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改造计划

作者:吴浮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驯父9

      买了一堆书,买了一堆簪子,买了一些府里如今时兴的棉布,海家四口人,除了海棠没有背篓,其他人的背篓都装了一半的量。
      
      海棠问她娘:“娘,你还有想要买的吗?”
      
      满面红光的王秀兰抿着嘴笑,轻轻摇头。
      
      海棠转而问海云:“哥哥呢?”
      
      海云忙摇头:“够了够了。”
      
      海棠扫了眼海山:“爹?”
      
      海山笑的比哭还难看:“棠棠啊,你还有什么想要买?”
      
      好想回家……
      
      海山倒不是心疼银子,实在是小闺女脸上的笑太渗人,他怕……
      
      一个被自家小闺女吃的死死的老爹还没意识到再无翻身机会的绝望嘶吼。
      
      一家四口找了个吃食摊子点了一些在镇里吃不到的满足一下口腹之欲。吃完,海棠跟海云说:“哥,你去打听一下,哪里有卖盒子的店。”
      
      海云好奇:“要盒子做什么?”
      
      海棠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当然是赚钱啊,哥哥,这趟来府里,咱家又穷了。”
      
      海云心想:妹妹啊,你买那么多东西,花银子跟流水似的能不穷吗?
      
      嘴上忙应道:“好的,我这去跟这家老板打听一下。”
      
      海棠朝她哥挑起个大拇指,无比欣慰地说:“哥,你比咱们爹上道多了。”
      
      一旁的海山脸一黑,他有这么差?
      
      过了会海云回来:“妹妹,打听到了,方才我们买书的铺子就能定制盒子。”
      
      于是一家四口返回书铺,店老板对这一家四口印象蛮深的,看起来衣着普通,出手却很大方,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书的客人不可能记不住。见一家子返回,忙迎笑道:“几位是不是还需要什么?”
      
      海棠一手拉着海山的衣摆,朝海云使了个眼色,海云秒懂,这是要他出面。
      
      海云在书院里读了几年书,学了一些基础礼仪,先抱拳弓腰,恭恭敬敬地道:“老板,我们需要一些盒子。”说完,比划着要的盒子的大小,“不要太大,能装下一根簪子就够了,要求盒子要好看要上档次。”
      
      老板心里有数了,转身走到柜台后,从柜台下面搬出一个大箱子,一边跟他们解释道:“这些都是用来装笔的盒子,有些客人来买笔只是自用,这盒子就不要了,你们看看有没有适合的,便宜卖给你们。”
      
      海棠可乐坏了,箱子里的盒子正是她想要的样子,卖给文人的东西追求的就是雅致清新。
      
      挑挑拣拣了二十来个盒子,恰好跟买的簪子一个数,海山心里隐隐约约有了明白。
      
      回到客栈,海山问:“棠棠,你买这些盒子是用来装簪子?”
      
      “是的呢,爹,我跟你说这簪子不值钱,但是放进盒子里去卖,价格会翻几番。”海棠笑嘻嘻地反问,“爹,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海山哪里懂,追问:“装进盒子里能卖多少?”
      
      海棠伸出三根指头。
      
      海山:“三十文?”
      
      海棠翻了个白眼,她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她爹就不能有点出息?
      
      “三百文!”
      
      海山一口茶水呛到,猛烈咳嗽,一根簪子三百文,十根就是三千文,就是三两银子,统共能卖七两银子左右,再算算本钱……他有些恍。
      
      海云跟王秀兰也吓了一跳。
      
      “妹妹你这真的能赚这么多?”海云觉得世界真玄幻。
      
      “所以我才说哥哥你读书把自己读笨了。”小姑娘沧桑极了,“这叫包装,也叫形象管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卖东西也一样,懂吗?”
      
      说完哀怨地瞅她爹:“爹,你好歹也是咱家一家之主,自己不动脑思考,指望八岁的小女儿,你怎么好意思啊?”
      
      “爹,我才八岁,八岁!”听声音感觉被虐待大了。
      
      海山:“……”
      
      他生了个鬼精鬼精的女儿,怪他咯?他才是那个委屈大了的,哪个一家之主像他被自家小闺女压得没有一丝一毫一家之主的威信?哪个?哪里有?咱们站出来比比!
      
      第三天,一家四口乘坐凤凰台的马车返回朱砂镇,中年男人看到满满当当过来的一家四口,笑道:“看来收获颇丰啊。”
      
      “魏大叔,早上好!”海棠嘴甜地打招呼。
      
      中年男子惊奇地瞅她:“哟,今儿早上吃糖啦?”
      
      海棠点头:“爹爹给买了好多糖,今儿个一天,棠棠的嘴巴都会跟抹了蜜一样甜。”
      
      中年男人:“……”让我怎么回,挺急的,在线等。
      
      海山瞧中年男人更亲切了,败在他家小闺女嘴巴上的同道啊!
      
      摸出一块糖递给他:吃不?
      
      中年男人接过糖,拍拍海山肩膀:兄弟,你还能健壮地活着,不容易啊,老哥我佩服你!
      
      两人动作一致地将糖块放入口中,颇有一种自暴自弃、自己骗自己的感觉。
      
      海云捂脸,他什么都没看见!
      
      回到镇里,虽然过了饭点,中年男人还是招呼海家四口去凤凰台坐坐。
      
      海棠瞧见凤凰台门口多了一副对子: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正是她上次随口念出来的诗。
      
      小姑娘目光斜斜地盯着中年男人,后者略微尴尬地道:“小丫头,不介意吧?”
      
      海棠:“介意跟不介意,魏大叔都挂上了,不够诚意哟!”
      
      中年男人挺上道:“那你说怎样才算诚意?”
      
      海棠心念电转,有了注意:“魏大叔,不如我们坐下来谈?”
      
      一家四口跟着中年男人上了二楼,趁中年男人出去忙别的事的间隙,海棠跟自家爹、哥哥,交头接耳做了一番交流。
      
      海云听了海棠的想法,一拍桌子叫好。
      
      海山连连点头,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他懂。
      
      没过一会儿,中年男人去而复返,手里提着用草绳扎起来的油纸包。共三包,上面还有凤凰台的红印。
      
      “喏,给你跟你哥哥吃的。”中年男人将纸包放在海棠面前,坐下道:“什么生意?”
      
      海云先开口:“魏大叔,有没有兴趣办诗会?”
      
      海棠紧接着开口:“以门口那半诗为题,征集下一半的。”
      
      海山喝了口茶:“以诗会友,由众人评出其中优秀诗作,刻字为纪念,供拍卖。魏兄,这个生意如何?”
      
      中年男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道程序,点头:“继续说。”
      
      海云从背篓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推到中年男人面前:“优秀诗句刻在上面。”
      
      海棠一手点心一手茶杯子,笑眯眯道:“所得归我们。”
      
      海山跟海云不约而同看向她,就连坐在一边安静喝茶的王秀兰都惊讶地抬起头看她。
      
      这跟方才说的不一样啊!
      
      海棠:“诗会带来的客流带动酒楼消费都归魏大叔,这诗句刻字拍卖的费用自然归我们啦。我们自负盈亏哟!”
      
      还自负盈亏哟?
      
      中年男人觉得再也忍不了了,这海家人一个赛一个鬼精,特别是小女儿,简直了,他嫉妒!
      
      晚上就写了封家书给自家媳妇儿:小儿子的亲事别急着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