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妃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皇上点了鐛仁督办治河的差使,鐛仁这里做好准备即将起程,我依依不舍地拉着他的衣袖,“这一去要多久呢?”
      鐛仁微笑着拥住我,“不过两三个月就可以回来了。”
      我哀叹一声,“要那么久?”
      鐛仁无奈地笑笑,“当然,我这个钦差总不能坐在王府里来治河吧。”
      我挣脱他的怀抱走到一边,“我知道,只是你去那么久,我在这里一个人,闷都闷死了。”
      鐛仁走到我身边轻声哄道:“我这是去办差,不然一定带你去。你在家里平时可以和王妃,萧妃陈妃她们打牌玩耍,或是听听戏,不过两三个月,忍忍就过来了。”
      我咬咬嘴唇,“我又不会打牌。”
      “云儿——”鐛仁口气里有了一点不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在外面自己照顾点自己。左先生也同去吧。”
      “嗯,我还真离不开左先生呢。你放心好了。外边我自己会调停,家里我也关照了王妃,她会照顾你。萧妃脾气是有些不好,你稍微担待她一些就是了。”
      我点点头,鐛仁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出了房门。我看着他的背影不觉叹了口气。鐛仁不在,日子又要难过了。
      转眼鐛仁离开已经一个月,前些日子送信回来说现在在河南视察河工的状况。左先生帮他寻到了徐韬忍,听了他的见解鐛仁喜不自禁,连连夸赞他的治河的头等人才。
      而王府里鐛仁不在,萧妃的气焰也日益的高涨,我不愿多生事端,只得忍着气在飞云轩里发闷。
      我趴在桌案上开始叹气,“每天在王府里闷死了,以前在家的时候还可以偶尔偷偷跑出去转转,现在连大门都不能出一步。”
      紫雯微笑着安慰道:“以前作小姐的时候可以偶尔淘气任性,现在当了人家的妻子了,自然要收敛许多。”
      翠雯想想笑道:“这个月十五,娘娘可以去寺里进香,顺便散散心也好。”
      紫雯用细长的手指点了点翠雯的额头,“你这个蹄子脑子转的就是快!”
      “好的很呀!”我险些跳起来,只是周围丫头太多,只得自持身份,轻咳了一声道:“叫小路子传我的话出去,说我十五要去寺里进香,让他们外边预备着。”
      “是。”翠雯答应着下去。
      这边翠雯刚出去,就有小篆进来禀告:“陈妃娘娘过来了。”
      我一愣,平素我与陈妃极少来往,她今日过来不知道为的什么事情。心中虽然略有不安,然而却仍然站起来笑着迎了出去,“今天是什么风把陈姐姐吹来了?”
      陈妃微笑着携着我手进来,“我在房里闲着也没有事情,所以过来和你说说话。”说话间目关转到书案那边,“总听王爷夸你学问好,又写的一手好字。萧妃是萧大学士的掌上明珠,诗词什么的也是很通的,只有我大字不识几个,只怕惹你笑话了。”
      “陈妃姐姐过谦了,我哪里算有什么学问呢。要说学问左先生那样的人才算的上是有学问。我不过是读了几本书,也都是看看热闹,这些王爷是知道的。”
      陈妃温柔地笑笑,“你也不用太谦虚了,谁不知道你是左先生的高徒呢。”说着话题一转,“这几日少见你去那边,是不是萧妃又难为你了?今天王妃还问起你呢。”
      我陪笑道:“哪里的话呢,只是这两天身子不大舒服,懒待动弹,就在屋子里歇歇。”
      陈妃摇头叹息道:“你也不用瞒我,这府里上下谁不知道萧妃不好相与啊。萧妃进来这么几年,王爷一直是很宠爱她的,可是你来了以后,对她就淡了许多,她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还有不难为你的?”
