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兔干部完全读本

作者:白灵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册第二十二页

      太宰治拿走了杀手的手/枪和手机,继续往小显示器上的红点方向前进。
      
      风弥罗本来想问太宰治拿这两样东西做什么,但他看着太宰治走在前方的背影,莫名直觉对方现在不想跟他讲话,于是没有开口问。
      
      游轮面积很大,与之相对应的暗道的距离也就长,并且由于四层的特殊结构原因暗道里还会有分岔路口。但对于拥有定位的二人来说,找到银龙会首领上原健太郎所在的房间是件易事。
      
      显示器屏幕上的蓝点与红点愈来愈接近,几近重叠,意味着他们已经无限接近。
      
      太宰治从身旁的镜子朝卧室内望去,空无一人。
      
      他并不感觉意外,早在几分钟前红点很久没有移动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猜想,现在不过是验证了而已。
      
      风弥罗问:“还要进去吗?”
      
      太宰治说:“没有必要。”他看到了床尾那把椅子的椅背上搭着件西装外套,他当时把定位器放进了上原健太郎的西装口袋里。
      
      没想到上原健太郎还挺谨慎的,他或许发现了定位,又或许没有发现。
      
      手中的定位显示器已经无用,太宰治像丢废品似的将其随手扔在暗道的墙边,没有回收西装口袋里定位器的意思。
      
      对于失去价值、无法再利用的东西,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就是抛弃,这一条同样适用于人。
      
      风弥罗几次想要开口,嘴唇翕动几次还是选择闭嘴。
      
      太宰治说:“想问什么就问。”
      
      风弥罗问:“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太宰治没有回答,反而向风弥罗发问:“在确定上原健太郎就在四楼某个房间的情况下,你要怎么找到他?”
      
      风弥罗闻言垂下眼皮思索着,钴蓝色的眼眸被睫毛投下的阴影笼罩,看起来有些幽暗。
      
      过了一会儿,他望向太宰治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挨个房间找?”
      
      “嗯,又蠢又简单的方法。”太宰治如此点评道,从他的表情无法看出他对这个答案究竟是否满意,他只是平淡地说,“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啊?”风弥罗是真懵了,他还等着太宰治想办法呢。
      
      太宰治将身子半侧让开了点位置,示意风弥罗在前面带路,见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说道:“走啊。”
      
      “噢……”仿佛赶鸭子上架。
      
      风弥罗走在前面,游轮四层的结构比较接近“田”字,走一走就看到了分岔路口。
      
      他正犹豫着走那边,就听见身后的太宰治说道:“左边。”
      
      风弥罗听话地走了左边,然后打开镜子进入房间找了一圈,整间套房里没有人。
      
      太宰治仿佛知道这个房间里没人似的,就在暗道里等着。
      
      风弥罗出来后他们继续走,这次太宰治不告诉他方向了,于是他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走。他心想反正这里是个圈,迟早每个房间都能走一遍。
      
      在风弥罗发现自己第二次经过同一个房间的时候,太宰治突然说:“你没有方向感吗?”
      
      “啊?”风弥罗半张着嘴,像只傻呆呆的大兔子,“噢……不知道。”
      
      太宰治沉默了一下,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管。几秒钟后他讥诮道:“你的脑子是摆设吗?走过哪里记不住?”
      
      “噢……”风弥罗没介意他的语气不好,开始回想自己都走过什么方向。
      
      等他再开始走的时候,绕开了所有刚才经过的路线。
      
      *
      
      风弥罗终于找到了上原健太郎。
      
      不幸的是他见到上原健太郎的时候对方已经被人枪杀,鲜血还在汩汩流出,显然是刚死。但幸运的是他还看到了疑似凶手的身影从门外走廊掠过,这意味着他还没走远。
      
      “去追吧。”太宰治话音未落,风弥罗就已经夺门而出,速度快得犹如一阵风。
      
      风弥罗走后,这间卧室里只剩下太宰治。
      
      太宰治缓步走到墙边放置的立式衣柜前,他就安静地站在那里不说话,眼眸里沉淀着浑浊晦暗的情绪。
      
      井田胜一背叛港口黑手党后与银龙会搭上了线,借着今天生日舞会的机会,他得以与首领上原健太郎相见。
      
      几分钟前,井田胜一刚与上原健太郎谈好归顺条件,正要拿出港口黑手党的重要资料时,上原健太郎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望到门口,突然神情凛然就地一滚,紧接着一枚子弹擦过他的耳畔嵌入地板。
      
