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祁景煜走来的时候逆着夕阳,气势汹汹,整个人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贵不可言。
      
      他面色沉静,看不出喜怒,步履稍快,身后的小太监苦不堪言,小跑着跟上,捉摸不透又是哪里出了问题,惹得皇上不高兴。
      
      蓬莱宫的小宫女小太监们在这短短两日内经历了大起大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主子从独宠后宫沦落为“打入冷宫”,可这“冷宫”还没够一天呢,德妃娘娘、宁嫔相继前来,来者不善,如今更不得了,连皇帝都来势汹汹了。
      
      洒扫宫女们一个个战战兢兢地低着头,心里思量着自家主子到底是怎么惹着了皇上,让皇上这么着急着前来“兴师问罪”。
      
      祁景煜旁若无人地走进了海棠苑,也不等容泠出来接驾,像之前一样径直闯了进去。
      
      青桃端着盘茶点从屏风后出来,一抬头撞见了祁景煜,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
      
      她一阵手忙脚乱地稳住手中的托盘,思绪还没从眼前的震惊中回来,不着边际地想着幸好没把东西扔出去,不然泼了皇上一身,那可要遭殃了。
      
      祁景煜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他印象中这个小宫女总是一副一惊一乍不够稳重的样子,不过怎么说也是容泠从家里带来的贴身侍女,他也不必过问。
      
      绕过屏风,便看见了静坐在窗边的容泠,那人捧着一卷书,案上摆着一盏茶,散发出淡淡的雾气,萦绕不绝。容泠看得入了神,连他走进来都没有察觉。
      
      祁景煜下意识放轻了脚步,顿在那里一动不动,美人捧卷实在是赏心悦目,衬着窗外若隐若现的海棠花,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让人不忍打破。
      
      祁景煜只觉得缠绕在心口久久不散的烦闷倏然便消散了,他悄悄地走近,一时间有些好奇是哪位大家的诗词文赋让这清冷的仙子品味得如此用心。
      
      容泠毫无所觉,身边传来轻轻的走动声和些许微风,她只以为是青桃又落下了什么东西,没有在意。
      
      “嗯?是话本?”略有些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容泠一惊,吓得连手中的书都没有拿稳,“啪嗒”一声落在了桌上。
      
      书页“唰唰”地被风翻过,扉页上的书名一闪而过,容泠飞快地将书倒扣在桌上,好险在露出封面之前抢救了一下自己。
      
      她心里还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对吓人的始作俑者没什么好脸色:“皇上这是做什么?”
      
      “嗯?朕做了什么?不过是见你看得入神,不忍出声打扰,怎么?”祁景煜对她这新奇的反应很是感兴趣,不由地出言逗她。
      
      容泠知道论歪理自己肯定说不过这人,索性不再说话,让他也没话可接。
      
      祁景煜等了半天没有后文,看她神色像是有些生气,不禁好笑:这么不经逗?惹急了还得自己哄,真是......
      
      祁景煜无奈地摇了摇头,正打算随便说点什么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却不经意地一低头,发现容泠表面上转身背对着他生气,手却在“暗度陈仓”地想把那话本藏起来“毁尸灭迹”。
      
      从前倒没有发现她还有这么有趣的一面,祁景煜发现了也不出声,就这么看着她自以为隐蔽地把书藏进了抽屉里,还悄悄地松了口气。
      
      “噗。”祁景煜没忍住笑出了声,心里想着是告诉她自己方才已经看见了扉页上的书名,还是装作没看见,当着她的面从抽屉里取出书来念一遍......
      
      光是想想就觉得精彩。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容泠却是开口了:“皇上昨晚刚让嫔妾‘失宠’,今日又来,岂不是反复无常?”
      
      话刚说出口,容泠便觉得不妙,这话说起来是指做戏半途而废,可怎么听起来却像是自己在任性不满?
      
