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要房产

      闻远心里堵着气,手上的动作彻底放开,起初李子言还能将比分勉强追平,后面渐渐开始落后下来。
      
      贺颂越发兴奋,冲着篮球队的竖起中指,还得意的吹了两声,周边女生的惊呼声又大了几分。
      
      斐然只觉得手脚都软的不像自己的,她被人挤到最前排,因为护着口罩,手中的校服又被人时不时的扯着,有些掉落的趋势。
      
      她环顾一圈,看见七班的几个候选球员,一把将校服塞给他们,扭身就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球场不大,人却不少,程佳正在门口找她,斐然连忙走过去,“佳佳,我们回去吧。”
      
      “哎,你怎么在这?我还说你去哪了呢。”
      
      程佳一把拉住她,“然然,我们等一会儿,你说七班的那群人怎么打的这么凶啊,李子言都快追不上了。”
      
      七班一直以打架闹事出名,程佳听的久了,暗地里总是在斐然耳边念叨,让她远离七班。
      
      斐然生怕闻远来找她算账,她只想快点逃离。
      
      “我想先回去做题了,我今天的卷子都没做,你家里今天不是也要抽查你吗?”
      
      程佳这才反应过来,她一拍脑袋,拉着斐然就向外走。
      
      “走走走,再不回去,我妈非扒了我的皮。”
      
      .
      
      比赛快接近尾声的时候,闻远环视一圈果然没看见拿校服的人。
      
      他阴沉着脸走向候补队员,“拿衣服的人呢?”
      
      “啊?”对方茫然的张张嘴,“远哥,你说一班那个吗,她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闻远握紧水瓶,抓起校服就向外走去。
      
      贺颂连忙喊住他,“远哥,这场还没结束呢,你去哪?”
      
      闻远挥挥手,“太垃圾,不想打了。”
      
      蒋随乐呵呵的下场,“是哦,太差了,换我们的替补练练手吧,大家手下留情,给篮球队留点面子啊。”
      
      七班的哄堂大笑,李子言的脸色越发难看。
      
      下半场收尾的时候,才堪堪将比分追平。
      
      篮球队和七班替补的打成了平局,一时间七班的壮举在学校传开来。
      
      斐然回到家中时,斐仪和傅娇娇还没回来。
      
      她换上睡裙,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将通讯簿放在腿上。
      
      通讯簿上大大小小记了不少人的电话号码,斐父以前是老师,这上面有他的学生,有他的同学,也有他的恩师。
      
      斐然以前过年的时候,总爱坐在爸爸边上,看着他一个个输入电话号码,写好短信,将美好的祝愿一份份发出去。
      
      有时候别人的短信来的比他早,他就靠在沙发上细细的阅读,妈妈就会替他们准备好水果,这几乎代替了他们放烟花的传统。
      
      斐然眨眨眼将突然涌起的酸涩逼回去,她低下头仔细翻找着通讯簿。
      
      在偏中间的地方,顺利找到了想要的电话。
      
      斐然深呼吸两口,将电话拨了出去。
      
      那边响了几下就有人接通,“喂,你好。”
      
      斐然握紧本子,“江叔叔,是我,斐然。”
      
      “然然?”那边一顿,声音都大了几分,“哎,哎,是我,然然你怎么样?”
      
      “我很好,江叔叔,我有件事可能要麻烦你了。”
      
      “哎,你这傻孩子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是出什么事了吗?你在哪,叔叔现在去接你。”
      
      斐然连忙摇头,“叔叔不用了,我明天过去找你。”
      
      那头连忙应下,“好好,明天过来,我让你婶婶给你准备你爱吃的,可一定要来啊。”
      
      斐然喉间发紧,她下意识的点头,又想起对面的人看不见,“好的,谢谢江叔叔。”
      
      楼下隐隐响起电动车的声音,斐然聊了几句连忙挂断电话回到房中。
      
      斐仪带着傅娇娇回来,母女两大概是吵了架,说话的声音像是放了□□。
      
      傅娇娇没说几句就一把摔上了房门,斐仪气急,大骂了几声才消停下来。
      
      斐然听见她和别人打电话,约了人去蒸桑拿。
      
      等到外面的动静都消停后,她拿了两包饼干作为晚餐,便专心回到房间开始写作业。
      
      江枫是一名律师,也是斐父的旧友,两人同窗十多年因为兴趣与志向相投,毕业以后也一直保持着联系,斐然小的时候经常去他们家玩。
      
      江枫身体不好,前几世就因为身体的各种疼痛去了国外静养,斐然想在此之前麻烦江叔叔帮她处理好房子的事情。
      
      斐然来到江家的时候,江婶婶已经做好了菜,两人站在大门口看着她,见她来了赶紧把她拉进来。
      
      “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还不多吃点。”
      
      “谢谢婶婶。”
      