      一道黑高的人影冲进卧室,对着上原健太郎开始射击。以井田胜一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上原健太郎的仇人趁着舞会来袭击他。
      
      井田胜一的耳廓后知后觉地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他摸了摸发现自己的耳廓缺了一块。由于两人堵在门口的位置,他无法从门逃脱,只能捂着耳朵迅速钻入旁边的衣柜以求保命。
      
      他听到枪声停止,上原健太郎怒吼一声,接着是一片沉寂,应该是上原健太郎与那冲进来的男人僵持住了。
      
      井田胜一不知道那男人在杀掉上原健太郎之后会不会转而对他动手,毕竟他刚才匆忙间看到了对方的真面目,所以他只能祈祷上原健太郎能够平安无事。但他心里也明白,上原健太郎已经年过半百,与身强体壮的年轻男人相比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短短的十几秒过得如十分钟般漫长,衣柜外传来一声枪响。
      
      井田胜一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他无法判断衣柜外是否死了人,这时他听见了属于少年的清澈嗓音:“去追吧。”
      
      他意识到刚才那声枪响之后死去的是上原健太郎,现在凶手逃离,有人去追了。
      
      有脚步声靠近了,井田胜一的心跳提到了嗓子眼。
      
      他不知道外面那人的身份,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而且刚才还对人下了命令……可是银龙会有年纪小的干部吗?
      
      井田胜一害怕这是另一波上原健太郎的仇人,于是躲在衣柜里不敢出声。沉默中,他感觉自己流着血的耳朵越来越痛,甚至痛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
      
      他怕自己忍不住发出痛呼,于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他开始在心里盘算以后该怎么办,他拿着港口黑手党的资料叛逃,肯定无法再回去,除非他不要命了。虽然上原健太郎已死,但他还有儿子,只要他拿着资料跟他的儿子谈判,一定能在银龙会获得高层的位置……
      
      又过了一阵,房间内仍是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
      
      难道刚才的脚步声是紧张下的错觉?
      
      井田胜一踌躇一番后,小心翼翼地将衣柜门打开一道狭窄的缝隙,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
      
      他对上一双淡漠的鸢色眼眸。
      
      这一瞬间,井田胜一只觉得毛骨悚然,眼前少女打扮的人竟然一直站在衣柜外!
      
      “呀,这里果然有人呢。”面容精致的少女开口了,听嗓音却是刚才说话的少年,“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很痛苦吧?”
      
      他都知道!
      
      井田胜一仿佛被浸入了寒潭,血液几乎冻结在他的体内。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对方描绘着妆容的面孔令他有些眼熟。如此紧迫的气氛却令他的头脑更加清醒,他想起了这张脸对应的身份——
      
      “你、你是……!”森鸥外的怀刀!
      
      少年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眼眸里零碎地浮现出冰冷的笑意:“嗯,是我。”
      
      既然怀刀在这里,那刚才追出去的人必然是妖刀。
      
      有冷汗从井田胜一的额角沁出,顺着鬓角流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完了,港口黑手党的人已经找到他了。
      
      太宰治举起从杀手身上摸出的枪。
      
      井田胜一绝望地闭上眼睛。
      
      一秒,两秒……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井田胜一睁开眼睛,只见面前的少年微笑着把枪放在了他的手里。
      
      “想活命吗?”太宰治问。
      
      他下意识地开口:“想……”
      
      “那就杀了我吧。”
      
      井田胜一愣住,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刚才那句话会不会是他耳朵受伤的幻听?
      
