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疑惑

      次日,容泠难得没有像以往那样睡到日头高挂,祁景煜起身时她便清醒过来了。
      
      昨晚她难得没有被折腾,虽说被他搂在怀里让她最初有些不自在,但放松下来以后还是睡得香甜。
      
      容泠坐起身来,如墨的长发散落在被褥上,眼里还有几分刚睡醒的水光,姿态慵懒,有着别一番风味。
      
      祁景煜没忍住伸手抚了一把她的长发,随后神清气爽地由着近身伺候的小太监给自己穿上衣袍,走出了内室,留下容泠愣在原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祁景煜在她面前越来越不像印象中那样沉稳淡漠了,更不像传言中说的什么冷血残暴,而是总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举动。
      
      比如昨日悄悄走到自己身后偷看自己手中的话本,还有今日这让人觉得好笑的得意。
      
      不得不说,若是放在从前,容泠肯定想象不出自己会与皇帝直言后宫中的勾心斗角,皇上还一副“随你斗,我给你撑腰”的样子。
      
      实在是想想都觉得惊悚。
      
      不过,这样的改变对她而言实在是再好不过,海棠苑中的祁景煜不再是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无情帝王,而是可以亲近一些的人。
      
      容泠第一次正视自己对祁景煜的看法,不禁悄悄红了脸。想什么呢,还亲近?她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抛在脑后。
      
      待容泠洗漱完毕走出内室,桌上早已摆满了各种清淡开胃的清粥小菜,祁景煜动作比她快一步,正坐在桌边等她。
      
      哪有让皇帝等妃嫔的道理?容泠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逾矩,连忙快步上前,正想要告罪,祁景煜便开口道:“坐吧,不必那么拘束。”
      
      “说起来倒是第一次与你一同用早膳。”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可从祁景煜口中说出来,哪怕是用看似正常的语气,都让人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容泠自然是领会到了他话外的意思,不就是想说自己前几次总是起不来床吗?
      
      容泠又羞又恼,低头摆弄着面前的清粥,不与他说话。
      
      祁景煜忍不住笑出了声,口上温柔地说着什么“小心烫”,心里却是在想,脸皮真薄。
      
      饭后没多久,祁景煜便离开了,没有什么晨昏定省,宫中的日子算得上悠闲,容泠不紧不慢地对镜梳妆,恼人的事都甩了出去,未来也多少有了点着落,心无所虑一身轻松。
      
      等容泠悠哉悠哉地梳妆好,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太监送来了一对血红的镯子,外观上与德妃送来的看不出什么区别,质地却是更好一点。
      
      容泠这才想起来昨日祁景煜说的换一个给她,没想到这么快便处理好了。
      
      那小太监垂着脑袋,憨笑着,看上去喜气洋洋的,接了容泠的赏,张口就是几句讨人欢喜的马屁,逗笑了一屋子人。
      
      “照奴才说,送镯子哪有只送一只的,看上去多寒酸?德妃娘娘也是不怕闹笑话。这不,皇上特意让奴才跟娘娘说,库里东西多得是,磕着碰着了尽管让人去取。”
      
      小太监年纪轻轻就混到了皇上身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凭这张会说话的嘴和这副笑脸,就差不到哪去。
      
      明里暗里贬了德妃一通,还不忘拍一拍新晋宠妃的马屁,听得人就算心里暗想着这小太监胡扯,面上总归是高兴的。
      
      容泠心情颇好,却也不敢真“怠慢”了这对镯子,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主子不戴上这镯子吗?”等人都散去了,青桃上前问道,“今日萧贵人摆了暮春宴,戴上这镯子日后不就正好可以算在德妃娘娘头上?”
      
      青桃要是不说,容泠都差点忘了这暮春宴,萧贵人是太后侄女,寻个名头办个什么宴会方便得很,太后也乐得见她出头,若是真躲在宫里默默无闻,那才是愁人呢。
      
      至于这暮春宴,萧贵人本意是想弄出点新奇玩意,请皇上一起,顺道在皇上面前露个脸,可惜祁景煜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挥手一句“知道了,忙,不去”,就打发了通报的小宫女。
      
      祁景煜可以由着性子不去,容泠可就不行了,太后都出席,哪个妃嫔敢托大,给太后难看?
      
      “戴上了才是奇怪呢。”时间还早,容泠也不急,耐心道,“德妃也不傻,这么明显让人怀疑的东西,我若是一点都不提防地戴上,那才是真的让人起疑呢。”
      
      “也是,不过奴婢还有一事不太明白。”青桃思索了片刻,犹豫道,“既然这镯子这么引人怀疑,德妃娘娘又为什么要在上面做手脚?事后不是一查就能查出来吗?”
      
      容泠闻言一愣,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确,德妃此举不就是引火烧身吗?
      
      青桃见容泠不答,以为自己又说了什么蠢话,连忙小声补救:“奴婢愚钝,比不上主子们一想就通,但这点实在是想不明白,还请主子指点指点吧。”
      
      “你说的对,德妃不会在这么明显的引人怀疑的东西上动手脚。”容泠沉思,自言自语地分析,“那这镯子便没有问题,她又是图什么?”
      
