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人已经走了,三个月前就走了,仔细对比一下,他来十七重天的那几天雪满刚好离开,若是他当时运气好直接来了这个小镇,也许可以遇到,但很明显,他运气真没那么好。
      秦楼在这时候已经着急不了,他就在这座小镇里面停留了好几天。
      
      雪满在这里住了五年,他总要看看,不能丢下就走。
      他离开时候,门只是简单地关了一下,大概是没打算回来了,镇子里的人也朴实,没人惦记这个普普通通的小院子。
      
      秦楼推开门进去,一眼就看到花园里面藤蔓架起来的棚,摇篮秋千在他推门的时候被风吹地轻轻晃动,像是还有人在。
      
      镇子里的人大多灵力低微,感受不到这里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强行压制灵力却依旧再被规则折磨的秦楼却不一样。
      
      像是那时候逃来这里无路可走的沈观,这里对他来说像是沙漠里的绿洲,他站在藤蔓架子下面,也能感受到那种来自于木系的润物细无声的保护力量,像是一种药,叫他被规则折磨到即将崩溃的身体也有了片刻的放松。
      
      这是雪满的气息。
      他一直这样,始终不变的温柔,然而在这温柔背后,又有着强大的力量作为脊骨支撑,能受他庇佑的人,一辈子都忘不掉这感觉。
      
      秦楼在这小小的院子里走了几遭,试图找回一点点雪满在这里留下来的回忆。
      
      穿过院子,后面的屋子里面除了厨房,还有两个房间,拢共放了三张床。其中一个房间像是从客厅里面隔出来的,很简单,除了一张休息用的木板床什么也没有了,剩下的两张床一大一小,放在右边的房间里面,小的一那张还用木板隔了护栏,很明显是小孩子的床铺。
      
      萧雪满走的时候是轻装出行,只带了必要的东西,被子被褥这些东西没必要带,就折好了放在床头,三个月过去,已经积了一层灰。
      
      摊主之前絮絮叨叨地和秦楼说了不少事情,什么药铺子里的生意,又或者萧晚多乖,在学校考了多少个第一,也提过说一年多前药铺子里来了个少言寡语的伙计,就在小院子里住着,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萧家搬走了之后,他也不见了,隔间里那个床大概就是他的。
      招个伙计没什么,但秦楼深知萧雪满的性格,叫人住进家里来已经表示了一种很深的信赖,这伙计,大约没有那么简单。
      
      秦楼把被褥上面的灰挥去,他便能闻到被子里面来自雪满身上轻轻淡淡的香味,他晚上在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恨不得不起来,但心里念着其他事情,便收拾了一下去了学校。
      
      林老师做萧晚的班主任做了两年,对于眼前这个陌生人,她比大大咧咧的摊主要小心很多。
      “不好意思,光凭你一面之词,我不能把孩子的资料给你看,”她当即拒绝了,“况且,在入学资料上,家长也只写了萧雪满一个人,没有其他人的名字,我对您的说法存疑。”
      
      在这地方,秦楼也不想动粗,他心里着急,却还是在耐心解释:“我和雪满分开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告诉我有孩子这件事情,我……只是想要家人团聚。”
      
      他即使休息一晚,看起来还是风尘仆仆很可怜的样子,但林老师还是不松口。
      “不行,”她义正言辞地道,“请你离开这里。”
      
      秦楼在这里也很无奈,他也是在不愿意用些强制的手段把雪满和儿子曾经生活过的这个地方破坏,但还好,学校不愿意给他资料,但萧雪满和萧晚在这里倒是挺出名的,他在外面仔细问问,倒也能问地七七八八。
      
      这里的人对萧家父子的印象倒是很统一,就是那个“长得特别漂亮人也很好的药师”还有“很乖很听话成绩第一别人家的小孩”,但除了肉铺摊主一开始告诉他的那些,多余的也没有问出来什么。
      
      萧雪满不喜欢出门,在别人眼里,他的生活单一又没什么变化,看不出什么特殊,萧晚倒是稍微特殊一点,有个和他同班的小女孩提了一句。
      “萧晚灵力高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平时都不爱和我们玩,”她撇了撇嘴,“走之前,他灵之力突然从二段升到四段,肯定要走咯。”
      