      “动作快点。”太宰治拉开衣柜后退两步,整具身躯暴露在井田胜一的视野中,他的声音依旧平坦没有波动,“开枪后从密道逃走,你就安全了。”
      
      他示意井田胜一看被打开的镜子。
      
      井田胜一举起了手/枪,但他的手臂不受控地发抖,他只好用另一只手托住自己发抖的手臂。
      
      枪口不停地抖动着,证明持枪之人的紧张与恐惧。
      
      “还不开枪吗?你惧怕的妖刀就要回来了。”太宰治揭开他隐秘的内心想法。
      
      这种思想尽在对方掌控中的感觉很可怕,仿佛被扒光衣服丢在街道,没有丝毫的隐私。
      
      井田胜一扣下扳机。
      
      太宰治站在原地不动,表情也未变。子弹从他的鬓边擦过,削落了几根发丝。
      
      “你失手了。”太宰治说,“很遗憾,你没有机会了。”
      
      “太宰君!”风弥罗扛着男人的尸体冲回房间,在看到衣柜里满脸惊恐的井田胜一后弯着眸子笑起来,“你找到他了啊。”
      
      “啊啊啊啊!”
      
      井田胜一怪叫着不停地扣下扳机,却悉数被风弥罗的风墙抵挡。
      
      咔哒、咔哒。弹匣空了。
      
      风弥罗扔下肩头扛着的尸体,揪住井田胜一的衣领把人从衣柜里拽出来。他发现井田胜一手里的枪是刚才太宰治拿着的,但他什么都没问。
      
      “可以行刑了吧?”这个烦人的任务终于结束了。
      
      太宰治:“嗯。”
      
      港口黑手党的报复手法有一套严格的规定。首先要让对方咬住路边的石头,然后踢他的后脑勺来破坏下颚。接着将受到剧痛折磨的人翻过来,朝他的胸口开三枪。
      
      如果遇到一具尸体,下颚骨折且胸口有三枪,基本可以断定是港口黑手党做的。
      
      风弥罗的力气大,他直接捏住井田胜一的下颌骨一掰。伴随着骨头开裂的声音,井田胜一发出了悲惨的哀鸣。
      
      风弥罗松开手,井田胜一脱力摔在地上。他双手颤抖地托住自己的下颚,喉咙里哀求般地挤出“呃呃”的声音,配着他因疼痛而惨白流汗的脸和受伤的耳朵,模样很是凄惨。
      
      风弥罗对他的可怜模样视若无睹,他有些苦恼地问:“太宰君,没有枪怎么办?”
      
      太宰治在风弥罗刚才丢下的尸体身上摸了摸,找到对方刚才用来枪杀上原健太郎的手/枪,检查过弹匣里面的子弹发现刚好剩下两颗。他又继续在尸体身上摸索,找到了几颗子弹,装填进去。
      
      他面无表情地将子弹上膛,丢给风弥罗。
      
      风弥罗接住手/枪,脚踩着仍在挣扎的井田胜一的腹部,对着他的胸口开了三枪。
      
      “任务完成啦!”风弥罗很开心。
      
      太宰治淡淡道:“你的附加任务来了。”
      
      风弥罗:“啊?”还有?
      
      太宰治在衣柜里找到一份资料夹,那是井田胜一窃走的重要资料。他把资料夹拍到风弥罗的胸口,命令道:“背下来,我们去找上原宗太郎。”
      
      风弥罗下意识按住下滑的资料夹:“现在?我一个人背?”
      
      上原健太郎已死,银龙会将要迎来新的首领,横滨无论如何都会乱起来,港口黑手党也必会卷入争斗中。既然如此,那就在所有组织动手前先拿到好处。
      
      反正森鸥外迟早要对他们下令,不如提前做好,省时省力。
      
      太宰治看了眼风弥罗,见他打开资料夹取出厚厚的纸质资料后露出副呆相,似乎不敢相信资料有这么多。
      
      察觉到太宰治在看他,风弥罗望过来。
      
      他的肤色极白,在卧室的灯光下仿佛脂白色的玉石。那双漂亮的钴蓝眼瞳圆圆地睁着,唇色淡薄的唇瓣微张,呆滞的表情竟然有点可爱。
      
      大傻兔子。
      
      太宰治的脑袋里突然蹦出这么句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12 18:00:01~2020-02-15 18: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灸 2个;君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滟流霜 34瓶;君鷃 33瓶;lalalaa 10瓶;35038905 6瓶;吴疗 5瓶;阿凉 3瓶;醉生梦死 2瓶;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