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京城1

      翌日一早,他们结了账,连早饭也没得吃,苏玉就带着宝珠和碧玉到了万花楼侧门的胡同里。
      
      万花楼所属的地段,即便宝珠她们不知道这一带是烟花柳巷,然而只看这名字就已知一二。俩人均是尴尬,宝珠问道:“你带我们来这地方干什么?”
      
      苏玉依着墙边而立,优哉游哉的看着往来的马车,漂漂亮亮的莞尔一笑:“当然是卖你们换钱咯。”
      
      宝珠自知他不会如此,然而他拿此事开玩笑也实在讨厌,令她柳眉倒竖:“不要胡说!”
      
      苏玉还是笑,他最近觉得有她俩跟着作伴也很有意思,这些天总是逗逗她们就很解闷了。随即,他正色道:“此地是京城著名的逍遥所之一,你看这来往的马车,都是早上来接这些寻欢公子们回去的。这里面随便找个有钱的主儿,讹上一笔就够我们花很长一阵子了。”
      
      “什么?”宝珠不免惊诧,“你要干什么?”
      
      “我都说了,要讹他们一笔,”苏玉神色平平的应道,堪称是很不要脸了,“我观察一阵子了,你看,那个蓝色的马车最为精致,已停在此处很久了,以我的经验来看,稍后出来乘车的公子是非常有钱,只要碧玉姑娘帮我个小忙,未来这些时日我们就衣食无忧了。”
      
      他这套路简直是下九流的典范!
      
      宝珠光听着就已觉得十分过分,简直道德败坏,立即反对道:“不可!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即便是没钱,也不能如此——”
      
      “我又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大丈夫,”苏玉依然是莞尔一笑,摊开手,一副厚颜无耻的样子,“我早与你说了,xx无情、戏子无义,我们在逃跑啊少奶奶,难不成你要我去给人做小工,耽误十天半个月的好时辰再往边关走?”
      
      此话诚然有理,然而也并不能是欺诈他人的理由。宝珠见苏玉如此大言不惭,不禁一跺脚:“总之不许如此,我们慢慢再想办法,你不是要去师父家么?为何不像之前说的,去找师父接济一番呢?”
      
      “你都说怕我师父起疑,我这么个罪奴,空手领着两个姑娘登门借钱难道就正常了?”他应道,一边看一眼蓝色马车的主人——摇摇晃晃的公子哥儿搂着万花楼的姑娘出了门,一边道,“来吧碧玉姑娘,帮我个忙。”
      
      碧玉依着宝珠而立,轮番看了看他们二人,忠心让她不愿忤逆小姐的意思,然而苏玉这温情款款、笑容盈盈的模样,却诚然让她无法拒绝。
      
      她看着他那闪闪烁烁的桃花眼,睫毛长而眼位上挑,瞳仁大又黑亮,眨着眼睛就像摄魂似的,令她连个“不”字都难说,停顿半晌,只道:“倒是……倒是个办法……”
      
      苏玉一拍手,歪着头一笑:“好!还是碧玉姑娘痛快,是个爽利人。”
      
      他这灿然一笑,碧玉感到世界亮了起来。
      
      宝珠瞪着他俩,万没料到碧玉居然在此刻不听话。
      
      苏玉对她一眨眼,扭头看了一下还在与万花楼姑娘调笑的公子,随后拉着碧玉到身边,贴在她耳侧如此这般那般的说了一番。
      
      碧玉越听脸色越红,然而还是不住的点头应了。
      
      “可听明白了?”苏玉笑盈盈的问她。
      
      “明白了。”碧玉低声道,还是面色绯红,多少还是带着些为难的神色。
      
      巷子外响起马蹄哒哒,是马车行驶了起来。
      
      苏玉将手放在碧玉的双肩:“那就委屈姑娘了。”
      
      碧玉抿着嘴儿不言不语,闭着眼睛点点头。随即,她感觉身子被他大力一推,坡着脚踉踉跄跄哪能站得稳?这一推,就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捂着脸摔了出去。
      
      伴随着宝珠惊恐的一声大叫,以及拉车马儿的嘶鸣与周遭人的惊呼,碧玉摔倒在马车跟前。
      
      车夫慌忙控制了受惊的马儿,公子掀开了帘子:“怎么回事?”
      
      苏玉推得恰到好处,碧玉并没有被马儿伤了分毫,车夫在看清这一点后,便扭头应道:“是个姑娘摔了一跤。”
      
      他话音刚落,苏玉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在碧玉身边跪下,顿时就有了哭腔:“小玉!小玉你怎么样!”
      
      碧玉正要看他,结果听他小声道:“快闭眼!”
      
      她连忙闭上眼,耳旁继续听得苏玉哭唧唧的声音:“小玉,啊啊啊小玉你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啊。”
      
      碧玉听了他的话,坚持闭眼讹人不含糊,苏玉顿时就入了戏,说了至关重要的讹人台词:“救命啊!马车撞死人啦!”
      
      车夫完全傻眼了。
      
      这姑娘拦路忽然冲出来倒在地上,然而马车他刹得及时,马儿连她的衣裳都没碰到,哪能把人撞了?
      
      这一嗓子不要紧,周围早起刚刚开店的商户和路人都陆续围了过来。
      
      苏玉暗中捏了捏碧玉的肩膀,碧玉倒也挺有演技,顿时按之前教她的,闭着眼睛哼哼了几声,是个痛楚又隐忍的可怜模样。
      
      有人问道:“这位小哥,这是怎么了?”
      
