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

作者:云素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9章

      张氏有喜让后宫许多人坐不住了,钮钴禄氏更加坐不住,入宫这些年她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皇后因为有儿子稍微好一些,康熙为此还特地去看了看张氏,让张氏受宠若惊。
      
      皇后也派人送了一些补品以示恩宠,后宫其他人也都如此,蓉蕙也随大流,蓉蕙明白后宫是非多,张氏如今这么打眼,并不是什么好事,她不想卷入是非。
      
      除了请安,偶尔去菱萱那坐坐,蓉蕙就在自己的院子,原主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可那毕竟是原主的能力,哪怕拥有她的记忆,身体本能也会,可如此强加在身的技能毕竟生疏,需要实际操作转化为自身能力。
      
      蓉蕙开始练字,因为原主本身写着一手漂亮的字,哪怕有记忆,到底有些不习惯,第一次写差强人意,多练练寻找感觉也就是了。
      
      张氏有喜让康熙十分高兴,他子嗣单薄,他一连几天都抽空去看望张氏,晚上都掀了蓉蕙的牌子。
      
      康熙人逢喜事精神爽,折腾的蓉蕙更加吃不消,蓉蕙在现代出身权贵,哪怕被保护的再好,也知道权利的可怕,所以才会如此敬畏康熙,可在敬畏是个人都有脾气,被康熙折腾了两晚的蓉蕙,这晚两人纠缠之时,奶凶奶凶的轻咬康熙耳垂,贝齿轻轻磨着,康熙身子一僵,低头看着如小猫一样萌凶的蓉蕙,心咚咚的直跳,整个人更加兴奋了!
      
      蓉蕙在心里把他骂过千百遍,这个大猪蹄子!
      
      蓉蕙只是象征性的用牙齿磨着他的耳垂,并不敢留下任何印子,那怕是真想死一死。
      
      蓉蕙睡着之前暗自凶萌的瞪了瞪康熙,康熙瞧见一切,等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康熙露出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笑容,“你以为是谁都可以咬朕的耳朵吗?你以为是谁,朕都会如此纵容吗?小傻瓜这也就是你了,你还不以为然,真是朕宠的!”
      
      可惜这句话蓉蕙没有听见,康熙拥着蓉蕙一夜好眠。
      
      因为张氏有喜康熙常去看望的原因,蓉蕙被恩宠几天的事都没有成为焦点,所有人的焦点都在张氏那,又过了一天康熙终于掀了别人的牌子。
      
      蓉蕙感慨终于得救了!
      
      蓉蕙想着这几天有时大胆的行为,而康熙并未生气,心里也在犯嘀咕,这晚睡不着抱着球球,“球球,这几天皇上来我这,我有时候被他逼急了,作出一些大胆行为,皇上并未追究,也许皇上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是吧?”
      
      球球身体里的康熙目光温柔,他的付出她还是能感受到的。
      
      蓉蕙摸摸它的脑袋,“可是那又如何呢?他终归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皇帝,他的喜怒哀乐又何尝需要讲道理呢?所谓伴君如伴虎就是如此吧?哪像球球就算生气,只要我道歉哄哄就不会生气了,还是球球好!”
      
      康熙:·······
      他现在一爪子拍死这个蠢女人还来得及?
      
      他是暴君吗?
      
      蓉蕙想到自己来到古代,哪怕就是嫁给一般人也比这好,忍不住揉揉球球的小脑袋,“球球你说我为什么会进宫呢?如果我嫁的是一般人该多好,世人都羡慕都希望能进这宫墙,可谁又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机关算计,有多少危险呢?世人都觉得荣华富贵权利地位好,为此争破头,可谁真的想过再多的荣华富贵跟权利买不来真心真情,当争破头得到权利地位之时,就会想要真情,而那时真情真心已然成奢望。”
      
      蓉蕙的话让康熙震撼,他年少丧父丧母,从未得到一日承欢,八岁登基,面对鳌拜把持朝政,他不断的学习成长除掉鳌拜亲政,当现在稳定下来,他发现身边除了皇祖母,已然没有多少真心真情。
      
      “球球呀,我没有那么高的抱负跟欲/望,如果我的夫君只是一般人,并没有手握生杀大权的话,那么也许我不会如此小心翼翼,我们会跟其他夫妻一样,会闹小矛盾,会吵吵闹闹,平凡而幸福的过一生,可惜这一切对我对皇上而言却很奢侈,因为谁也不知道我认为的小吵小闹在他眼里是不是如此?”蓉蕙无奈的叹气。
      
      康熙心里也不好受,他知道事实就是如此,难怪她总是小心翼翼很害怕自己,却从不讨好自己,可是她真的不在乎权利地位吗?
      