      我登时语塞。
      陈妃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也是你年轻不知道路数,想在王府里站脚只有王爷宠爱那哪成啊,这上上下下都要应承体谅才是。谁不想多得点王爷的宠爱,可是一旦王爷只宠爱你一个人,旁人不说,就连王妃脸上也不好看不是?何况她还是皇后娘娘的内侄女呢!她就是表面不说你什么,怎么保证心里不埋怨你?更不要说萧妃了!我这都是心里话,如今大着胆子说出来,你可要明白我的心意!”
      “陈姐姐说的透彻,云儿十分的感激!”我躬下身子深深行了一个礼。
      陈妃慌忙搀起我来,“这是何必呢!妹妹折杀我了!”
      我一脸肃穆地说道:“云儿年纪小,自幼也有些任性,如今进了王府还要请姐姐们多多的担待些。姐姐今日说的,云儿都记下了!请姐姐放心,云儿知道怎么做了。”
      陈妃一脸笑意,“你明白就好了。也不早了,我且回去了。我那里炖着热热的鱼肉豆腐汤,晚上也过来一起用吧。”
      “谢谢陈姐姐,我一定过去。”说着微笑着送陈妃出了飞云轩。看着陈妃远去,面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
      紫雯站在身边轻笑道:“都说陈妃温柔贤淑,我看这心机尤在萧妃之上呢。”
      我看了她一眼,有些惊异地问道:“何以见得呢?”
      紫雯微微一笑,“她明里是为娘娘好,其实是来警醒您呢。要您不要专宠,还不是想分一杯羹过去?”
      我叹了口气,“她说的也是人之常情,也未必都是私心。”
      紫雯无奈地笑笑,“总之娘娘以后留心她就是了。”
      我点点头答应着。
      紫雯虽然名义上是我的丫鬟,然而她服侍我多年,勤勤恳恳忠心耿耿,我心里早当她是我的姐妹一样,她心细如发,又行事颇有主见,所以很多事情上我还是很愿意听她的意见的。
      
      十五。
      外面的人一早就已经备好了轿子,虽然恨不得能立刻出门,然而碍于身份规矩,我还是安静地用过了早饭,又请示过王妃后才带着一众的丫头太监出门。饶是一切从简,前前后后仍然是用了四辆大车,跟了二十几个随从。这也是王妃的意思,我反驳不得,只得违心答应下来,毕竟王府也有王府的规矩。
      乘着轿子摇摇晃晃行了一个时辰方到吉祥寺。吉祥寺建于南朝,历史悠久,千年来虽历经战乱,两次被焚,然而天下一定,立刻就被修复,香火一直十分的旺盛。
      我非为许愿而来,吸引我的是寺内片片的桃花。正是三月桃花盛开时,京都再无一处能有如此美丽的桃花了,王府虽也有几树桃花,然而桃花必要开成一片方见美丽,是以赏花还是非吉祥寺不可。
      寺里的方丈大师闻言王妃亲自驾临,也忙迎了出来,亲自将一行人引到佛堂。紫雯素手为我拈了香,我接过香来迎着佛盈盈地拜了三拜。我并不是信佛的人,然而再佛堂如此肃穆的地方却也不自觉地恭敬起来。
      拜罢方丈要引我到厢房吃斋,我淡淡一笑,“斋饭倒也罢了,让丫头们吃吧。后院的桃花开的正好,我想去看看呢。”
      方丈闻言忙道:“既是如此,贫僧带路,王妃这边请。”
      我忙道:“不敢劳动方丈,我自己去就是了。”
      方丈见状也不多言,只伸手做了个姿势,“请!”
