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撒了谎

      大爷找了两块钱,闻远把它收回手中。
      
      “那妹子应该也是一中的吧,她说不用还了,哎,远哥…”
      
      闻远仿佛没听见一般,拿着找回的钱直直向斐然走去。
      
      小姑娘如坐针毡,睫毛乱颤,握着小册子的手在不断收拢。
      
      闻远眯起眼,将钱递过去,“接着,还欠你八块。”
      
      斐然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闻远拿着硬币的手一动不动,她只能缩着脑袋,将硬币接过来。
      
      “谢谢你,剩下的不用还了。”
      
      四周的风轻轻吹动,将她的低语很快吹散。
      
      闻远挑挑眉,声音冰冷,“这是施舍我?”
      
      斐然连忙摇头,小脑袋一晃一晃,握紧两块钱,大气都不敢出。
      
      闻远停了片刻,嗤笑一声,扭头向蒋随他们走去。
      
      斐然握着硬币的手快把自己硌出印子,她偏过头,努力睁大眼看着公交来的地方,望眼欲穿。
      
      贺颂和蒋随看着闻远亲自上前搭话还有些惊讶,贺颂道,“远哥,你不用亲自还她,我手机转给傅娇娇就好了。”
      
      闻远没搭话,他把饼扔进贺颂书包里,就跨上机车。
      
      斐然听见那边机车发动的声音,心里的喜悦冒出了小泡泡,脚尖不自觉在地面摩擦,快点走啊,快点走吧。
      
      车声越来越大,停在她的左前方,挡住她看公交车的视线,斐然猛的看见闻远硬朗的侧脸,她连忙低下头。
      
      “上来。”
      
      闻远将自己的头盔解下扔给她,斐然下意识的接住帽子,像握了个烫手山芋,她连忙摇头。
      
      “不用了…公交车马上就来了…”
      
      闻远冷笑一声,“你是拨浪鼓吗,只知道摇头。”
      
      “你要是希望那八块钱分成一毛一毛的,我每天去还你一次,你就不用上来。”
      
      斐然打了个寒颤,她知道闻远说的是真的,第一次重生时,闻远因为借了她一块橡皮,便每天来一班还她一小块,让她在整个一中都名声大噪。
      
      “不…不用了…”
      
      她低下头颤颤巍巍的套上头盔,闻远的头大,她一带上去,便松垮的倒向另一边。
      
      闻远一把跨下车,伸出手朝她的下巴过来,斐然一惊一掌拍落他的手,空气瞬间低了几度。
      
      蒋随默默捂住双眼,上次有人打了远哥一掌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小姑娘的手软软的,拍在他的手上就像一只小猫抓了一下,微微疼痛又暖暖的。
      
      斐然露出的大眸子满是惊恐,防备的后退半步,生怕面前的人扭断她的脖子。
      
      闻远一愣,脸色黑下来,他抿着唇把她下巴处的帽扣调好,撑回身子发动机车。
      
      贺颂眨眨眼,一把扭住蒋随腰上的肉,蒋随顿时大叫起来。
      
      “卧槽!你又发什么疯?”
      
      “我们先走,要迟到了。”
      
      蒋随一脸懵逼,他们本来就没打算去上课啊。
      
      斐然吐出一口长气,她扯紧书包带,用力向闻远鞠了一躬,“麻烦你了。”
      
      然后她利落的坐在闻远的身后,闭上眼睛,一脸视死如归。
      
      闻远:“……”
      
      贺颂显些压不住笑意,他连忙带着还在叨逼叨的蒋随飞驰出去。
      
      斐然听见他们的机车尾声更加心慌,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
      
      她重生了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坐过闻远的车,斐然对他的认知一向少的可怜,记忆里他总是跟在她的身后,不顾她的意愿想着各种法子出现。
      
      斐然一直觉得,这就是为什么闻远的死神来临时,自己一直比他先死,应该是死神瞄偏了目标…
      
      闻远透过反光镜看见她一脸赴死的表情,不自觉的轻笑出声。
      
      “坐好了,掉下去我可不管。”
      
      闻远的车骑得很快,斐然死死的抓住机车背后的架子,生怕自己飞出去。
      
      闻远骑得越快,心里头越舒坦,没过十来分钟便到了学校附近。
      
      “停…停下…”
      
      斐然大着胆子拽了下他的衣角,闻远猛的停下,她一头撞在了背上,两人都觉得生疼。
      
      斐然连忙下车,把头盔递过去,低着脑袋,“对不起,对不起…谢谢你…我就在这下就好了…”
      
      前面就是一中的大门,现在是高峰期,来来往往不少人,要是他们看见了,这件事又彻底说不清了。
      
      大概是刚刚的速度太快,斐然的头发有些翘起,闻远捻了捻手指。
      
      “哪个班的,叫什么,我下午把钱还你。”
      
      斐然连忙摇头。
      
      闻远眯起眼,“再摇把你头扣在门上。”
      
      斐然停下头,心里有些郁气,这人怎么每一世都这么蛮横不讲理。
      
      “还有五分钟上课,你要是不说的话可能就赶不上打铃了。”
      
      斐然望着自己的脚尖,暗暗压住快跳出来的心脏,小声开口,“三…三班的…”
      
      “什么?”
      
      口罩遮挡住她的脸,闻远没听清她说什么,略微凑近一些,少年的清爽味扑面而来,斐然咬咬牙,放大些声音。
      
      “我是三班的!”
      
