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阮苏有苦难言。
      
      先前洗完澡,她因为清凉油效果确实不错,又给自己抹了点。当时光着身子不好意思让小曼进来,是自己亲手抹的,一不小心擦多了。
      坐在这里半个小时,她如同没穿裤子飘在风口上,凉风一阵接一阵的吹过来,那酸爽感,甭提了。
      
      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跟别人讲,她笑笑站起身,两条腿摆出一个别扭的站姿。
      “没什么,被跳蚤咬了几口。”
      
      “公馆里有跳蚤?”段瑞金爱干净,听得头皮发麻,立刻要找段福来处理。
      
      阮苏赶紧拦他,解释说:“我在外面被咬的,您放心,家里干净着呢。”
      
      段瑞金不置可否地看了她几眼,点点头,要去楼上。
      
      阮苏再次挡住他的去路。
      
      他不耐烦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二爷,我今天看店面去了。”
      阮苏说这话时并不害怕,因为根据对方昨天的表现看,是已经应允了的。另外认识他这么久,并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出尔反尔的爱好。
      
      段瑞金果然没太大反应,“所以呢?”
      
      “本来是想先租家小店开着的,但是后来看见一个两层楼的大店特别喜欢,我就跟老板讲了好久的价,花六万块付了转让费,明天就去接店付尾款,另外每个月还要出四千块的租金呢。”
      
      段瑞金嗯了声。
      
      阮苏垂下眼帘笑,不跟他对视,怕他看穿自己的谎言。
      “二爷,这么多钱给出去,您当初给我买新衣衫的十万块就没剩多少了。我还得装修、采买、招人……样样都要钱,手里那点小钱根本抵不住,您看要不……再支援我一点?”
      
      她说完这话以后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毕竟对方昨天都气得上手了。
      谁知他没接话,只喊了声段福。
      
      段福匆匆走进来,站在二人旁边。
      “二爷,有什么吩咐?”
      
      “给我拿支票本和笔过来。”
      
      段福看了眼阮苏,眼神跟冰刀似的,但是没有违抗命令,很快拿过来。
      
      段瑞金又是一番龙飞凤舞,刷刷地签了支票,撕下递给阮苏。
      
      阮苏接过来一看金额,难以自控地吸了口凉气。
      
      二十万!
      整整二十万银元!
      
      他是疯了吗?自己没开口要这么多啊。
      
      阮苏拿着支票的手有些抖,根本摸不清对方的意图,抬起头问:“二爷……您是不是多写了一个十?”
      
      其实想写的是两万啊?
      
      段瑞金套上钢笔,淡淡道:“段家的人做生意,绝对不能露怯显穷。这些你拿着花,不够再问我要。”
      
      他说完上楼了,阮苏仰头望着他高大修长的背影,只觉得手里的支票宛如大山一样沉重。
      
      没了再问他要?她想要的难道是钱吗?是一纸休书啊!
      
      段福等他的背影消失,听不到楼下动静了,突然清清嗓子对阮苏做了个手势,示意去外面单独聊。
      
      二人走到花圃旁,四下无人,只听得到夏末最后的蝉鸣。
      
      段福的脸色不太好看,看她的眼神颇有看败家子的意思。
      “五太太,您知道二爷是因为宠爱您,才对您有求必应的吧?”
      
      ……她还真不知道。
      
      “既然如此,您为何不能也设身处地的为二爷想想,体谅体谅他呢?”
      
      她故作懵懂,“我不是很明白你的话呢。”
      
      “二爷虽然管着枯岭山金矿,可这矿毕竟政府也赚一份,不是段家一家独吞的,利润远没有外人想象当中大。二爷还得千里迢迢独自来寒城监管,倘若出了什么差错,政府倒是要找他负责了,弄不好得掉脑袋。
      段家有其他产业,可二爷又不是独子,所有家产都得跟兄弟们分着来。您身为他的姨太太,不帮着分忧解难,为何还要给他添麻烦呢?”
      
      阮苏是头一次听别人提起矿上的事,内幕令她颇感意外。
      听段福的意思,段瑞金的处境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好。他守着的也不光是金山银山,还是一座随时可能坍塌下来要人命的大山?
      
      那他为何给钱给得那么爽快?自己今天又没有撒泼。
      
      她仍旧决定装茫然,抓着衣摆眼神天真地说:“我不懂,我哪里给二爷添麻烦了?这二十万是他自己填的,我没说要多少啊。”
      
      段福冷笑,“他给多少你就要多少,将来他要是流落街头,你愿意跟着他一起要饭吗?”
      
      “呸呸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做什么?我相信二爷一定不会有那样一天的,他一定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段福看着对方,无法判断她是发自内心祝福二爷,还是只为了转移话题。
      
      无论如何,她都赢了,因为王亚凤很快就带着一帮牌友花枝招展地走进公馆。
      
      段福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责备她,只好分开,临走前说了最后一句。
      “别再问二爷要钱了,知足吧。”
      
      不料对方很快就回了一句,“那你让他休了我呀。”
      
      “你……”
      
      阮苏笑嘻嘻的与他擦肩而过,走向众人。
      
      阮苏其实只是嘴上逞强,心里苦得很。
      十万块还没花完,又得了二十万,而且对方一点怒意都没有,这让她怎么办?
      她简直怀疑段瑞金就是为了找人败家,所以才娶这么多姨太太的,否则为什么从不在经济上约束她们?
      
