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撒娇变美[穿书]

作者:舍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早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方士敬终于赶回来了。

      面对童言那张乱七八糟的桌子,方士敬二话没说,直接罚刘武自己坐那个写满脏话的位子,并打扫卫生一个月,外加一份万字检讨,检讨通过前那些脏话还不许擦。

      对此,刘武表示非常不服。

      但是他没胆子去找方士敬的麻烦,再次把矛头对准了童言,趁中午对方去吃饭的时候偷偷往她新凳子上抹了一层口水。

      谁知不巧的是这事被忘了带校园通回来取的温遥撞了个正着,后者押着他去厕所冲洗凳子的时候又碰到了方士敬,于是刘武悲催地又罪加一等,承包了整个学期的班级卫生。

      ——所以“多行不义必自毙”说的就是刘武这样的人。

      至于童言的坐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陈薇说了什么。反正方士敬压根没提让童言搬回原位的话,反倒直接叫刘武到前面来坐那张脏位子。结果许元中途插了一脚,两人互换了。

      于是,那张原本属于童言的桌子,跟着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侮辱人的话一起,随着刘武被搬到了最后一排,而许元则扛着自己的桌子坐到了梦寐已久的女神身边。

      因为这件事情,谢荣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宁的,觉得有些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童言下午放学就跟陈薇一起走了,跟两人一起走的还有温遥以及两男两女四个学生。

      10月25就是校庆正式演出,而现在已经是10月9号了,还有短短的两周时间,童言跟温遥两人根本没有排练过,得加紧排练才行。

      他们几个已经跟方士敬写好申请,接下来的时间直到校庆,如果不是必须,晚自习都可以不用参加。

      目送着几人收拾东西离开,原本坐在童言前面的林珍珍满是羡慕地回头:“谢荣,你说你怎么也不参加一下。你看你长得这么好,声音又好听,上去唱歌肯定比童言好听!”

      谢荣本来就在为童言的事情心烦,闻言顿时没好气,但又碍于许元在旁边不好直接驳斥对方,便轻浅地笑了下:“已经高三了,还是学习为重。”

      林珍珍大咧咧地“嗨”了一声:“你还怕学习?我要是有你一半成绩,我妈做梦都得笑醒了!”

      谢荣脸上的表情舒缓下来,轻笑一声:“你也别妄自菲薄了,你的成绩也不差呀。”

      许元听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说话,完全没有自己插嘴的余地,顿时不耐烦了:“行了行了!知道自己学习不好还不好好学习,还来打扰别人,这不是成心拖人后腿呢?”

      林珍珍一噎,有心想把人顶回去,但是转念一想这人可不是童言那个面人,万一顶出什么矛盾来,这乐子就大了。

      最后只好悻悻地哼了一声,“我可没想打扰谢荣学习,就是觉得不公平。童言长没长相,声音又是公认了的难听,凭什么她能上去唱歌谢荣不能?还不就是巴上了陈薇呗!”

      听到这里,林珍珍的同桌李菲也转过头来:“对啊,我说许元你也太没用了点吧?之前黄莎莎在的时候谢荣不能上也就算了,现在黄莎莎不在了,你不但没能把谢荣顶上去,还把自己给弄下来了,这是个什么骚操作?”

      “你行不行啊?就这点能耐还想追我们美女学神,寒碜谁呢?”

      李菲她爸是个搞建筑工程发家的小老板,说话江湖气息很重,专戳痛脚。李菲跟她爸一脉相承,许元被她左一个“骚操作”,右一个“行不行”给噎得白眼直翻,恨不得掀桌。

      “你说谁呢?谁寒碜呢?”

      许元直着脖子喊,他喜欢谢荣,这是早就在班里公开了的事情,“老子不过是一时不查,被那个丑女暗算了而已!你等着,老子这就去找人,加一个节目!老子跟谢荣单独表演!”

      吼完,许元把书一摔转身就冲了出去。

      谢荣喊都没喊住。

      “行了谢荣你别喊了!”

      李菲剔着小拇指甲,一脸的无所谓:“这男人追你,你就得时不时给人个考验,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要他何用?”

      “明年就要高考了,我不想耽误……”

      “不想耽误学习!我知道了,可是你别告诉我你还对高考没把握!”李菲一脸不信:“过份的谦虚就是骄傲了啊,你的成绩就比温男神差那么一点儿,还怕高考?嘁,说出去狗都不信!”

      谢荣:“……”

      谢荣被噎得心烦不已,别人只道她谦虚才不表演,哪知道是她根本不会唱歌!她天生五音不全,再简单的歌她都会唱跑调!

      要是表演个古筝她倒还可以,但是唱歌——她是真的不行。

      李菲又凑过来一点,脸上的表情神秘:“哎,我可是跟你说个秘密,只限我们仨啊!我是看别人都不在我才说的啊!”

      一听这话,原本已经转身过去背课文的林珍珍赶紧凑过来。
      谢荣表面平静,但是身子却是配合地伏下来,跟两人头碰头。

      “这次校庆我爸捐了不少钱,因此也知道了点不算是内幕的内幕。”

      李菲比出一个大拇指往上顶顶:“听说这次校庆,可是有大人物要来,还说这次如果哪个节目表演出彩,可是有惊喜哟!”

      “哇!真的吗?”

      林珍珍是个沉不住气,顿时惊呼出声,被李菲一把捂住嘴:“嘘!不然你以为黄莎莎为啥突然要参演?”

