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都在求死(快穿)

作者:离恨斋怜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正郁闷着,又见君陌清放柔了神色,温声道:“我已知晓了你的难处,日后,若是再有人想要为难你,大可来与本王说。”
      
      他这话里的‘有人’,指的自然便是丞相那边的人了。
      
      顾霜扯了扯嘴角,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纠结了会儿,她还是决定先逃了再说。
      
      毕竟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嘛!
      
      于是她微微抿唇,忽轻咳一声,对着君陌清讪讪笑道:“那个,王爷,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跟小桃回静苑了?”
      
      边说,顾霜边在心里暗暗思忖着,现在她身边有小桃这搅事的丫头在,以后估计没办法轻易达成目标。不行,得先想办法把小桃这坏事的丫头给解决了,然后才能再慢慢谋划接下来的事情。
      
      要不然,要是以后天天都像这样,那她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君陌清听顾霜说要回静苑去,眸中蓦然划过一丝不舍。他蹙了蹙眉,忽对着她温言道:“那静苑虽清净,然终究太过冷清,之前乃是我思虑不周,这才让你搬了过去,如今,你不如便搬到主院来,与我一道住着,如何?”
      
      顾霜却眨了眨眼,回绝道:“不必了,我觉得那静苑挺好的,安安静静,没什么人来打扰,住着也挺舒服自在。”
      
      君陌清听她这般说,不由微怔,随后才恍然意识到,因着他的冷落,府中下人也捧高踩低,怕是给了她不少气受,当即心中一疼,望着她的眸中更添了几分怜意,还有一丝歉疚。
      
      想着,他不由小心翼翼道:“可是府中的下人给你什么委屈受了?”
      
      “没有啊!”顾霜满脸无辜,“我觉得挺好的。”
      
      “是么。”君陌清看着她的模样,不由在心中轻叹一声,面上却更为温和道:“我知晓了,既如此,你便先回去住着。”
      
      见他应许,顾霜慌忙便拉过欲言又止、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小桃,逃也似地离去了。
      
      君陌清见她仿若落荒而逃般的背影,不由扯了扯嘴角,眼底划过一丝自嘲。
      
      红玉因着自己做错了事,原本一直在后头看着,不敢上前搭话,这时见王妃走了,这才敢走上前,察言观色,对着君陌清小声道:“王爷,不若奴婢这便吩咐下去,要府中下人对王妃服侍地更尽心些?”
      
      君陌清转头睨她一眼,眼眸微微眯起,神色间却带了一分冷意。“先不必着急。待本王先去瞧瞧,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擅自怠慢王妃。”
      
      虽然顾霜说了府中下人没有怠慢她,但君陌清稍微想想,也能知道里面的内情如何。之前他虽不待见顾霜,可却也未曾吩咐过要如何慢待她,只让她的待遇一应照着本朝规定的王妃份例等同。
      
      可这府中下人到底势利眼,瞧着她受到了冷落,竟敢这般怠慢她,着实可恨。
      
      思及此,君陌清忽又对着红玉吩咐道:“对了,你将今日本王为了王妃罚了冉旖旎五十鞭的消息放出去。也好教那些捧高踩低的东西知晓,本王是如何看重王妃!若是日后再有人敢对王妃无礼,本王必饶不了他!”
      
      红玉闻此,不由在心头暗暗咋舌,面上倒不敢显露,只垂头恭敬道:“是,奴婢领命。”
      
      *
      
      顾霜带着小桃逃跑似的跑走之后,眼看瞧不见君陌清的人影了,方才松开紧紧捂着小桃嘴巴的手,看着她大口大口喘气的样子,微微撇了撇嘴。
      
      “小桃,你倒也真真是狠心。莫非你没想过,若是被我父亲知道你将所有的事情都抖露了出去,先不说我会如何,便是还待在府里的姨娘,却当先会受到牵连吗?”
      
      小桃听她这话,忙吞下了满腹抱怨,只急道:“小姐,小桃哪里敢不顾姨娘,擅自说出这等隐秘?只是……只是小姐临出嫁前,姨娘曾交待过小桃,说是……说是小姐性情刚烈,届时怕是会做出极端事情来。若是惹了王爷震怒,又或是老爷交待给您的事情败露,便要小桃将一切如实告诉王爷,请他网开一面,莫要对您重责……”
      
      听了小桃这话,顾霜顿时微微一怔,随后眸中显出几分讶异。“难道我父亲还真交待过我,要我探听清王府里的消息?”
      
      小桃闻言,不由微微一怔,随后想起自家小姐因着撞柱自杀的缘故,失了不少记忆,便又舒了口气,回道:“小桃也不知道。当时,姨娘也未曾细说,只说到时若有什么事情败露,王爷怪罪下来,便要小桃将此乃是老爷胁迫一事说出,恳请王爷息怒,保得小姐一条命去……”
      
      顾霜微微蹙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姨娘可曾告诉过你,若是我父亲知道你泄露了这等隐秘,届时,姨娘的安危怕是堪忧?”
      
      “小桃……小桃也想到了……”小桃低下头,支支吾吾起来,随后想到了什么,又抹起了眼泪,“当时,小桃便这般问了姨娘,可姨娘说……说她不愿成为小姐的掣肘,若是能让小姐平平安安,便是舍了一条命去,又有何妨……”
      
      顾霜当即愣住。
      
      恍惚间,她仿似听到有一道惊慌失措的女声在她耳畔响起。
      
      “霜霜,你在干什么!别!不要做傻事!”
      
      “……霜霜,是妈妈错了。答应妈妈,不要再去做那些事了好不好?霜霜,答应妈妈好不好?”
      
