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

作者:云素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0章

      这次跟随康熙去秋猎的有钮钴禄氏,戴佳氏,马佳氏以及她,皇后因为大阿哥年纪尚小,所以这一次没有去。
      
      蓉蕙跟马佳氏以及戴佳氏同乘一辆马车,蓉蕙时而掀开马车帘子,戴佳氏十分看不上她这没规矩的样子,菱萱也怕她落人口舌,“蕙姐姐外面并未有什么好风景,有何好看的?”
      
      “菱萱,我只是太久没有出来了,我还记得小时候阿玛只要有空就会带着额娘和我出来玩耍。”说的是现代的父母。
      
      菱萱她们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阿玛额娘如此恩爱,自个的阿玛别说带她们出去玩了,有空来看看她们都让她们觉得受宠若惊!
      
      “蕙姐姐有个好阿玛!”菱萱感慨道。
      
      蓉蕙知道她们误会了,却也不会辩解,到了位置安排好住处后,康熙就跟大臣们商议事了,这次索额图明珠容若福全常宁他们都来了,而钮钴禄氏作为除皇后地位最高的妃子,交代了一些事,也就没在管她们。
      
      戴佳氏她们都各怀心思,想趁着这次能得到皇上的恩宠好怀上子嗣。
      
      初来匝道,蓉蕙也十分安分,康熙本想去蓉蕙那,可最后还是去了钮钴禄氏那,因为蓉蕙经常念叨他的随心所欲会让没有自保能力的她受伤,这句话让他印象深刻。
      
      他现在无法改变什么,那么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皇上晚膳是在钮钴禄氏那用的,蓉蕙也就早早休息了,习惯摸摸身边的球球却落空,好生不习惯,球球托给小德子照顾,青依跟着来了。
      
      第二天第三天康熙带着群臣去狩猎,头天晚上来蓉蕙这,送了蓉蕙一些动物皮子,后一天去了菱萱那里,第四天开始,康熙也不在拘着群臣,早上带着群臣狩猎,下午等于自由活动,主要是康熙知道蓉蕙想出去转转。
      
      跟大臣用完午膳就去了蓉蕙那,带着蓉蕙出去了,钮钴禄氏得到消息气的摔碎了杯子,本以为自己份位最高,皇上会更多的宠爱自己,可事实并没有。
      
      蓉蕙都没想到皇上能带她出去,这周围其实没什么好玩的,无非也就是外面随意转转,蓉蕙觉得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也非常好,她时而看看这,时而望望那,半分规矩都没有,康熙完全不计较,李德全全当没看见,青依倒是被主子吓得半死。
      
      蓉蕙没想到康熙会如此纵容自己,心里对康熙多了几分感激。
      
      “就这么高兴?”除了跟球球在一起的时候,从未见她笑的如此明媚动人。
      
      “回皇上的话,跟皇上在一起当然高兴!”蓉蕙昧着良心道。
      
      康熙明知是假话,却也高兴,她这算是感谢自己带她出来吗?
      
      见康熙心情甚好,蓉蕙觉得果然是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呀!
      
      走着走着遇见了福全跟常宁,兄弟二人刚去跑马了,“臣参加皇上!”
      
      “起来吧,你们俩倒是肆意快活!”康熙心情好也有心思调侃兄弟两句。
      
      常宁看了看皇上身边的蓉蕙,“臣弟哪有皇帝哥哥您肆意快活呢?臣弟这不是很久没有跑马了吗?怕把祖宗的本事生疏了,这才拉着二哥一起来跑马!”
      
      “生疏?依朕看那就是练的不够,要不朕派个师傅督促你?”康熙并未生气。
      
      “皇帝哥哥,臣弟错了,皇帝哥哥就饶了臣弟吧。”常宁耍宝的求饶。
      
      “马上都是要娶福晋的人,还如此不着调!”才十三岁的弟弟,康熙还是很疼爱。
      
      常宁笑笑,“有皇帝哥哥护着臣弟,臣弟才不怕呢!”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康熙压根没注意到蓉蕙随意摘采了野花,悄悄编织着手环,常宁眼尖的发现,“臣弟等就不打扰皇帝哥哥了,臣弟等先行告退!”
      
