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互怼

      次日,容泠怀孕并且晋升为昭仪的消息就传遍了后宫,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这位分提升的跨度也太大了点,史无前例,不过再一想,这毕竟是皇上第一个孩子,地位不一样也情有可原。
      
      容泠却是被这位分的晋升惊到了,别人不知道,祁景煜和自己再清楚不过,这“孩子”分明就不存在啊。
      
      容泠试探着问,祁景煜却给出了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回答:“你姓容,若是给你个容华的位分听起来怪怪的,再往上,晋升妃位有点麻烦,这之间好听些的也就只有昭仪了。”
      
      这么草率的吗?若不是祁景煜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容泠都要以为他这是又在逗自己玩了。
      
      然而祁景煜还真是这么想的,后宫中人那么少,也不太存在用位分压人这种事,还不是怎么顺手怎么来?
      
      相比祁景煜和容泠如此淡定坦然,别的地方可是炸开了花,沈婳咬牙切齿地咒着容泠,还摔了好几个杯盏不说,德妃心里可是五味陈杂。
      
      还真怀上了?这才多久?皇上才去她那里多少次?按照时间算,两个月,那不就是皇上刚临幸她的那几次吗?怎么运气就真这么好?
      
      “娘娘,您别这么想,这不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吗?她怀了孕,肯定会拿那只镯子做一番文章,不是正合您的计划吗?”德妃的心腹宫女凑到她身边道。
      
      “哼,也是。”德妃冷笑一声,“顺便借她的手把宁嫔给处理掉。那女人整天躲在佛堂里,都没机会动手。”
      
      “可不是,娘娘您这么想才对,容昭仪这次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
      
      “有孕在身”的容泠这下待遇更是好上加好,各种补品流水般地往蓬莱宫里送,简直是要把库房搬过来的架势。
      
      青桃目瞪口呆地看着运来的一盒盒药材和做工精致的玉如意,憋了半天,终于感叹出一句:“皇家真是太有钱了吧!”
      
      “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净给主子丢脸。”红杏嗔怪她一句,明明自己也惊叹得移不开眼。
      
      “太后娘娘也送了东西过来,是寻常的玉如意和鎏金的簪子,宁嫔送了一串佛珠,倒是德妃娘娘,送了一尊观音像。”青桃掰着指头数道。
      
      “观音像?她倒是忍得住,不嫌心里憋屈得慌吗?”红杏笑道,“还指不定心里怎么气呢。”
      
      容泠倒是不在意这些,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就让人把东西收进库房里了。娘亲跟她说过,年纪太小的女孩生产都危险得很,更是走在鬼门关上,她还不想这么早就拿自己的命作赌注。
      
      她还想借着祁景煜的威风好好地皮一皮呢,容泠这会儿倒是明白了为何话本上都喜欢写任性妄为的宠妃,实在是有人罩着的体验太过美妙,令人舒爽。
      
      祁景煜下了朝之后没多耽搁便来了海棠苑,朝堂上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同僚之间互吹一番,又总有几个想出头的御史递上一些弹劾某某的折子,多半都是臆测,没什么真凭实据,祁景煜心里想着别处,也懒得多看。
      
      倒是在走之前又看见了一封弹劾安远侯的折子,这次说得比之前还要露骨,简直就像是指着鼻子骂他意图谋逆了。
      
      祁景煜嗤笑一声,哪有那么多逆可以谋的,名不正言不顺不说,安远侯从上一代起便自请远离兵权,与武将也都没什么交集,哪来这个实力谋逆?
      
      写折子的是个默默无闻的言官,一看就是受身后人指使,祁景煜之前也让人查了查,说来也巧,正是与容泠曾经定亲的那个赵慎。
      
      这倒是让人看不出是私下恩怨还是真意有所指了。
      
      祁景煜之前没太把赵慎放在眼里,即便是曾经与容泠定过亲,也什么都没成,他还不至于这么小心眼。
      
      不过看手下人递上来的资料,这个赵慎最后娶了安远侯庶弟的女儿,容泠的堂妹容璇,这倒是稀奇,安远侯府倒了于他半点好处没有不说,甚至还可能影响到他的仕途,他又何必作茧自缚呢?
      
