀秀现在也是亚历山大。
      俱乐部人才挖掘的流程通常都是-次级联赛培养-调到一队试训,或者就是有专门考察韩服RANK的人和这些千分天才路人沟通对接。
      VIG的二队成绩何止平平,简直和主队如出一辙,在次级联赛中排行倒数,她只能考虑往路人这方面下手了。
      
      她给几个认识的主播发了信息,他们常常会直播高分选手和路人的排位比赛,很容易留意到操作强意识好的路人选手,还能在直播时帮忙宣传一下俱乐部招募选手的情况。
      
      直播间已经考虑到了,微博和其他社交媒体上重新做一个招募宣传或许能再吸引一些对于电竞感兴趣的年轻人,剩下还有什么办法的话——大概只有自己再去留意排位和问问选手和俱乐部有没有推荐了。
      朱秀秀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在发信息,连午饭也没有下楼去吃,一上午好不容易问到几个合适的人,对方还没有把资料传过来。
      
      “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牛逼的选手啊,就算有,别人不跟我们争吗?”大三生好心给她从楼下带了便当回来,大四生看着她放下手机在纸上圈掉几个渠道摇头,“陈经理自己找不到,还让我们找。”
      
      “死马当活马医吧。”朱秀秀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最坏并不是找不到人,而是找不到陈经理想要的那种天才少年。“想一想,我们起码有TINY啊,冠军阵容一等四——这听上去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吧。”
      
      她听见背后实习生压低声音,“秀秀姐好像乐观化了。”她没好气,“乐观不好吗?我这也不叫乐观,叫积极向上,坚韧不拔。”
      
      朱秀秀把旁边打印好的一册子文件夹丢给对方,“刘信雨,这是接下来比赛时间表,还有这周的上场名单,这些每周都要经过核对,比赛前一天要再小心核对一次,以免临时有变更的情况。”
      她知道青年家境一般,回来后也沟通确认了青年之后想留在俱乐部参与运营相关职能这件事。实习的工资和正职是完全不能比的,将运营方面的内容陆续交给对方,这样对方也可以尽快转正。
      
      大四生楞了一下,接了下来。
      “我知道了。”
      青年的工作态度一直很负责,朱秀秀也非常信任他。
      “这些就交给你了。”
      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有问题随时联系我,海报做好放在文件夹里了,我先去选手那里。”
      
      下午一点半,教练团队会对队伍进行评估,然后和选手开会,讨论下一场的比赛决策方向。
      春季赛的第一周才刚刚结束,其实比起杯赛的不如意,VIG新赛季的状态应该是非常值得赞美的,三场比赛拿下了两场,虽然都是2:1获胜,但TINY又恢复了拼劲,麦克风一直没停下来过。
      “这边有眼,这边有眼,上路的传送不要交出去,等我信号到下路包一下。”
      “撤撤撤,不用打,不用打,立刻撤。”
      “我和中单偷龙,其他人在中路和三角草走动,假装还在做视野,等我信号再过来。”
      他指挥得很细,几乎一个人在考虑五个人的事情,因为局势一直压得很紧,VIG一直在被对面施压推线,要不是他联合上路和中单偷龙成功,僵持中输掉的可能性也很大。
      
      VIG教练团队这次也重新调整过了,保留了一个老教练,加上一个新助教。
      教练例行说了一下搬选上的问题,对于VIG还是以英雄池较浅为主的问题,提出让中路增加一些英雄池。
      布布最近排位还挺认真的,身体也好多了,朱秀秀记笔记下来——让布布训练当前版本最强势的几个英雄。
      
      “TINY的打法现在过于激进会成为一个隐患。”新来的助教突然提出这个观点,朱秀秀本来还在思考哪些中单英雄合适布布,听到不由抬起头来。“我们上中两条路的选手根本无法把兵线推向对面,但TINY会要求他们必须放弃掉经济,直接往野区支援,这是风险很高的决策,尤其是碰到单线强势的队伍。”
      
      新来的陈助理叫陈青,戴了一副眼镜,表情看上去有点冷,说出来的话也冷冰冰的。朱秀秀听陈经理说他是国外大学毕业回来的,很有能力,之后提为教练也不是没可能。
      “以我们队伍整体水平而言,不可能承担这种风险。”
      
