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鸽子说玛丽隔壁的那个世界它快要崩溃惹

作者:取鸽而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秒的定义

      这一刻起,我下定决心要追上他表白。
      
      叶良辰拍着我的肩膀说,加油哦。
      
      可是我到底为什么在一开始就知道他叫叶良辰,明明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只说自己姓叶。
      
      还是那条小道,那条开满白头翁的小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是“还”
      
      白头翁的花语是命运。
      
      也不知道曾几何时我曾见过像这样的白头翁。
      
      我说我喜欢他。
      
      他摇摇头,说:“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们不合适,请原谅我不想输给世界意识,不愿输给宿命。”
      
      然后他就这样走了,像风一样的走了,徒留我孤单在原地神伤~
      
      “没事 我的p股热,贴我的啊。”
      
      叶良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说有机会的,让我不要放弃,说没有人能违抗世界意识,无论是他,还是我,真相只会迟到,但它一定会来。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注定,兜兜转转,我们一定会回到最后的原点。
      
      我不知道世界意识是谁,但我却听懂了他的话。
      
      存在纯属偶然,人生全无意义。
      
      然而我们是生物,被迫活着。
      
      赵日天说他很心疼。
      
      六月息则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鸽子则叼来一朵花,说它好像明白了什么,找到了它丢失的那缕魂魄。
      
      这个时候,鸽子明白了,人类的本质其实就是玛丽苏,作者的本质都是鸽子精,让作者更文的办法不是催更,更不是寄刀片,而是吹爆这个作者,然后说这个作者悄可爱,我悄喜欢,我吹爆她,然后生好多好多的小鸽子。
      
      等我回到教室,却发现桌肚里面出现了一封信。
      
      上面说六月息想见我,约我去天台见面。
      
      我去了。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看见了一个黑洞,一片虚空,还有……
      
      盛世白莲。
      
      她手里握着一把刀大喊着要杀了我。
      
      我不躲不闪,任她用那把银光闪烁的刀刺进了我的心脏。
      
      因为到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第一次遇到真正的叶良辰的时候他让我杀了盛世白莲。
      
      因为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们是同一个人。玛丽苏之心其实不是在盛世白莲手里,而是一直在我的手中。
      
      每个人都不只一面,好人心里未必没有阴暗的一面,坏人未必没有温暖的一面。
      
      我不是玛丽苏·杜/蕾/斯·苏非,也不是什么公主,我只是世界意识的产物,而盛世白莲则是作为玛丽苏的我的自我意识的产物。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叶良辰说兜兜转转,我们一定会回到最初的原点,没有人能反抗世界意识,nobody!
      
      因为龙傲天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摆脱过世界意识,他以为自己摆脱了,其实没有。
      
      现在的我也明白了,我从抽屉里翻出来的那张照片上的那个拥有七彩头发的女孩子是谁。
      
      她就是我,另外一个我,同时我也知道了我的母亲是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和九万里在一起了,因为我们是兄妹,我们都有同一个母亲。
      
      它的名字叫世界意识。
      
      然而神奇的是杠精怎配拥有母亲?
      
      还有鸽子缺失的那一抹魂魄,就是她坑文的理由。
      
      万境一辙,原无地着个穷通;万物一体,原无处分个彼我。世人迷真逐妄,乃向坦途上自设一坎坷;从空洞中自筑一藩篱,良足慨哉!
      
      世界上决定运动和相对静止的统一,联系上普遍的,矛盾是对立与统一的。
      
      那么一秒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一秒的定义就是一天的八万六千四百分之一,是六十分之一分钟,是三千六百分之一小时,是一千毫秒,是十的九次方纳秒,是在地球表面,摆长约一米的单摆,一次摆动或是半周期而没有反复的一次摆动的时间。
      
      但是准确地说是在绝对零度时是静止的,而且在地面上的环境是零磁场的铯133原子基态的两个超精细能阶间跃迁对应辐射的九十一亿九千两百六十三万一千七十七个周期的持续时间。
      