      这有点奇怪。
      不是自夸,只是他和萧雪满的孩子,先天满灵力即觉醒时灵之力九段应该是理所当然的,遗传本该如此,不应该这么低。
      
      萧晚身上的异常,还有院子里多出来的那张床,雪满面临的状况也许比他想象的要复杂。
      
      直到秦楼在这里把能了解到的东西都了解完了,他差不多也要准备走了。
      萧雪满丢下的不值钱的被褥碗筷他倒是觉得珍贵,小心翼翼地收起来,放在随身的储存灵器里面,院子里那个藤蔓架子是带不走的,秦楼在下面带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准备去十六重天。
      
      他只觉得雪满离自己已经很近,这几天也许是他这百余年以来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
      
      镇子里没有人知道萧家父子去哪里,但就他们的猜测和小晚的状态而言,很有可能是往上走了,小晚之前也有去十六重天交流过,也许就在那座他曾去过的柏雪城里。
      
      十六重天对秦楼来说,也是个回忆重重的地方。
      
      曾经,他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回去了。那地方是他的屈辱受难地,是他过得最苦的一个地方。
      
      但十六重天有一点好,若不是他当时无奈只能在那里苟延残喘,也不会遇见雪满,那是他人生里面最珍贵的光,仅凭这一点,那些苦难便都不算什么了。
      
      秦楼怀抱着希望,总想着自己如果在十六重天找到雪满,就好像是前后呼应的另一种美好。
      那是他与雪满第一次见的地方,便也可以是他们重新开始的地方。
      
      萧雪满再次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无所知,他三个月前就拖家带口到了霜风城,因为他和沈观之前就通过封印隐藏实力到灵士阶层,刚刚好够到了霜风城的入门资格,在门口验了实力,领了个长期通行证就进去了。
      
      霜风城确实很大,毕竟是作为十五重天最大的城池之一,粗略估计一下也有百万余人,和萧雪满在十七重天生活了好几年的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小镇真的不一样。
      就拿门口那个验灵力的仪器来说,能精准地验证灵士以上的实力,这仪器很贵,越高级的测试仪器价钱就要成倍上涨,和十七重天学校那个验灵之力的石头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每用一次所消耗的资源也不少,十五重天里一些普通的城池还供不起这样的东西,而且还能随便放在城门口给人试。
      
      不过在这里,物价也很贵。
      
      萧雪满在十七重天而已不怎么在意钱,到了这里,数了数才发现带的钱不怎么够。
      
      大陆里钱都是通用的,跟灵修的阶层一样,一层一层往上,最底层的是灵石,一百灵石兑一灵玉,一百灵玉兑一灵晶,再往上还有新的兑换钱币,十五重天相对于十七重天来讲,日常吃住的价钱都要膨胀个六七倍,不过相对来说,提供的商品质量也好很多。
      这个世界就是太现实了,同样的谷物种子,在十五重天里这个灵力浓一点的地方种出来就是比十七重天好吃。
      
      萧雪满一到这里,就在城内的客栈包了两间客房,他默默算了一笔账,光算吃住这两项花费,他们带的钱最多只能撑两个月,还没算小晚的学费。
      
      萧晚靠在他怀里,看着他算,嘴里咬着带来的芝麻糖,含含糊糊地问道:“爹爹,我们没有钱吗?”
      没有钱的话,他以后可以少吃一点。
      
      沈观倒是不着急,老神在在地躺在一边的椅子上:“没有钱就挣,这里没贴过我的通缉令,我也能出去了,况且还能动用灵士实力,挣钱有什么难的?”
      
      萧雪满也不急,他们不在乎钱的很大原因在于对他们来说来说钱不难挣,任何灵力强横的灵修大概都有这样的底气。
      
      之前开药铺是行不通了,他们在这里租不起铺子,也找不到能用的药田,且萧晚这种情况,大约也不会在十五重天长待,打一枪换个地方,没必要做长期规划。
      
      灵修在这里最常见的赚钱途径说来说去还是那老三样。
      打架的竞技场,出卖力量的佣兵工会和用于交易的商会。
      
      竞技场和佣兵工会需要录入信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取指尖血,萧雪满和沈观都不想留下这样明确的痕迹,稍微比较一下,还是商会最简单。
      商人们虽然也有类似的信息录入,但是只是去大市场卖个东西不需要任何证明的,可以蒙面,一手交货一手交钱,绝不多费一句话。
      
      萧雪满吸取了他刚来的时候的教训,他花了一段时间,把这地方的情况基本了解了一下,除了风土人情,还有那种货物好卖钱,还有小晚将要入读的学校,他也去看过。
      地方倒是不错,只是学校目前不接受插班生,下一次招生要等两个月后,萧雪满看了看入学条件,萧晚现在的状况是没什么问题的。
      