      “围绕打野的打法风险确实太高。”陈经理立刻赞同了这个看法,“虽然最近成绩不错,但我也看得出来,TINY的状态下滑很厉害。”
      
      TINY最近确实状态不如一开始来到VIG,但那显然更多是因为打比赛全靠他拼命的缘故,朱秀秀觉得有些莫名,“陈经理,TINY最近的压力比较大。”
      
      陈经理看了她一眼,“哪个选手压力不大呢?他不能独断专行啊。麦克风里都是他一个人的话,其他选手的想法呢?这个队伍他确实是最大牌的,还是我亲自请他签的合同,但他也不能因为这个耍大牌啊。”
      她的话好像没能帮TINY,反而弄得更糟了。
      陈经理劈头盖脸一顿话下来,朱秀秀被训得有点窘迫,“他只是太想赢了,应该不是耍大牌……队伍还在磨合期,确实需要大家沟通合作。”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麦克风是TINY说得多,但其他选手也有在说话,TINY是薪水能够抵得上整个队伍,但从来没有对其他人摆过脸色。
      
      最重要——改变风格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弄不好便犹如谋杀选手。
      全能的选手不是没有,但大多数选手都是在自己擅长的风格里才能做到最好,大部分所谓的全能选手实际上都是中庸选手,尤其是打野位置。
      打野位置上,从最基础的眼位安插,刷野顺序,到入侵对面野区的时间,配合其他路选手的先手能力,打团上的思路都包含了选手个人的风格。
      
      朱秀秀无法想象真的强行改变TINY打法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打职业已经好几年了,很难一下子就改变风格。”
      
      “我也不认为TINY能换打法。”陈青同意了她这一点。“他在联动上的效率很高,这一点没有必要改变。”
      
      陈经理十分自信,但是,是替TINY自信。
      “以他的水平调整自己,我相信完全是有可能做到的。”
      朱秀秀在心里叹了口气,就听到他又说道。
      “找个替补打野,给他一点压力。”
      
      “替补打野?”她的圆珠笔一歪在本子上斜出来一道,一旁的陈青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周末VIG还要打一场ESG,我认为再通过观察一下TINY的表现会比较好。”
      
      这次轮到朱秀秀附和他了。
      “是的,经理,这场我们是有赢下来的机会的。”
      
      陈经理沉思,“张教练,你怎么看?”
      
      作为主教练的张教练一直没说话,他之前主要负责数据,现在一跃变成主教练十分局促,往往等陈经理说完话才说几句。
      “TINY的打野水平没问题,也是我们队伍的核心人物,团队协调上的问题我们可以再配合一下,即使找替补的话,也是凑成十人队伍打训练赛比较合适。”
      他提议,“或许让中单试着改变一下,他现在的英雄池还没有定型下来,可塑性比较高。”
      
      “那就等到周末打完ESG再说吧,再看看他的状态。”
      3:1的情况下,陈经理的态度倒也没那么坚决。
      “但轮换制度是一定要有讨论的。”
      
      选手还在打排位练习,讨论会结束后被动暂停休息半个小时,朱秀秀看着陈经理和张教练一起到楼下喝咖啡,往还在查看电脑资料的陈青靠了过去。
      “陈助理。”朱秀秀看对方刚关掉联赛数据文件夹,试着搭话,“今天分析下来,我还有一点问题。”
      
      对方很干脆利落,“你问吧。”
      
      “你觉得TINY的打法有问题吗?”
      朱秀秀有点不明白刚才他为什么提到TINY的问题,又替TINY说话。
      
      但对方认为这并不矛盾,“我刚刚已经说过原因了。”
      陈青点开一张游戏地图,用鼠标点了点,在上中两条路画了两个箭头,箭头的方向对准了黑漆漆的野区。
      “对面的上中野处于主动的时候,一个进攻欲望强烈的打野很有可能成为他们蹲守的猎物。”
      
      朱秀秀认同,但也有不认同的地方。
      “可是在上中线被动的情况下,如果没有TINY在野区寻找机会的话,那么结果就是被动的情况一直延续下去,从掉落一塔开始,逐步收缩,最终慢性死亡。”
      一个队伍总要有人主动出击才能带来收益。
      
      “你说得也没错,但我们要做的不只是阅读游戏。”他摇了摇头,“在上帝视角,阅读游戏是很简单,但没什么用。”
      
      朱秀秀不服气,“我没有说我们要上帝视角看游戏。”
      
      “但你说的都是解说会说的内容。”
      陈青看了她一眼,把图片关掉,合上笔记本。
      “两个选手在对线,谁的补刀有问题,操作失误了——这和教练团考虑的内容有关系吗?”
      
