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又重生了

      漫天的大火,倚靠着的胸膛传来的心跳声振聋发聩。
      
      “斐然,你最好要活着,你要敢死我就剁了你的尸体,扬了你的骨灰,你要是再敢这样,你信不信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少年嘶哑凶狠的声音在耳边游荡,抓着她的力道像是要掐进她的骨髓。
      
      斐然惊恐的闭上眼,合上又睁开,面料的摩擦伴随着屋外车鸣声,才渐渐把她拉回现实。
      
      她又回来了,回到了认识闻远的最初。
      
      斐然得了一种重生的怪病,她会在短短几个月内死去,但她总会在死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回到今天。
      
      第一次,她为了救闻远死在了翻滚的车轮下。
      
      第二次,她为了救闻远死在了一把尖利的刀锋下。
      
      第三次,她又因为闻远死在了大火里。
      
      大火带来的痛楚仿佛还在身上蔓延,那个少年阴戾的吼声和威胁声似乎还在耳边游荡,她微微握紧双拳,压制住颤抖的身体。
      
      这一世,她一定会小心避让,他们再也不要互相纠缠了。
      
      斐然穿好鞋,看着镜子中有些苍白的面孔,头一次将往常束好的马尾铺散下来,扯下几缕碎发剪短漏在额前,用宽大的口罩遮住半张脸。
      
      镜中的人只剩下一双褐色的大眼睛,柔顺的长发垂在背后,短袖校服的衬衫扣子系在颈处,显得人柔软没有攻击力。
      
      她轻轻拍了拍胸口,头发变成这样,应该不会被闻远注意到吧。
      
      “斐然,起床了,你该上课了,今天怎么还睡上懒觉了,娇娇都起来吃饭了。”
      
      斐仪不耐烦的在房门上敲了两声,回头帮傅娇娇把粥盛上。
      
      “快点起来,吃完饭去上学,周末和我去把银行卡和保险金都领了,天天在这吃穿,一分钱也不出,没有那个千金命,偏偏还要做千金梦…”
      
      斐然捂住耳朵,阳光暖洋洋的倾泻在地板上,小时钟带着一旁的挂历滴滴答答作响。
      
      她随意瞥了一眼,坐下来,伸出细长的手腕把自己的头埋进弓起的双腿里。
      
      门外的斐仪有些不耐烦,敲门的力道大了几分,“斐然,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斐然知道她要说什么,一个月钱,她父母出了车祸去世了,斐然就住进了姑姑家里。
      
      前几世斐仪变着法子明理暗里施压,让她把父母的遗产交出来,她上一世交出房子后,姑姑就让她搬回了乡下的小房子里。
      
      她想追回财产,讨个公道,却在路上碰见了被绑架的闻远…
      
      她的命运短的可怜,哪怕活了三世,她都没见过今年的冬天。
      
      倒是奇迹般的总能遇见闻远,她不喜欢闻远,闻远像带刺的向日葵,耀眼,可望不可即。
      
      可是傅娇娇似乎很喜欢他,前几世被闻远冷嘲热讽了几回都没有退缩,偏偏闻远不知道怎么对她起了兴趣,傅娇娇对她更是厌恶几分。
      
      斐然推开门,斐仪正在给傅娇娇夹菜,看着走下来的斐然微微皱眉。
      
      “上学就好好上学,为什么要带着口罩。”
      
      斐然绞绞手指默默地坐在餐桌的一旁,她以前一向乖巧,知道自己寄人篱下,所以一直都听姑姑的话,尽量和她们和睦相处,可是经历了三次重生,她已经将这份血脉亲情视如尘埃。
      
      “我有点感冒了,怕传染给你们。”
      
      斐然解下口罩,宽松的校服罩在她的身上,隐隐露出露出洗细白的手腕,她端起粥小小的吞咽。
      
      斐然的父母都是老师,她耳濡目染来一身书卷气,即便是在餐桌上也是斯斯文文,自带贵气。
      
      傅娇娇放下勺子,看着她精致小巧的面孔,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你是打算去报名今天晚上的即兴弹奏吗?”
      
      斐然一愣,前几次也是这样,她喜欢钢琴,所以每一次都会去参加,可是每次总会碰见闻远。
      
      从这次遇见后,她和闻远交集似乎就慢慢多了起来。
      
      斐然摇摇头,“没有,我放学就回家写作业。”
      
      傅娇娇松了一口气,斐仪把她面前吃完的碗收走,放了一杯牛奶。
      
      “娇娇也早点回来,在家学习下功课。”
      
      傅娇娇嘟嘟嘴,敷衍的开口,“知道了知道了。”
      
      斐然看着傅娇娇面前独有的牛奶和早餐,默默地咽下嘴里的白粥。
      
      两姐妹吃完饭回屋收拾书包,斐然掏出压在床底的房产证细细摩挲,既然下定决心改变,她这一世就要尽力的活出自己的人生,这是父母一辈子的心血,她再也不会随意的送给姑姑了。
      
