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酒儿

作者:九千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加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特意穿了一身黑,短裤配牛皮短靴,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腿儿。
      
      左扭扭右转转看了一圈,嗯,又酷又美。
      
      可惜楼下没见“799”,在饭堂磨蹭到最后,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无情无义的狗男人,一点都不善良,她都说了今天不带饭卡了,他还真不来!
      
      她有些丧气,无精打采下到一楼。
      
      在楼下碰见公司财务严丹,严丹瞅着那白花花的腿儿,“啧啧啧”赞叹:“哎,美女,你冷不冷啊?”
      
      许酒笑得敷衍:“你说呢,过来数数我的鸡皮疙瘩。”
      
      “够拼的啊,今晚有局?”
      
      “没有。”
      
      “好看好看,可到售楼部又得换工服,没有局你至于穿成这样,就路上几分钟,谁看你?”
      
      许酒叉腰:“我自己美不行吗?”
      
      才一扭头,心猛然突突跳动,“799”正扭着屁股往车位里倒呢!
      
      严丹伸手就掐她的脸,笑得狡黠:“谈恋爱了?”
      
      “滚啦!”
      
      许酒抓着严丹的手扭着人往前赶,“滚啦滚啦!饭堂准备没饭了!”
      
      等严丹上了阶梯,她立马转身,雄赳赳气昂昂往那辆黑色车大步走。
      
      “咚咚咚。”心跳声伴随着敲车窗的声音,她有些呼吸困难。
      
      怎么回事,昨天一起吃早餐,算熟悉了吧,怎么还像初见时那样紧张局促?
      
      车窗缓缓往下降,男人冷峻深邃的眉目映入眼帘,那双如深潭一般的眼眸看向自己。
      
      今天竟然穿了正装,白衬衫一丝不苟的,真.......TMD好看。
      
      亏她还特意穿了一身黑,还真是没默契。
      
      她竟有些结巴:“你......你......是不是为了躲我,赖到现在才来。”
      
      武扬嘴角几不可查一颤,声音清冽如山泉,“我躲你做什么?”
      
      她纤纤玉手,扒上他的车窗,“不想请客呗,我今天没有带饭卡,连早餐都得吃,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狠心呢!”
      
      武扬淡声:“饭堂不是可以记账?”
      
      许酒一噎:“......我从来不记账,没钱就不吃饭,没脸记账,穷人也是有骨气的。”
      
      男人淡瞥过来,眸色清淡。
      
      她离开了些,腮帮子鼓了鼓,“你不是看缘分吗?我就是要把你吃穷的缘分,你怕不怕?”
      
      武扬唇线轻勾,淡淡垂眸,看见那裸露在外的大白腿,眉头微微蹙起,“还不上班?打卡机还没修好?”
      
      许酒笑脸盈盈:“打卡机一直都是好的,我要走了,我们还有早会。”
      
      说是要走,脚却不动,复又贴近车窗,仰头看着他,“明天你还来么?”
      
      他转过脸不看她,手在方向盘上轻轻点两下,“明天不来。”
      
      “后天呢?”
      
      他转头,女孩子殷切期盼的眼神,再明显不过了。
      
      “后天也不来。”
      
      她眼里的神采显而易见地消散殆尽,带上了些许窘迫。
      
      他烦她吗?可是她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烦人啊,不过是一起吃个早餐,她就很开心了。
      
      她扯了一个笑,试图给自己找台阶:“一点都不大气,算了,就当我吃亏了,不请就不请,我走了。”
      
      才要转身,低而清的声音从她发顶传来。
      
      “这两天不在N市,大后天回来。”
      
      许酒骤然抬头,撞进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睛里,她转瞬咧开嘴笑了,小酒窝闪亮如星。
      
      “你今天就要走吗?”
      
      “嗯。”
      
      “那你加我微信,后天我不吃晚饭了,留着肚子,我要把你吃穷。”
      
      还是你加我,不是我加你,武扬勾着唇,低笑两声:“不加。”
      
      许酒咬唇:“事不过三,你就剩最后一次机会了。”
      
      总部大巴车到了,下来了一帮小年轻,看着像实习的学生。
      
      许酒感觉到好多年轻的眼神,好奇地往她和武扬身上瞟。
      
      她也算老油条了,故意直直瞪过来,吓得几个小姑娘立马收回了眼,老老实实走她们的路。
      
      几个男孩子下了车,看见一对漂亮的男女在豪车前说笑,那小姐姐的腿儿真好看,忍不住看了两眼。
      
      许酒对男孩们就没有那么客气了,故伎重演,两把眼刀直飞过去,假意厉声道:“看什么!”
      
      男生们哄笑开来,一个胆子大的说:“小姐姐好看啊!”
      
      她也不过是纸老虎,被小弟弟这么调戏,耳朵都红了,叉腰对着那几个男生,“毕业了吗,回去好好读书!”
      
      武扬下了车,“啪”的一声关上车门,声音褪去了方才的消散慵懒,“还不上班?”
      
      许酒醒过神来,到时间的极限点了,要赶不上早会了!
      
      她连跑带跳地往自己的车冲,两条白花花的腿像是在飞。
      
      “武扬,快点上去,这么多人,待会儿没有鸭血粥了!”
      
