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二十一页

      太宰治不说,风弥罗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
      
      这艘游轮是银龙会的私有游轮,与普通的游轮在构造上有些差别。游轮共有4层,第2层是银龙会成员的房间,第3层是宾客们休息的房间,第4层是上原家族的房间。4层之上的甲板还有游泳池和酒吧。
      
      走到楼梯口时,风弥罗停下来问道:“我们真的要去上原郁美的房间啊?”
      
      太宰治脚步不停从他身边经过,直接上楼,留下句轻飘飘的话:“是啊。”
      
      风弥罗跟上去,这下变成太宰治在前面走了。
      
      “我们去干什么啊?”
      
      “去了就知道了。”
      
      太宰治在二楼停下,看了看走廊与房间的布局后继续上楼。
      
      风弥罗没有再问,他已经习惯太宰治这样了。太宰治有时候会跟他解释得很明白,有时候什么都不讲,说与不说全凭太宰治的心情决定。
      
      太宰治停在三楼回头伸手道:“钥匙。”
      
      风弥罗把上原郁美的房间钥匙给了太宰治,见太宰治还伸着手,想了想又从西装裤的口袋里掏出他们的房间钥匙放进对方掌心。
      
      太宰治看向手中的两把钥匙。
      
      一把上面刻着309,这是他们的房间号;另一把刻着403,这是上原郁美的房间号。
      
      两人来到标有309的房间门口,太宰治开门。
      
      这是间阳台房,窗帘没拉,能从落地玻璃移动门看到外面深沉的夜色,满天繁星点缀其夜空。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墙上挂着壁画,桌椅、小电视等都有,但是面积并不算大,站在门口一眼就能看全。
      
      太宰治走进房间,到处检查着什么。
      
      风弥罗拉开玻璃门走到阳台,嗅着扑面而来的湿润海风,发出喟叹:“要是能死在这里就好了。”
      
      “如果你能死掉,我一定会为你庆祝的。”太宰治说。
      
      “咦?”风弥罗有些惊喜,他回头笑道,“太宰君,你对我真好。”
      
      太宰治懒散着语调:“所以拜托你快点死。”
      
      风弥罗认真道:“我有在努力的。”
      
      太宰治把房间检查了个遍,没有他想找的东西,其实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我们走吧。”
      
      *
      
      太宰治与风弥罗上了四楼。
      
      二楼三楼的走廊结构完全一致,但是来到四楼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次元,走廊的结构完全变了,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四楼走廊没有监控,两人光明正大地走到403的门前。
      
      太宰治敲了敲房门。没人应声,也没人开门,他直接用钥匙开门走进去。
      
      四楼都是上原家族的房间,与银龙会成员和宾客们的房间大不相同,是布置很豪华的套间。
      
      太宰治进门后直奔最里面的卧室。
      
      风弥罗就跟在太宰治的身后。他不知道太宰治想做什么,但他知道对方肯定有这样做的原因,这是他们相处两个月以来的经验。
      
      太宰治说:“有人来了告诉我。”
      
      太宰治的耳力没有风弥罗好,这点刚才在洗手间时便已知晓。在太宰治还没听见高跟鞋声音的时候,风弥罗就说有个女人来了。
      
      “哦。好。”风弥罗点头。他没出房间,而是在一边站着。
      
      太宰治在房间内观察了一圈,又像之前在他们的309房间那样,仔细检查着什么。
      
      什么都没有发现。
      
      太宰治挑了下眉头,停下动作又看了一遍房间,最终将视线停驻在床头斜旁边的镜子上。
      
      那是面约有一米宽的落地更衣镜,镶嵌在墙壁,浮出约一厘米的高度。
      
      太宰治来到镜子前,伸出根手指抵在镜面。镜中面容清丽的少女同样伸出手指,指尖与指尖相触,没有一丝缝隙。
      
      “找到了。”太宰治扯起唇角。
      
      风弥罗凑过来照了照镜子,没发现跟其他镜子有什么差别,他问:“有什么特别的吗?”
      
      怎么看都是面普通的镜子啊?
      
      “双向镜。”太宰治开始摸镜子的边缘,试图把镜子打开,“这种镜子从正面看是普通的镜子,背面看是透明的玻璃。”
      
      所以镜子后面必定有暗道,暗道里的人会通过镜子来看自己到了哪里,然后推开镜子进入房间。
      
      太宰治在镜子两边仔细摸了一遍,没能摸到打开镜子的开关,但是他尝试了不论是推还是拉都无法打开。他伸出手准备摸摸上面,谁曾想这个镜子竟然这么高,他摸不到顶端。
      
      他又试着踮起脚尖,但高跟鞋本来就有7厘米的高度,继续踮脚也踮不起来多高,最终他中指的指尖只是刚好触及边缘。
      
      太宰治:……
      
      这都摸不到,实在太尴尬了。
      
      偏偏这个时候风弥罗还明知故问:“太宰君,你够不到吗?”仿佛是在嘲笑他穿了高跟鞋才160厘米的身高。
      
      太宰治面色平静:“你摸摸镜子上面。”
      
