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撒娇变美[穿书]

作者:舍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

      童言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几乎是被温遥兜着的,她的书本、笔记撒了一地。

      车子上人仰马翻,一片慌乱。

      温遥朝后半仰着身子,双手一左一右死死抓着自己跟前排的座椅,脸色苍白。

      她慌不迭地自对方身上爬下来:“你没事吧?”

      温遥艰难的翻过身子,仰靠在座位上努力平缓呼吸,勉强憋出两个字:“有事……包里有我的药。”

      陈薇睡得迷迷糊糊的,一下子被甩到地上砸醒,还来不及爬起来,耳边就听到温遥说自己有事。

      她顿时慌了。

      “温遥!你的药呢?”

      温遥手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话来。

      童言只知道对方身体不好,但具体怎么个不好法却是不清楚的。闻言更是慌乱,一叠声地问:“陈薇他说药在包里,可是包不见了。而且我刚刚撞到他了,会不会哪里骨头伤了?我不敢动他!”

      陈薇手一动,恰好抓到一个包,正是温遥的。

      “我找到了。”陈薇眼睛一亮,飞快从包里掏出一支小小的玻璃瓶准备起身。

      “着火了!快跑!”

      这时不知谁突然发出一声喊,顿时惊得所有人惊慌乱窜,有人撞上陈薇,她手里的东西一下飞了出去。

      然后被慌乱不已的人群踢来踢去,转眼就没了踪迹。

      “药!”

      陈薇快急死了,借着常年练舞的身段强行挤进人群,焦急地在地上巡睃,“童言!他心脏不好,你快帮忙找找他身上还有没有药,包里的药被撞飞出去了!大家麻烦让一让,有心脏病人!稍微停一下好吗?求求你们了!”

      然而大家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如同惊弓之鸟,哪有人去听她说了什么?偶有一两个人听到,也只是稍微迟疑了下,转眼就被人流推涌着往前走了。

      “心脏不好?”

      童言脑子里懵了下,手飞快地温遥的身上翻找。

      温遥脑子里嗡嗡的,视线已经模糊,只有眼前一片光斑,童言的脸时不时地晃过来,又晃过去。

      “没……有。”

      他一直知道自己这一天迟早都会来,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陈薇的话他听到了,刚刚为了抓童言,他自己的包就飞出去了。

      一般他都会带两瓶药,包里一瓶,兜里一瓶,但是今天他突然觉得偶尔偷个懒应该也没事。

      哪知还真的就出事了。

      温遥露出一丝苦笑,伸手去触那片光斑:“没……有,别……怕。”

      童言浑身都在发抖:要命!怎么会是心脏病?

      鼻端那股被烧焦的糊味越来越重,童言简直快哭了。

      陈薇被人群挤着,好不容易在车门的边缝里发现了药瓶的踪迹,但还不等她去够,司机突然打开车门,药瓶就彻底不见了。

      “药!”
      陈薇尖叫一声,眼泪直接就下来了。

      “别怕。”

      温遥还在努力地安慰着童言,他能感觉到对方的颤抖,以及对方强撑着没掉下来的眼泪。

      “对不起……”

      “你说什么?”
      童言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哭音:“陈薇你药找到没!快来呀!”

      “对不起,别怕。”
      温遥重复。其实他一直期待着这天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时候,这让他感觉有点抱歉。

      这次童言听清了,她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别哭……”
      温遥露出一丝释然的笑,然后头一偏,昏了过去。

