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篮球比赛

      班长李梦指挥着大家把桌子移到两边。
      
      “我们这次抽签一共有四个主要角色,公主,王子,女巫和将军,其他人抽到的可能都是侍女背景板之类的,我们凭运气抽,有不满意的可以同学之间相互协调换签。”
      
      李梦把签纸分成好几份一组一组的传下去,程佳抽出两张,一张递给斐然,一张自己展开。
      
      “神啊,让我抽中女巫吧。”
      
      斐然失笑,“女巫需要化很厚的妆的。”
      
      程佳微微掀起眼皮看着纸条,“你不懂,女巫法术高超,衣服又好看,要不是剧本里面非要她话那么多,最后的赢家肯定是她。”
      
      她小心翼翼的展开纸条,显些破口大骂,“啊!是公主?”
      
      旁边的男生连忙围过来,“谁抽到公主了?”
      
      程佳涨红着脸把他们推搡开,看向斐然,“然然,你抽到的是什么?”
      
      斐然默默地展开手里的纸条,女巫两个字印入眼帘,她心跳猛的加速,她前几世抽中的明明都是侍女,这次怎么不一样了…
      
      还有今天早上,她好像也应该赶上那趟公交车…
      
      斐然咬紧贝齿,呼吸有些急促,这是不是说明,她这一世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程佳看见她抽中的女巫,高兴的大叫起来,“然然,我们换一张好不好,你看我这么黑,那公主的红衣服穿在我身上岂不更黑了,你穿肯定好看!”
      
      斐然有些动摇,前几世抽中女巫的是李梦,李梦也不想换,程佳赌气非要演公主,还被人嘲笑了,可是公主那么亮眼,万一被闻远注意到了…
      
      程佳晃着她的胳膊,“好嘛…我们换一下吧…”
      
      程佳眼里满含希冀,斐然只好点点头同意了。
      
      李梦把签分完,接着道,“大家赶紧汇总自己的角色哦,由于时长问题,只有我们班和二班代表全体高二生进行文艺汇演,所以我们一定要全身心的投入,把这次表演做好。”
      
      斐然眼睛一亮,这也就是说七班不用来吗?
      
      傅娇娇抽中的是侍女,班长已经在统计侍女的人选,上报衣服尺寸了,她握着手里的签条,扯了扯斐然的衣角。
      
      “斐然,你不是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吗,你把公主给我吧,这样你就不用紧张了。”
      
      斐然还没来得及开口,程佳一把揽过她的肩膀,“不要,然然你演公主吧,我是女巫,我们两还能光明正大的在台上说话,你要是演侍女,我都看不到你了。”
      
      傅娇娇气的厉害,直接搬出了斐仪,“可是我想演公主,妈妈都说了要来给我拍照,斐然你把它让给我吧。”
      
      斐然迟疑片刻摇摇头,“姐姐,我也想演。”
      
      前几世那些嘲笑程佳是黑公主的戏言就是从傅娇娇这里传出去的,下意识的她就不想让傅娇娇顺意。
      
      以往哪次斐然不是都听她的话,今天却三番五次给她难堪,傅娇娇红着眼。
      
      “斐然,亏我还把你当妹妹,我妈妈供你吃,供你穿,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傅娇娇侧过身等着斐然道歉,程佳翻了个白眼,直接就把斐然拉到李梦面前开始上报身份。
      
      李梦统计着数据,咧嘴一笑,“斐然你是公主啊,李子言抽中了王子,你们两郎才女貌,刚好般配。”
      
      斐然握紧双手,果然,连王子都和过去不一样了,世界在改变,历史也在改写。
      
      一旁的李子言闻言看了眼斐然微微笑开,程佳暗暗戳了戳斐然的腰冲她眨眨眼。
      
      李子言是一班的班草,性格好,学习也好,前几世她们的交集也少的可怜。
      
      斐然友善的冲他笑笑,在李梦那领了剧本和程佳回到座位上。
      
      傅娇娇一下午都心不在焉,她昨天已经和贺颂旁敲侧击打听过了,七班的男生今天下午放学后有一场篮球联谊赛,闻远也会来参加。
      
      篮球赛中场有一段休息时间,校方允许她们即兴弹唱表演,可是要自己预约乐器。
      
      整个一中就只有一架钢琴,都按着顺序排着号,傅娇娇本以为今天轮到的是斐然,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借过来,却没想到中途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想着闻远会有中途十分钟看钢琴演奏,她就更期望得到今天的钢琴使用权。
      