      但很快,这道女声又沉静了下来。
      
      “……霜霜,妈妈都知道了。乖,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
      
      “只要你能好好的,妈妈做什么都愿意。”
      
      然后,是她的最后一句话。
      
      “……霜霜,答应妈妈,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啪嗒’一下,一滴泪从顾霜的眼眶里落了下去,在她白皙的面颊上划上一道浅浅的痕迹。
      
      小桃见她落泪,顿时惊慌失措起来,“小姐,您、您怎么哭了?小姐!您莫哭!您若是一哭,小桃……小桃便也想哭了!”说着说着,她竟也当真哭了起来。
      
      顾霜见小桃再次哭得肝肠寸断,那尘封在心底深处的回忆顿时一断,心头倾泻而出的情绪当即凝滞住。她霎时警觉起来,只将这些情绪全都牢牢锁在了心底,不允许往外泄露分毫。
      
      当下,她叹了口气,摸了摸小桃的头,无奈道:“好了,别哭了。再哭,你的眼睛可真要哭出问题来了!”
      
      小桃这才停了哭泣,却仍旧打着哭嗝道:“小桃……小桃只是见不得小姐落泪……”
      
      顾霜看她仍旧一副难过到无法自拔的模样,便赶忙转移了话题,“对了,你之前说什么表哥的事情,我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
      
      闻言,小桃果真被转移了注意力,当下稍稍一愣,随后低了头,满是心虚道:“之前小姐失了记忆,似乎不记得二公子了,小桃怕再度提起来,小姐便又要沉浸在悲伤之中,便……便自作主张瞒下了此事,不敢让小姐知道……”
      
      说着,她忽又抬起头,眼眶中竟又充斥满了泪水,“小姐,小桃自作主张做出此事,若是小姐生气想要责罚小桃,小桃也甘愿领受!”
      
      顾霜见她又要哭起来,只无奈地心道:还说什么责罚不责罚的,只要你不哭,便是我最大的庆幸啦!
      
      为了不让小桃再哭起来,顾霜便咳了一声,语气温和道:“好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件事就不追究了。”
      
      小桃的双眸顿时亮了亮,眼中的眼泪止住,果然不再哭了。过了一会儿,她总算是恢复了少许精神,忽想起一事,便问顾霜道:“对了,小姐,为何方才王爷唤你霜儿啊?您的闺名当中,又无这个字。”
      
      原主叫做苏玉容,确实不带‘霜’这个字,难怪小桃有此一问。
      
      对此,顾霜只敷衍地答道:“这是我扮作侍女时的化名,王爷不知我真实名姓,便就这般叫了。”
      
      “原来是这样。”小桃这才恍然大悟。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静苑。
      
      *
      
      回了静苑之后,顾霜本来打算先安安静静地待几天,计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又或者是解决一下小桃这个麻烦精。
      
      但她却没想到,接下来她压根没能过几天安生日子。
      
      “小姐!膳房那边又送好吃的来了!”
      
      “小姐!制衣坊那里又遣人送衣服来了!说是专门给小姐您做的新衣裳!”
      
      “小姐!王爷赏赐了好多首饰下来,您快看看,喜欢哪样?”
      
      “小姐!听说今日有太医出宫为王爷诊脉,王爷体恤您,特意让太医也来给您瞧瞧!您快来呀!”
      
      “小姐……”
      
      顾霜捂着快要起茧子的耳朵,抽搐着嘴角看着眼前一大堆的东西,又见小桃再一次兴致勃勃地跑过来唤她,真真快要被烦死了。
      
      本来嘛,小桃聒噪一点也就罢了,这丫头一向如此。可现在的情况是,不只是小桃不让她安生,还有好多人过来打搅她的生活!
      
      “王妃,这是王爷赏赐下来的御赐花瓶,不知摆放在何处?”
      
      “王妃,王爷听说您昨日着了凉,特意送来这盅人参鸡汤,想为您补补身子。”
      
      “王妃,这是西域进贡的安神香,王爷闻着很是喜欢,便特意拿来给您用。您可要现在就点香?”
      
      “王妃,今日王爷去面见陛下时,陛下又赏赐了一匹天蚕丝下来,王爷便命人直接送您这儿来了,您瞧瞧?”
      
      “王妃……”
      
      顾霜真的快要被烦死了。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是抽了什么风,一个个的,居然把她当成香饽饽来讨好了?
      
      还有君陌清,他不是该不喜欢她,很是厌恶她吗?怎么突然一下给她送了那么多东西?难不成当日他真有那么同情怜悯她,于是稍微对她用了点心思,顺便照顾下她的起居?
      
      想到这里,顾霜不由抽了抽嘴角,心中吐槽:要真是这样,她可不太想要他的同情和怜悯……
      
      若是让君陌清知道顾霜居然把他的情意当成了同情和怜悯,也不知会不会郁闷死。
      
      顾霜不知道君陌清为了她狠狠惩治了府里胆敢怠慢她的下人的事,也不知道他特意将他为她罚了冉旖旎的消息放了出去,为的就是让她在府中的日子更加好过一些,让府中下人不敢再怠慢她。
      
      这么一来,冉旖旎也知道了君陌清对顾霜的重视,再也不敢对她下手了。至少,明面上她是绝对不敢了。
      
      不过,顾霜虽不知道君陌清在暗地里为她做的那些事,倒也清楚经过之前被君陌清责罚的事,冉旖旎投鼠忌器,就算她再主动送上门,估计冉旖旎也不敢再动手。
      
      于是,顾霜只好熄了主动找死的心思,打算再从君陌清的心上人,也就是丞相府大小姐苏静姝身上下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的过去稍微浮现了一角(雾)~
    然后,接下来要换副本啦~女主打算换种办法作死嘿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