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43 燕射仪(一)

      窗外风雨交加。
      
      一番洗尘宴后,下榻驿馆的贵人们在各自的房内安憩。
      姬玥因伤口发作有些睡不着,便在窗前雨帘后看起书来。
      
      不想后院的廊亭下,那些个打盹的奴仆竖子们这时都无所事事,在外闲谈起来。
      
      “…那后来呢,你还没说这翟国的夷姜少主是如何被引诱进城墙之内的?”
      
      “那是六年前,也就是翟国新君继位那年,翟国夷姜少主奉命去镇压平乱,这一仗打了快有半年,最后终究是打赢了,那时候,跟随她出征的还有翟国如今位列三公之一的太保公输谒,公输谒那个时候还只是一名将军而已,但他祖祖辈辈都是翟国的大臣,身份贵重自不必说。”
      
      “他们一行人打完了仗,正待收兵时收到了翟君的谕令,至于上面到底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后来公输谒先夷姜少主一步回翟国复明,再后来...”
      
      一个奴仆听到这里,立刻凑上前去问道:“再后来如何?”
      
      “再后来就是夷姜少主整兵返朝,而翟国新君与赵渊,还有公输谒早已联合布兵在城墙之下,只待她入了城,便将她拿下!”
      
      “这么说来,应该是翟国新君早已意料到夷姜少主拥兵自重,有谋反之心,所以先召回公输谒进行盘问,待情况属实后便引诱少主回朝,一举擒之。”
      
      “应该是这样了...”那人点点头道,“不然谁也解释不了夷姜少主为何会被诛杀,要知道,赵渊可还是其生父啊,有什么理由可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般被屠戮呢。”
      
      众人纷纷点头,那人继续道:“听说擒拿夷姜少主时公输谒出了大力,这才一举从个名不见经传的将军一跃成为翟国太保。”
      
      “嗯,你这些都是从哪里听说的?”一旁的竖侍好奇道。
      
      “说来先生不信,是我家主公几年前与国中朝臣在书房议论时我在旁伺候听说的。”
      
      另一竖侍啧啧称奇:“要说女子啊,深养闺中就行了,可偏偏让其做男儿的事,翟国重妇,却又容不得妇的地位高于男儿,真说起来一介女子能有什么谋反之心,一不媚惑上主,二不持宠而娇,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
      
      姬玥嘴角浮出若有似无的笑意,她没想到这些仆役倒有些见识,忍不住问阿檀,“门外的都是些什么人。”
      
      “都是晋国使者和蔡国公子带来的门客。”阿檀不在意道,“他们现在混的可熟了,时不时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的。”
      
      “你怎么不加入他们呢?”
      
      “他们谈的那些我都不感兴趣,我还是比较喜欢我那张榻。”
      
      姬玥无奈,也不置可否,摸摸阿檀的头,“嗯,志向不错。”
      
      阿檀不满,“主公,阿檀怎么觉得你在摸小犬。”
      
      姬玥摇了摇头,“你错了,是彘。”
      
      雨过天晴,难得的好天气,佐史亲颁指令,进行求亲第一试---燕射仪。
      
      古者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故燕礼者,所以明君臣之义也;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
      射礼有四种,分别是大射、燕射、宾射和乡射。
      大射者,将祭择士于射官。宾射者,谓诸侯来朝,与之射于朝。燕射者,因燕宾客,即与射于寝。此三者,其处不同,其侯亦别。
      
      国君发布命令,准备射礼,冢宰告诉百官将有射箭之事,射人告诉各公卿大夫准备射箭仪式,司士告诉士人和辅佐的人准备射箭事宜
      射箭前三日,宰夫告诉宰和司马,乐人在射箭的前一天在东阶的东边悬乐器,射人向国君报告准备完备。
      
      翟国男子之勇武,以射艺为先。
      一般认为,射箭射得好的人,就是可堪重用的材士,故而此项比试是翟国向来惯用的选贤举能的方式,此时对求亲者用此招,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于是众人对这第一试的燕射仪显得格外重视起来。
      
      传命人请主君指定主司,一般主司人选都是诸侯国中德高望重之人。
      戎胤选定九公子戎纠和佐史为主司,他们早已请示戎胤,已定于今朝,而这个日期,姬玥他们两天前已经收到,如今不过好整以待。
      
      燕射礼因两两成对,称为一耦,目前在驿馆中除去已死去的蓼国世子,此时只有七人进入此次燕射仪,分别是卫国季礼,秦国赢泗,魏国毕郢,蔡国桓庆,桓阖,齐国易武,中山国嫪曾,晋国智亥
      因人数不足,主司请示翟国大王戎胤,戎胤临时点了翟国以善射闻名的大将军赵岐参加。
      
      魏国毕郢这时站在姬玥身侧,他瞧了瞧这位卫国来的使者,微微笑道:“赵君子可是翟国太宰赵渊之子,是翟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他善骑射,武功也不弱,这回谁跟他对上,可是出师不利啊...”
      
