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宠妃

作者:烟花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云之托

      独孤稔也陪着她熬了大半夜,又困又累,还胆战心惊,唯恐陈阿娇受的精神刺激太大,又变成从前那个疯婆子。所以强忍着不让自己睡着,唯恐打个盹迷糊过去,就被陈阿娇套个麻袋埋了。她隐隐后悔,不该把司马相如的原话如实转告。
      黎明前夕,独孤稔最困倦的时候,忽然听到静默了大半夜的陈阿娇又开始嘀嘀咕咕,她猛地惊醒,只听到一句,
      “原想抛砖引玉,谁料,本宫才是那块砖。既如此--”
      
      陈阿娇忽然款款踱步到了她跟前,冷硬干瘦的一只手一把托起她的下颌,尖利的指甲在她柔润的面颊上划过。
      独孤稔眼中闪过一丝恐惧:面对面的一瞬间,她看清了陈阿娇的眼神,充满了嫉妒和不甘,还有绝望。
      
      两个女子的近距离凝视,一刹那模糊了身份等级,只有无法掩饰的年龄和容貌的差距。这世上,任由一个女人的身份多么高贵,生活多么优越,背景多么强大,唯独无法掩盖时间在她身上刻镂的痕迹。
      所以男人朝秦暮楚,喜新厌旧。任谁都无法否认新鲜美好的青春,又有什么堂皇的说辞可以压抑天性中的喜好。
      陈阿娇凄然一笑,放开了独孤稔的下颌,沉声说完了下半句,
      “既如此,本宫,便送你上青云!”
      
      那日开始,陈阿娇加强了对独孤稔的训练。
      “在宫中见到嫔妃该如何行礼?”陈阿娇问。
      “不,不知道……”独孤稔嗫嚅着。
      “打!”陈阿娇淡淡地下令,一旁的楚嬷嬷举起手中的细竹棍,劈啦抽打在她背上。
      “秋冬时节,皇上喜欢吃什么汤羹点心?”
      “百合汤。”
      “错,百合莲子红枣汤。再打!”
      又一记竹棍。
      
      “起来走到镜子前,看看自己哪个形态不好看?”
      “不知道。”
      “打!背没有挺直,胸没有挺出。”
      独孤稔的头上冒出一层细汗。
      
      她要她熟知宫中礼仪,她要她对皇上的喜好倒背如流,她甚至让嬷嬷搬来了四面巨大的菱花镜,摆放在寝宫里,让独孤稔在镜子的包围中,时时刻刻端详自己的举手投足,哪个动作妩媚,哪个动作不够大方。每天都吃得很少,鸟食一样一点点,还要靠墙站一个时辰,还要保持微笑,如果身体躬下来,一旁监督的嬷嬷就毫不留情地劈来一记竹棍。
      
      独孤稔和嬷嬷都叫苦不迭。
      “娘娘,阿稔,不想进宫。”她试探着问。
      “娘娘,这野丫头不是可造之材,何苦浪费娘娘的心血。”嬷嬷提议,“大长公主府上有的是姿容秀丽懂事乖巧的婢女,选几个好的,教导起来也容易些。”
      “是吗?”陈阿娇冷笑着,瞥一眼独孤稔,又盯着嬷嬷,“她不懂事,你也老糊涂了。”
      “老身不敢。”楚嬷嬷有些尴尬,“还请娘娘赐教。”
      
      陈阿娇先问独孤稔,“你不想进宫,替本宫办事,那你想干嘛?”
      独孤稔语塞。
      她终归是想做个普通女子,过现世安稳的日子。可细想来,她却并无这样的福分。现世安稳?去哪里安稳?回楼兰,留大汉,哪一条路,都不会现世安稳。
      
      不等她回答,陈阿娇讥讽,“哦,你这样姿色平淡头脑平庸的女子,自然也没什么奢望。就想把你在宫里遭受的屈辱和你姐妹安丰的小命统统抛到脑后,与世无争去吧?”
      独孤稔心下一寒。
      
      宫中屈辱,安丰的性命,这些都是盘亘她心头的阴影,挥之不去。就是不想再重蹈覆辙,她才想离未央宫远远的,最好永世不必再进去。
      可午夜梦回,安丰血迹斑斑的脸和青紫发胀的身体无数次浮现,幽怨的眼神中带着不甘,总是对她哭诉,“阿稔,我好冤哪!”
      她真的忘不掉。
      难道无论忍受什么样的折磨和屈辱,也只能选择忍耐和逃避,忍到连性命都丢了,还要继续忍耐和逃避下去?
      
      想到这里,她犹疑着抬头望陈阿娇。
      陈阿娇好整以暇地玩弄着自己的指甲,看似漫不经心地追问,“你觉得是谁杀了安丰?”
      这还用说吗,卫子夫!
      
      这个名字像刀子一样深深扎入她的心里。
      那个高高在上的卫子夫,那个假装亲切和蔼,可却在暗中下杀手的卫子夫。她的双手,沾满了安丰的血。
      她怎么不恨,怎么不想为安丰讨回公道,可她不过是一个异邦来的女奴,连长门宫都出不去,更别想进入未央宫,杀掉卫子夫了。
      
      独孤稔的双手,紧紧地扒住了冰冷的地砖,无奈和悲愤冲荡在胸间,卫子夫太强大太强大了,她深知自己有多么无能为力。可只要她这辈子不能为安丰讨回公道,她就一辈子都会愧疚。
      “阿稔,”陈阿娇轻声打断她的思绪,“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被皇上杀掉吗?”
      
