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演戏

      容泠自从“有孕”之后愈发慵懒,穿着宽松的衣裙,整日呆在凉爽的屋内,不愿出门。
      
      前些日子德妃几人相继来看她,她特意戴上了祁景煜给她掉过包的镯子,装作不经意地在几人面前晃了几下。
      
      德妃见了也神色不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宁嫔也是事不关己地数着手中的佛珠串。其他不知情的人倒是附和着称赞了几句。
      
      容泠本以为德妃会沉住气,深谋远虑一番再动手,却没想到半个月都没到,德妃安插在海棠苑里的眼线宫女夏风就有动静了。
      
      夏风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识破了身份,平日里只做些寻常的事,不偷懒也不出头,努力装出一副胆小安分的样子。
      
      这日正是轮到她和冬雪一起伺候汤药,她们平日里关系不错,因而她只是随便找个了借口便支开了毫无警惕之心的冬雪,不动声色地往汤药里加了点东西,待完全溶解,看不出异样后,一个人端着碗进了屋。
      
      “娘娘,趁热喝吧。”夏风低着头,微微躬着身子,眉眼柔顺。
      
      容泠接过药碗,拿起调羹搅了搅,像是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今日只有你一个人?”
      
      夏风毕竟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背后渗出了一层冷汗,强作镇定道:“冬雪先去忙别的了,奴婢想着一个人送进来也没什么……”
      
      “这样啊。”容泠似乎真的是随口一问,放下药碗,“凉了再喝,你先出去忙吧。”
      
      夏风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额头上都有汗冒出来了,磨蹭了片刻又觉得再多说就要被怀疑了,只好先退下了。
      
      离开时还记挂这里面的事,念念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那黑沉沉的药汁,但愿不会被发现吧,她心想。
      
      待她走后,容泠随手将药倒在了窗外,留了个碗底,算是帮德妃嫁祸别人的计划留了个证据。
      
      小宫女心理素质不太行,一下子就能让人看出来心里有鬼,德妃也是无人可用了吧?这样的都能当作眼线塞过来?
      
      容泠心里这么想着,拿出了准备好的“伪装”材料,在脸上抹了一层色泽黯淡的粉,做出一副面色苍白的憔悴模样,开演了宫斗的第一场大戏。
      
      毫无心理准备的青桃隐约听见了屋里容泠唤她的声音,声音似乎有些虚弱,压抑地敲在她心上。她心头一紧,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急匆匆地跑进了内室。
      
      绕过屏风,只见容泠虚捂着腹部,无力地倒在案上,浅色的长裙上晕染开一滩刺眼的血色。长发散落在肩头,容泠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紧紧地闭着眼。
      
      青桃霎时慌了神,真情实感地叫出了声:“主子!主子您怎么了?快来人啊!快请太医!”
      
      说着冲上前去,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容泠面前。
      
      正在她焦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却见容泠朝她眨了眨眼。
      
      “……”青桃这才恍然想起,自家主子这是假孕来着。
      
      “主子您、您可吓死奴婢了!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青桃跳起来的一颗心回到了原处,见容泠没事,不禁喜极而泣,趁着旁人还没来的工夫,小声埋怨道。
      
      “不告诉你才演得逼真。”容泠也没想到这小丫头会激动到这种地步,有种玩弄了人家感情的愧疚感,语气都温和了许多。
      
      青桃接不出话来,容泠说的没错,要是告诉了她,给了她心理准备,她还真不一定能演得出来。但是、但是也不能这么吓人啊!再这么来几次,自己迟早得被主子给吓死!
      
      青桃一腔委屈无处安放,只好怪在自己蠢头上。
      
      容泠见此心里更加愧疚,只想着事了之后一定好好安抚这个傻丫头。
      
      青桃那惊天动地的一嗓子喊来了无数人,容泠没时间再与青桃说什么,匆忙地把头埋进了袖子了,装出一副痛苦难耐的样子。
      
      青桃被这一秒变脸的演技惊到了,愣在了原地,众人进来时看到的便是她眼角含着泪珠,呆愣愣地跪坐在容泠身边,像是被吓傻了的场景。
      
      这事很快便惊动了太医院和皇上那里,太医院里,半养老状态的姜太医主动领命,把后辈们往后一挡,匆匆忙忙地去了蓬莱宫。
      
      太医院里的后辈们望着姜太医远去的背影,热泪盈眶,前辈这是不想他们卷进后宫的争端里,主动替他们挡灾避祸啊!
      
      远去的姜太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后辈们心中神圣化了,心里无可奈何地想着,皇上和这位容昭仪真会玩,说假孕就假孕,说流产就流产?
      
