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魔1

      苏玉换好了衣裳,像要了半条命似的疼。
      
      宝珠让他暂且在车内歇息,准备上前去敲门。这时,百疼之中的苏玉终于多了个心眼,想起当年在京城坐牢之时,没少与乌七八糟的官兵打交道,唯恐这个秦勇也是其中之一,便道:“稍后若是说起我来,不要说我的真名。”
      
      “那——”宝珠语塞,一时也想不出给他编个什么代号。
      
      苏玉沉吟了一下,与她道:“就说我姓华,叫华若寒,是何子青的门客。”
      
      她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上前叩门,与看门人说明身份,同时摘下手腕的玉镯请人拿了进去。这玉镯乃是她母亲的遗物,秦勇还是亲随之时,秦将军为表爱意曾携他去定制了此物,他跑前跑后的打点商家、鉴定玉镯品相,自然是认得的。
      
      果不其然,不多时,秦勇和秦夫人便急急忙忙迎了过来。门一开,宝珠一见他二人,顿时就红了眼眶,含着泪行礼道:“宝珠见过秦叔叔!”
      
      “小姐使不得!”秦勇忙道。
      
      秦夫人上前扶了她,一边安抚一边抬眼环顾,却不见碧玉:“碧玉呢?”
      
      这一问,就像在宝珠千疮百孔的心上烧了个烙铁似的,她忍了这一夜的悲伤,终于排山倒海迸发而来,垂下头不禁失声痛哭。秦夫人看得也含了泪,一边拿帕子与她擦泪,一边安抚,一边又往院子里拉她。
      
      秦家的小厮和丫鬟则把苏玉从马车里扶了出来。
      
      宝珠悲痛归悲痛,头脑还算清醒,抽噎之间说明了来龙去脉:她是如何守了望门寡又被陈家人赶出来,何子青等人是如何看她不起,那帮下人又是如何在火灾的时候自私逃命,弃她而去,活活要把她烧死。
      
      “若不是华若寒救我二人,我们早就死了!”宝珠抽泣道,“然而表哥不放我们,我要去边关找爹爹,他硬是抓我们回去,要给陈家人交代。碧玉为了救我们……已经……”
      
      她是哭得说不下去了。
      
      厅堂内一片寂静,秦氏夫妇均是又惊又气,哑口无言。
      
      宝珠连哭带说,简直是脑仁疼。
      
      过去,她从不必如此费口舌,因为自有碧玉这么个贴心的小喉舌替她伸张。如今,那伶牙俐齿的人不在了,就唯独她自说自话,既要把事情说清来龙去脉,又要顾得周全规避名节上的不妥:“我出嫁这些时日,陈家人四处说我是扫把星,一旦有任何不妥,便说是我惹得。他们家老太太病了,首先就打发我回来避着,我在他们家如此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去边关找爹爹去,爹爹若肯留我便留,若不肯,我就出家当姑子去。”
      
      此话说得秦夫人连连摇头:“小姐,不可如此!您这般大好年华,不过是遇了坎坷,却万万不能想不开,前路还长着呢。”
      
      宝珠闻言,一边擦泪,一边惨然一笑,倒确实是真的心灰意冷了:“我又有何前路?父亲远在边关回不来,碧玉也不在了,我是决计不肯回南边的,若是他们再三相逼,当了姑子也算成全了我。”
      
      秦勇此时道:“没人逼得了你!小姐在此处暂且避一避,我明日便与将军修书一封,说明缘由,若那何子青和陈家人不依不饶,我定要他们好看!”
      
      如此,暂且无话。
      
      秦夫人是个精明强干的妇人,安置了宝珠,又命人请大夫为苏玉疗伤诊治,同时再让丫头和老妈子出去叫裁缝和置办布料首饰。随即,她到书房找秦勇说了相关情况,末了,低声道:“我看那个华若寒,被何家打得实在是太惨,然而他那说话办事之形态,又不像个门客,你说他究竟是何人?”
      
      秦勇也对此感到迷惑:“我也觉得纳闷,那何子青的门客如何入得深闺与小姐相识?”
      
      若说名声,他夫妇二人都是深信宝珠清白的。
      
      于是秦夫人便怀疑了碧玉:“恐是与碧玉相识,方才小姐也说了,他们是三人出逃……”说到此处,想起碧玉的惨死,不由得叹了口气,“我嫁给你时,小姐和那个碧玉丫头,也才桌子这么高,如今,那丫头却……”
      
      秦勇默然不语。
      
      秦将军惹了龙颜大怒,举家被勒令迁往边关,实则与流放无异。想想他追随将军戎马半生,保家卫国、征战沙场,将军何等忠义仁厚,却落得如此下场,还牵连了宝珠遭此劫难,实在是令人唏嘘。
      
      故而,他拿起的笔又放了下来。
      
      “我暂且不能与将军说明此事。”他说道,“今时不同往日,那何子青如今坐拥天下第一庄,又与皇家联络,势大得很。他既对门客都下了如此毒手,倘若找上门来,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说到此处,他复又叮嘱秦夫人:“你与家里人都说清了,今日之事不可对外提起。”
      
      秦夫人点头应了,心中不免惴惴:“难道何子青知道小姐认识我们?”
      
