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44 燕射仪(二)

      国养于民,教于六艺。
      
      射艺从西周时期被列入“六艺”之一,是国君用于教化国中百姓乃至王族子弟立德正己的准则,它要求射手在德的指引下,完成身、心、弓箭的完美统一,以表达对高尚品德的追求。
      射,即为“六艺”之一,也是战场上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之一。王侯贵族,如果家中诞下男丁,必要向天地四方射出六箭,以示男子所要征服的世界,足见其在百姓乃至贵族们心中的地位。
      
      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
      射以观德,不仅是射箭之道,更是贵族子弟们展现自己涵养的时机。
      
      姬玥和赵岐俩人站定,相对行了一礼。
      
      姬玥礼毕,朝赵岐道:“赵将军既是特为此次燕射而来,赵将军先请。”
      赵岐闻言,也不客气:“卫使既如此说,岐便不客气了…”
      他望着姬玥,带着几分傲气道:“…不过,既是比试,我们就从带有豹、麋装饰的射布开始。”
      
      豹麋装饰的射布?
      
      那可是七十步啊!
      
      大射仪之前,司马师会命令量人测量发射处至射布的距离和要设置的躲避箭矢的位置。用貍步来量:有熊饰的射布距离九十步;有豹、麋装饰的射布距离七十步;有犴装饰的射布距离五十步。
      熊市射布只是装饰所用,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到达这个位置,这是一种最高标准。
      
      而能到达豹、麋装饰的射布距离的七十步,已经是常人极限了,射艺高绝者,一般是有犴装饰射布的五十步。
      
      人群顿时哗然,七十步可不是个小数字啊,虽然比五十步只多了二十步,可这难度绝非二十步的难度啊。
      
      戎纠听后也略略吃惊,射箭作为六礼之一,可以说是他自认便熟习的功课,而他现在,也才能刚刚触到五十步而已。
      
      此前夷姜少主在世,也不过堪堪七十步,若非内力达到一定境界,没有谁会敢从七十步开始。
      他这是明显的想要与当年的夷姜少主,也就是他的亲姐比肩。
      
      姬玥知道,赵岐要在七十步外施射,说明他的射术在这个距离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估计内力方面他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修为。
      
      姬玥望了望眼露挑衅之意的赵岐,面无表情,只点点头道:“唯,便依赵将军所言。”
      
      赵岐不想姬玥就这般轻松地答应了下来,人群中的沸腾声愈发高涨了,赵岐命身边侍从将他的弓箭取来,姬玥也开始做准备。
      
      此时离正式的燕射仪开始还有一段时辰,方才赵岐出言挑衅时,佐史本来是有意阻拦的,毕竟姬玥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比试,而是协助他和戎纠将此次选亲之行完成。
      
      如果姬玥第一局便输了,后面该如何进行?
      但依目前情形来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佐史也不再多言,以正式比试章程颁布了裁决法令:“合乎周礼,合乎缶节,比试六箭,箭中多者,为胜!”
      
      周礼有制,射循乐也,射箭需“循声而发”,也就是需跟随击缶的节拍来。
      
      乐人在射箭的前一日会在东阶的东边悬乐器,然后在西阶上稍东的地方为乐工设席,此时乐器和席位已是虚位以待,乐工还未到场,却是无乐可奏。
      
      是以,击缶之人由两者中人出,互为击缶。
      
      阿檀不待穆臻反应,立刻跑上前去请求击缶,司马师望了望姬玥,姬玥无奈地点了点头。
      阿檀试着击打几下,众人听着这缶声,发现这个小姑子居然敲得还不错,姬玥笑了笑,果然,像这种比较好玩的,才是阿檀感兴趣的。
      
      司马师命令负侯的人拿着旌旗背向射布,负侯的人都到射布前,拿着旌旗背向射布等着,小臣师设置插箭的器具。
      赵岐走到七十步的位置,身旁侍卫伺候着他换上皮制臂衣,穿好臂衣后,他拿起弓,戴上扳指。
      一切准备就绪。
      
      伴随着司马师一声长宣,阿檀缓而有序地敲击着悬缶,赵岐这时也循着缶声射出手中的弓箭。
      赵岐射出一箭后,又循着缶乐,从身后的箭筒中再抽一支,这样一连着六次,赵岐完成了他的七十步射箭比试。
      
      靶场中豹麋装饰的射布的中心,稳稳地扎着六柄弓箭,小臣师报数:“赵将军六箭,全中!”
      
      人群再次哗然
      
      “赵将军果真厉害!”
      
      方才要与姬玥比试的少年龚看着箭靶上的六只箭不由得感叹道,一番话甫出,他意识到了些什么,顿时变得有些丧气了。
      他在魏国时的射箭,命中七十步之遥的豹麋射布的机会,可并不多啊,何况眼前这个赵岐可是百发百中。
      
      小臣师废了很大的劲儿,终于将箭靶上的六只箭抽了下来。
      人群中立时赞叹连连,纷纷喝彩,恭维之声不绝于耳。
      戎纠看着此时的比分,挠了挠耳朵,他有些担心地看着姬玥。
      
      姬玥笑了笑,宽慰地看了一眼戎纠,她这时看向人群,看着众人投向自己若有似无的轻蔑,依然淡定如斯,看来,大家是已经认定自己是输定了。
      
      人群中有一人道:“没想到这卫使初来枟馆,就被赵岐击败,如若首轮出局,他便与此次求亲无缘了。”
      旁边的贵族少年回道:“可不是嘛,所以说啊,万事莫强出头啊。”
      赵岐这时朝姬玥走来,他一副讥诮神色道:“卫使请吧?”
      