      福全不懂常宁为何突然如此,也跟着走了,蓉蕙一直望着他们走远,康熙眯着眼,“你在看什么?”当他是摆设吗?这么看着别的男人,有点规矩没?
      
      疑?皇上这是吃醋了吗?“皇上能把手伸出来吗?”
      
      康熙疑惑的伸出手,蓉蕙把编织的手环放在他的手掌中,“送给皇上,谢谢皇上!”
      
      看着这随处可见的野花,编织粗劣的花环,康熙竟然觉得很满足,什么时候他的品味如此低了?
      
      “就这么谢朕?”康熙明明高兴的不得了,却故意沉着脸问。
      
      “回皇上的话,是的!”不要以为沉着脸,她就没看见他压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真是不坦荡,这么傲娇可怎么好?就好像球球心里明明高兴,却摆出高冷的模样!
      
      李德全忍笑忍的肚子疼,蕙小主真是太厉害了。
      
      康熙好笑的摇头,对她就不能要求太高,两人逛了一会就回去了,一路上彼此的心情都很好,晚上康熙去了戴佳氏那里,皇上的雨露均沾让除了钮钴禄氏都很满意。
      
      这天蓉蕙菱萱正在院子里喝茶,实在闲的无聊,“菱萱要不我们来踢键子吧?”
      
      “啊?蕙姐姐这不大好吧?”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在宫里,再说谁会过来这?就算在宫里踢键子也没什么不可以是不是?”蓉蕙劝说道。
      
      的确没什么不可以,可是......
      
      蓉蕙让青依找来毽子带着青依玩起来,菱萱见她们玩的开心,也忍受不了诱惑一起玩了,院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路过的戴佳氏看见,倒是有几分羡慕,主动走过来,“蕙姐姐萱姐姐,我也可以一起吗?”
      
      “当然!”蓉蕙点点头。
      
      难得大家一起玩,院子里充满欢声笑语,钮钴禄氏路过有些羡慕,却不会放下身段过去玩,“蕙姐姐你好厉害!”菱萱衷心的夸赞。
      
      “是啊,小主你真厉害!”青依都不知道小主原来如此会踢键子!
      
      康熙正巧带着福全常宁容若过来,就瞧见她们在踢键子,蓉蕙爽朗的笑容,充满活力的神情,脸庞因为运动染上红晕,显得格外的动人。
      
      康熙望着这样的蓉蕙忍不住笑了,而常宁他们也有些看呆,康熙目若冰霜的看了看他们,常宁他们被冻的瑟瑟发抖。
      
      就连马佳氏她们也觉得蓉蕙闪闪发亮,“蕙姐姐你知道吗?你这样真的很容易得罪人。”
      
      “嗯?”得罪谁?不是在踢键子吗?
      
      望着不解的蓉蕙,菱萱无奈的叹气,“踢键子都踢的这么好看!”
      
      蓉蕙忍不住笑了,弯腰摘取一朵花走到菱萱面前,菱萱疑惑的看着她,蓉蕙笑着把花插到她的头上,“谢谢夸赞,每个人的美丽是不同的,你也一样很美丽!”
      
      蓉蕙眸光粼粼,如沐春风的笑颜,温软的手掌抚摸在菱萱的黑丝上,菱萱何时被人如此撩过?忍不住有些脸红了,蓉蕙忽然伸手摸摸她的额头,“你怎么了?太热了?那别玩了?”
      
      菱萱:·······
      戴佳氏:········
      钮钴禄氏:·······
      突然好同情皇上!
      
      福全常宁他们都同情的望着皇上,康熙嘴角抽了抽,就不能指望这个蠢女人开窍!
      
      康熙心里可不高兴了,送礼物这么随便的吗?难道不是只送给他的吗?
      
      菱萱深呼吸,“蕙姐姐,我没事,继续玩吧!”
      