      谢荣保持着淡然的表情不动,但是瞬间张大的瞳孔却是出卖了她:

      难怪——

      她记得刚开始组织节目的时候,陈薇可是一个人也找不到。但是后来有天突然黄莎莎的态度就变了,非常积极地找陈薇报名又出谋划策,还拉了许元进去。

      原来根子在这儿!

      谢荣脑子里急速转着,轻轻笑了下拿起习题:“好了好了,我们现在是学生,校庆惊喜再大还能大过成绩?赶紧学习吧,下周六就要第一次摸底了,别到时考砸了再哭鼻子可没人理你。”

      “也是。”

      林珍珍一听,顿时对这个校庆表演丧失了兴趣。而李菲本来就没什么艺术细胞,对这件事情也就是随意八卦一下而已。

      等两人重新转回去之后,谢荣想了想,拿起手机编辑了条朋友圈发出去,等了约莫十分钟,又删去。

      她发的是一条自己练古筝的短视频,她相信依许元对自己的关注程度,十分钟已经足够对方发现这条视频,并围绕着这个视频产生想法了。

      许元已经出去了,谢荣可不想自打自脸跑去跟他说自己想表演古筝,于是便用了这个迂回的法子来向对方说明。

      之所以又删掉,是因为她要假装这个是自己“不小心”发出去的,免得破坏自己一贯的形象。

      *
      另一边,童言赶鸭子上架,被陈薇几人押上车。

      排练的地点被定在陈薇的外婆家,在在福隆山庄一个独门独院的小院子,那里有一间专门的练舞室。

      从一中过去坐公交车大概要四十分钟的时间,加上等车以及步行,就要将近一小时。

      童言苦着脸,趁等车的间隙赶紧拿出课本复习。

      陈薇注意到她看的是高一物理。

      见状,陈薇头痛地扭过头去闭上眼睛假装休息:她最怕的就是物理化学了,里面的公式定理分子式,她一看到脑袋就发晕。

      当初也是脑袋锈逗了才会选理科,所以最近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转科。

      看到她这么刻苦,剩下的两男两女也收了原本轻松嬉闹的心情,开始暗暗后悔自己怎么没带个课本出来。

      其实这四人是班里的体育特长生,他们并不需要太强的文化课知识。所以当初全班人都不愿参加节目的时候,只有这四人勉强答应了。后来黄莎莎带着许元过来,原本还想把四人剔出去的,但是被陈薇以一个人独舞难以撑起全场为由拒绝了。

      因为想着今后直到校庆之前,都没法晚自习,所以中午童言都没午休一直在看书。这会儿车子一开动,再看书她就感觉有点不舒服。

      车子晃,眼前的字就跟着晃,让她完全没法集中精神。又加上她上辈子的物理知识积累几乎为零,因此即便有【紫色棒棒糖】的加成,这会儿她也感觉书里的知识分外艰涩起来。

      什么“静摩擦力”、“滑动摩擦力”、“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力的合成”等等……

      看得她简直要疯,完全没有早上复习英语语文时的爽快。

      但是如果说要她放弃看别的——
      童言的犟劲儿却又上来了,咬着牙跟这些个公式定理死磕。

      陈薇坐在她旁边,脑袋一点一点的,已经被车子摇得马上就要见周公了。

      温遥坐在两人身后,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玻璃上童言的倒影——
      小少女紧紧抿着唇,牙关咬得梆紧,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跟手里的书本死磕。

      温遥心里一动,抬手敲敲陈薇的椅背:“要不坐我这儿来睡?”

      陈薇昨天晚上练舞太晚,今天又因为旁边多了一个人没好意思开小差打盹,这会儿已经是强弩之末。

      听到温遥的话之后,陈薇几乎是热泪盈眶,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跟人互换了位置。

      童言一个头两个大,脑子里满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箭头,分分合合的,就是不肯乖乖呆在同一个地方。

      偏偏公交车走几步还要停几步,不停有尖锐的刹车声,以及令人焦躁的电子女声:“前方到站……请乘客文明乘车,多谢合作!”

      “力的分解,力的合成……”

      童言顶着一双蚊香圈眼无神地直视前方,喃喃着刚刚背的定理,死活想不起来这到底是属于合成呢,还是分解呢?

      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上面指甲修剪得圆润整齐,宛如粉色的贝壳,泛着好看的光泽。

      童言脑子里纷乱的箭头一定,莫名闪过三个字:真好看。

      “物理你只需要理解它最基本的几大定理,然后剩下的就往里面套公式就可以了。还有它的解题,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几种定理的各种运用。所以物理审题最关键,要学会抓题干,这一点,你可以从课后的习题练起……”

      温遥清淡的声音浅浅地响起,瞬间就抚平了童言因为看不懂书本而产生的焦躁。

      她慢慢静下心来,原本一团乱麻的思路随着对方的声音慢慢被理顺……

      渐渐地,童言的脑海里就只剩下温遥娓娓而谈的声音,之前令她烦恼不已的刹车声、报站声全都不见了。

      “你看这道题,”

      温遥拿起笔画了两个箭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所以在这个方块给地平面施加力的同时,地平面也在给方块……”

      “嘎吱!”
      “砰!”

      温遥的声音被尖锐的刹车声打断了。

      童言被巨大的惯性甩到一边,她一脸懵逼,按了按身子:咦,怎么不疼?

      “呵呵……”

      饶是心口疼得要炸开,温遥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笑了下:“同学,我的腰……快顶不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情 20瓶;笔笔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