      他明显在讽刺朱秀秀开会一开始就积极讨论下路对线上的问题,朱秀秀想要反驳,但对方接下去说的内容却完全让她闭嘴了。
      “这个选手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影响,有没有连锁反应,他的行为会辐射到地图多少范围,会不会造成队友交互上问题,如何改善和避免,这是我们要做的。”
      
      “当你知道我们该做这个。”还没等对方继续说下去,朱秀秀自动接过了话,“其他队伍就会针对TINY的打法,把我们的问题无限放大。”
      
      朱秀秀感觉自己受到了冲击,她记了半天笔记,做了那么多功课,才发现自己的思路完全走岔了,教练团的角度,和一个观众是完全不一样的。
      
      陈青点头。
      “选手的风格,打法,或者直接说一点,实力是评测考量的重点。”
      
      “嗯,确实,但是……”朱秀秀欲言又止,“我们队伍整体的问题应该要大于TINY个人。”
      
      “我们的中单很弱,上单习惯混线抗压。”陈青脱掉眼镜擦了一下,替她把欲言又止的话全部说出来了。“所以如果不在战术上调整这两点,即使打野一个人再有能力也没用,反而很快就会转为突破口。这是个团队游戏,通过团队磨合去尽量改变上中的现状,比现在这种靠一个人的打法要健康得多。”
      
      他说的是实话,而且是完完全全对团队有帮助的内容。
      
      朱秀秀咬了咬嘴唇。
      “我明白了,谢谢。”
      她现在明白对方为什么能够直接来做助教,而自己只有旁听的份了。
      
      对方并不在意,“希望你等下讨论的时候能提点有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继续像观众一样评头论足。”
      
      这话很气人,但朱秀秀决定把他的话好好记在本子上。
      ——不要评头论足。
      
      选手已经打完排位,她赶忙把桌子上整理了一下,几个选手坐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有困意,陈经理和教练从外面回来,上来就直奔主题。
      “马上要打ESG了,这是我们年前赛程的重头戏。”
      他把教练的话给抢完了,朱秀秀看着一旁的教练只有默默坐了下来,看着他继续演讲。
      “教练组也为这场比赛讨论考虑了很久,春季赛开始一星期了,队伍的磨合很不错,但是呢,一直在往野区倾斜战术,这点不是很好。”
      陈经理开始点名,“我们AD也可以多照顾一下嘛,TINY,AD是我们后期的保障。”
      
      这个版本是上中野的版本。
      
      朱秀秀现在非常能理解陈青对自己的刚刚的表情了,她现在简直想对陈经理做一样的表情。
      “下路有机会我会去的。”
      
      “……”上路和下路是游戏地图最遥远的距离,陈经理却要求TINY同时兼顾到这两条路。“我会多和QINWANG沟通的。”
      
      “不能光说啊,到时候比赛场上要看你表现,不然替补等着你呢。”陈经理虽然是半调侃的口吻,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下马威,内容怎么听都是令人不舒服的,“你是我们花了大价钱请来的,我们肯定要物尽其用。”
      这种关于钱的内容,已经接近于对TINY的羞辱了,但陈经理并不自觉认为是。
      朱秀秀强忍住情绪没有再开口,和陈青交流后,她才发现自己不专业的意见反而是一种干扰和误导,而陈经理和她的区别是,他是经理级别的干扰和误导,作为下属和非专业人士,她都没有资格说话。
      
      “我知道的。”青年抿了抿嘴,“我会尽力打好每场比赛的。”
      
      “你说了,我肯定相信你。”陈经理很满意他的态度,“就算是为了钱,你也得重视起来啊。”
      他拍了拍TINY的肩膀,点头示意一旁的教练。
      “张教练,你也说点什么吧?”
      