      “球球呀,想到未来一生都是如此,想想也挺悲凉,可这宫中最不缺可怜人,人生如此艰巨,而在你面前,我可以无所保留,所以球球我会好好照顾你,你多活几年陪着我好不好?”蓉蕙抱起球球,让自己的身影显示在球球大眼睛里。
      
      康熙这心里真的很复杂,自己赶不上猫,这感觉真不好。
      
      “宠物是什么?那就是在主人这骗吃骗喝一辈子,走的时候,还要带走一串眼泪的家伙!”蓉蕙白皙的手指点点球球的额头。
      
      康熙心里受到很大的冲击,有谁真的会为一只猫一只狗哭?又不是小孩子,然他在蓉蕙眼里看到她对球球的真情,他并未得到的真情。
      
      康熙心里有些酸涩,人不如猫的体验实在......
      
      康熙察觉蓉蕙的伤感,实在做不出猫那样舔舔她,伸出小爪子轻轻搭在她手上回应着她,蓉蕙见球球如此,高兴抱起亲亲它,“球球真聪明!”
      
      蓉蕙只是有感而发,也真的希望球球能平安长寿。
      
      殊不知这番话全都被康熙听见了,也让康熙更深的认识她。
      
      蓉蕙每天练字,字有了很大进步,这天康熙突然来了,瞧见她桌子未来得及收拾的字,仔细看了看,没想到她还写的一笔好字,“字写的不错!”
      
      “回皇上的话,皇上过赞了!”蓉蕙没想到他突然会来。
      
      “看来督促你的老师很用心。”这字有几分.......
      
      蓉蕙心里坦荡荡,“回皇上的话,臣妾的字是臣妾表哥所教,小时候临摹的也是他的字帖!”其实仔细看的确跟容若的有几分相似,这作不得假,自己坦荡的说出来,总比皇上猜测要好。
      
      李德全暗自为蕙小主捏把冷汗,如此实在到不怕得罪皇上。
      
      康熙恍惚了一下,没想到她能如此坦荡,想到自己的女人临摹别的男人字帖,康熙对容若有些牙根痒痒,却也为她的坦荡感到舒心,“你觉得朕的字如何?”
      
      蓉蕙并不知帝王的心很小,小的很难敞开一次,那么一次的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没有抓住,就永远不可能走进他的心,然她的误打误撞正让自己一点点的滲入他的心里。
      
      “回皇上的话,皇上的字自是极好!”蓉蕙诚心的回答。
      
      “那好,朕教你!”没道理临摹别的男人字,不学学自己的?
      
      蓉蕙:·······
      李德全:·······
      皇上知道自个再说什么吗?
      
      蓉蕙惊讶的朱唇微启,她学康熙的字做什么?好被人诬陷居心叵测等着砍头吗?
      
      “怎么不愿意?”康熙眯着眼,但凡她敢点头,就要她好看。
      
      “臣妾荣幸之至!”心里却苦不堪言,宝宝委屈,宝宝不敢说!
      
      康熙明白她在乱想什么,康熙手把手亲自教她写字,蓉蕙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动作僵硬,康熙岂会不知?“你觉得朕的字是一两天能练成的?”小时候他为了练字可下了不少功夫。
      
      蓉蕙一点即通,是呀,皇上只是教自己写字,而不是让自己临摹他的字帖,她怎么可能学会皇上的字,这也就不算事了,看来来到古代她这智商也跟着降了!
      
      “回皇上的话,臣妾愚钝自然不能!”蓉蕙也不在紧张。
      
      李德全甚是惊讶,皇上对皇后都没有如此尽心过,日后切不可得罪蕙小主。
      
      青依他们见皇上如此疼爱小主,心里也为小主开心。
      
      时光流逝,转眼过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蓉蕙时不时跟球球抱怨想吃点啥,康熙总是过几天才让御膳房给她送,再说也就只是一些吃食,并未引起蓉蕙的怀疑。
      
      而蓉蕙跟康熙相处也从最开始的尴尬,到现在的较为融洽,哪怕有时无话可说,起码彼此都习惯了,并不会觉得尴尬。
      
      这天蓉蕙在屋子里画画,菱萱过来串门子,“蕙姐姐你真是好定力,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在画画?”
      