      等他了解完这些之后,也可以出去弄钱了。
      
      “今天晚上就可以,”萧雪满对沈观道,“一般的东西就别花心思了,我们今晚有目标,弄完也早点回来,小晚一个人会害怕。”
      沈观活动活动手脚,朝他比了一个“知道”的手势。
      
      养孩子没那么容易,大人们负责挣钱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的。
      
      他们现在还在住霜风城的客栈,比一开始住的换了一家更好的。城里鱼龙混杂,这家客栈配了一整队的安保,皆是灵士三阶左右,贵是贵了点,但至少安全,省了不少事情,萧晚晚上就算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会不安全。
      这里离学校也近,萧雪满打算长住,但讲来讲去,还是要挣钱。
      
      晚上林子里面人少一点,萧雪满和沈观皆是一身黑衣,从林子里快速略过的时候,像是找不到痕迹的鬼魅。
      萧雪满是木系,他在树林里面更是如鱼得水,还不忘提醒沈观:“你最好不要动手,你身上的封印很松,一动手就可能会掉,到时候麻烦更大,你帮我看看四周,最后搬东西就好了。”
      
      前狐族族长灵神三阶沈观表示收到,旁人在他面前说这话会被他揍飞,但萧雪满确实有这个资格。
      
      萧雪满身体里的混乱灵力其实还没有梳理完成,他又为了适应十五重天,把自身压到灵士,沈观身上的封印明明比他轻这么多,在跑动的时候身形都有些微的凝滞,毕竟身体里现在能用的灵力不多,可他看萧雪满却一点晃动的样子都没有,依旧稳地可怕,要不是知道这些,沈观都要怀疑他根本没封灵力了。
      
      他们今天晚上是冲着层生昙来的,这是很少见的灵植,它成熟后只在晚上开一次,时间很短,也只有在那很短的时间内把它摘下来才是入药的好材料,可做培元丹的主药,服用完直接提升灵力,一颗能让灵士层级的灵修直接提升一阶,在十五重天确实是最迎合灵修需要的奢侈品之一。
      
      霜风城外面的林子里面有一片层生昙,这不算什么秘密,但这植物自带攻击性,它生长的泥潭里还有守护的毒蝎,很是难缠,时间又紧,若是实力不到,恐怕命都要交代还采不到花。
      
      萧雪满到的时候,那林子周围已经埋伏了不少灵修了。
      
      “计划很简单,”萧雪满低声说道,“我摘完之后,把东西悄悄甩给你,你带着赶紧走,把东西好好存放起来,我再把那些跟来的人甩掉,明白?”
      “明白!”
      
      这地方埋伏的所有人不都是会去摘花的,许多人就等着抢别人的战利品,在萧雪满眼里,这些都不算事,但是他今天包这么严实就是不想出风头被别人关注,所以还是相互配合速战速决的好。
      
      “时间要到了,”萧雪满伏下身子,蓄势待发,“沈观,做好准备。”
      
      无论多少次看他出手,沈观都会忍不住在心里发出感慨。
      他修到灵神三阶的过程也可以说从刀尖上滚过来的,战斗也不知道战过多少次了,但这样干脆利落的动作,甚至像是一场艺术,也许就只有萧雪满做的出来。
      
      层生昙开的那一刹那,便散发出一股幽幽淡淡的香味,低阶修士闻到这味道就已经昏倒了。
      
      这东西少见,那泥潭里的不过才七八朵,沈观看着萧雪满跃出去,他浑身的黑衣,几乎已经完全融进了黑夜里,只有手指尖上那一点点木系灵力散发着绿色的光。
      
      大家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泥潭里面所有的花都被那一点点的绿光迅速扯了起来,然后团成一团被人带走,待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萧雪满已经跑出很远了。
      
      “……追!”
      
      沈观已经在定好的位置那里接到了萧雪满的包裹,夜幕之下,没人发现这个动作,他也像约定的一样跑了。
      
      不说别人,沈观其实也是一脸懵。
      
      他还疑惑为什么萧雪满要在之前交代的那么细,心想着他们两个就算再怎么压制实力,只是抢一朵花而已,光一个战斗经验和身体强度碾压十五重天这些灵修那是毫不费力的,根本没必要这么小心,谁知道他是一抢直接抢了整个潭子,拉了这么多仇恨当然要计划地详细一点。
      
      萧雪满,行,不愧是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