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段瑞金回来的不算早,只是正好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大概。
      尤其是她送那大肚男人走时,更是将每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要开饭店,她要独立自主,她还有男人愿意接盘。
      
      段瑞金脸色铁青,心想自己是真的该管一管了,不然哪天她跑了都不知道。
      
      阮苏被他拽住手腕,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路过客厅时,留声机很不识相的自动播放起下一首舞曲。
      
      阮苏抓住机会,停下来对他发出邀请:“我办了这么多场舞会,都未能与二爷跳支舞,不知你今日可否如我这个愿呢?”
      
      段瑞金是很想现在就把她带上楼去教训一顿的,偏偏一对上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就无法拒绝。
      
      阮苏忙握住他的手,带领他跳起了一支交际舞,同时偷偷对站在门边的小曼使眼色。
      
      后者领悟她的意思,马上出去通知全公馆,不许随意进出客厅。
      
      偌大的客厅剩下他们两个人,段瑞金的皮鞋与阮苏的高跟鞋踩在足有半寸厚的地毯上,随着音乐节奏一下下的转圈圈。
      
      段瑞金不是个爱跳舞的,还是很早以前在中学时学习过,动作生疏。
      阮苏平时爱看人跳,自己不怎么跳,动作也生疏。
      
      两个生疏的人凑到一起去,倒是跳了个棋逢对手。光从画面上看,乃是俊男美女,天作之合呢。
      
      只有阮苏自己清楚,她的手都快被段瑞金给捏碎了,这个阴险的男人。
      
      “二爷,刚才赵老板说得那番话其实是玩笑话,您不用往心里放。”
      转了一个圈,她开了口。
      
      段瑞金冷哼不语。
      
      “他这人就喜欢开玩笑,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而且说什么让我去找他,只是出于朋友身份罢了。哪怕我是个乞丐,他也会让我去找他的。”
      
      段瑞金转了半圈,一脚踩上她的脚尖,眼神分明是在让她闭嘴。
      
      阮苏痛得直吸凉气,硬着头皮继续道:“不过开饭店这事我是认真的,作为一个女人,作为新时代女性,我们理应拥有自己的事业,而不只依靠男人,您说对吗?”
      
      段瑞金不说话,又踩了她一脚。
      
      阮苏算是看出来了,他压根没听自己讲什么,只顾着发泄。于是炸开了浑身的毛,不再跟他讲道理,也专门盯着他的脚尖踩。
      
      音乐节奏加快,两人转成了双生陀螺。
      一曲下来,彼此的鞋尖均是惨不忍睹,脚趾缩在里面隐隐作痛。
      
      段瑞金抽走留声机里的黑色唱片朝地上一砸,摔了个粉碎,指着她命令:“不许再提饭店的事!”
      
      又来?
      阮苏被踩得火气上来了,不肯屈服,往地上一坐开始骂他。
      “你这个独.裁.者!我才不听你的,我就要开饭店!”
      
      “你敢开试试!”
      
      “我就敢开,你滚!”
      她抓起手边的抱枕砸向他,准确无误的命中脑袋。
      
      段瑞金退了半步,不痛,但是勃然大怒,冲过去把她按在茶几上,开始打屁股。下手毫不留情,仿佛要将她打开花似的。
      
      阮苏痛死了,身体努力扭动,双脚拼命蹬来蹬去。反手一抓,抓到一块布料。也没工夫去分辨是什么,咬牙使劲一撕。
      
      只听得刷拉一声,段瑞金的长裤被她撕掉一截裤腿,露出白皙结实的大长腿。
      
      “……”
      阮苏看着手里的布料,又看看他的大腿,有些懵逼。
      
      段瑞金脸黑如墨,眼眶微微发红,眼看是要爆发了。
      
      玉娇与小春鹃王亚凤三人在楼梯上偷窥已久,见阮苏做了蠢事,忍不住第一个跑下来嘲笑她。
      “阮苏啊阮苏,你勾搭老男人就算了,还敢对二爷动手,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二爷,您休了她吧,这么不懂事的女人压根不配做段家的人!”
      
      段瑞金正在气头上,抬头就是一句怒吼,“滚!”
      
      玉娇愣住,半晌后反应过来骂得是自己,捂着脸嘤嘤地跑了。
      
      “你们也滚!”他不耐烦地说。
      
      王亚凤十分识相,扭头就上了楼,小春鹃赶紧跟上。
      
      段瑞金回过头来,看着趴在茶几上傻眼的阮苏,心知自己抽她一顿不为过,可她太弱小,已经被刚才那几下打得眼泪汪汪了。
      
      究竟打还是不打?
      他花了半分钟来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夺走她手里的破布料,气冲冲地上了楼。
      
      走到最后一级台阶时,身后传来女人固执的喊声。
      
      “我就是要开饭店!”
      
      他脚步停顿了一下,没转身,继续向前走。
      
      第二天小曼来伺候阮苏起床,顺便帮她检查屁股上的伤势。
      
      阮苏趴在大床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床头一盏灯照耀着她的身体。
      
      将宽松的裤子扯下来,小曼凑近了一看,吸了口凉气。
      “二爷下手可真狠,全是巴掌印,都肿了!”
      
      能不肿吗?昨晚他下手的时候阮苏都要疼疯了,这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大的痛呢,那个王八蛋!
      
