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鸽子说玛丽隔壁的那个世界它快要崩溃惹

作者:取鸽而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逍遥游

      他拍了拍九万里的肩膀,又道:“马落在象三——然后小卒落在国王七——我就是用这步棋打败你的。”
      
      说完这句,叶良辰走到我身边对我耳语道:“记得你上次说有人在你喝的可乐里加味精,说你一辈子不会知道。其实那个人。”
      
      “就是我。”他如是说道:“我只是想撮合你和九万里。”
      
      六月息此时也站了起来,伸出了手:“阁下就是叶良辰吗?听闻阁下大名已久,倒是经常听主神提起呢,幸会幸会。”
      
      对不起,那位隔壁老叶,请不要带坏主神好吗?
      
      “六月息啊,听闻一直是办事能力很强的。”
      
      叶良辰走上前握住了六月息的手,脸上还是微笑着,六月息的手却感觉到了一股很大的力气。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六月息,你不行啊,竟然在下面。”
      
      六月息:……
      
      九万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个时候,倒是鸽子打破了僵局。
      
      “九万里是吗?就是那个天庭赌神,逢赌必赢的那个叶良辰?!我超级佩服你的!!!”
      
      它从黄/色小挎包里探出小脑袋,连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眼。
      
      “哈哈哈,你就是鸽子啊!希望阁下能早点取回神位哦~”
      
      还有,他压低了声音:“所有答案结局自然揭晓,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说完他就又不见了。
      
      大佬总是像一阵风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
      
      但是大佬说啥听不懂,咱也不敢问。
      
      况且大佬走了,可是九万里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路人甲,家在贫民窟下住。
      家母本是小职员,却与总裁一夜情。
      一朝生得九万里,渣男却娶市长女。
      其母悲伤不能理,别有忧愁暗恨生,
      自沉汨罗江底中。其父足以称海王,
      后宫佳丽三两千。忽有一日遭雷劈,
      临死之时顾旧情,留以遗产三两亿,
      赠与其子九万里。
      
      十六取得三两亿,名属江南第一富。
      富罢却成一男主,身份总被男二妒。
      一日杀得意识归,心惊胆战不知处。
      夜考忽忆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娇喘已叹息,又闻此音重唧唧。
      同是学校沦落人,相逢何必重相识
      我从去年辞晋江,谪居卧病校园中。
      校园地僻无美女,终岁不见美女色。
      住进教室地底湿,基佬哲学gay相交。
      其间旦暮闻何物?卧、槽fcu、k你嘛b。
      上课铃声考试前,往往变身复读机。
      岂无xj与yj?
      庸脂俗粉难为看。
      
      今夜闻君娇喘声,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嘤嘤嘤,为君翻作湿一篇。
      为君翻作湿一篇,劝君放下手中鞭,
      莫把子孙祭苍天。
      
      琵琶声停欲语迟,……
      千呼万唤始出来,……
      轻拢慢捻抹复挑,……
      别有幽愁暗恨生,……
      
      回家更是码字机,莫得感情莫得钱。
      终日只知敲键盘,ABCDVPN。
      莫得剧情也莫纲,唯有一人在单机。
      其间读者闻何物?网编广告不断绝。
      十万百万一千万,只见他人收藏涨。
      数据霸王营养液,莫拦贫道修仙路。
      谁说码字穷三代,签约必定毁一生。
      夕阳素来无限好,哪怕只是近黄昏。
      成神道路夕漫漫,十年码字无人问。
      终有一日要成神,我要长江水倒流。
      一朝更文无人理,卑微作者哭唧唧。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嘤嘤嘤。座中泣下谁最鸽,卑微作者咕咕咕……
      
      读者:你说下楼买个麻辣小混沌,一回来就更新,我信了,可是你这一买就是一辈子,作者账号应犹在,只是文已坑。
      
      一年三百六十日,作者就是不更文。
      明媚鲜研能几时,作者偏偏不更文。
      花开易见落难寻,作者依旧没更文。
      ……
      
      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人反杀扔河里了。
      
      一曲吟罢,九万里走进一片亮光中消失了。
      
      “嘭”什么声音?
      
      转头一看发现是六月息打了一个响指。
      
      可怕的事情在我面前发生了。
      
      在场其它人都一动不动,除了我,还有六月息。
      
      时间仿佛停止了,
      
      不对!是真的停止了。
      
      “有时候忘记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是吗?”他撩起了自己的刘海。
      
      我呆呆地看着他的那只眼睛,点点头。
      
      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接近地狱的眼睛,但是他救赎了我。
      
      只是我真的不想忘记,可是为了九万里好的确是要忘的。
      
      又是一个响指,我即刻倒地,不醒人事。
      
      “嘭”什么声音?
      