      我轻移莲步,翠雯随后也跟了来。
      果然是满院桃花,竟成花海。漫步其中,香气阵阵袭来,如堕云雾。我轻轻撷下一朵,粉红的花瓣娇嫩的弹指即破,浅黄色的花蕊轻轻颤动,竟也楚楚动人。忍不住就轻轻吻在了花瓣上,脸上也抹上了一抹娇红。
      翠雯轻声笑了起来,“娘娘的脸上都沾了花粉了。”
      我脸上露出笑容,便去掏手帕,孰料竟没有带在身上。“我忘记了帕子,你去取了过来。”
      翠雯忙答应着去了。
      我一人独自在花海中漫步,忽而童心大起,撩起裙子便在桃花林中翩翩起舞,轻风袭来,落英缤纷,散落在发髻上,衣袖上……恍惚间自己仿佛成了落入凡间的仙子,张开双臂就能飞上天堂,于是旋转的越来越快,舞到极致索性跌坐在地上,然而慢慢地躺了下去,阵阵泥土的芳香一丝丝地钻到鼻子里,有一种凉丝丝的清甜。
      忽觉脸颊一阵搔痒,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清澈的黑白分明的眼睛,此刻正含着笑意凝视着我。我一惊,身子向后一仰,不妨头撞到桃树上,痛的抽了一口气,眉头也紧皱起来。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伸出修长的手将我拉了起来。我抬起头,这才看清楚他,不由得一呆。世上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鐛仁已经是难得一见的英俊男子了,然而比起眼前的人来,鐛仁的俊美也变得平凡了。鐛仁喜穿白色,眼前的男子也是一袭白衫,然而却多了那么分飘逸和洒脱。
      “撞疼了吧?”温柔的声音有若天籁之音。
      我脸一红,摇摇头,忽然想到方丈已经知道我在后院赏花,怎么会突然放进一个男人呢。疑心一起便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微微一笑,“好花共赏之,又何必在意我是什么人,来自何处呢?”
      我不禁暗暗欣赏起此人的潇洒不羁来,若是以前,我定然会与他攀谈一番,然而此刻我已经是鐛仁的王妃,身份今非昔比。
      我淡淡一笑,转过身去,花香暖暖,闻起来整个身心都开始觉得放松。
      他走到我的身边,在我头上的枝头轻轻撷下一朵花,忽而叹息,“如此娇艳的花朵终有天也会凋谢,可惜可惜……”
      我淡淡一笑,“既是开过,美过,又有这许多的人赏过,即便是谢了又有什么可惜?更何况还要公子这样的人为她伤感。”
      他目中露出几分讶然,“没有想到姑娘如此洒脱。”
      “也不是洒脱,只是既有无奈又何必苦苦追究?比如索性看的开些罢了。”
      正说着远远翠雯跑来,“小姐——”
      我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轻轻一笑,忽然在我手中塞了一样东西,在我耳边说道:“后会有期。”说罢转身而去。
      我垂下头一看,原来是一块雕琢精美的龙形玉佩,不由又是一惊。如此的工艺怕不是民间之物,倒像是宫里的东西,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觉沉思起来。
      “小姐,您的帕子。”翠雯笑着递上来,“刚才好像这里还有一个人,怎么我过来了就不见了?”
      “哪里有什么人。”我微笑着否认,“我们回去吧。”
      “咦?不赏花了?”
      “已经赏过了。”我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翠雯莫名地看着我,只得跟着我回去。玉佩握在手里微微的觉得有些烫手,我轻轻一笑,却不知道自己笑什么。
      
      晚上照例到王妃那里去问安,只见房间里陈妃,萧妃,珊瑚,韩大娘和一并管事的婆子女人都站在王妃跟前正在议事。我先走到王妃面前福了一福,“王妃万福。”又向萧妃陈妃问好。
      王妃仍是淡淡的笑容,“寺里桃花开的可好?”