      小曼拿出一罐清凉油,涂在巴掌印上帮她消肿。
      阮苏起初感觉还不错,抹完之后凉凉的,痛意减轻了许多,味道还闻得人神清气爽。
      可是等穿好裤子在地上走两圈,就差点哭出来——裤.裆里老感觉钻风进去啊!
      
      她坐立不安,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用手帕擦了擦,没有半点用处,该凉还是凉。
      
      她忍不住了,要去浴室洗掉。小曼劝道:“熬一会儿就好了,这玩意儿消肿真的很管用,保管你晚上一点都不痛了。”
      
      为了那不知真假的效果,阮苏决定咬牙忍了,以别扭的姿势坐在凳子上,让小曼给自己梳头。
      
      小曼一边梳一边说:“今天一大早二爷就出去了,脸色很不好看呢,连段福都不敢跟他说话。三姨太四姨太也早早出了门,三姨太昨晚被你连累挨了骂,在房间里发了一个晚上的火,估计又要想方设法找你算账了。”
      
      阮苏挥挥手,“不管她,咱们待会儿也出门。”
      
      “去哪儿?”
      
      她望着窗外明媚的天空,微微一笑,“看店面去。”
      
      这顿打她不白挨,饭店一定要开起来。
      
      小曼非常担心等段瑞金从矿上回来会不会再揍她一顿,想劝劝她,可是看她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加上自己也很感兴趣,于是换好衣服两人就出门了。
      
      坐在车上时,她询问阮苏的开店计划。
      阮苏唯一的计划就是没计划。
      
      亏钱需要什么计划?选个最差最贵的店面,请些最懒的伙计,雇几个手艺最差劲的厨子,保证一个月亏他个几十万就好了。
      
      当然也不能亏太多,得慢慢来,温水煮青蛙似的,一点一点增加段瑞金的反感值。
      
      谨记着这些,她侧着屁股小心翼翼地避开痛处,让司机开车载着她们在寒城慢慢游荡,不知不觉来到一个熟悉的地方——南街。
      
      南街乃寒城地段最好的一条街,靠近政府大楼,周边住户非富即贵,消费水平高昂。
      而且穷人一般不来这里,因此街上的人看起来并不多,道路也是干干净净的。
      
      钱多,事少,来来去去都是贵客。在南街开店优点多多,缺点只有一条,租金贵。
      
      其他差不多的地段,一间足够开饭店的店面月租大概三四十元,再好点的五六十元。
      在这里,租金直接翻了五倍,两三百元。
      
      阮苏合计了一下,要是租这种店面的话,想赔光她手里的十万块,得开几十年店。
      
      几十年……想象着已经白发苍苍的自己从段瑞金手中接过休书老泪纵横的画面,她打了个哆嗦,果断把注意力放在独栋的小楼上。
      
      这种租金就更贵了,一两千都算便宜的。
      
      沿着街开了半圈,在距离珍宝斋大概六七百米的地方,阮苏看见一家原本卖西服的店门上挂了转租招牌,便让司机停车,带着小曼亲自进店询问。
      
      店内的空间挺令她满意,完完整整两层楼,前后都很开阔。等将来花一大笔钱装修装修,她大可以享受一下当老板的感觉。
      
      原店老板热情地接待了她,有问必答,当她问到租金时,他笑道:“你应该也知道,能在这条街上拥有房产的人,背景都是相当厉害的。我三年前从上一任租客手里接过来,月租是三千银元。今天还按三千租给你,每个月的租金按时汇给房东就是了,但是转租费上,我是要加一点的。当然,作为补偿,店里这些东西你看中了什么,大可留下来用。”
      
      阮苏问:“那转租费多少?”
      
      他伸出一个巴掌。
      “五万。”
      
      阮苏心里其实已经同意了,但是嘴上不想答应太快,显得跟冤大头似的,便转移话题问:
      “老板接下来去哪里发财?”
      
      对方苦笑,“哪里谈得上发财?我是听说南边越来越乱了,怕迟早蔓延到寒城来,趁着手里还有点钱,买几张船票举家搬去港城罢了。”
      
      阮苏之前从别人口中听说过南方乱,但是不清楚乱到什么地步。
      她努力回忆了一下书中的情节,段瑞金好像是27岁那年被一位小军阀掳走的,因为能力优秀,军阀非但没有杀掉他,反而提拔他当自己的副将,最后死于他的刀下,军队也被他接管了。
      
      段瑞金今年24,也就是说,离天下大乱还有个三年左右。
      
      店老板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担心,连忙改口:“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不一定真的会打战。小姐你一看就是好福气的人,做生意定然也会财源广进的。”
      
      阮苏回过神,笑道:“你开的条件我都接受,我只有一个条件——明天我就带人来装修,你腾出地方,行吗?”
      
      店老板惊道:“明天就来?这么快?我以为至少要过个把月……”
      
      “不行吗?不行我再加你五千块,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老板从未见过如此豪爽的主,纠结了一秒,点头答应。
      “好,我来安排!”
      
      阮苏跟他签了合同交了一半的订金,算是解决了一桩心头事,回家的路上特别惬意,晚饭都多吃了半碗。
      
      入夜,段瑞金到家。走进门后看见她坐在沙发上扭来扭去,活像身上长了虫,不禁好奇地停下脚步。
      
      “你在做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卖报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