      崔雪心疼的把菜都往她碗里夹,大大小小堆了满满一碗。
      
      斐然吃着吃着,眼泪就掉了下来,砸在鹅黄色的小裙子上,晕开浅浅的花纹。
      
      她若无其事的继续吃着饭,江枫看了眼妻子,两人没再开口。
      
      吃完饭后,斐然想帮忙洗碗,却被崔雪撵回客厅里。
      
      “你这孩子老老实实坐着就好,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问你江叔,他最近刚好没有什么事做。”
      
      江枫带上眼镜,拍了拍身旁的座位。
      
      “然然,过来吧,叔叔刚好也有话问你。”
      
      斐然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江枫也老了,旧友离世的打击似乎让他头发都白了不少。
      
      “叔叔,你和婶婶都要注意休息。”
      
      “记得嘞,你婶婶还预备带我去国外走走,我不愿意,平白无故浪费这些钱干什么。”
      
      江枫眉毛轻轻拧起,神色间有些无奈又纵容。
      
      斐然好笑的替他拍拍背,“婶婶说的对,四处走走可以让身心都舒坦些。”
      
      江枫叹了一口气,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叔叔婶婶年纪大了,对生死一事也看的淡了些,倒是你,明年就要高考了有调整过来吗?”
      
      斐然鼻头一酸,她强迫着自己调整过来,“我也好多了,你们不用担心。”
      
      “那就好。”江枫心疼的看着她,这孩子随她爸,年纪小小就开始沉默寡言,把什么事都压在心底。
      
      “你现在还是住在你姑姑家吗?”
      
      “嗯。”斐然想起她今天来的目的,打开书包掏出里面的房产证,“江叔叔,赔偿金什么的我都可以给姑姑,这房子我想留着,因为这是我爸妈留下来的,里面有不少回忆的东西,可以吗?”
      
      崔雪刚好洗完碗出来,她把水果替他们放在桌上,“有什么可不可以的,然然,你是你爸妈的女儿,这些都该是你一个人的。”
      
      江枫正仔细的看着房产证,“话不能这么说,斐仪毕竟是然然的姑姑,葬礼和医院里都出了力,于情于理都该有她的一份。”
      
      崔雪叉着腰,满是不赞同,“那时候在医院里我们又不是没看见,斐仪比起自己哥哥的手术风险更担心她能不能分到赔偿金,然然,你实话实说,她们家这些天是不是虐待你了,不然以你的性子肯定不会想要房子的。”
      
      斐然心头一暖,她笑着摇摇头,“没有的,之前姑姑也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忙,只是比起赔偿金,我更想要房子。”
      
      江枫翻出一大串文件,“你马上要高考以后要上大学,成家,叔叔早就知道你得花不少钱,所以你爸妈去后就替你合算了一下,赔偿金保险还有你爸妈留下来的钱加起来大概七十万的样子。”
      
      斐父当了老师几十年,资助了不少贫困学生,江枫替他清理遗产的时候,每次看见厚厚的捐赠证书,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斐仪虽然是你的姑姑,但是你妈走的时候是有意识的,她亲口和我说了,所有的东西都是给你的,叔叔让她印了章,所以这是有法律效应的。”
      
      斐然接过江枫递来的纸,纸张被保存的很好,上方的签名也工工整整,丝毫看不出落笔之人正在饱受痛苦。
      
      一想到妈妈在病房里还替她考虑,斐然的眼泪就又掉落下来。
      
      “傻孩子。”崔雪也有些触动,替她擦了擦眼泪,“其他的你都交给你叔叔来办,你只要好好念书,过得平平安安就好了。”
      
      江枫叹了一口气,“因为你没成年,所以我本来是打算过段日子把东西都交给你现在的监护人,也就是你姑姑手上的,然然,你现在怎么看。”
      
      斐然擦了擦眼泪,上辈子她也把房子和赔偿金给了姑姑,可是后来房子很快就被卖了或者租出去了,她这次只想保护好父母的东西,不再受其他人轻贱了。
      
      “江叔叔,可以麻烦你替我守着一半的赔偿金吗,另一半给我姑姑,至于房子,我想过户到我的名下。”
      
      崔雪还想劝斐然,却被江枫打断,孩子不被金钱迷惑,行事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了,剩下的钱他们会替她好好保管,日后少了缺了,他们两夫妻再添起来就是。
      
      三人坐着聊了好一会儿,斐然才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她两只眼睛红红的像刚从窝里跑出来的兔子,江枫给去她拿两个鸡蛋让她敷上,门外突然传来门铃声。
      
      斐然见两人都在忙,她穿上小拖鞋走过去,打开门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隔着铁门刚想问你找谁,声音就被哽在了喉咙里。
      
      闻远也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小姑娘没有戴口罩的样子,长长的头发温柔的垂在两侧,两眼像是含了秋水把边上的红晕染开来,嘴唇微红,露出小小的贝齿,像是受了惊吓,鹅黄色的小裙子罩在她的身上,映着灯光,显着人发出暖暖的余晖。
      
      有那么一瞬间,闻远以为自己闯进了童话故事里公主的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