      我微笑,“很好。”
      王妃忽然轻轻叹息了一声,“我还是刚嫁到王府的时候王爷带我去赏过花呢,转眼已经六年了……”
      我心忽然被触动,原来这位平素看起来冷淡严肃的王妃也有辗转的柔情。
      飘忽失落的表情在她面上一闪而过,她又恢复了平时的肃穆。
      “我这里正议事呢。你知道二十八是王爷的生日,虽说王爷现在不在王府,可是照规矩还是要办一办的。我已经吩咐下去让人预备三天的宴席,还有一应的杂耍,那些王妃诰命都是爱听戏的,戏班子也要请几个。”
      韩大娘和众婆子答应着。
      “叫外面的书房拟张请客的单子送到我这里来,到时候男宾就在外面大厅,请八王爷帮着照看照看。”
      我知道这个八王爷鐛润是鐛仁的同胞的兄弟,庸庸碌碌的一个人,然而人缘却是极好。
      “里面单请各府的诰命,到时候你们三个人也要帮着招呼的。”
      萧妃笑道:“这些事情我都省得。倒是云儿妹妹刚来不久,这里头的规矩怕是不知道呢。”
      陈妃看了眼王妃轻笑道:“什么规矩,云妹妹也是尚书府出来的小姐,什么规矩不懂。更何况云妹妹这样聪明的人,便是不懂,也是一学就会了。”
      王妃点点头,“陈妃回头教教她。到底也不是什么难事。”
      陈妃与我忙点头答应下来,不经意间就看到陈妃对我和善地笑了笑。我也回了一个灰心的微笑,且不论她是真心还是假意,总算帮我解了围。
      “好了,一应的事情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按照旧年的规矩半就是了。只是别出了什么岔子,你们都下去吧。”
      见王妃已经略有疲态,众人都忙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二十八。
      府里从前几天就开始忙乱起来,这一天更是一早就有各府的人来送贺礼,外面的人忙着登记,打赏,里面则招呼来往的诰命,顿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工部尚书凌夫人到——”太监高声禀告道。
      我一愣,顿时喜上心头,然而不敢造次只得先看看王妃的脸色,王妃微笑道:“你母亲来了还不去迎一迎。”
      登时面上掩不住喜色,兴高采烈地答应了声,慌忙就迎了出去。远远就看见母亲穿一袭诰命服优雅地走了过来。我忍不住奔了过去一把拉住母亲的衣袖,“娘——”
      母亲微笑着推开我,整了整衣衫拜了下去,“凌梅氏参见凌王妃娘娘。”
      我一怔,顿时心里又酸又苦,“母亲——”
      紫雯翠雯见状忙上前搀起她,她微笑着:“国礼不可废呀。”
      我苦苦一笑,“家礼也不可废。”说着已是拜了下去,“母亲大人在上,女儿凌云有礼。”
      母亲慌忙搀起我,“不敢当,不敢当。你现在是王妃了,拜不得,拜不得!”
      我凝视着母亲,“无论女儿什么样的身份,您都是我的母亲,这个礼永远担的起。”
      母亲眼里涌上一层水雾,侧着身子偷偷拿帕子擦了擦泪。转头已经是笑容满面,轻轻携着我的手问道:“王爷待你可好?”
      我点点头,“很好。”
      翠雯笑道:“夫人放心,王爷对小姐的宠爱那是没话说的。”
      母亲点点头,轻声道:“王爷宠你自然是很好,不过你要记得一句话‘高处不胜寒’啊。我怕你年轻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母亲放心,我知道。”
      母亲仔细看了我半晌,方笑着道:“该去给王妃请安了,不好在外边讲这么久的。”
      我点点头引着母亲来到后堂。
      王妃端端正正地坐在堂上,两侧的客座上已经座满了各府的诰命。见母亲走了进来,王妃忙站起来迎上来,“凌夫人安好?”
      母亲恭恭敬敬地拜下去,“托王爷和王妃的福,这身子还硬朗。王妃万福!”