      斐然把房产证藏在书包的夹层里,跟着傅娇娇一起下楼去车站。
      
      初夏的天气隐隐带着几分热气,路上走的女孩都换上了轻薄的短袖和裙子。
      
      傅娇娇也换上了校服裙,露出修长的大腿,衬得一旁穿着长裤的斐然格格不入。
      
      周围来来往往不少年轻男子,都把目光投在傅娇娇的身上,斐然微微后退几步。
      
      傅娇娇像是没察觉似的,掏出小镜子细细的补妆,“你既然不去参加即兴弹唱,就把今天晚上钢琴的使用权借给我吧。”
      
      斐然低下头,“赵老师说今天让佳佳去了。”
      
      前几次斐然都尽量满足傅娇娇的一切要求,可是每次她快死的时候,傅娇娇面上的笑意就像一根刺深深的刺入她的骨髓,让她夜里时时惊醒。
      
      所以即便站在她的身侧,斐然都觉得浑身不适。
      
      傅娇娇听了她的话,面色一僵,“可是我和别人都约好了,你就让程佳晚两天练能怎么样?”
      
      斐然还没习惯怎么吵架,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言不发。
      
      初升的朝阳射在她软软的长发上,发出淡黄色的光晕。
      
      不远处叼着烟的蒋随一把拍向旁边的贺颂,“松子,你看,那个长腿美女不是昨天问你要电话的吗?”
      
      贺颂刚伸出手接住滚烫的手抓饼,显些被他一掌拍在地上,他避开手,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去,一边玩儿去。”
      
      蒋随用力的飞快拍动他肩膀,两眼放光。
      
      “哎,没骗你,说真的,你看那不就是一班那个什么小才女傅娇娇吗,你昨天还炫耀她呢。”
      
      “你给我闭嘴能死啊!”
      
      贺颂忍无可忍抓起手抓饼一手塞进他的嘴里,蒋随还没抽完的烟直接被挤下掉落在地上。
      
      “卧槽!你有病?大早上发什么疯?”
      
      蒋随掏出嘴里的饼刚想砸过去,一旁斜靠着的少年慢慢开口。
      
      “烟掉了,捡起来。”
      
      “没多少,我先抽死他。”
      
      “捡起来。”
      
      少年的声音冰冷,没有怒气却让人不寒而栗,蒋随挠挠头,尬笑两声把烟头捡起来熄灭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又手肘用力的撞了一下贺颂的腹部。
      
      贺颂吃痛,忍不住惊呼一声。
      
      他们这边动静不小,傅娇娇几乎一眼就注意到了,她面上一喜,扔下斐然,摸了摸头发直接走过去。
      
      斐然也是一瞬间注意到了他们,现在的闻远还是一头黄色的碎发,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斜斜的靠在机车上,眉宇下压,眸子中满是不耐。
      
      她快速的低下头,把自己缩在站牌后的阴影里。
      
      闻远不耐烦的四处打量,就看见站牌后一双惊慌失措的小脚。
      
      鞋子的主人隐匿在站牌后,露出的脚腕雪白小巧,像是一只手掌就握的住。
      
      傅娇娇上前遮住闻远的视线,身子却转向贺颂,“贺颂,你也在这里啊?”
      
      贺颂僵笑一声,点点头,“是啊,听别人说这家手抓饼好吃,我们特意赶早过来的。”
      
      傅娇娇余光看了一眼闻远,压制住内心的狂跳,她一早就听人说过,七班的闻远是京圈里的人,长得帅,家世又好,连学校里的老师对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们也要去学校吗?我们一起走吧。”
      
      贺颂一把伸手想扯蒋随手里的车钥匙,“不用了,我们骑车过去…”
      
      傅娇娇身材修长,五官姣好,性格也好,加上会弹钢琴,很多人都说是一中的校花。
      
      蒋随扯住钥匙不放,“行啊,傅同学,来来来,我们一起走。”
      
      闻远已经跨上车,他修长的双腿撑在银色的车侧,薄唇轻抿,光是一个侧脸就让傅娇娇脸红心跳。
      
      “好啊,那我坐谁的…”
      
      今天一大早贺颂就拉着他们出来买饼,所以三个人只骑了两辆车,蒋随贺颂一辆,闻远一辆。
      
      蒋随缩缩脑袋,车是他们的第二个老婆,贺颂的他随意,远哥的他还真不敢上。
      
      “松子,要不你和远哥一辆?”
      
      贺颂凉凉的瞥了他一眼,“是你要带她的。”
      
      蒋随一顿,看向闻远。
      
      “远哥,要不你考虑带一个?”
      
      闻远眉头微皱,侧过身用腿挡住机身,目的不言而喻。
      
      傅娇娇眼里闪过尴尬,她理了理裙摆,又等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没关系啊,那下次吧,这次刚好我和我妹妹可以一起走。”
      
      “好啊。”
      
      蒋随揉了揉鼻子,尬笑着目送傅娇娇离开,踹了踹贺颂。
      
      “松子,你今天对校花的态度怎么不一样了啊?”
      