      晚上六点,选手打完训练赛已经在自由训练了。
      
      朱秀秀坐在宿舍楼下,手上还拿着刚刚从下路双人组那里强行抽走的香烟。容忍选手在宿舍抽烟的结果只会弄得屋子一股烟味,其他选手没有心情联系,所以即使少年叫嚣着要告诉陈经理,朱秀秀还是毫不犹豫把烟带走了。
      
      她应该开车回家整理资料,然后按照陈青教的那样重新学习教练团的思路分析,但经过下午那场讨论会,她的心情有点沉重,没法做到按部就班下去。
      加入教练团队是希望能够帮助选手进步成长,但反而看到了选手的困恼不安,朱秀秀却没有办法帮助对方。
      
      朱秀秀坐在那里发呆,入冬季节,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选手宿舍楼对面的网吧灯牌已经亮了,她盯着网吧牌子看得入神,忽然一只手拍拍她的肩膀。
      “你怎么还在这里?”
      
      朱秀秀吓了一跳,看到对方后才回神过来。
      TINY穿了件外套,手上只拿了手机,应该是要去旁边便利店买东西。
      “啊,今天天气不错,我坐在这里吹吹风。”她快速点了点头,“你是去买咖啡吧,快去吧,不过别喝太多,不然会睡不着的。”
      
      TINY神色古怪,“天气不错吗?你不穿大衣估计会生病。”
      
      一阵风刮过来,朱秀秀狠狠哆嗦了一下,把手缩进毛衣里,她尴尬地笑了一下。
      “说得好像也是。”
      她立刻站了起来,朝对方挥挥手。
      “那我先回去了,训练加油。”
      
      她转过身去翻包里的车钥匙,对方喊住她。
      “你等一下。”
      
      便利店的咖啡也挺香的。
      朱秀秀一边喝着一边想道,坐在她对面的青年低着头正在刷手机。
      “这周的MVP是谁?”
      他要问这个,朱秀秀就来精神了。
      “第一名是ROG的菲力,400点,第二名是你和24并列,都是300点,但不一样的是菲力和24都是包揽了队伍所有的MVP,ROG是2:0拿下两场比赛,而ESG唯一的胜场和一局小场胜利MVP都是24,剩下后面,都是100点,而且ROG和其他几个队伍这周赛程要少一场。”
      包揽MVP一般表示统治力和核心输出点,菲力是ROG的新当家人物,而24则是在ESG神坛跌落之际成了拖队前行的院长。
      
      “QINWANG和布布也各拿了一个MVP的。”朱秀秀想到补充了一下,“我们的队进步还是很大的。”想到这里,她又感觉好了一点。
      
      青年“嗯”了一声,按掉手机,抬头看她。
      “你今天帮我和经理说话了?”
      
      朱秀秀楞了一下,“你怎么会知道?”
      
      对方回答,“陈青说的。”
      
      朱秀秀更加困惑,“你和陈助理很熟吗?”
      
      TINY想了一下,“他是我的粉丝。”
      
      这个答案带给朱秀秀惊人的冲击力,她差点没说出话来,“……难怪他会来VIG。”
      
      TINY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谢谢你,你是个负责的领队。”青年道,“不过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是领队无法管到的,你也不用太在意。”
      
      “不仅是为你,也是为我自己。”他既然这么说了,朱秀秀也认真回答,她不想把自己描绘得太善良,“我想转到教练团工作,能帮到你们也就是帮到我自己,何况我是真的觉得以你的状态是不需要替补的。”
      
      “你不会以为我的心态会因为有替补打野就动摇吧?”TINY看了看她,朱秀秀连忙摆手否认,TINY这才继续说,“其实找个选手替补也挺好的。”
      他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是安慰朱秀秀,还是真心实意说的这句话。
      
      朱秀秀迟疑,“是这样吗?”
      
