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改造计划

作者:吴浮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驯父8

      府里,全称嘉南府。镇里,全称朱砂镇。从朱砂镇坐马车到嘉南府,马车匀速前行需要四个时辰,海棠一行人在晨时出发,午饭在路上解决,下午的时候抵达嘉南府。
      
      海棠一家四口分坐两马车的后头,看着比镇里还繁华热闹的大街,小嘴儿大张一路上就没合拢过,完美地将一个首次出远门见世面的小姑娘演绎得入木三分。
      
      中年男人瞧着好笑:“小丫头,有虫子进你嘴里了!”
      
      小姑娘果断转头找哥哥,嘴巴张的更大了,啊啊叫着要哥哥帮她找虫子,把中年男人逗得前仰后合笑不可抑制。
      
      这才察觉自己被忽悠的小姑娘气呼呼地瞪着中年男子:“再也不跟你斗嘴了!”
      
      跟小姑娘斗嘴可是他新找到的乐趣之一,可不能因小失大,忙不迭地道歉:“哎哎,大叔不逗你了,小丫头可千万别不理大叔。”
      
      海棠单手撑着下巴,黑眼珠滴溜溜地转,中年男人一看就知道自己又要“放血”了,不禁好笑,又隐隐期待着想知道小丫头怎么叫他放血。
      
      “大叔,帮我们找个便宜又实惠的客栈成不?”
      
      啧啧,小丫头鬼精鬼精的,这话一出口就知道有没有,一针见血!
      
      “成,只要你别不理大叔就行。”中年男人哈哈一笑。
      
      中年男人就是嘉南府本地人,又是做酒楼生意的,很快就给海家四口找到一处不错的客栈,老板还打了七折,最后一家四口只花了一两银子包住两晚。
      
      在客栈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家四口出去见世面。
      
      “爹,去书铺!”海棠小手一挥下达指令,
      
      海云喜极往外,不愧是他妹妹!
      
      海山如今被小闺女高高捧着,为了人设的坚固耐用,小闺女说啥就是啥。
      
      至于王秀兰更是没主见的,随大流。
      
      在书铺,海云一眼就看上一本《书经图说》,妹妹手一挥:“买!”
      
      海云以为到此为止可以走人了,却看见自家妹妹绕着书架踱了一圈,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套“集部之书”跟一套“子部之书”,小少年瞧着小心肝都抖了。
      
      小心翼翼地凑近,小声问:“妹妹你看得懂?”
      
      海棠白他一眼:“给你跟爹看的。”
      
      这下子连腿都抖了:“妹妹,我看不懂……”
      
      小姑娘咧嘴一笑、“我当然知道你跟爹看不懂,所以选的都是解说浅显易懂的,跟故事一样,哥哥,你要加油,希望在你再一次去书院读书前把这些书都看完。”
      
      小姑娘抱着一堆书都挡住了视线,心情极好地往外走,海云摸了把汗,瞄一眼自己要买的那本书,默默放回去。
      
      在柜台那边等儿女的海山跟王秀兰看到女儿抱着一堆书过来,赶紧过去帮忙分担,海山随口问:“怎么买这么多书?”
      
      跟在后头的海云幽幽道:“妹妹说是买给我跟爹你看的。”
      
      海山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埋着脑袋没敢回头。
      
      他就不该多这么一句嘴。
      
      让你嘴贱让你嘴贱!嘤嘤嘤……
      
      一个叫海山的小人儿挥舞着白手绢,哭成泪人。
      
      心黑的海棠心满意足,见世面?呵呵,那是顺带的!她要把她家的门面担当她爹无论是内在精神层次还是外在语言气度都要提升一个大的层次!
      
      一切从读书开始!
      
      “爹,现在去给娘买绢花!”海棠兴高采烈地说。
      
      嘉南府的商业格局是划一块区域作为集市,将商家集中在一块方便人们采购各自需要的物。
      
      路边上就有小摊贩卖绢花,海棠扫了一眼就没兴趣,见王秀兰走走看看倒也颇有耐心地陪着。海山跟海云,一副随大流的表情,海山精神不振,一张脸都麻木了。
      
      父子俩走在母女后头,做儿子的安慰:“爹,记住我们的宗旨!”
      
      海家村惹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惹闺女(妹妹)。
      
      海山泪目,我怎么就这么怕我闺女呢?为神马?!
      
      系统:本系统的神威在,你敢动吗?
      
      海山:……你们欺负人!
      
      海山饮恨,低头目光炯炯地盯着海云:“阿云啊,作为男子汉大丈夫,被女人压着像什么样!咱们要奋起!”
      
      海云低垂着眼,乖巧又老实:“爹,你是大人,你想法子?”
      
      海山心里略有些失望,儿子不上钩啊肿么破!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这一示弱岂不是没面子,硬着头皮点头:“行,看你爹我怎么收拾你妹妹。”
      
      海云:呵呵,爹你就作吧!
      
      就凭他妹妹能跟凤凰台老板搭上,还能一路从人老板那儿占便宜的本事,海云觉得他爹这是老虎头上作死。
      
      用他娘亲的话说,妹妹是死过一回的人,那狠劲连那阴间勾魂的黑白无常都会怕!
      
      瞧瞧,他那向来软弱的娘都看出来了,他爹……海云抬头望天,算了算了,他还小,就在一旁看戏吧!
      
      前头,海棠在一块小摊子前停下,目光满含惊艳地看着摊子上一根根木雕簪子。木料不是名贵的木料,胜在雕刻创意新颖,花草之外还有可爱的小动物、代表美好祥和的图案。
      
      “大娘,你这簪子怎么卖呀?”海棠问。
      
      卖簪子的是个中年大婶,慈眉善目一脸和气,坐在摊子后面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自家摊子冷清也不在意,依旧笑呵呵的。
      
      :“这些簪子都是我家老头子做的玩的,小姑娘要是喜欢一根三文钱。”
      
      海棠看了看那些簪子,都是独一份的设计,没有重样,于是笑道:“大娘,这些簪子我都喜欢,我全部要了能便宜一点吗?”
      
      摊子上摆的簪子有二十来根,这一下全部要了,可把大娘惊了下,随后笑道:“行,五十文全部拿走!”
      
      海棠回头喊:“爹!”
      
      海山虎着脸:“不行,买这么多做什么!”
      
      看那逞强又气虚,目光闪烁躲闪不敢瞅人的样子,海棠稍微一思索心里就有了谱,转身拿起簪子在手上把玩,似笑非笑地斜睨海山:“爹,你不买的话,我可以去找大叔,相信大叔一定很感兴趣我为什么会去找他,我明明有爹……”
      
      海云转过身去,肩膀抖动个不停。
      
      看吧看吧,他爹刚冒出一点反抗的劲头,他妹就搬出了一座大山……
      
      海山憋屈,想说你去喊啊,但真没胆子说出口,他不要脸面的啊!!!
      
      来嘉南府的路上,他跟人凤凰台的老板称兄道弟,此待遇他以前想都不敢想,如今终于活出了点人样,被人揭了面皮,往后他还怎么混?
      
      所以说每次他闺女把什么好事都堆他头上,他为什么总觉得压力山大,原来那是一个比之前向族长告状更大的坑,头上挂着的刀也比之前更大更锋利!
      
      首次反抗,海山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方便留下爱的脚印可好?我爱你们,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