      风弥罗来到镜子前,伸长了手臂刚好摸到顶部。他的手在缝隙间摸索着,不知道按到哪里,镜子咔哒一声弹开了少许。
      
      太宰治拉开镜子,后面果然不出他所料,是一条亮着微弱灯光的暗道。
      
      在游轮里建暗道,银龙会还真是财大气粗。
      
      “哇——”风弥罗发出没见识的惊叹。
      
      太宰治探头进去左右看了看。这条暗道并不宽,一个人走应该绰绰有余,但是两个人并肩走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们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暗道。
      
      太宰治走在前面,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小显示器,上面代表上原健太郎的红色光点已经很久没有移动了。
      
      “嗯嗯,哈啊……老公、老公我不行了……”
      
      白炽灯光从前方的镜面透进来,在暗道的地面和墙壁投射出白色通亮的光区,随之而来的是某种不和谐的声音,最让人感觉尴尬的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个男的。
      
      太宰治:……
      
      风弥罗:?
      
      “宝贝儿,你好棒……”另一个说话的人竟然也是男的。
      
      等等,这个声音是!!!
      
      太宰治犹如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迅速地凑到镜子前。他只看了一眼就笑得浑身颤抖,如果不是这条暗道不够宽敞,他还能在地上滚一圈来表达自己好笑的心情。
      
      风弥罗见他笑得这么开心,也好奇地凑过去看看。
      
      镜子的位置刚好能看到斜侧的卧床,只见床上有两个身躯交叠的男人,其中一个人正是上原郁美的未婚夫佐藤和马。
      
      太宰治为了不笑出声音,憋得整张脸泛出层薄薄的绯红。
      
      他感觉这对未婚夫妻可真有意思,一个两个都在偷情,说不出到底是谁先给谁戴绿帽。
      
      牛逼!
      
      笑完银龙会的八卦之后,太宰治继续拿着小显示器往前走。
      
      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的风弥罗问他:“太宰君,那种事情两个男人也能做啊?”
      
      “你知道?”太宰治回头看向风弥罗,眼神有些诧异。
      
      毕竟刚才在厕所隔间的时候,风弥罗连接吻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这种进阶现场版竟然知道?
      
      风弥罗的眼神纯真无邪,他点头道:“知道啊,我在吉原见过的。”
      
      他过于坦荡的态度不会让人感觉他老司机,反而会将重点放在他的后半句话上。
      
      太宰治捕捉到关键词:“吉原?”
      
      “对啊,我外公掌管一个叫做吉原的地方,那里有好多漂亮的姐姐。”风弥罗继续说,“吉原的饭也特别好吃,就是空气里的味道有点太香了,我经常打喷嚏。”
      
      这是风弥罗第一次提到“外公”的存在,太宰治正要细问他关于外公的事情,突然被风弥罗拉进怀里。
      
      身后传来血液喷洒在墙面的声音,等风弥罗把他推开的时候,他的身后已经躺了一具尸体。
      
      风弥罗说:“太宰君,你有点挡我视线。”他就差直接说你妨碍我打架了。
      
      太宰治穿上高跟鞋后比风弥罗矮十厘米,这个高度令他头顶团簇的花朵发饰恰好遮挡风弥罗的一半视线。
      
      太宰治:“……”
      
      “可以我在前面走吗?虽然太宰君的身高只能挡住一点点。”说到这里他还伸出手,在眼前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厘米左右的高度,“但还是有点不舒服,我不喜欢被挡视线。”
      
      “风弥罗。”太宰治开口了。
      
      “嗯?”
      
      “我的预言向来很准。”
      
      “然后呢?”
      
      “以后我会长得比你高,而你长不到一米八。”太宰治说完径直来到尸体的旁边蹲下,在尸体的身上摸索。
      
      风弥罗:“啊?”
      
      尸体的喉咙被风刃割开,血液喷到暗道的天花板留下放射状的血痕,未流干的鲜血沿着撕裂的伤口在地面汇聚成一滩血泊。
      
      太宰治从尸体的身上摸出了手.枪、匕首、照片和一部手机。
      
      毫无疑问,这人是个杀手。
      
      太宰治看了眼照片后递给风弥罗,然后用尸体的手指给手机指纹识别解锁,翻看里面的内容。
      
      风弥罗看清照片上的人脸后“啊”了一声,这人他刚才在舞会上见过,是上原健太郎的大儿子上原宗太郎。
      
      太宰治不知道翻到了什么内容,又开始笑起来。
      
      “银龙会实在太精彩了,如果把这些消息刊登到八卦杂志上会大卖吧。”他笑了一阵后又渐渐收敛了笑容,脸上浮现出冰面般的平静,低声道,“所有的黑手党组织都是这样,无聊。”
      
      风弥罗搞不懂太宰治反复无常的情绪,明明之前笑得挺开心的?
      
