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这一边,秦楼已经把那水晶球里影像看了许多遍,第一个影像给了足够的他信心,第二个影像给了他足够的信息。
      
      最重要的,就是那件衣服。
      
      秦楼反复确定了,上界不会有这么寒冷的天气,他让下面的人打听了,自己也跑过好几个地方,上界虽然有些特殊情况,例如有些种族喜欢寒冷,便通过灵术把驻地的天气变掉,但这种地方绝不会让异族进去,以防万一,望天仙门已经派人去一一确认过,没有找到任何萧雪满的踪迹。
      
      整个十八重天,从大环境来考虑,在那一天有这样冷的天气,只有三个地方。
      
      “中界的九重天,下界的十三重天和十七重天,”手下小心翼翼地给他汇报,又补充道,“帝后身上的那件衣服,有些模糊,看不太清,很难及确定是什么兽的皮毛,只能找出一些相近的、有可能的。”
      这有可能的皮毛来源足有几十种,大多来源于下界。因为那皮毛明显是不带灵力的,只是纯白,看不出任何灵力的光泽,又结合天气,范围便进一步缩小。
      
      “最接近的是森林兔,这物种只出现在十六重天和十七重天,是很低级的灵兽。”手下甚至已经拿到一块皮毛,呈上来用做比对,接下来的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说了出来。
      
      “帝君,我们的动作没瞒过原来银鹰那群人,”他道,“他们多少也因的帝后的事情有些躁动,您看……”
      秦楼把那皮毛握在手里,反复比对着,闻言也没有多惊讶。
      “本来也没想过能全部瞒着,”他头也不抬,“各凭本事吧。”
      
      那只固定给他送星河沙上断情峰的银色鹰隼他还记在心里,也知道这里想念着雪满的人并不止自己一个。
      
      雪满对这里很多人,都意义最大,他拦不住的。
      
      手下闻言,也没再开口了。他心里也清楚,这所有的线索都在说明帝后在下界,很有可能是十七重天。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已经找到人理应不断更新信息的星盘像卡壳一样,传回来的东西这样少,不仅因为隔得太远,还因为十七重天这个谁都知道的灵力荒漠,实在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望天仙门长居上界,一层一层往下确认这些信息也需要时间,秦楼最后拿到这个结论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
      
      他并非不急,但只要想到就雪满,只要有一点进度,就足够叫他高兴地不能自已。
      没人能体会到他失去雪满时候的痛苦,同样,也没有人能体会到他如今失而复得的开心。
      
      他抓着这唯一的、好不容易盼来的希望,一个人来到下界。
      
      从常理来想,萧雪满绝不应该出现在下界。
      他是那样的实力,这里不适合他生活,而且还是十七重天这种地方,影像里又是那样的内容,秦楼很怕他受到什么威胁或伤害。
      
      可同样的,秦楼也深知,自己对雪满来说也是伤害的一部分,他不敢大张旗鼓地找,若是上界突然来了许多人,在下界不管怎么瞒都是有动静的,他生怕心尖上的人听到一点风声就躲起来,又失去一切消息,而且,他想避开某群人。
      
      雪满也许永远都不想再见到自己了,但秦楼却没有办法放手。
      这么多年了,他就依靠着那一点点希望活下来的,萧雪满是他的整颗心,是他的一条命。
      
      不是所有人都有萧雪满那一手逆天的随便封印的本事,秦楼在仙门内的仓库翻了翻,找出了个冷门的灵器,一件黑色的斗篷,这件其实是炼制失败的了,本意是为了防御,结果弄出了一个压制的副作用,倒是适合现在用。
      他忍着不适,用它把身体里的灵力压到最低,可秦楼灵力强横,最多只能压到灵士九阶。
      
      十七重天的天花板是灵者三阶,秦楼高出太多,他降在这里,不一会儿便感受到呼吸困难,这感觉来源于不可逆抗的规则,他再待得长一点,身上都是针扎一样的疼痛。
      
      这里没有大城市,只有一个个小镇,像星星一样散落在地面上,十七重天相对其他层来说人很少,只有千万人左右,在广阔的地界里面便显得稀疏,毕竟能走的都往上走了。
      
      秦楼手里还拿着星盘衍生出来的水晶球,这东西也需要依靠灵力,一到十七重天就暗淡下来,他也无奈,只能小心地把它收起来。
      他再没有任何信息了,只能忍着不适应,纯碰运气,一座座城去找。
      