      贺颂将安全帽扔给他,“回去好好洗洗眼睛吧。”
      
      周围也有一中的学生,目睹了刚刚的事件经过,议论纷纷。
      
      傅娇娇僵着脸走到斐然身边,满脸不甘。
      
      斐然把脸上的口罩拉上去一些,几乎快到眼睛周边,她垂着眼眸,微微压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
      
      早上的公交车车总是拥挤难上,斐然喘着粗气往里面挤,傅娇娇在她前面。
      
      “姐姐,你进去一点。”
      
      傅娇娇想着钢琴的事,还有怒气,她故意上前一步将斐然撞下去。
      
      “上不来了,不安全,你等下一趟吧。”
      
      这车二十分钟才一趟,等下趟来,斐然一定迟到了。
      
      斐然有些急,印象里今天早上是要测评考试的。
      
      “姐姐,你再过去一点。”
      
      傅娇娇纹丝不动。
      
      司机摁了摁喇叭,“好了,不要上了,没上的等下一辆。”
      
      车子缓缓开动,斐然连忙后退,隐隐的她看见傅娇娇微微扬起的唇角。
      
      站台上的人走的七七八八,没上车的学生几乎没有都打车离开。
      
      斐然只好掏出小册子安静的坐在车站等下一趟车。
      
      蒋随又点了个手抓饼出来赔罪,闻远也饿了,跟着点了一个,回过头一眼便看到了她。
      
      小姑娘坐在公用凳上,头发泻下来,遮住她大半脸颊,宽大的口罩将上细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背上背着的书包压住她想俏起的发梢,嘴里念念有词背着东西,脚腕随着脚掌前后移动。
      
      莫名的,闻远想起了他以前养过的一只波斯猫,高贵矜持,羞涩自傲,是一个没落的贵族。
      
      蒋随记性好,一下便把她和方才的傅娇娇连在了一起。
      
      “哎,那好像是傅校花的妹妹啊,没有挤上车吗?”
      
      贺颂踹他一脚,“那你上去问问。”
      
      “问了咱们也带不走,可惜了。”
      
      斐然眼睛在书上,心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她尽量低着头,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巴不得他们快点离开。
      
      闻远注意到她不断后缩的白鞋,嗤笑一声,不再看她。
      
      “一个八块,一个十块。”
      
      摊饼的大爷把饼递出去,呦呵着收钱。
      
      蒋随掏出一张十块递过去,拉着贺颂把饼分了,闻远翻着口袋面色慢慢沉下来。
      
      大爷清理着台面,继续大声道,“还有个八块的。”
      
      闻远拧着眉看向一旁打闹的两人,“我换裤子了,钱和手机都没带,你们还有钱吗?”
      
      贺颂和蒋随僵着脸探了探口袋,默默摇头,三人怎么也没想到几百年出来吃一次早点,还没带钱付账。
      
      大爷不耐烦的又催了一声,“小伙子们,还有八块钱没给哩。”
      
      蒋随看着闻远越来越黑的脸色咽了咽口水,突然脑瓜一亮,他看向一旁的斐然。
      
      “远哥,要不我们找那妹子借点,明天还给她?”
      
      闻远看着缩成一团的人,点点头默许了。
      
      斐然好不容易沉下心记单词,头上就传来两道阴影,她的心跳猛的加速,手指不由自主的蜷缩。
      
      “同学,能不能借十块钱,我们也是一中的,七班的,明天一定还给你。”
      
      斐然心一颤,看向那边的脚尖,确认闻远还在原地,这才撞着胆子低着头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快速递过去,她巴不得大家别有任何瓜葛。
      
      她把钱递过去,连忙开口,隔着口罩声音软软的。
      
      “可以的,不用还了。”
      
      贺颂一愣,随即笑开,“够意思啊,不过远哥不差这点钱,回头还你啊。”
      
      那边老板催的急了,两人连忙拿钱过去交差。
      
      斐然焦急的等在原地,她头一次这么期盼公交车能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当当当当!推荐基友的文文,轻松可爱又超甜~,
    《小金丝雀破产后》
    1.
    聂星琢是聂家的大小姐,背后人称“聂家金丝雀”,在圈里称霸许久,一朝聂家濒临破产,圈里人都等着看这小金丝雀的笑话。
    没想到聂星琢摇身一变,成了姜家的小金丝雀。
    2.
    聂星琢当首饰那天,把自己从头到尾围得严严实实。
    姜执坐在二楼,屈指敲着栏杆。
    特助战战兢兢地问道:“姜总,不帮吗?”
    姜执垂眸看着未动的清茶,声音冷冽不含感情,
    “笼子都搭好了,还要我抱进去吗?”
    小金丝雀vs霸道总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