      “哦!”蓉蕙也没有多想继续玩,当她把毽子踢出去的时候,不小心太过用力踢偏了,蓉蕙他们顺着目光去,看见了皇上他们,蓉蕙吓得大叫一声:“小心!”
      
      毽子朝着容若砸去,容若轻松的接住了,马佳氏她们松口气的情况下,也有些恐惧,她们连忙过来,“臣妾给皇上请安!请皇上恕罪。”
      
      “都起来吧,下次小心一点。”康熙并未追究。
      
      “臣见过各位小主!”容若跪下行礼。
      
      “请起!”蓉蕙她们见皇上没有任何不悦也安心不少。
      
      蓉蕙也只是第一次真实见到容若,果然是个翩翩少年郎,可惜那个曾经与他相爱的蓉蕙已经不在了。
      
      蓉蕙本以为自己见到原主的情郎会有一些不自在,可真的毫无预警的遇见,她发现她根本没有太多的感触,因为容若对于她而言就只是陌生人!
      
      容若再见蓉蕙心里波澜万千,外表却丝毫不敢显露,可见蓉蕙如此坦荡纯粹的眼神,那眼神里在没有以前一丝爱意,这样也好,他们本就不再可能,他也娶了媳妇,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结果,可为什么心疼的厉害?
      
      “启禀皇上,臣妾等就先行告退!”蓉蕙想着还有常宁他们这些外男在,也不好诸多待着!
      
      “嗯!”康熙对于蓉蕙的知礼很满意。
      
      菱萱她们也反应过来,连忙跟着拂拂身子离开,晚上康熙来了蓉蕙这,两人先随意聊了聊,“蓉蕙你觉得容若如何?”康熙突然问,他一直都有注意蓉蕙,当蓉蕙见到容若时,有片刻闪神!
      
      蓉蕙微愣没想到康熙会如此问,但她知道谎言是要用无数谎言去掩埋,“回皇上的话,表哥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起码在原主的记忆里是如此。
      
      “哦?你很了解他?”康熙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坦率。
      
      “回皇上的话,不敢欺瞒皇上,臣妾所了解的表哥,只是臣妾接触到的,至于表哥平时是不是如此,臣妾也不知道!”蓉蕙如此回答是玩了个心眼。
      
      “那说说你眼中的容若!”康熙岂会不明白?
      
      “回皇上的话,臣妾依稀记得,小时候阿玛额娘带臣妾去叔父府上做客,那一年臣妾五岁,臣妾贪玩不小心弄脏了表哥的功课,阿玛教导过臣妾,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悔改,臣妾之前从未见过表哥,一来就毁掉了他的功课,自然于心不安,臣妾更不想受罚,于是臣妾主动拿着毁掉的功课去找表哥道歉,表哥当时听了没做声,臣妾就故意先发制人哭了起来,边哭边道歉,就是让表哥不好惩罚自己,表哥也如臣妾想的并未惩罚臣妾,反而安慰臣妾,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对于臣妾知错就改很赞扬,所以当时臣妾就觉得表哥不愧小小年纪就有才子之名,如此通情达理,如此温柔好说话,慢慢长大也亦是如此!”这的确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所发生的事,只是原主蓉蕙当时就对这样温柔的哥哥很有好感,那时只是纯粹的兄妹之情!
      
      康熙没想到是这样,故意板着脸,“当着朕的面,如此赞美容若,你到不怕惹朕生气?”
      
      “回皇上的话,皇上为何要生气?表哥只是表哥!”蓉蕙明白他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要她表明自己的心!
      
      蓉蕙清澈的眼神,坦诚的回答无疑让康熙很满意,心里却还是有些羡慕,羡慕容若从小就是认识蓉蕙,这一晚又狠狠的把蓉蕙折腾了一番!
      
      康熙的小心眼着实让蓉蕙大涨见识,却也为日后铺路,免得日后皇上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她跟容若关系不错,而自己这时却骗了她,无疑是增加嫌疑,自己坦然大方,反而会让人觉得那些人是造谣生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