      临近放学,程佳拉着斐然去练钢琴。
      
      “我爸妈回去要抽查我了,走走走,你就随便指导我一下就行了,”
      
      斐然无可奈何的冲她笑笑,配合着她往钢琴房走,傅娇娇拦住她们。
      
      “你们什么时候能练完?”
      
      程佳冷哼一声,“可能要一个小时吧。”
      
      一个小时,可能还赶得及中场休息,傅娇娇眼一亮。
      
      “那我等你们。”
      
      程佳无可奈何,拉着斐然就向钢琴房走,傅娇娇握紧双拳跟在她们身后。
      
      七班。
      
      蒋随用力推着贺颂的肩膀,“松子,你快点过去问问,远哥还打不打,外面的人都等着呢。”
      
      贺颂看着闻远黑色的后脑勺有些犯怵,闻远是转学进来的,第一天就把班里最惹事的胖子揍进了医院,现在还在里面躺着。
      
      那胖子爷爷还是个什么军官,权利大的很,结果闻远只是被叫去谈了一番话,毛事都没有,一看就知道闻远背后更厉害。
      
      “我怎么知道,远哥今天都躺了一天了,好像心情不好。”
      
      蒋随摸了把篮球,“要不我们先去,外头还有好多妹子呢,我刚好像还看到了早上那个…”
      
      闻远从桌上抬起头,目光阴沉,“走…”
      
      贺颂:“……”不会是要去杀人吧…
      
      这场联谊赛是和篮球队的打,李子言把衣服拖在一旁,仰头喝了一口水,浅浅笑开。
      
      “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吧。”
      
      闻远扫视了一圈,没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脸色越发黑沉,上起场来更是下了死手。
      
      李子言从小练习打篮球,带出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两对的比分你追我赶,底下热闹非凡。
      
      斐然陪着程佳练完琴,就听见操场那边的欢呼声,心里有些不安,她把口罩翻出来带在脸上,小心翼翼的裹住自己。
      
      傅娇娇带着小姐妹过来,想把钢琴移出去,几人力气不够,移的有些吃力。
      
      程佳虽然看不惯她,但是不能不管钢琴,她撩起袖子连忙上前,“然然,我们帮她一把,别把钢琴摔了。”
      
      斐然只好点点头,上去挪动钢琴。
      
      比分持平的时候,裁判宣布中场休息。
      
      蒋随扔了两瓶水过来,满脸不爽,“艹,一班那个小白脸还挺受欢迎,打个球那么多人送水。”
      
      贺颂比他看的明白,要不是远哥气场太强大,他们这的水都能堆得放不下。
      
      “人家是好学生,翩翩公子,你算个球?”
      
      蒋随翻了个白眼,“切,那是她们不看中内在,日后出去指不定是龙是凤呢。”
      
      闻远眯着眼,汗水湿透发梢砸在衣领里,没人看得出他在想些什么。
      
      斐然看着越来越靠近篮球场的方向,努力把自己缩在钢琴的后架中。
      
      裁判把旁边的一块场地清空,“中场休息三十分钟,有即兴弹唱表演,还有同学有才艺的都可以上来啊。”
      
      没打球的男生连忙过来帮忙搬琴,得了空的斐然赶紧转身想朝外走去,却突然撞到一个人。
      
      李子言揉揉她的脑袋,“斐然,抱歉,你没事吧?”
      