      “嗯?出什么事了?”她怎么不知道?
      
      “唉,蕙姐姐你真的该出去多走动走动,今儿在御花园里张氏不知怎么的差点摔了一跤,的亏奴才扶住了,不过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动了胎气,好在六个多月无大碍,正魂不守舍的养胎呢,为这件事当时跟她在一起的陈氏等人都被皇后罚跪呢!”马佳氏传递消息。
      
      蓉蕙蹙着柳眉,“张氏因为有孕,太过沾沾自喜,怕是太过招摇,可是孩子无辜,只怕她能明白才好!”
      
      “这宫里也只有蕙姐姐你会如此想了!”在这宫里冤死的孩子,她的儿子不会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
      
      蓉蕙但笑不语,康熙跟太皇太后大发脾气,导致后宫人人自危,张氏受次惊吓,也收敛不少,除了请安就躲在自己的寝宫里,深怕有人加害她的孩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秋天高气爽,康熙准备秋猎,蓉蕙也十分想去,晚上一边抚摸球球一边道:“球球你说我要是能出去多好呀?倒不是为别的,而是能出宫瞧瞧心情也好!”
      
      球球眯眼,但凡她能把对球球的撒娇用一点在自己身上,她不就能去了?
      
      “唉,算了,我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蓉蕙毫无形象的倒在床上。
      
      这个小傻瓜,想想就行动呀,光想有什么用?
      
      康熙为此特地给她机会,过一两天掀了她的牌子,如今两人相处比较愉快,康熙故意说要看看她字练的如何了,蓉蕙嘴角抽了抽,果然康熙最喜欢考别人,想到历史上皇子们读书的压力,真为孩子们心疼!这绝对不是亲爹!
      
      蓉蕙根本没有练,写的还是原来那样,康熙昧着良心道:“不错,有进步,看来是用心了,说吧,想要什么奖励?朕都答应你!”
      
      蓉蕙:······
      这还是康熙吗?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断的快速运转脑袋!
      
      李德全:·······
      皇上您想带蕙小主去您直接吩咐就是了,这种瞎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回......回皇上的话,多谢皇上抬爱,臣妾没什么想要!”蓉蕙小心翼翼观察康熙的脸色。
      
      康熙脸色一沉,“你在想想?”
      
      李德全想笑不敢笑,皇上的一番恩情,奈何蕙小主欣赏不来呀!
      
      见他神色严肃,蓉蕙实在不懂他好好的生气什么?
      
      “回皇上的话,臣妾的确没什么想要的!”蓉蕙因不知康熙到底何意,不敢贸然开口。
      
      李德全忍笑忍得咬紧嘴唇,蕙小主真是个人才!
      
      康熙觉得自己良好的修养迟早被她败光!
      
      康熙瞪着蓉蕙,心想等会看他怎么教训她,求饶都不好使的那种!
      
      蓉蕙被他瞪的也有些生气了,她不要奖励这么善解人意,他还生气?生得哪门子气?都是后宫那些女人宠的,她也是有脾气的!
      
      给好脸子不稀罕,她还不给了!
      
      相处这几个月,蓉蕙的胆子也变大了,暗自转头嘟嘟嘴,她的小动作康熙太了解了!
      
      康熙咬着后槽牙,他迟早被这个笨女人气死!
      
      李德全在这一刻都深深同情皇上了!
      
      康熙起身突然抱起蓉蕙,吓得蓉蕙惊叫一声,双手紧紧搂着康熙的脖子,深怕掉下去了。
      
      “你还知道害怕?你不是挺大胆?”康熙抱着她往床上走。
      
      李德全带着奴才们退出去,蓉蕙撇撇嘴,“臣妾又不傻!”
      
      “呵,朕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蠢成这样,也就是他心胸开阔,不然早被气死了!
      
      蓉蕙萌凶萌凶瞪着他,她可是现代最年轻的农业科学家,她要是蠢,让其他人怎么活?
      
      蓉蕙嘟了嘟着嫣红的小嘴,压根不知道自己奶凶的样子多么撩人,康熙呼吸都变得炙热,这就是个小妖精!
      
      蓉蕙又被康熙折腾了一晚,第二天下午接到李德全的通知,让她准备准备伴驾去秋猎。
      
      幸福来的太突然,实在有点懵,但不妨碍她喜悦的心情,可她从未想过也就因为伴驾,毫无准备的见到了纳兰容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