      她说完拔腿就跑。
      
      闻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他摸着头盔,上面似乎还有女孩子的余温,带着淡淡发香。
      
      斐然撒了谎,心跳的飞快,她一个箭步冲进学校,直接跑进班里,生怕被闻远追过来。
      
      斐然的同桌程佳是一个微胖的姑娘,家里比她远几站路,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程佳一脸惊讶的看过来,“然然,你不舒服吗,怎么带了口罩,我在车上都看到你了,我看你没挤上车还担心你要迟到了。”
      
      斐然按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尴尬的回笑两声,“有点感冒,还好赶上了考试。”
      
      她偏过头,傅娇娇坐在她的侧后方,眸中神色难辨。
      
      老师走进来,“大家都坐好,一会儿测评,我要发试卷了。”
      
      斐然收住心思把笔纸拿出来,她的青春很短暂,每次都草草以死亡告别,但她希望每次都能以最热情的姿态来拥戴。
      
      课堂上测评紧张又焦虑,外面却热闹的很。
      
      贺颂载着蒋随一路回到了学校,难得没缺席课堂却因为作业没交只能在走廊罚站。
      
      蒋随满脸控诉,“松子,为什么远哥也没写作业就能坐在里面?”
      
      贺颂一掌削在他脑袋上,“你有本事问老师去。”
      
      七班的老师各个都是灭绝师太,除了闻远,每个都被她们想尽办法整得死死的。
      
      两人一站就站了一上午,接受了来自同类朋友的嘲讽及无情洗礼。
      
      闻远趴在桌上睡了一觉醒,想起什么似得往课桌里一探,摸出了一张十块,一张五十的。
      
      他把十块的扔回抽屉里,揣着五十的就向三班走去。
      
      三班还没下课,闻远环视一圈,微微皱眉,他斜斜的靠在栏杆上,注视着班门方向,轻佻又帅气。
      
      三班的女生忍住尖叫的欲望,一下课便迫不及待的一个个故作镇定的向门外走去,时不时的看一眼他的方向,低头和小伙伴议论。
      
      闻远本来还缓和着的眉眼,看见教室里越来越少的人渐渐沉了下来,直到教室大部分女生都出来后,他忍不住抬脚一脚踹向一旁的栏杆,低咒一声,“艹”
      
      贺颂打水回来,就看见他杵在三班门口做吉祥物。
      
      “远哥,你怎么在这,打球去吗?”
      
      “不打,睡觉。”
      
      闻远将一直握在手中的五十块扔在他手上,头也不回的走进班里,趴在桌子上又睡下。
      
      贺颂握着钱满脸不解,这是…小费?
      
      测评完了又是物理考试,一上午下来班上的人几乎瘫倒一片。
      
      程佳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然然,你考的怎么样啊,物理倒数第二道大题答案是127吗?”
      
      斐然一边收拾文具,一边回忆,“好像不是,是64”
      
      程佳哀嚎一声,“啊,我肯定又做错了…”
      
      周围的同学听到她们的谈话,有的欢喜有的愁,傅娇娇不甘心的握着笔杆,上前两步,站在她们身旁。
      
      “斐然做的不一定是对的,程佳你也别失望,我也是127。”
      
      程佳摆摆手,“然然每次物理都考快满分,她做的肯定是对的。”
      
      傅娇娇脸色一白,面上满是尴尬,程佳这才注意到是她,虽然她不喜欢傅娇娇,但是她知道斐然一直想和傅娇娇交好,连忙开口。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意思是她是对的可能性比较大,你也可能是对的。”
      
      斐然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傅娇娇,“是64,我算了三遍。”
      
      学霸都算了三遍,答案肯定没跑了,周围的人哀嚎一片。
      
      傅娇娇没料到今天的斐然这么较真,她脸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笑了两声,强忍着怒气看向程佳。
      
      “程佳,你今天能不能把钢琴房的名额让给我,我今天有点事想用下钢琴。”
      
      程佳见斐然不像以前那样对待傅娇娇,转了转眼珠道。
      
      “不好意思啊,今天我和老师约好了考核,你明天用吧。”
      
      傅娇娇看着一旁无动于衷的斐然,咬咬牙齿,冷哼一声回到座位上。
      
      程佳翻了个白眼,连忙靠在斐然旁边,“然然,你和她怎么了?”
      
      斐然把口罩摘下,想呼吸些新鲜空气,她的皮肤一向白嫩,带久了口罩印的脸侧有些红晕,唇若点血,散下来的头发显得人娇小可爱。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她可能没有把我当做妹妹…”
      
      程佳从美色中回过神,一掌拍在桌子上,“啧,你终于明白了,我一早就觉得她不安好心,你离她远些。”
      
      斐然心里一暖,点点头,之前她都很快死了,也不知道程佳在她死后有多难过,有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完成自己想要的人生。
      
      两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中饭,就等着下午的排练。
      
      最近是高三年级的成人礼排练期,作为高二的学妹,每个班级要上场表演一个节目,她们班选择的是歌舞剧象牙塔公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新坑坑《会读心术的她》
    命硬多灾的降妖师男主×命弱的读心术吸妖女主
    文案:
    宋家的祖训,对待外来妖孽,一律先降后化,宋少主更是严守条训。
    天上掉下的妖孽,身弱体虚,却总能窥视人心,宋家的弟子都眼巴巴的等着少主降妖扒皮。
    却有人夜里瞧见那大逆不道的妖孽压在少主身上,少主非但没有动手反而将人反扑在身下,语气温柔。
    “读不出我的心,那我念给你听。”
    遇见了易吸妖沈握瑜之后,被妖物觊觎的宋怀瑾每一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