      按照规矩,对耦由抽签决定,所以谁会抽到赵岐,便意味着首轮便遇到强敌,是而毕郢发出如此感叹。
      
      姬玥淡声道:“公子郢说的是,届时大家只能全力以赴了。”
      八人分为四耦,既是抽签决定的,姬玥知道,这个也并不是自己选择的。
      毕郢也不忘打趣道:“缘看天定,分看人为,翟国这国婿,不好当啊。”
      
      靶场外围,士大夫子弟们纷纷露出左臂,套上扳指,穿上皮制臂衣,拿着弓,右手夹持弓弦试射,司马师此时正在那里忙碌着。
      只见他由西阶登堂,从右边穿到后边,站在两人中间,面朝西南,推弓,然后通知负侯的人。
      负侯的人答应,立刻拿着射布朝靶场中奔去,拿着旌旗背向射布等待。
      
      比起燕射仪来说,此番求亲却更像是广结良友的集会,虽皆是来求亲的,他们此时却不急于一展实力,而是互相攀谈见礼。对于他们而言,此番求亲就算不成,也可结识天下名士,倒也不失为一种收获。
      
      姬玥好不容易摆脱了魏国的公子郢,便去了更衣室里换上武服,带着阿檀往靶场那边去了。
      阿檀早些时日便嚷嚷着要学射箭,此次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姬玥从最基本的步骤开始教起,阿檀也算融会贯通,很快就领会了姬玥的要义,虽不至熟练,架势倒是已经有一两分了。
      
      正在这时,有几名魏国贵族子弟朝姬玥走来。
      
      其中一位名为毕赡,是魏国王族子弟,此次是跟随公子郢一起来翟国求亲的,他拱手夸赞道:“阁下虽只是草草射箭,举止之间却有贤士之风。”
      姬玥淡笑回礼,却并不打算与之多言。
      却不想毕赡身旁一名抱着铜剑,一身青袍的少年却傲慢地道:“君子既然无聊地在这里练射,不如你我来上一个回合如何?”
      
      姬玥默然,她自然知道这少年的意图,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含笑看向那少年,那少年却也不生怯意,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毕赡摸不清姬玥的想法,立时斥责少年:“阿龚,不得无礼!”
      斥完少年后又对姬玥拱了拱手表示歉意,道:“季子勿怪,愚弟匹夫之勇,仗着自己在魏国有几分薄名,却不知天高地厚,自视已是万里挑一的高手,让季子见笑了。”
      
      不料那少年不满地接言:“兄长既说我自视甚高,又何以阻拦我?倒让我见识见识这世外高人。”
      
      姬玥看着两人你来我去,心下却不为所动,正准备谦辞一番走人,却见周围玩乐的少年君子们都朝这边看来,似乎是在打量着他们。
      
      “想比试,先跟在下来上三个回合如何?”这时九公子戎纠朝这边走来。
      两个少年见是翟国公子纠,立时都闭了嘴默默不敢说话。
      “毕竟是东道主,公子可不该吓着远道而来的客人。”这时又有一道声音传来,姬玥不回头也知道,正是那许久不见的赵将军赵岐。
      
      众人的目光都朝赵岐看去,口气如此狂妄,完全不将公子纠放在眼里,眼前的赵将军给人一股莫名的迫力。
      姬玥不过在一旁静静地瞧着他。
      
      “既然公子觉得他们两个不足以跟季君子相较,那在下是否可以跟季君子比试比试呢?毕竟今日的比试,不妨提前也是可以的,若我输了,就不必在比试了,直接判分便可。”
      一番论淡,谁也不曾说话。
      
      赵岐这时才看向姬玥:“季子意下如何?”
      
      赵岐自然是知道姬玥此番是扮作卫国求亲使者来替十公主甄选的,只是,主君是否太看得起她了,一个卫国来的质子,会些小聪明,却还想拿众人当猴儿耍,今日,他便要给她来个下马威。
      想到那日刺客刺探姬玥虚实后的一番禀报,赵岐嘴角浮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姬玥这时才不动声色地道:“固所愿也,不敢辞尔,姬玥早有耳闻,赵将军是翟国数一数二的弓箭高手,当年将军射杀翟国叛臣那一箭的风采,在下可是想领教多时了!”
      
      姬玥所说的叛臣,便是七年前夷姜少主叛乱时其手下部将项远,城门兵变那日,便是赵岐在夷姜少主面前亲手射杀了她的亲信。
      姬玥不清楚,赵岐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踏上那场战场的。
      但是她现在已经十分明白了,必定是兴奋激动,满怀欣喜的。
      
      他站在围攻的翟国军队外,雕弓如满月,毫不犹豫地放出手中的箭,冷箭急速而飞,直直射进阿远的胸膛。
      而这位赵将军的骑术,是他年幼时,他的长姐教授他的!
      
      此时,听到姬玥称赞自己的功勋,赵岐有几分疑惑,姬玥的下一句话却将他一闪而逝的疑惑瞬间变成了愤怒。
      
      “只是在下不知,将军这样的本事是否一如从前?”
      
      枟馆内设有靶场,因着枟馆被弃之不用,这里原本长满了杂草,后宫内遣来的寺人们为了不耽误公主的选亲比试,日夜赶工将这里收拾一新,与人高的杂草早已被拔出,只剩下一片绿茵茵的草坪,以及已经安置好的一应射礼用具。
      
      这时靶场的人无论是闲游的还是试练的人纷纷围了过来。
      
      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道:“竟敢与赵将军比箭,这个卫使难道不知赵氏是武学世家,精通箭术么?赵将军自幼由夷姜少主教导,颇承少主之道,至今还从来没人在射术上能和他比肩。”
      
      “可不是么,我看这个卫国季礼,当真是不自量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