      祁景煜不觉得这两家有什么不可调解的恩怨,还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留了个心,让人去查查这个赵慎背后又是谁动的手。
      
      不过那些事情都没有重要到让他留下办公的地步,祁景煜步履飞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哪有美人赏心悦目呢?
      
      海棠苑里闹腾了大半个上午,总算是把各种赏赐贺礼收拾了个干净,还没闲下来,又迎来了皇上。
      
      祁景煜进屋时,容泠正侧躺在藤椅上,手里捧着上次的话本,被话本中的故事逗得忍俊不禁。
      
      屋里的各个角落都放足了冰,散发出一阵阵凉气,清凉得很,案上摆放着各式糕点小吃,茶香缭绕,实在是享受。
      
      这回容泠倒是没有再被祁景煜吓到,大大方方地把话本收进了抽屉里,眼神似乎还有点不舍。
      
      “话本比我还好看吗?”祁景煜有点被忽视的不爽。
      
      “那是自然。”容泠看透了他面狠心软的本质,在他面前愈发胆大,直言不讳。
      
      “啧,是朕太惯着你,才让你这么不把朕放在眼里。”祁景煜叹息。
      
      这句话迷之与话本里的对话相吻合,容泠想起话本里的情节,脸一红,心跳都加快了一些。
      
      “嗯?”祁景煜挑眉,这次怎么反应这么激烈?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
      
      容泠轻咳一声,掩饰自己被脑补撩了一下的失态,随手端起微凉的茶,饮了一小口。
      
      祁景煜就这么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见面了也没什么特别的话想说,但就算是这么沉默着相望,都觉得心情不错。
      
      窗外有阵阵微风拂过,吹散了些许凉意,树叶沙沙地响着,间或夹杂着几声清越的鸟鸣,祁景煜突然开口:“你喜欢酸的还是辣的?”
      
      “咳咳”容泠闻言直接呛着了自己,祁景煜见状笑了起来,容泠哪还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一边缓着气,一边略有些狼狈地瞪了他一眼。
      
      “皇上明知道这是假孕,还说这个做什么?”容泠对他这无聊的恶作剧有些恼怒。
      
      “冤枉,实在是冤枉,我只问了一句你喜欢酸还是辣,怎么就被你曲解到那里去了?”祁景煜却还振振有词。
      
      这哪是什么曲解?他分明就是那个意思,不然谁会在这种时候恰巧地问这么个问题?
      
      “还是说,”祁景煜微微眯起眼,笑道,“你还真想过这个问题?”
      
      “……”容泠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跟这人说话实在是太费劲了!
      
      “我倒是觉得男孩更好,这样以后再生个公主,有哥哥宠着,多好。”祁景煜自顾自地接下去。
      
      容泠不禁顺着他的话想了想,觉得似乎的确挺不错的。
      
      等等,打住,怎么都想到第二个孩子身上去了?第一个还没着落呢!不对,我都还没做好真怀孕的准备呢!容泠有些抓狂,一不留神就被带跑偏了,真是……
      
      “哈哈哈哈。”祁景煜看着她变幻莫测的神色,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好了好了,真不逗你了,别又哭着赶我走啊。”
      
      “谁‘又’哭着赶你走了?我那次是……”容泠怒极,刚想反驳,却又卡壳了。
      
      那次是什么来着?明明是不久前才发生过的事,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当时自己还在想方设法算计着祁景煜的感情,如今却已经与他这般亲近了。
      
      这进展也太快了点吧。不,不对,这亲近明明都是假的!是他非要胡说八道逗自己玩才有的假象!容泠在心里点了点头,下定决心绝不轻易屈服。
      
      “那次是什么?怎么不说了?我还真挺想知道你为什么哭的呢。”祁景煜好奇道,搞清楚了为什么,下次才好精确避开嘛,逗她的确好玩,哭了可就麻烦了。
      
      “皇上无所不知,自己去猜吧。”容泠却忽然淡定了下来,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清冷,挑衅般地看着他。
      
      以为我这么好拿捏吗?冷静下来再想想也不过如此,说是说不过你,吊你胃口我还是很在行的。
      
      容泠胸有成竹,决定与祁景煜势力斗争到底。
      
    插入书签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