      “我与秦将军多次造访定远山庄,他自然是认识。”秦勇说,“不过,他恐怕一时半刻也抽不开身,姑且让他对付陈家人吧,我们照顾好小姐要紧。”
      
      此后暂且无话,秦夫人又陪宝珠坐了半晌,见她异常疲累,与她简单吃了些午饭后,就让人伺候她休息了。
      
      但她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梦里全是碧玉,小时候的她,长大了的她,还有夜里把门反锁了的她。她像个梦魇一样紧紧缠绕着宝珠,让她醒不来又睡不好,只觉得碧玉要死了,她须得急急的救她,却又看她七窍流血在眼前关上了门。
      
      至此,宝珠大叫一声坐起身来,下意识的抓起了枕边的宝剑,热汗淋漓的喘过口气,环顾四周,半晌才回归现实。她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发现汗与泪混杂,在梦魇期间是哭了许久。
      
      外面有丫鬟闻声进来,见她醒了,便很有眼色的递上茶水问安。
      
      “眼下是什么时辰了?”宝珠问。
      
      “已过了酉时了,”丫鬟作揖道,“老爷和夫人看您睡着,便叮咛我们不可扰您——你要传饭么?”
      
      “不必了……”宝珠起了身,“苏……华公子怎么样了?”
      
      丫鬟抬眼看了她一下,抿了抿嘴:“不太好。”
      
      此话震得宝珠心神一紧:“怎么?”
      
      “他本是没什么的,但午饭过后,却忽然烧了起来,”碧玉应道,“老爷已请了大夫来看,只说是他伤势严重,如此高热也是正常。不过如今服了药,高热还未褪去,人也有些不清醒。”
      
      宝珠当即便急急的准备换衣裳:“拿上这些药,与我去看看他。”
      
      丫鬟应了一声,伺候宝珠穿好衣衫,又拿了桌上的玉华丹,小跑着随她出了门。
      
      苏玉确实是伤重了。
      
      他旧伤未愈,硬是凭着多年耐打耐折腾的皮实坚持着,若那白氏夫妇不出卖他,真让他好好将息几日,恐怕身体会好许多。然而他刚稍微喘过一口气来,就被何子青抓回去严刑拷打了一夜一天,纵然是个铁打的也受不住了,外伤只是诱因,归根到底还是内伤害人。
      
      宝珠前来之时,大夫还没走,她在一旁等他诊治完毕,才将玉华丹拿了过去:“先生,这是……我家祖传的良药,您看看可否给他服用?”
      
      大夫拿了丹药仔细查看,随即点了点头:“此药里有灵蟾、玉参、百仙草,这几味药都是景国的上品,确有固本复元之效,给这位公子服用是最好不过了。”
      
      宝珠一听这大夫居然能辨出药中有景国的配料,便知他功底深厚,既说能吃自然放心。只是她记得,这玉华丹若想发挥最好药效,须得服下后运功疗伤才行——可是苏玉不会内功调息,秦勇旧病已拖垮了身子,她偏偏又是个功力薄弱不刻苦打根基的货——实在没辙,就只能先给他这样服下,看看疗效如何。
      
      她将药丸给了伺候苏玉的丫鬟,在一旁坐着看她们服侍他用药,目光有意无意的略过他的脖子。如今苏玉为了包扎伤口,上身并未穿中衣,只层层包裹着绷带和纱布,而他原有的项链却不见了。那项链她看着总觉得有端倪,具体哪有,又说不上来,于是便找了个理由问丫鬟:“华公子身上的玉佩是他极珍重的,可收好了?”
      
      被问话的丫鬟一怔,老老实实应道:“华公子身上不曾有玉佩。”
      
      “哦?”宝珠故意自言自语,“他是很珍重此物的,莫非丢了?”
      
      那丫鬟果然道:“玉佩奴婢没看见,倒是他戴了个玉坠子,也很珍重,用药疗伤之前特意取下来,放到枕下了。”
      
      宝珠笑了一笑:“哦,那玉坠子他也很喜欢的。不知这一路奔波,坠子有没有磕了碰了,拿来我看看。”
      
      丫鬟犹豫了一下。
      
      之前苏玉是自己解下来放到枕下的,她还要拿个锦盒帮忙装起来,他却不肯,只说在自己这里放着即可,可见是很珍重的。然而她也知道,宝珠是老爷的主子,自然就是她主子的主子,说到底,还得听宝珠的。
      
      最终她还是将这坠子拿了过来。
      
      这玉坠用红线穿着,红线已经很旧,可见是陈年之物。坠子有桃核那么大,通体浑白无瑕,梅花雕刻极为精致,花心点缀金珠——想苏玉颠沛流离半生,这么精致的玉坠居然能始终贴身佩戴,竟没被人抢了卖钱去!以他如此卑微之身,能保全这枚玉坠如此完好,应当是吃了不少苦楚,付出了不少血泪。
      
      宝珠拿着坠子查看,忽觉得背面似是有字。
      
      她翻过来看,确实这玉坠背面的刻了“若寒”而字,这不就是苏玉的化名么?华若寒,这是他的故友?还是很重要的亲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多多撒花,多多留言呀,亲亲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