      青桃见她面色凝滞,不敢出声打扰,只茫然地站在一边。
      
      容泠也只是受惯常的思维蒙蔽,被青桃这一疑问点醒,片刻便想明白了,不由地笑了起来:
      
      “德妃倒是比我想象的厉害些。她送了这镯子,我定然是会怀疑的。而我一个初入宫的嫔位,哪有什么靠谱的人脉,自己是查不了的,就算托人查了,到时候结果说是镯子没问题,我也不会信,只会以为是太过隐蔽,轻易查不出来。”
      
      “那么,便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向皇帝说出自己的怀疑,把事情闹大,那么最后查出来镯子没问题,一个居心叵测的罪名是逃不了的,还平白惹皇上厌烦,失宠也不为过。二是将计就计,无论我出什么招,她都已经有个‘明晃晃’的靶子在我手上了,没有人会在意她动的其他手脚。”
      
      容泠顿了顿,看向身边被这一通话绕晕了的青桃,缓缓道:“我猜,她想借机除掉别的什么人,栽桩嫁祸也好,她只要随便搅和几下,自然是有人要出来‘顶罪’的,而她自己,无论如何都是置身事外没有嫌疑的。”
      
      “而我若是坚定地攀咬她不放,她就更大有文章可作了。”
      
      容泠不禁在心里赞了一声好计谋,若不是祁景煜和自己的关系有点不同寻常的微妙,说不准自己就真栽在她手里了。
      
      至于德妃想要顺带着除掉谁,思及宁嫔和德妃的恩恩怨怨,容泠觉得,多半是她。
      
      不过,这些都还不急,假孕的消息至少也得一两个月后再传出来,到时候再与她们周旋吧。
      
      眼前这暮春宴还要稍微应付应付呢,德妃宁嫔不说,光是那说话不过脑子的沈婳,若是在太后面前再闹起来,都挺让人烦的。
      
      然而,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沈婳今日穿了一身桃红色的衣裙,妆容也是精心调理过的,见了容泠一身烟青色淡雅长裙,只觉得容泠又是故作出尘,刻意和自己过不去。
      
      于是,沈婳当下便沉了脸色,冷哼一声:“容嫔还真是尝了甜头,舍不得自己那‘仙子’气质了,不知道最后结局会不会也像前朝的那位‘仙子’一样。”
      
      众人听了这话,脸色都是微变,不敢出声接这茬,生怕引火烧身。
      
      前朝的那位宠妃人前一副清冷高傲的模样,暗地里却害死了不少人,先帝赐她‘仙子’的名号,可好景不长,最后被刚登基的祁景煜冷血残暴地安排了“殉情”,结局也是凄惨。
      
      太后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边,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热闹。
      
      “沈贵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前朝的那位贵妃娘娘与先帝情深,死得其所,我又怎敢与之相提并论。”容泠一脸无辜,像是真的听不懂似的。
      
      “你别装傻,谁不知道那位贵妃...”沈婳被她这样子激怒,口不择言。
      
      “沈贵人慎言,贵妃死于‘殉情’,你把她与我联系起来,是想咒皇上吗?”容泠冷冷地打断她,心里对这一而再再而三针对自己的蠢货也失了耐心。
      
      如此胡乱说话,是生怕自己惹不出大祸吗?
      
      沈婳一愣,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随口而出刁难容泠话是有多么愚蠢,见太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随口说了你一句,你就想要害我吗?”也不知沈婳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挑的事,还偏要以为自己是受害者。
      
      容泠懒得再与她多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沈贵人还是少说几句吧,这暮春宴就要开始了,可别因此耽搁了。”
      
      “怎么都围在那里,诸位姐妹们快落座吧,有什么心里话待会儿再说也不迟,可别错过了今日的正戏。”萧贵人笑着前来解围。
      
      后宫中妃嫔不多,加上太后也不过才十个人,众人围成了一桌,德妃和萧贵人分别坐在太后两侧,几位常在和沈婳坐在一起,容泠则是被安排在了宁嫔和安贵人之间。
      
      这暮春宴是萧沐依着家里每年操办的一种颇有意趣的宴会而来的,与寻常的宴会不同,每一样吃食糕点甚至茶水必须由一种花为主要原料制成。
      
      暮春时节本是容易感伤的,大家热热闹闹地围成一桌,品尝着这些独特的吃食,也算是对即将逝去的春日的一种缅怀,意蕴悠长。
      
      不过,萧沐即便刻意给自己化了朝气蓬勃的妆容,眼底的落寞不甘却还是没能完全遮掩住。
      
      她朝容泠笑了笑,可容泠总觉得,这笑实在是太过勉强,分明还是在纠结着祁景煜如此不给她面子是不是自己搞的鬼。
      
      容泠无奈,这事她实在是无辜,她都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哪又能想起来给别人添堵呢?
      
      怎么每次祁景煜明目张胆地搞事,最后背锅的都是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容泠:又背一锅。(微笑)
    祁景煜:免费给你拉仇恨,不谢。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