      这时人群中有晋国曾经与赵夷姜对战过的将军颇为惊讶道:“将军的射术,不知师从何人?在下看着倒有几分少主之风。”
      赵岐望向晋国的那个将军,有些意兴阑珊:“葛将军的眼力不错,她的确曾经教授与我…想必她如今就算在世,也必不能敌我了。”
      
      姬玥看着他那一脸漠然的神情,心下却愈发的冷静下来。
      
      姬玥望着赵岐,淡笑如风,“将军射箭之技艺确实令人惊叹,便是往日的夷姜少主,见之恐也连连称赞…”
      姬玥略有停顿,目光望向靶场,继而道:“…不过,这般箭术想要冠绝于世,却还是有些距离的。”
      
      赵岐一开始还以为姬玥要开口认输,正心下甚蔑,却不想姬玥最后又来了这么一句,他静静地望着她,神色晦暗不明。
      
      “这么说来,卫使的箭术想必应该远胜于岐了?”
      
      姬玥回过头来再次看着他道:“昨夜姬玥观读古书,翻到飞熊入梦之象,想着这飞熊既是吉兆,不若便让姬玥试试熊饰射布,或许能侥幸得胜呢。”
      
      熊饰的射布?
      
      那可是九十步啊!
      
      姬玥的话音并不是很大,却如一颗zha弹顿时将人群炸开了锅。
      远远地,管夷吾这时徐徐走来,正好看到人群鼎沸的一幕。
      
      人群中一人拉了拉旁边伙伴的衣袖,说道:“从未听说卫国有这样的弓箭高手啊,这个卫使,当真敢口出狂言。”
      “是啊,九十步,从未有人挑战过,我看这卫使是被赵将军刺激到了,想必是已经疯了。”
      
      戎纠闻言眉头微皱,靠近姬玥有意提醒她道:“季君子不必如此,便是七十步打个平手也可!”
      这话一说,赵岐却是一嗤,望着戎纠道:“公子纠何需劝导卫使,卫使既有这个能耐,应该让她展示出来给大家瞧瞧才对。”
      姬玥笑了笑,只拱手一礼,便朝司马师道:“在下便借靶场中的弓一用罢。”
      
      司马师闻言,立刻取了弓箭,恭敬地递到姬玥手中,姬玥拿了弓便朝靶场射箭处走去。
      到达指定的位置,姬玥换上一应用具。
      她转过身来,随手将手中的长弓弯起,而后从身后抽出长箭,对着九十步外已经稍显模糊的靶心。
      
      随着击缶声一声响,姬玥抬手,放出了手中的箭。
      
      那箭如一颗流星,还不待众人反应,便以肉眼不可追的速度冲破疾风而去。
      待众人去瞧时,那箭已经扎进了熊饰射布的靶心,箭尾还在微微颤抖着。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揉了揉眼睛,以为眼前出现了幻觉。
      
      只是瞧着那箭羽,谁也不曾发声。
      
      “中了!”
      
      阿檀率先喊道,她此刻异常的开心,这几年虽常伴姬玥左右,但姬玥很少显露自己,她只知道自己的主公有顶天的本事,至于如何顶天,她并不清楚,所以每当有机会看到时,她都是最兴奋的。
      
      击缶是由双方选定的人轮换,方才是阿檀执缶,这次是赵岐的人执缶。
      这人不曾想觊觎真的可以射中九十不外的靶心,心下也是一惊。
      缶声再度响起,众人望着姬玥手中的箭,再次看到了方才难以置信的一幕。
      
      如流星般的长箭再次深深地扎进了熊饰射布的靶心!
      
      眼见姬玥就要扭转局面,旗开得胜,击缶的人心下一横,便是自己的家主不能打败他,至少也不能输给这个卫使,他必须要将这比试给搅黄了。
      这样想着,缶声突然变得密集起来,众人皆诧,姬玥却镇定自若,动作极其迅猛有序,她反手抽箭,再搭弦释放。
      
      素服随风而飘,姬玥身姿袅娜,回环转折间让人顿生潇洒飘逸之感。
      
      靶场台下的管夷吾看着这一幕,心内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这样的人,不能不让他感到着迷。
      余下四箭皆已射了出去,胜负已定,众人看着熊饰射布上的六箭,惊怔在原地,而这时阿檀为姬玥发出了第一声欢呼。
      
      众人再朝靶心望去,六箭已经深深地将熊饰射布的靶心洞穿成一个窟窿。
      
      这得多么深厚的内力啊!
      
      这样的箭术与方才赵岐的箭术想比,简直隔着天上地下的距离。
      姬玥面色不改,从靶场上走下,走到此时一脸不可置信的赵岐跟前。
      她拱手一礼,道:“飞熊之象看来确实属实,姬玥今日侥幸中箭,献丑了。”
      
      赵岐望了望那已经洞穿的靶心,再望向姬玥,他此时脸色已经阴沉得要滴出水来,他咬牙问道。
      “你到底是何人?”
      
      姬玥笑了笑,道:“卫使季礼。”
      
      赵岐盯了她半晌,似乎是想看出些什么,不待姬玥反应,他继续道:“第一局是我输了,但第二局,我可不会再输!”
      
      戎纠回过神来,问道:“赵将军何来第二局?”
      
      “方才并未决议几局,既是如此,我们便定三局两胜如何?”赵岐虽是询问的语气,却不容置疑。
      
      姬玥讥诮一笑。
      
      佐史正想着如何开口,一旁的管夷吾徐徐迈步走近,道:“今日比试,主要是为了能选出胜者入围选亲之列,赵将军如此而为,是否有些不妥?”
      赵岐瞧了瞧管夷吾,道:“三局箭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阁下何必着急一时呢?”
      
      管夷吾笑了笑淡声道:“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然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将军既然输了,何不反求诸己,而要意气相争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