      他问:“怎么了?”
      
      太宰治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他晃晃手中的手机:“这人是上原宗次郎雇佣来暗杀上原宗太郎的杀手。”
      
      银龙会的家族内部简直乱七八糟,上原健太郎即将退位,他的二儿子为了首领的位置买.凶杀自己的亲哥哥,小女儿跟她的未婚夫貌合神离,双双出轨,甚至其中一个连性向都变了。
      
      风弥罗:“噢。”
      
      太宰治站起来抖了抖礼服裙,发现下摆处沾染了血迹。
      
      他的动作顿了下,眼眸直直盯着晕染开的殷红,仿佛那里对他有什么致命的吸引力。
      
      风弥罗发现他在看裙摆,也注意到了血迹。
      
      “太宰君,需要我帮忙吗?”他问。
      
      “你想怎么帮。”太宰治依旧没有移开视线,语气平淡。
      
      暗道的宽度无法同时容纳两人,太宰治站在尸体旁边已经很拥挤,于是风弥罗伸出左臂托着太宰治的臀部将其抱起来,右手抓住他的裙摆。
      
      太宰治察觉到他的想法:“……等等!”
      
      嘶啦一声。
      
      太宰治烟粉色的礼服长裙变成了燕尾裙礼服,光洁纤细的小腿暴露在外。
      
      风弥罗把沾血的那块布料丢掉,仿佛做了什么好事似的炫耀道:“这样就干净啦!”
      
      不干净的地方撕掉就好。
      
      太宰治一脸麻木:“……谢谢。”
      
      风弥罗笑出几颗洁白的牙齿:“不用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咪啦的身高永远停在179,就是不到180哈哈哈哈。
    咪啦的外公你们知道是谁了吧。xx
    宰让弥等的时候弥从来不等,那以后弥让宰等,宰也不会等。(我在说什么)
    .
    是时候解答大家的疑惑了!
    【Mira有时候真傻,有时候假傻。】
    Mira的记忆力非常好,看过听过就能记住。之前有写过他可以完全重复出别人说过的话。但是Mira没有分析能力,这点宰也发现了。我在16页写他得出结论“叛徒会出现在生日舞会”时,宰说:“你终于肯动脑子了,真是可喜可贺。”
    他的脑袋简单理解就是可以迅速接收储存消息,但是无法及时分析处理消息并作出反馈。这样的思考方式(已经放弃思考x)是他过去的经历形成的,以后会提。
    接下来是关于真傻和假傻。
    先说【假傻】的部分。
    虽然他没有分析能力,但他学习能力很强,现在他很多东西都是跟宰学的。当他发现自己被宰整/耍/开玩笑后,也会通过某种方式报复回去,但是反射弧超级长,可能五天前发生的事情他今天才想明白自己是被耍了。
    第9页,他手刀差点削宰就是故意的,不过这个属于兴起,就是他回答宰的问题时突然想这么做了。16页让宰扮女装也是故意的,以他想不通就把问题丢给别人的性格,他完全可以让森来解决他的女伴问题。顺便说,就算问了森,森也会说让宰女装。bu
    他装傻时让人分不出真傻假傻,原因在于他的眼神和心里都超级干净(?),还是拿9页举例子,他虽然故意削宰,但是道歉也是真心的。后来17页让宰不停换衣服也是故意的,但同时他也是真的感觉那些衣服不太好看。上一章(20页)他把谦人塞厕所也是突发奇想(真不愧是银他妈剧组出来的兔子),同时也是真感觉宰的“把人塞进厕所里”有歧义很像这个意思。
    【总结】假傻可能是报复以及突然想这么做。
    再来说【真傻】的部分。
    他真傻就很好辨认了。
    比如第7页他在地上刻字,被森批评的时候,他真的傻。他不懂森为什么生气,无辜是真无辜。第15页,他被宰骗在别墅等,也是真的傻,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宰还不回去接他。大概过个几天,他会想明白这是宰在整他,于是准备报复。上一章(20页)也是,他是真不知道厕所外面那俩人在做什么,他好奇得要死了。
    【总结】可以说面对不理解、不明白、不知道的事物都是真傻。
    最后,我感觉分析Mira到底真傻假傻很有意思,大家无聊的时候可以分析着玩。
    小声说可能是预告:宰也在分析弥到底真傻假傻,而且准备试探/掀牌了。在没搞清楚弥这个人之前,宰跟他的关系不会变好,或者说不会更进一步成为朋友(?)。
    ↑以上,今天的作话可真长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