      王妃不待她拜倒就已忙着搀她起来,笑道:“我们都是亲戚,虽说国礼不可废,不过这是在家里,不用这个大礼。凌夫人请上座。”
      立刻就有人让了位置给母亲,母亲谢过方坐下。
      “云儿年少不更事,定然给王妃添了不少麻烦,还请王妃多多的指点她。”
      “哪里的话,云儿聪明伶俐,王爷和我都很是喜欢。凌夫人放心!”说着又招呼其他诰命,一时间堂内莺声燕语,笑声不绝。
      我站在母亲身侧不禁面露微笑,这是我第一次见王妃接人待物,想不到竟也如此周到体贴,那么多诰命难为她也能面面俱到,以前竟看轻了她。身为皇后的内侄女,又能坐到王妃的正位上,果然是不简单。
      平实她确实少言寡语,又不喜应酬,然而在这样的时候却一点都不马虎,不禁也暗自地钦佩。
      不多时,各处的诰命已经云集齐,王妃亲自引着众人来到后花园,那里早已经排好了宴席。主位上是王妃陪着几位王府的太妃并皇长子四皇子的妃子。萧妃那边陪着几位年轻的王妃并几位公主几位权臣的诰命夫人。陈妃身份那一桌陪着几位权臣的诰命夫人,母亲也坐在那一边,而我这边是十皇子,十一皇子与十二皇子的正妃,又有当朝宰辅李萧山,文和殿大学士许忠辅,礼部尚书贺敏轩等人的几位诰命。
      我一面细心招呼,一面留神十二王妃。见她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没有王妃的端庄秀丽,也没有萧妃的娇艳妩媚,也不似陈妃的温柔婉约,却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姿态,令人见而生怜。席上也极少话语,只是全心看台上的戏,时而微微露出笑意,时而轻皱眉头。
      我暗自叹息,不想鐛晔那样的人才居然有这样一位王妃。金屋藏娇自然是极好的,可惜若鐛晔有心登上皇位,这样的王妃怕是没有什么助益。想想又不觉轻笑,鐛晔这样的人又何须一个女子来相助。
      一时席毕,众位诰命有坐到席散的,也有看了不一会戏就回去的,第二天,第三天又摆了两天的喜酒,一直到初一方缓了下来。只觉得累的筋疲力尽,直歇了好几天。
      这日正在房内读书,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哭声。我一怔,看了看身边的翠雯,“什么人在哭?”
      翠雯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忙唤了个小丫头出去瞧瞧。片刻丫头带了小路子上来,只见小路子仍是满脸泪痕,抽泣个不住。见了我扑通一声跪下,“小路子该死,扰了娘娘看书。”
      我放下书,笑问道:“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呢?”
      小路子只是垂着头流泪,却不答话。
      翠雯急道:“娘娘问你话呢,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是谁欺负了你还是怎么了?”
      小路子咚咚地磕了几个头,哭道:“前儿奴才家里捎话过来,说奴才的老子娘病重!奴才把攒的银子都给家里拿了去,谁想吃了几付药也不见好,病也一日重似一日……呜——这眼看着吃药看病都要用钱,可奴才这里……”
      我轻笑,“原来这样,你该早来找我。这又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翠雯,拿五十两银子给他,再派个人到郑太医那里去,就说我的话,请郑太医去给小路子母亲瞧瞧病……”
      小路子登时感激涕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奴才谢娘娘的大恩大德!奴才下辈子作牛作马也要报答娘娘!”
      翠雯将银子递给小路子,笑道:“谁要你下辈子作牛作马啊。你果真有心,这辈子用心服侍娘娘就行了。”
      “是是,奴才一定尽心尽力,就是赴汤蹈火奴才也在所不辞!”