      新支票成了一块烫手山芋,幸好她现在有了一家店,可供她随时随地去挥霍。
      
      通过舞会上认识的朋友,阮苏请来一位叫黄昊千的留法男设计师,与他约定好支付500银元,给自己的饭店做设计。
      
      第二天一大早,黄昊千来到段公馆,陪同阮苏一起前往南街。
      
      店老板已经将店内杂物收拾干净,唯独还留下一堆好布料,说是送给阮苏的礼物,以后可以请裁缝做新衣服穿。
      
      阮苏捻了捻料子,的确是上好的,花样也特别新颖,市面上不常见。
      但她没有收,还给店老板道:“你们要举家搬迁,路费必定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些料子不如拿去卖给老顾客,换点银钱给孩子们买零嘴吃。”
      
      店老板万万没想到她如此和善,简直有点不想走了,想留下来与她交个朋友。
      
      黄昊千楼上楼下仔仔细细看了一圈,这时气喘吁吁地跑下来,面露兴奋。
      “阮太太,这家店地段真是极好的,前后也开阔,装修完毕后一定特别美丽。”
      
      阮苏送走店老板,与他认真商议。
      “你要如何设计?”
      
      黄昊千道:“近来十分流行西班牙风格,尖顶、拱窗、玻璃门,墙壁刷成纯白色,就像对面那家当铺一样,您看如何?”
      
      阮苏走到门边瞥了眼他说的店面,果然充满了浓郁的地中海风情,可惜与她设想中的不太一样。
      
      饭店是为了亏损才开的,但是作为她人生中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店,还是很想花点心思装潢,将来收获一片称赞。
      另外,在装修上花心思,也可以向段瑞金证明——她是很认真的在开店的,亏本并非她特意为之。
      
      南街上的店铺紧跟潮流,除珍宝斋外,大多采用西式装修风格。
      阮苏挨家挨户地看过来,始终下不了决心,黄昊千便将时下流行的都报给她听,供她挑选。
      “您看这一家,法式田园风,清新美丽。还有这一家,美式装修,最为摩登。您再看这一家……”
      
      他每说一种,阮苏便摇一次头。摇到后面黄昊千都快哭了,委委屈屈地说:
      “太太,店面装修风格都是其次的,饭店开得好不好,主要还是看厨子手艺对不对?只要手艺足够高超,味道独一无二,必定能在寒城……”
      
      阮苏抓住他的手,“你刚才说什么?”
      
      黄昊千吓了一跳,努力回忆。
      “说……说装修是其次的……”
      
      “不对,后面一句。”
      
      “关键是厨子手艺,味道要独一无二?”
      
      独一无二。
      她要的就是独一无二。
      
      这寒城外面就是枯岭山,山川田野包围着它,城内集齐全世界的建筑风格,唯独缺了一种。
      阮苏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波光粼粼的蔚蓝大海,仿佛有微风朝她吹来。
      
      几秒后她睁开眼睛,做出决定。
      “我要造一座岛。”
      
      黄昊千正在偷偷喝茶,闻言一口龙井喷出来,满面惊愕地看着她。
      
      阮苏并不理会,催促他开始画图。
      
      黄昊千坐在临时拼凑出的桌椅上,面前是一张对开的大白纸,咬着铅笔头,绞尽脑汁地为她构思小岛。
      
      阮苏将重担交给了别人,自己让小曼去隔壁家具店里买来一把摇椅,又从面包店买来几只刚出炉的黄油面包,坐在椅子上一边摇一边吃,偶尔与路过的行人挥挥手,相当悠闲自在。
      
      小曼也蹲在她身边啃面包,时常偷看黄昊千,小声说:
      “这位设计师大人长得也蛮好看,斯斯文文,一看就是文化人。”
      
      阮苏道:“你喜欢呀?喜欢我给你做媒。”
      
      “去你的,你又笑话我,我才不要嫁给书呆子呢。”
      小曼红着脸推她,二人笑做一团。黄昊千画图画得满头大汗,几乎想跪下来喊她祖宗了。
      
      大街上造一座岛,这五百块可真不好赚。
      
      门外忽然停下一辆崭新的黑色小轿车,车上下来四个人。其中三个穿短打布衣,看起来像跟班,另一个则是米色格子西装加礼帽,皮鞋大得像两条小船,墨晶眼睛底下是一张仍带有三分稚气的脸,赫然是个处在发育期的“贵公子”。
      
      贵公子个头不高,气势倒不小。走进来横行霸道地看了一圈,问阮苏:“张老板呢?”
      
      阮苏如实道:“搬走了呀,你找他?”
      
      对方勃然大怒,“搬走?你是谁?”
      
      “我是新接手的租客。”
      
      “狗东西!拿了我的订金居然把店租给别人,简直胆大包天!我这就去把他给逮回来!”
      贵公子骂骂咧咧冲回车上,又摇下车窗指着她们道:
      “你们最好赶紧给我滚蛋!否则等我回来,非得砸烂你们的店不可!”
      
      汽车喷出几股与主人一样嚣张的尾气,轰轰烈烈地开走了。
      
      满屋子的人目瞪口呆,小曼看向阮苏,“看来咱们是被那混蛋耍了,太太,怎么办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彼岸残年、荷包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