      “!”
      童言脑子一懵,整个人都僵住了。

      【白色棒棒糖可以救他。】

      脑海里突然突兀地响起这么一句。

      童言眨眨眼:【?】

      【可以选择定向抽取模式增大抽中白色棒棒糖机率,将耗费200积分一次,是否选择?】

      看着眼前再次浮现出来的梦幻对话框,童言憋气:她拼命攒了一晚上外加一天的积分,也不过刚刚210而已。

      童言狠狠抹了一把脸,抬手戳上【是】。

      【叮!恭喜宿主,抽中白色棒棒糖X1,可缓解目标的负面状态。】

      系统似乎也知道事情紧急,这次抽中棒棒糖之后并没有装进背包,而是直接出现在童言手上的。

      童言慌忙剥开糖衣,一把糖塞进温遥嘴里。

      跟之前一样,【白色棒棒糖】一进温遥嘴里,立即化开吸收了。

      童言紧张地盯着他。

      【恭喜宿主!成功使用白色棒棒糖一支,将为温遥减轻负面状态10%。】

      “有效?”
      童言心里一喜,温遥的呼吸肉眼可见地平稳下来,之前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确认温遥没事,童言瞬间脱力瘫坐在那里起不来了,后来还是已经下车的人发现不对,又冲回来把两人架出去。

      陈薇嚎啕大哭冲过来,手里抓着那瓶好不容易捡回来的药。

      两人合力把药给温遥塞进嘴里之后,就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把温遥抬上车送往医院。

      童言坐在后座,温遥就躺靠在她身边,表情安然。

      童言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惊慌失措了,她定定地看着对方因为睡着而显得有些稚气的脸,这才惊觉对方也不过是跟自己一般大的年纪而已。

      眼前似乎又出现他平静释然的笑,以及那句“对不起,别怕。”

      她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一样,紧紧地揪起来:“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暖阳光的人……”

      上辈子她对温遥的印象并不深,六个月的监.禁出来之后,对方就没再出现过。

      原书里有关他的剧情也不多,似乎他的出现,也只是为了衬托一下谢荣的心志。

      ……

      正自出神,温遥的手指突然动了动。

      童言扭头,正好对上温遥缓缓睁开的双眼。

      刚醒他还有些懵,眼神迷迷糊糊的,显得那点稚气越发明显。

      “你醒了?”
      “吓到了吧?”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住嘴。

      陈薇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她眼圈还红红的,看到温遥醒过来她似乎又想咧嘴大哭,但是看一眼童言她又忍住:“下次多备点药在身上,吓死我们了。”

      温遥点头:“对不起。”

      不知为什么,童言听着他这三个字突然感觉有点烦躁。

      “另外记得给自己带个心脏病人的标识牌,自己的生命要自己爱惜才行。”

      听着她这句带着火.药味儿的话,温遥沉默了下,然后露出一个温和的笑,点头:“好。”

      这反应——
      就好像是她憋足了劲,结果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

      童言更烦躁了。

      ……

      帮着温遥挂了号,又开了检查单子,天已经完全黑了。

      好不容易歇下来坐在彩超室外等着做心动图的时候,童言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再不吃东西估计就要饿死了。

      她这才想起来刚刚兵荒马乱的,大家都还没吃东西。

      “你们想吃什么,我去买。”

      陈薇本想拒绝,但是看一眼温遥,便改口道:“就买点粥吧。”

      温遥:“一样。”

      童言便点点头拿上包出去了。

      等童言买好东西回来,却发现位子上不见了两人。

      左右四顾,她突然发现走廊尽头两个身影一闪。

      童言一喜,拎着东西就找了过去。

      那边人比较少,前方有说话声清楚地传了过来:“温遥,你真不跟阿姨说吗?以后别自己坐车了,让王叔送你好不好?”

      陈薇的声音带了丝哀求,听起来有点可怜。

      童言脚步一顿,下意识地把身子藏进了阴影里。她惊讶地发现刚刚送她们来医院的“好心人”也站在一边,一脸哀恳地看着温遥。

      温遥的声音很低,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陈薇一下急了:“那我找我妈,让她给你安排个人行吗?你这样太吓人了!今天要是没我们呢?”