      武扬无意识轻翘起唇角,喉咙里溢出一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轻笑。
      
      *
      
      虽是拒绝了白岚,许酒隐隐觉得此事没那么容易过去,果然,才开完早会,老曹就让她跟着他的屁股上办公室了。
      
      “把门关起来。”
      
      她慢腾腾关上门,嘟囔了一声:“好闷啊,是不是要下雨了。”
      
      老曹不搭理她的腔,反手给她发了这个月的提成表。
      
      “你看看,这个月超额完成了。”
      
      许酒点开那个表格,两指一拉,Excel表上,她排第二,仅次于李吉。
      
      “老大你要表扬我呀!”
      
      关起门来表扬,有鬼哦!
      
      “表扬个屁,一表扬你肯定绷不住,下个月就倒数。”
      
      许酒嬉笑:“我什么时候倒数过啦。”
      
      老曹:“别扯了,白岚昨天找过你了?”
      
      许酒知道,铺垫了几句,也该进入正题了,在老曹眼里,她就是个小绵羊,他不会花太多心思在她身上。
      
      “找了,我给拒了,你也知道我胆子很小的。”
      
      老曹垂首做沉思状,三四秒后,他说:“这事,她来求我了,这一单对我们来说是锦上添花,对亚信来说不一样,那是雪中送碳,能帮就帮吧,免得让她骂我,一个大男人总是寸步不让。”
      
      许酒捏着手指头玩,唇角挂着微笑。
      
      您可不就是有钱才让,没钱就步步紧逼的油腻男人么......
      
      “这个人情我们给她,你就当是那结婚证是九块钱的,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李秋婷去办,姓刘的来了,你眼挂天上去,不用理他。”
      
      瞧瞧,你又有钱拿,又不用办事,还可以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可人活一口气,她也是有脾气的,再说,谁能保证万无一失,亚信总佣跳了一级,那也是盛安的钱,她犯不着为了省这点事,为了一个小红包,去冒这个险。
      
      “别人还好说,我不想给李秋婷这个人情。”
      
      老曹是个粗人,除了业绩和钱,啥都不讲究,他坐的那张经理椅,不过两三年,已经斑驳不堪。
      
      椅子不堪重负,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老曹毫不在意,往后一仰,抬眼看许酒,“你不用想是给她,就是我们团队给她们团队,都一起合作了那么久了,换个新的公司来,我们还得磨合,你敢说别人就好?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许酒扭捏着,还是不乐意的模样,“随便吧。”
      
      老曹把签字笔往笔筒里一丢,“那就这么办,姓刘的你不用管了。”
      
      “哦。”
      
      等她回到前台,李秋婷不过抬了一下眼皮,复又低头点手机。
      
      前台很长,十个宽大的位置,默认亚信左盛博右,合五个位置,没轮到接待的可以在前台后面摸鱼。
      
      许酒没有往里面走,而是倚靠着前台,和同事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儿。
      
      小林姐说:“许酒,李俊锋昨天到前台点名要找你,他是不是在追你啊?”
      
      许酒:“......什么时候?找我就是追我,那我天天有人找,不是累死了。”
      
      “就是在追你,你当我看不出来,吴思思都说了你们相亲了,估计快结婚了。”
      
      许酒眼皮跳,傻白辣又打嘴炮,乱造谣了。
      
      “小林姐,她的话你别信。”
      
      一旁的王磊突然发笑。
      
      许酒看过去,“笑什么?”
      
      王磊收了笑,单薄的小三角眼,加上不怀好意的讥笑,让人看了分外难受。
      
      “哎呦,未来的锋芒老板娘,以后锋芒的单估计都得挂到你名下了吧,恭喜恭喜!做女人就是好,我们没有那种命,羡慕嫉妒恨表示敬意。”
      
      许酒最烦的两种男人,一种是老曹那种眼里只有钱的,另一种就是王磊这种尖酸刻薄,心眼比针眼都小的。
      
      她扯唇笑:“那我先谢谢你哦,下辈子记得投胎做女人!”
      
      转身就走,败坏心情。
      
      中午吃饭时间,她特意空出时间,怀揣一瓶辣味罗卜干,上楼拐个弯进了客服办公室,客服经理吴姐和两个客服专员都在,她们习惯端饭回办公室吃。
      
      她人缘好,和谁都能聊,萝卜干很快被分食,连吴姐都赞不绝口,说许酒的东西从来不会差。
      
      小夏问:“许酒,你那大平层客户去办按揭了吗?”
      
      她就等这句话了。
      
      “估计没有那么快,这套......你不要备案,我怕到时候你还要撤备案。”
      
      “为什么?他的流水和征信不是没有问题吗?”
      
      许酒颇有些无奈:“客户现在又说他已经结婚了,我担心到时候去办按揭出问题,还是等银行初审通过再说吧。”
      
      “什么意思?他不是离婚的吗?”
      
      许酒轻叹一口气:“夏夏,你知道离婚再去结第二春的话,会不会把原来那本离婚证收回去?”
      
      小夏被问住了,“......谁知道,我个单身狗,你问我这个。”
      
      吴姐放下筷子,“是哪一套。”
      
      “12栋2802,刘庆辅,吴姐,你帮我看看他那离婚证是真是假。”
      
      年底回款压力很大,现在十一月,银行额度就那么点,各大楼盘都在抢,客服死命催着置业顾问让客户去办按揭手续。
      
      吴姐做为客服经理,压力多大可想而知,刘庆辅那套百分之五十的贷款,四百万啊!年前回款对客服年终考核意义不可谓不大。
      
      她一听客户这又真又假,就知道其中有猫腻,平时还好,现在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她哪里容得下销售部乱搞。
      
      只要吴姐去找潘越杰,白岚的如意算盘就白打了。
      
      果然,没到下班,老曹就和她说,刘庆辅这一单还是她的,赶紧催客户去办按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