      转头一看发现是六月息打了一个响指。
      
      可怕的事情在我面前发生了。
      
      在场其它人都一动不动,除了我,还有六月息。
      
      时间仿佛停止了,
      
      不对!是真的停止了。
      
      “有时候忘记未尝不是一种解脱,是吗?”他撩起了自己的刘海。
      
      我呆呆地看着他的那只眼睛,点点头。
      
      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接近地狱的眼睛,但是他救赎了我。
      
      只是我真的不想忘记,可是为了九万里好的确是要忘的。
      
      又是一个响指,我即刻倒地,不醒人事。
      
      ——————
      
      我叫玛丽苏,是蓝天白云希望高中的一名新生。
      
      即便如此,我却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或者……我将要到哪里去。
      
      “玛丽苏”这只是一个代号,蓝天白云希望高中也不过是一个地名。
      
      而我在做什么,将要到哪里去,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似乎……缺了一些什么。
      ……
      
      ……
      
      今天是我来上学的第一天。
      
      我的教室在四零四号,我的老师叫叶良辰,我的同桌叫九万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看见九万里的时候,就有心动的感觉。
      
      可是整整一天,九万里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今天老师在讲庄子的《逍遥游》的时候,我看见他把铅笔都弄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可我却不觉得他很粗鲁。
      
      我把掉在地上的铅笔尸/体捡了起来,他却瞪了我一眼。
      
      我很委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我却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它。
      
      今天叶老师讲《逍遥游》,
      
      他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我不知道天池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大鹏为什么要去那里。但我知道“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那么九万里一定是很美好的地方。
      
      他说:“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天真正的颜色,也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人会往下看。但是我知道的,在九万里的高空上,我们渺小的就像尘埃。
      
      “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且适南冥也。”
      
      能够背着青天而无所滞碍,飞到九万里的高空,那么大鹏一定很厉害。
      
      不像我,就永远进不到九万里的心里。
      
      ——————
      
      晚上,我们分配寝室,叶老师让我和盛世白莲同学一起住一个房间。
      
      盛世白莲一直躲在龙傲天的怀里不肯离开,她说她想跟龙傲天在一起。
      
      “哎呀,可不许早恋呀。”叶良辰笑着说。
      
      然后盛世白莲不知道为什么就听话了。
      
      她乖乖的和我一起走到四零四号寝室,又是四零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听到这个数字,感觉这个数字很熟悉,但我又想不到在哪里听过。
      
      宿舍里的装修很奇怪,包括床单,被子在内是一片白。
      
      这幅场景似曾相识,可我就是想不起来。
      
      “玛丽苏,离九万里远一点。如果你敢对他有想法。我对你不客气。”
      
      盛世白莲警告道。
      
      她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墙壁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大坑,她的眼里全是凶狠残暴,刚才和龙傲天说话时眼里的温情都不复存在。
      
      明明在龙傲天面前连一个瓶盖都扭不开的盛世白莲就那么警告着我
      
      我很难过,喜欢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充满着恶意。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我哭诉道。
      
      但是盛世白莲直接躺下来就睡着了,我怎么叫也叫不醒。
      
      我想了想,干脆也躺下来睡觉了。
      
      ——————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
      
      我低头开了一眼钻石派克手表,我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
      
      于是我感觉跑到了教室去,但是叶老师告诉我,我不知迟到了两个小时,我迟到了一百年。
      
      他说我睡了一百年,我不相信,我怎么可能会睡了那么久呢?
      
      他哈哈得笑着说是逗我的,他说我只迟到了两个小时。
      
      他说为了惩罚我,让我做一道题目。
      
      看着黑板上那条化学公式,我茫然不解。
      
      结果他说:“你的美偷走了我的心。”
      
      我愣住了,心里一片混乱。
      
      我听到“嘣”的一声,原来是九万里又掀翻了他的桌子。
      
      咦?我为什么会说“又”呢,我不知道,可我就是这么说了。
      
      “哈哈哈,九万里你别急嘛。良辰是说‘你的镁偷走了我的锌。”
      
      “Mg十ZnSo4==MgSo4+Zn,这道题的答案。”他说,他就是想让我快点记住,这是重点考试要考的。
      
      九万里生气地离开了教室。
      
      这一刻起,我下定决心要追上他表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木话说,真的木话说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