      斐然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避开他的手,“没事,谢谢。”
      
      闻远手里的水瓶“咔——”的一声捏紧了。
      
      斐然垂着脑袋没有仔细去看周边的情况,也不知道程佳走了没有。
      
      她低着头就想向外面走去,身后传来闻远的声音。
      
      “站住。”
      
      斐然不听,扯着书包带子就想离开,闻远心中的戾气莫名暴涨,他就这么让人避之不及?
      
      闻远扔开水瓶就上前,旁边的贺颂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
      
      “远哥,怎么了,看见谁了?”
      
      篮球场上的人很多,斐然躲在李子言的身后,借他高出的个子把自己遮住。
      
      闻远看着她不自在的双脚,冷哼一声,看向李子言。
      
      “你是三班的?”
      
      斐然心跳的飞快,李子言微微皱眉,七班的闻远虽然球打的好,但一直是个刺头,何况七班本就没几个读书的。
      
      “不是,我是一班的。”
      
      “哦,尖子班…”闻远嗤笑一声,将脚边的篮球踢过来,单手扣在腰间。
      
      “别中场休息了,有种接着打。”
      
      篮球队的人脸色都变了,劳累顿时被轻视的屈辱感压了下去。
      
      李子言收住笑容,“接着打当然可以,只不过我们是篮球队的,训练程度肯定和你们不一样,怕被别人说我们趁人之危。”
      
      蒋随一早便看他不爽,“磨磨唧唧的像什么样子,要打就赶紧打。”
      
      李子言皱紧眉头,他把校服脱下,交给身后正要离开的斐然。
      
      “斐然,麻烦你帮我拿下。”
      
      斐然想说自己有事,李子言已经把衣服放在她的面前,她只好伸出手去接。
      
      她的手还没碰到衣服,另一件校服就砸进了她的手中,闻远推开李子言,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子黑沉,显露出她局促不安的身影。
      
      闻远语气冰冷,“给尖子班的拿,也给我们这些差班生拿呗?”
      
      李子言用力推他,他纹丝不动。
      
      李子言显少的带了些怒气,“闻远,这是我们班的同学。”
      
      斐然面色苍白,细长的睫毛打下阴影落在口罩上一闪一闪,闻远后退些许,一把扯过李子言的校服扔给蒋随。
      
      “礼尚往来,让我们七班的给你拿好了。”
      
      蒋随嫌弃的把他的校服随意往七班人群中一扔,几个男生调笑着,接了一圈一把挂在一旁的栏杆上。
      
      斐然抓着他的校服像是一个烫手山芋,她刚想扔给一旁的女生,闻远冷冷的看过来。
      
      “帮我拿好衣服,要是不在你手上,你就赔我一件一样的。”
      
      斐然咬紧贝齿,因为怒气和紧张,耳尖有些通红,闻远瞥了一眼,捏了捏手指移开目光。
      
      篮球场上,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傅娇娇刚把钢琴调整好,坐在上面,就被七班的人要求撤下,她一脸茫然。
      
      “我们准备好了节目的,大家不接着休息一会儿吗?”
      
      贺颂指挥着人撤下,淡淡的开口,“反正也是即兴的,下次再来吧。”
      
      傅娇娇不可置信的睁大眼,她昨天练了一晚上,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贺颂,耽误不了太长时间的,钢琴都搬过来了,我也是想替同学们分担分担…”
      
      贺颂嗤笑一声,一把合上钢琴盖,探过身来压在她的耳侧。
      
      “傅娇娇,别白费力气了,闻远看不上你的。”
      
      傅娇娇瞳孔微缩,她握紧手指,不由自主的发颤。
      
      “搬下去吧。”
      
      七班的人谄媚的上前,替她搬开钢琴,傅娇娇站在上方,闻远连余光都没给她。
      
      贺颂将她一把拉下去,“好了,开始吧。”
      
      高二的年纪,正是热血沸腾的时候。
      
      一场篮球赛足以把众人的激情点燃,一时间下面的人都大声尖叫呐喊。
      
      斐然踮着脚尖环顾一圈也没有找到程佳的身影。
      
      她抱着衣服感觉手掌都在发烫,像是死神,又像是命运在向她吆喝。
      
      有些东西,注定是逃不掉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