      果然,祁景煜闻言笑意愈深,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爱妃何出此言?朕什么时候违逆过你的心意?就算是昨晚也是爱妃哭着推拒,朕实在不忍心美人落泪,才无奈离去的。”
      
      明知道此人一派胡言,口中没一句真话,容泠还是不禁红了脸,懊恼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太冲动,以至于给这人“表演”的空间。
      
      祁景煜最懂得见好就收,停下攻势安安静静地欣赏她羞恼的神情,眉头微蹙,眼睛如同漾起了涟漪的水面,在光下波光粼粼的,红晕从脖子一直蔓延到耳后,粉嫩嫩的。
      
      “对了,”容泠不太熟练地转换话题,从另一边的柜子里翻出早上德妃给她的红玉镯,隔着手帕小心地拿了过来,“这是今早德妃前来时给的,宁嫔说,可能有问题。”
      
      容泠说得含糊,还提及了宁嫔,试探着祁景煜的意思。
      
      祁景煜对这种言语之间的机锋最为敏锐,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顾忌和不信任,不过这也实属正常,后宫之中,哪有那么多真心呢?
      
      不过,祁景煜笑了笑,对如今的他而言,地位稳固,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得到他,他早已不必像当初身为三皇子的时候那样,对一切喜好的厌恶的都不动声色。
      
      他想宠,便正大光明地宠,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她不信,便让她不得不信。
      
      “不必这么提防我。”祁景煜语气柔和下来,一身的锋芒都收了起来,连“朕”这种显示地位的自称都没有用,就像是寻常人家的谈心。
      
      不过,第一次动情的祁景煜显然是不懂得如何哄人的,说出的话也硬邦邦的:“我若是想动你,你怎么也躲不了。倒不如乖乖的信任我,别做无用功。”
      
      “....”容泠沉默,虽然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怎么就这么让人不服呢?
      
      于是,容泠索性敞开了怀,照着他的风格,直言道:“那便请陛下查一查这镯子吧,按照惯例,多半是什么对胎儿不利的东西,若是陛下想借此除掉德妃,嫔妾也可以配合来一场假孕。”
      
      假孕?祁景煜挑眉,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如此直截了当,不过想想倒也有趣,还可以借机顺理成章地提一提位分。他说不准自己如今的动情是一时兴起还是长长久久,但至少先给她的以后铺点路。
      
      “都依你,这镯子我先带走,等会儿补你个差不多的。”祁景煜应允,德妃的手段他一直睁只眼闭只眼,懒得管不代表他不知道,以往让她“无声无息”地害死几个人,都无所谓,如今动到他在意的人身上,就不必留了。
      
      “对了,宁嫔也不是什么好人,跟太后有些牵扯,防着点。”祁景煜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虽说按照宫里的规章,轻易动不了手脚,但也说不准她们那些人有什么避人耳目的手段,祁景煜不由地想起了一些往事,眼底有些阴沉。
      
      容泠没有多问,只轻声应下。
      
      可以说的“正事”都说完了,容泠偏过头不去看他,手指无意识地摩挲地衣袖,有些不知所措。
      
      祁景煜感受到了她的不自在,心里好笑,明明之前倒是放得开无所谓,怎么如今又开始害羞了?
      
      他想要打趣她几句,又怕一不小心再把人惹恼了,要是再惹哭了赶自己走,可就不好了。
      
      祁景煜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真是奇妙,竟有种被掣肘的感觉,却又是心甘情愿甚至甘之如饴的。
      
      这便是母妃当年所说的,面对心仪之人时的心境吗?
      
      然而,在他所见的世界里,“心仪之人”就像是一场镜花水月,短暂得似乎都没有必要提起。
      
      父皇心仪过的人太多,唯一被人们称之为长久的也只是因为他的生命终结在那段时候,仔细算来也不比别的妃嫔长久。
      
      别人又何尝不是?那些妃嫔,在岁月的侵蚀下,又有几个对皇上有真情?不过是逢场作戏,为了权势地位、荣华富贵。
      
      思及此,祁景煜不由地自嘲了起来,他对容泠又是怎样的感觉呢?又会以怎样的姿态终结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日更啦w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