      雪满再怎么隐藏实力,只要他露出那张脸,见过的人大多会有些印象。
      
      秦楼在十七重天找了三个月,没有休息过,规则的惩罚已经到了极难忍受的程度。他全身都像是灌了铅,感觉四面八方都是压力,疼痛已经不算什么,反正他已经习惯,更重要的是压制带来的窒息感,让人分不清楚是生是死。
      常人若是经历这个,总是要忍不住去上面避一避的,秦楼却不舍得,他脑子里总想着也许下一秒就找到了,便一刻都都不敢浪费。
      
      所幸,他终于问到了。
      
      眼前这座小城,和秦楼之前三个月走过那些没什么区别,可能就是更小更破一点,但是等他进了城,和离城门口最近的摆摊卖肉的小摊贩打听的时候,还未等他形容完雪满的样子,只是提到他的名字,那摊主便反应过来。
      
      “雪满吗?就是长绿色眼睛很漂亮的那个?我知道啊。”
      摊主大大咧咧的,本来要接着说下去,可是打量了他两下,见他披着黑色的斗篷,看不清样子,声音又特别沙哑,他放下手上的剔骨刀,心里生出一点警惕。
      
      “你谁啊?打听他干什么?”
      
      他认识雪满!
      
      秦楼被巨大的惊喜击中,只觉得脑子都停滞了好一会儿,藏在斗篷下的手都在抖。
      他把仅存的理智调出来,知道眼前这人已经有些警惕,生怕自己情绪波动地太厉害吓到对方,反而不说了,便抬起手,把斗篷的帽顶摘了下来,露出了脸,显得真诚一些。
      
      “我……”他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话,紧张地张了张嘴,声音哑地更加厉害,“我是雪满的爱人,之前,因为一些事情……走散了,我已经找了他很久了。”
      他看起来确实风尘仆仆,可眼睛里却在闪着光。
      
      摊主看到他这样子,多少有点同情。
      
      “你来晚了,”他惋惜道,“雪满带着小晚已经搬走了,都走了三个来月了,走地很急,也没和我们说去哪里,不过小晚成绩那么好,很有可能往上走了吧,我们这里毕竟学校一般。”
      
      秦楼的心因为这句话一下子从天下掉到地下,但他一样注意到了那话里出现的陌生的名字。
      “小晚……是谁?”
      
      摊主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他,手上的剔骨刀也一齐提了上来。
      
      “你是雪满的爱人,不知道小晚是谁?”他质问道,“你不会是骗人的吧?”
      
      秦楼有点愣,他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回什么,那摊主下一句就已经出来了。
      
      他道:“小晚是萧雪满的儿子啊!你不知道这件事吗?”
      
      灵界大陆里,生孩子这件事说白了是灵力的结合,倒是不在意性别的阻碍,男子怀孕只是麻烦一些,但也不算少见。
      “你怎么回事?”摊主越想越生气,“萧雪满一个人照顾药铺,把孩子拉扯大,有多辛苦,你连有孩子这件事都不知道吗?小晚都五岁了!你这是什么爹?”
      
      秦楼劈头盖脸被人骂了一段,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雪满……有孩子。
      
      他愣愣地咀嚼着这句话,恨不得把每一个字都掰开揉碎了,理解其中包含的意思。
      
      他们分开一百余年,孩子只有五岁,放一般人里面,大概是喜当爹的事情。但秦楼清楚,雪满与他都非凡人,若是真有后代,一百余年的孕育周期并不算长。
      父母越强横,培育后代就越困难,一重天许多夫妻等几百年也是常事,毕竟对于灵神阶级极长的寿命来说,这点时间不算什么,完全是正常范围内。
      
      他与雪满,不管是灵力交融还是床-笫-之-欢,都是早就做过无数回了。
      
      秦楼说不出来话,他觉得这也许是苍天看他疼了太久,终于给出了一点甜头。
      
      他与雪满,有一个孩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攻:是爱情的结晶!【疯】
    我【冷静】:醒醒厚,雪满现在不喜欢你,儿子也不喜欢你,你啥也没得。
    发现没有,小晚从来没问过萧雪满他另一个爹or娘在哪【摊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