      妃嫔们搞这么一套只能说是大胆,也称不上太稀奇,毕竟姜太医在太医院呆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
      
      可他还真没见过皇上也跟着搅和在里面一起玩的!这算什么?这图什么?
      
      相比姜太医,祁景煜听到李总管慌慌张张地禀报了这消息的时候,心里还算平静,毕竟早有预料不是?
      
      他淡定地让李总管把前些日子处理好了的红玉镯带上,深吸一口气,作出一副微怒的样子,大步走出殿门。
      
      李总管下意识地听从命令带上了那只镯子,茫然地跟在了祁景煜身后,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带着这镯子?
      
      容泠“小产”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有心人耳里,德妃计谋得逞,笑得狠毒:“容昭仪,宁嫔,受不受宠又如何?还不是被本宫搞定了?”
      
      她不紧不慢地换上了个华贵的镶金簪子,起身上了轿辇,向蓬莱宫去看热闹。
      
      容泠被安置在了床上,一副虚弱得都要昏迷的样子,额头上是预先撒上去的水珠,脆弱的模样让人看着都心疼。
      
      因而,明知道这是假的,祁景煜心里还是狠狠一跳,皱起了眉头。
      
      刚进屋的姜太医被这迎面而来的阴沉气场吓得身形一颤,老腰一闪,差点没直接倒在地上。
      
      他颤颤巍巍地告罪一声,搭上了容泠的脉,很好,预料的没错,啥事没有,都是假的。
      
      然而,在祁景煜阴沉目光的注视下,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着“剧本”走:“娘娘气血亏损,脉象不稳,像是受了外物的影响,以至于此。”
      
      姜太医不知道这两位的这场戏是想怎么收场,只好含糊地说了“外物影响”。
      
      “查。”祁景煜脸色阴晴不定。
      
      在祁景煜的压力下,众人手脚飞快,姜太医开了个方子“缓解”容泠的症状,又很快在碗底留下的药汁里发现了不对劲。
      
      “这药经过谁的手?”
      
      听到这不带丝毫情绪的质问,宫女冬雪面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什么都没有做过!皇上明察!”
      
      夏风也跪在了一边,一言不发,像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谁指使的?”祁景煜俯视着她们两人。
      
      两人又是求饶又是否认。
      
      祁景煜失了耐心,反正他已经给德妃做出了她陷害容泠的“证据”,这两个宫女指不指认,指认谁,都不太要紧。
      
      “拖出去,处理了。”
      
      夏风瞳孔骤缩,挣扎着道:“是宁嫔娘娘!”
      
      抓住她的太监动作一顿。
      
      夏风深吸几口气,像是被逼无奈,将事情的经过,包括动机,药物来源,如何处理都交代了个清楚,人证物证具在,宁嫔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祁景煜什么都没有问,挥了挥手,让人把她拖了下去。
      
      “叫宁嫔过来。”德妃嫁祸的果然是宁嫔,祁景煜一点都不意外,顺手处理了宁嫔也好。
      
      室内一片静谧,容泠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装昏迷,听着祁景煜的收场演出,心里不禁有点着急,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那个小宫女?这不就顺了德妃的意帮她除掉宁嫔了吗?
      
      她闭着眼,没看见祁景煜不动声色地用眼神示意了身后的李总管,李总管看了这么一出戏,也大概明白了过来,后退一步,装作不小心撞上了梳妆台,顺势将藏在袖中的镯子丢在了地上。
      
      “哎哟,奴才该死。”李总管作势去捡那镯子,却“不小心”手一抖,没拿稳,将镯子丢到了姜太医身边。
      
      “……”姜太医沉默。
      
      硬着头皮捡起了那镯子,细细一闻,脸色微变:“这镯子……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李总管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装得还挺像。姜太医腹诽。不过这镯子倒是真的有问题。
      
      “奴婢记得这是德妃娘娘赏赐给主子的镯子,主子瞧着好看,便一直戴着了……”青桃适时出声。
      
      可是,主子不是分析了这镯子没有问题吗?青桃疑惑,殊不知躺在床上的容泠也愣住了。
      
      她本意是想揪出夏风的真面目,从而揪出德妃这个幕后黑手。因此当夏风攀咬宁嫔,祁景煜还不再追问的时候,容泠恨不得“醒来”自己说上两句。
      
      可理智告诉她,祁景煜不会把这件事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揭过,于是她忍住了冲动,耐心地等着后文。
      
      却没想到竟然又绕回了镯子身上。
      
      这让她自己都迷糊了起来,是自己推测错了?还是什么别的缘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个收藏w么么啾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