      根据时间守恒定律,理论上来说,在宏观上,它的总量不会变,但是它会转移;在微观上,时间并非守恒,它会增减。
      
      相对论里面说,当一个人的速度超越光速的时候就能实现时空穿越。
      
      我说这么多,无非是为了说明,我,玛丽苏,穿越了。
      
      反正这年头穿越简直普遍得不能再普遍了。
      
      被车撞了,穿越;掉河里,穿越;通宵玩游戏猝死,穿越;掉井里,穿越;被一口牛奶呛死,还是穿越……
      
      而我却在这一秒里,被自己杀死了,但是我超越了光速,再次进入了那个黑洞。
      
      ——————
      
      还是在那个教室,只是只有我自己的身体和影子在互相依偎。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还是。
      
      总之,我手上有一张发黄又陈旧的试卷,上面是用血液书写造就的小楷。
      
      试卷背面还有几个原来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字:麦片,家微,果举,看秀,kkp?
      
      原谅我从没见过,但是却明白了。
      
      我在奋笔疾书,却不知道我究竟在写什么。
      
      唯一看得懂的一道题目就是:
      
      将“我爱你”改为逆否命题。
      
      [如果有一个人爱你,那么这个人……是我。]
      
      但我想了想终究还是划掉了。
      
      然后,
      
      我又写了这样一句话:
      
      [如果一个人不爱你,那么这个人,不是我。]
      
      突然我的笔掉在了地上。
      
      “ 哐当”
      
      九亿吨重的钻石制的笔和玛丽苏之心在地上发出了很刺耳的声音。
      
      玛丽苏之心碎了。
      
      这个时候,教室变成了一个无穷无尽的广漠空间,我发现教室里不只有我一个人。
      
      九千亿平方万米,用金字塔堆成的教室里,有很多很多个我。
      
      因为这一身响,他们齐刷刷地转过头看着我。
      
      “好,有种!”
      
      其中一个“我”说。
      
      然后她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手中的笔变成了一把小刀。
      
      几千个我向着讲台蜂拥而至。
      
      “姐妹们,冲鸭!杀了叶良辰!自由兴,公主王!”
      
      随着血色的漫延,叶良辰倒下了,他笑了,为什么呢?
      
      一朵洁白的白莲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座位上,然后我就看着她慢慢被叶良辰的鲜血染红,直至变成一朵由血构成的白莲。
      
      我感觉到我七彩的头发在往下掉,我的头发掉在地上变成了一条彩色的瀑布。
      
      其实不只头发,我的全身器官都在往地上掉。
      
      在我临死前,我七彩的嘴里呼出的带着彩虹香味气变成了七彩春风和七彩天空的七彩云雾;声音变成了天空的七彩的雷霆;我的七种颜色左眼变成了七个不同颜色的太阳,照耀七彩的大地;右眼变成七个不同颜色的月亮,给夜晚带来彩虹;睫毛变成颗颗七彩星星,点缀在美丽的七彩夜空;七彩的鲜血变成七彩的江河湖海,奔腾不息;七彩的肌肉变成七彩的千里沃野,供七彩的万物生存;七彩的骨骼变成七彩的树木花草,供七彩的人们欣赏;七彩的筋脉变成了七彩的道路;七彩的牙齿变成七彩石头和金属,供七彩的人们使用;七彩的精髓变成七彩明亮的珍珠,供人们收藏;七彩的汗水变成七彩雨露,滋润七彩的禾苗。我倒下时,我七彩的头化作了七彩的东岳泰山,我七彩的脚化作了七彩的西岳华山,我七彩的左臂化作七彩的南岳衡山,我七彩的右臂化作七彩的北岳恒山,我七彩的腹部化作了七彩的中岳嵩山。我的精灵魂魄也在我死后变成了七彩人类,所以才会有“七彩人类是万物之灵”的说法。
      
      总之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于是七彩玛丽苏世界产生了。
      
      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两袖清风了。
      
      但是我却亲眼看着在那片七彩的土地上的七彩的人们,变成了七彩的丧尸。
      
      他们互相啃食着对方七彩的脑袋。
      
      然后,七彩晶核出现了。
      
      重生的勇者和魔王也出现了。
      
      什么诡异的空间令牌、空间戒指和重生的异能者也出现了。
      
      重生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晶核,丧尸,异能,空间”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重生,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重生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重生乙己。重生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重生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异能,要一碟丧尸晶核。”便排出九个空间令牌。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空间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姐妹的空间,吊着打。”重生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空间不能算偷……窃空间!……重生者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空间在手,天下我有”,什么“末世女王”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话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