      不知为什么,童言突然感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默默地拎着东西走回原位坐下等人。

      等两人回来吃完东西,她便借口复习提前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谢凤清跟外婆正在吃饭。

      昏黄的灯光下,微风挟着饭菜的香味扑在脸上。

      童言喊了声:“妈!外婆!我回来了。”

      听到门响,谢凤清早就过来了,还系着围裙:“怎么样?同学没事了吧?吃饭没?”

      童言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还没,快饿死了!”

      说完,她把书包往地上一扔,一个虎扑到餐桌上,一眼就看到最中间那盘可乐排骨。顿时开心扭头,往笑呵呵的外婆脸上“啾”了下,再扒到谢凤清身上来一下,雨露均沾完,这才伸手抓起一块排骨,“啊呜”一口塞进了嘴里。

      “手都没洗。”

      岑外婆忍不住拍了外孙女儿的手背一下。

      童言也不在意,听着脑子里【撒娇成功】的提示音嘿嘿笑个不停,叨着排骨跑去洗手。

      “也不提前说一下,以为你不回来吃了,饭肯定不够。”

      谢凤清一边摆碗一边念叨:“你那同学没事了吧?吓到了没?”

      童言一愣,嘴里嚼着排骨含糊不清地道:“没事了,我走的时候等着照彩超呢。”

      然后又去阻止谢凤清往自己碗里拨饭的举动:“我吃了点包子才回来的,这些就够了。”

      话毕童言顿了下,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温遥那张笑眯眯的脸:“你很爱吃包子。”

      她赶紧往嘴里扒了一口饭,摇摇头又把注意力拉回来。

      “那怎么行?你现在正是消耗大的时候得多吃点!”

      谢凤清又结结实实按了一筷子饭进去:“昨天我可是听你外婆说了,你晚上看书看到了快两点。学习是重要,休息更重要,不然身体搞病了,就像你那个同学一样,晕到考场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谢凤清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对岑外婆道:“妈,一会儿吃完我出去一趟,买点速食包子什么的回来,万一言言晚上饿了有的吃。”

      岑外婆:“少买点,那东西没营养。去买点面粉肉馅儿什么的,明天我自己包。”

      童言默默吃着饭,听着两人的聊天瞬间就从自己身上拐到了哪家的面粉好,哪家的菜肉新鲜上面去了。

      再一会儿,那方向就又跑到谁家孩子长得结实脑子又聪明。

      吃完饭,她本来想帮着她妈收拾,结果却被谢凤清跟岑外婆两人联手镇压了:“快去看你的书,晚上早点休息。”

      ……

      房间里,童言认认真真地看着书,再时不时地记个笔记,屋子里安静得只有她的呼吸声以及笔尖碰触纸张的沙沙声。

      她的心情恢复平静,沉浸在书本里心无旁骛……

      谢凤清收拾完就出去了。

      岑外婆一个人坐在客厅,把手机和电视声音都关掉,静悄悄地看着电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岑外婆瞅瞅壁钟,摘下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起身去热了杯牛奶。

      又轻手轻脚地走到童言门前听了听,这才把门悄悄推开条缝儿——
      童言纤细的身影伏在书桌上,手上唰唰地写着什么。

      岑外婆露出一个笑,“言言?”

      童言一顿,抬起头来,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外婆。”

      岑外婆走过来把台灯拧亮了些:“喝点牛奶歇下眼睛,你都快两小时没出来了。”

      童言心里一暖,仰头咕嘟嘟把牛奶咽了下去:“嗯,谢谢外婆。”

      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

      长时间没有活动的关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听得岑外婆脸又是一板:“看会儿书了要动一动,听听你的关节,都赶得上我的了。”

      童言嘿嘿一笑,抱住外婆蹭了蹭,就听见外面一响,似乎是谢凤清回来了。

      “那我先进去了,有空再聊。”

      她似乎是跟别人一起回来的,礼貌地冲对方道完别,谢凤清这才转身进屋。

      童言眼尖地注意到谢凤清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漂亮的丹凤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阴霾又隐去。

      “妈,怎么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