      独孤稔抬起头,很困惑地望着她:这还用说吗,陈阿娇是皇上的亲表姐,再怎么样,皇上都不会杀她。
      陈阿娇莞尔一笑,“你想错了。皇上不杀我,不是因为我是他的亲表姐,而是因为我阿娘,大长公主,即使今日,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影响力。皇上不杀我,是因为我的背景足够强大。”
      
      她又说,“阿稔,你记住,在一个狼奔豕突的年代里,如果你只会忍让退避,最后可能会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只有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卫子夫,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从一个跳舞的贱婢,一步步爬高到了我的位置。现在,到你了。”
      
      陈阿娇的话让独孤稔大为震惊。
      一旁的嬷嬷也瞠目结舌,不敢置信地瞧瞧独孤稔,又看看陈阿娇,眼神中流露无遗:就这个野丫头,能把卫子夫拉下马,娘娘看错人了吧?
      独孤稔也怀疑陈阿娇是不是又精神错乱了。就凭她?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别说取代卫子夫了。
      
      “娘娘,”她嗫嚅着,“奴婢,奴婢,恐怕……”
      陈阿娇一摆手,“其实无论你愿意不愿意,能不能做到,你都没有别的选择了。你以为长居长门宫,就一定高枕无忧吗?皇上今日不杀我,未必将来都不杀我。就算他不杀我,只要卫子夫的儿子登基,卫子夫也会撺掇新皇杀了我,永绝后患。那时,恐怕整个长门宫的人,都要为我陪葬。难道你一定要等到束手就擒,也不肯主动突围吗?”
      
      陈阿娇的话又让独孤稔心下一凛,自她进长门宫以来,成天只暗中埋怨这里像个坟墓一样死寂,却从没想过也许这里真的会变成一座巨大的坟墓。
      细细想来,陈阿娇的话针针见血,让她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陈阿娇说的没错,她听从陈阿娇的安排,并非为了荣华富贵,其实只是为了一条小命能苟活着;而就是为了能苟活,她要去争抢荣华富贵。
      她决然磕头到底,“奴婢,听从娘娘安排!”
      陈阿娇满意地笑了,带着一丝凄苦和释然。
      
      一个月后,一匹轻骑飞快地掠过漫漫荒草,朝长门宫飞奔而来。还离着十米远,马上的人就等不及,飞身跃起,直扑到门前,急促地喊,“来了,来了!”说着指向某个方向,那里隐约有马蹄得得传来,带起一阵尘烟。
      陈阿娇指使嬷嬷飞快地给独孤稔打扮了一下,就把她连拖带拉地推到了门口。
      
      独孤稔有些惶急,一手扶着门不松开,扭身喊,“娘娘!”
      陈阿娇扶住她的肩膀,两人一人在门内,一人在门外,面对面凝视了片刻。就像两世的对影。
      陈阿娇的脸上浮起一种复杂的情感,说不清道不明,她似乎如释重负,却又饱含期盼,还恋恋不舍地瞥了一眼远处的人影和尘烟,
      “还记得前几天教会的那首歌吗?”
      独孤稔点点头。
      “去吧。”
      陈阿娇把她往外轻轻一推。
      
      “吱呀”一声,长门宫斑驳的大门已然关上。
      从此,就和那个阴冷死寂的活死人世界永别了?
      
      独孤稔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在长门宫的光景,恍惚如梦。之后她才慢慢地转过了身,朝马蹄声和尘烟漫天的地方走去。
      荒草浓密,许多处高过一人,草丛深处仍有少许昆虫偶尔唧唧一声,除此之外就别无生机,她有些害怕。
      
      清清嗓子,她唱起了歌,为自己壮胆,
      “登兰台而遥望兮,神怳怳而外淫。浮云郁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飘风回而起闺兮,举帷幄之襜襜。桂树交而相纷兮,芳酷烈之訚訚。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猨啸而长吟。翡翠胁翼而来萃兮,鸾凤翔而北南……”
      这歌声并不婉转,而是带着一丝沙哑,在辽远的荒原上无边无际地传送,这歌声里的一切都被这荒原放大、扩散了。
      
      这歌声穿掠草丛,转绕过精铁盔甲,如一只柔荑之手,挽住了一丝心弦。
      “停!”马上一人威严地下令,身后一队全副铠甲的羽林将士齐刷刷勒马止步,训练有素。
      他侧耳细听,“谁在唱歌?这附近有人家?”
      
      一羽林军将领汇报,“启奏陛下,此处并无寻常人家,只有,只有长门宫在不远处。”
      刘彻皱了一下浓眉:他不想提到长门宫。
      “走!”他牵马欲行,又犹豫了,“这声音,听着像个少女。”
      这声音听着不是陈阿娇。
      
      羽林将领心领神会,“这歌,唱得还挺好听的。”
      去文庙祭祀奔波了一天,身边没有莺莺燕燕,冷不丁听到一个陌生少女的歌声,当然会引起陛下的兴趣。皇上多少后宫妃子,都是在外偶遇得来的,比如钩弋夫人。
      刘彻忽然玩性大发,“悄悄儿过去看看。别被发现了。”
      羽林军得令,一溜下马,悄无声息地朝歌声传扬处包抄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