      “嗯,轮换制度是有意义的。”对方喝了口咖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场下看比赛和自己打比赛的感受很不一样,感觉……很复杂。”
      
      朱秀秀第二天就开始核对招募选手的情况。
      邮件倒是不少,她检查的时候发现甚至有来自于黄金段位的玩家自荐。
      也不知道他们是对于职业赛场的门槛想象得过低,还是对于VIG的门槛想象得过低,总之朱秀秀不敢细想。
      挑挑拣拣了半天,也算是有几名在水准之上的选手,朱秀秀把他们可打的位置标记了一下,发现里面中单最多。
      中单是所有位置里下限比较高的,但凡能玩好这游戏的,都能玩一下中单,但玩得好不好就是另一回事了。
      她按照自荐人给的信息逐一加了QQ好友或者微信,很快就联系上了第一个选手。
      
      VIG运营部管理:
      你在韩服打到了王者四百五十点,请问是单排吗?
      
      MING:
      是。
      
      VIG运营部管理:
      我核对一下,ID账号为MING99
      
      MING:
      是。
      
      看战绩确实不错,朱秀秀循循善诱。
      
      VIG运营部管理:
      成绩很不错,还能往上继续冲分吗?
      
      MING:
      应该可以。
      
      VIG运营部管理:
      我看了一下你的英雄池,对于刺客类的掌握比发育型法师和支援类要好,有没有考虑再完善一下?因为比赛更多需要考虑团队合作,刺客类的容错率比较低,有时候战术配合会出现短板。
      
      她说得比较多,但对方依旧很快回复过来。
      
      MING:
      可以完善。
      
      朱秀秀发现了,这是个自闭选手。
      不过在选手里,自闭型选手向来只多不少,她也算见怪不怪了,继续问了下去。
      
      VIG运营部管理:
      你愿意接受韩服双排或者训练赛试训吗?我们虽然不保证首发,但采用轮换制度,VIG教练团会考虑到选手最近的状态来决定轮换情况。
      
      其实布布最近的发挥很不错,TINY说他对于支援型中单发挥得很好,布布也跟着TINY排位到很晚,现在都韩服王者600点了。
      
      MING:
      可以。
      
      但对方都这么说了,朱秀秀没有理由拒绝一个有潜力的新鲜血液。
      
      VIG运营管理:
      那麻烦你提供一下你的证件信息,还有一些详细资料,我会给你发一个打包文件夹,你按照那个逐一放进去传给我就可以了。我们会保证信息的私密性,安全性,不对外宣传,一周内以后会通知你是否采纳试训。
      
      对方言简意赅。
      MING:
      好。
      
      安排完这个,又加上了几位自荐玩家,比起第一个MING,他们显然要好沟通得多。朱秀秀按照一样的问法,确认了一下情况,很快就把需要填写详细资料文件发给他们,只剩下打野位置的人还没联系上,打野位置和辅助都比较稀有,朱秀秀觉得还是要重视一点,她翻了翻对方给的信息,又加了一下对方提供的第二联系方式微信。
      
      没想到秒加了,她才打字过去,对方就拨了语音过来。
      
      “你们工资多少啊?”对方一张嘴就开始工资待遇,“有没有五险一金?如果打进季后赛有奖金吗?”
      
      “这些到后面会跟你面谈的,你在填写详细资料的时候也可以把预期薪水填进去,不要担心。”朱秀秀忍住吐槽的冲动,按照惯例提问。“我看了你的资历,你现在是大师80点,请问你是通过单排获得这个分数的吗?”
      她查了一下,他最近八场赢了五场,其中有四场都是双排一个中单上的分,自己打的时候就江山一片红,一直输输输。
      
      “嗯那肯定啊,我打野很猛的。”对方理所当然道。
      
      “请问你最近几场里一直有同一个中单,是双排的吗?”朱秀秀戳穿他,“我们必须清楚知道你的排位情况,才可以进一步考虑决定。”
      
      “啊,那是我朋友,我俩水平差不多的。”对方果然含糊其辞起来,“中野双排打得比较有劲嘛,打野怎么可能一个人玩通关啊,而且我单排也差不多大师啦。”
      
      按理说朱秀秀应该立刻取消考虑他,但她犹豫了一下,这是个不诚实的人,未必不是个“好”替补。
      而她只负责提供战绩合适的人选,最终一切都取决于陈经理的选择。
      “那我把资料发给你,你看一下,填写后发给我,我们会尽快通知你是否需要你前来试训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