      苏玉不愧是个专业的戏子,眼泪说来就来,蓬头垢面的抹了把眼泪:“我与我妹妹素来乞讨为生,方才,她不过是想到对面讨碗水喝,结果——结果——”他这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可谓楚楚动人,“她方才走了几步,就被这马车给撞了!”
      
      众人哗然。
      
      车夫当即就不服了:“哪有撞人!你这妹子离我的车远得很,她连个伤处都没有,你这是讹人!”
      
      碧玉的伤腿经苏玉连推带摔的,裤脚已经星星点点渗出了血迹,他当即指着她的身子道:“你的车先撞了她,又碾了她,如今却说我讹人!没天理啦!我们苦命啊!”
      
      宝珠在巷子口偷窥着,对此人的表演天赋简直叹为观止。万没料到他这眼泪说来就来,哭得凄惨可怜,台词还一句不落,卖了一手好惨。
      
      这让她不禁想到在何府的日日夜夜,她们拎着点心茶果总去看他,当时他可是乖巧隐忍,和如今判若两人。
      
      难不成是被他骗了?
      
      就在她追昔抚今期间,苏玉已经哭天抹泪的与车夫吵了半晌。然而围观群众素来同情弱者,眼看这穿着朴素、蓬头垢面的一对兄妹可怜之际,而那高大威武的车夫却死不认账、毫无善心,顿时在心里做了正义的宣判,对车夫指指点点起来。
      
      有人喊道:“小哥,带着你的妹子,去报官!”
      
      车里的公子昨夜寻欢问柳起来,在万花楼这种地方让人堵了个正着,本就尴尬至极,如今遭受群众的口诛笔伐,又听说有人喊着要报官,当即掀开半截帘子招呼车夫:“不要闹大,让父亲知道就不好了!你问问,赔他们些银两可好?”
      
      车夫简直气不过,然而公子发话,又不得不问。
      
      苏玉含着泪摇头:“不行!你们欺人太甚,我必要报官,讨个公道!”
      
      公子一听,实在是坐不住了,终于亲自探了头:“这位小哥,终究是我们不对,这些银两你先拿着,给妹子看个病,就放了我们这一行吧。”
      
      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出来,与车夫低语道:“这是二十两银子,给他们吧。”
      
      车夫简直搓火至极,明知对方是讹人,然而他越是解释周围越是责备,堪称是百口莫辩。
      
      苏玉接了沉甸甸的钱袋子,心里一阵狂喜,这万花楼的公子们果然阔绰,随手就带这么多银两,这一笔简直太值了!
      
      他面色沉痛的不言不语,也不动弹,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
      
      这时,围观群众走出来一个和稀泥的好心大叔:“小哥,他们富贵人家岂是我们这样苦命人能惹得?真要报了官,官府也必不肯为我们做主,能私了便私了了吧。”
      
      也有人过来劝他:“这些银两,够看你妹子的病了,快送她去看大夫吧。”
      
      苏玉含着泪看向那位大叔:“可是我妹子——”
      
      “当心你报了官,他们官官相护,你却要挨顿板子!”大叔低声道。
      
      至此,他便见好就收,收了钱袋子,抱起软绵绵的碧玉,让到了一旁。
      
      那车夫见状,更笃定对方是讹人,实在是气不过,然而公子在里面说:“快走吧!”
      
      宝珠看戏似的看完了这场闹剧,见苏玉抱着碧玉往巷子里走,倒也聪明,连忙后退了几步,往更深处前行,穿过巷子到了另一条街上。
      
      片刻,苏玉抱着碧玉也走了过来。
      
      他见四下安全,这才放下她,由宝珠搀着,随即自己解开钱袋子,脸上的泪痕还在,却已经是眉开眼笑:“好家伙!二十两!够了够了,这可够我们花一阵子了。”
      
      宝珠没好气的看着他:“之后呢?如何是好,再找个马车去讹人么?”
      
      苏玉仔仔细细的系好钱袋子,将眼角的泪痕擦净:“这招虽好,却不可频频的用,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嘛——”说到此处,他见对方眉头紧蹙,便笑着安抚道,“下次不会再这样啦,听你的,光明磊落的筹些盘缠,可好?”
      
      他这样子纵然是可恶,然而事已至此,宝珠再怪罪他和碧玉也无济于事。虽然觉得道德感崩塌,但看这鼓鼓囊囊的钱袋子,也不禁好奇:“赔了你多少钱?那位公子为何随身会带这么多银两?”
      
      “万花楼是京城最贵的逍遥地之一,能来此地的公子自然阔绰得很,不是豪赌就要好醉,一夜千金都很寻常,这些银两算什么?”苏玉道,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我们去换身行头,吃些早饭,体体面面的去见师父——”说到此处,他又拍了一下手:“对了,还要买些桃酥,不知道竹园村这家店还开不开着了,师娘最爱他家的桃酥。”
      
      宝珠隐隐约约发现,苏玉特别了解这风月场的事情,再想想他那坏名声,也确实名不虚传。
      
      苏玉自言自语的念道着桃酥,末了对碧玉一笑:“今天碧玉姑娘帮了我大忙,给你一会儿买些好吃的点心,喜欢吃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讹人道德品质败坏,请勿模仿
    宝贝们,为坏苏玉撒撒花儿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