      “行了,你快去瞧你娘去吧。也放你几天假,等你娘病好些再过来。”
      “是,奴才谢娘娘!。”小路子没了的磕头。
      “去吧。”
      小路子又连磕了十几个头,这才退了出去。
      我忍不住轻叹,“原来也是个孝子,难为了他了。”
      翠雯端上茶来,“您也别感慨了,喝口茶歇歇吧。”
      我点点头。
      
      转眼两个月过去,鐛仁一行人办差归来。因为这次虽仍有几处决堤,然而却是有史以来危害最小的一次。皇上龙心大悦,赏赐了许多的珍宝。有太监从里面悄悄递出消息来,一时间王府上下喜气洋洋。
      王妃,萧妃,陈妃与我都在后堂的大堂上焦急地等待着鐛仁回府。不多时王妃身边的太监王忠噔噔跑过来打了个千回禀道:“王爷的行架已经到了街口了,一会便到。”
      王妃忙站起来,严肃的脸上也浮出一丝笑意,“放鞭,奏乐。”
      “是——”王忠忙答应着下去传话,片刻间外面鞭炮声,鼓乐声,响成一片。
      “咱们也到二门口去迎一迎。”王妃笑道,接着耍着帕子先行走了出去。几个人也忙跟了上去。
      到了二门等了片刻,王忠又跑过来道:“王爷已经进了府,只是外面挤了一院子的官员,说是庆贺王爷顺利办完差,王爷已经吩咐设酒宴款待了,只怕一时半会还进不来……”
      我一愣,心登时凉了一截,再看萧妃陈妃也都面露不快。只有王妃不动声色淡然说道:“知道了。”接着转过头来对我们说道:“王爷这一设宴陪客,只怕要一两个时辰,咱们也别在这里等着,都先回去吧。”
      几个人不情愿地答应着只得各自回各自的房去。
      珊瑚边走边抱怨道:“请客也可以回头再请,刚回到家先不进来瞧一眼,也不知道人家心里焦急!”
      萧妃冷笑道:“我看还是那些个官儿不好,只想着拍马屁奉承,也不想想王爷这刚一回来,身子定然疲乏了,还要应酬他们,真是没心没肺!”
      陈妃婉言劝道:“又有什么法子?人都来了,王爷总不能把那些客人都扔在那里不理呀。咱们也别气了,先回去等等再说吧。”
      我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王妃一动不动地站在二门门口,仿佛一座石雕……
      直等了两个时辰才见小路子噔噔地跑了进来,“娘娘,王爷已经进了二门,这会子和王妃往晓寒斋去了。”
      我一怔,“王妃一直在二门那等着?”
      “是,足足站了两个时辰呢。”
      我心里登时不是滋味,却不好说什么,只得轻声道:“咱们也过去瞧瞧吧。”说着慢慢向晓寒斋走去,小路子和翠雯,紫雯忙着跟了上来。
      到了晓寒斋,未进屋子已经听到笑语一片,心更觉得酸,强打着笑容挑着帘子进了去,果见鐛仁一身便服斜倚在榻上,王妃陈妃萧妃都坐在跟前凑趣。
      “云儿给王爷,王妃请安!”
      鐛仁见到我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却不起身,只是摆了个手势,“起来吧。”我站起来,又与萧妃陈妃问好,她们也都含笑还礼。
      “行了,别站在那里立规矩了,过来我身边坐。”鐛仁微笑着说道。
      我看了看王妃,面色一如既往的沉静,忙垂下头,“王妃面前云儿怎敢放肆?”
      鐛仁看了王妃一眼,笑道:“怕什么,我都说了不用你立规矩了。过来这边坐。”
      我只得坐到鐛仁的榻上,身后两道凛冽的目光刺的我浑身不自在。不需回头已知道那是萧妃。
      鐛仁牵着我的手笑问道:“这两个月可还过的好?我瞧你瘦了些。”
      我笑着回道:“好得很。王妃和萧姐姐,陈姐姐都很关照我。倒是王爷消瘦了许多,也变黑了。”
      鐛仁笑道:“天天在堤上不变黑才怪。这次幸亏有左先生相随才找到那位治河的高手,这个功立得着实的幸运。”
      我微笑“那也是王爷有识人的智慧。”
      鐛仁哈哈大笑,“说的好!回头你也去见见左先生,他是你的老师,也不用避什么嫌疑。若有什么话,你也可以来禀告我。”
      “是。”
      鐛仁打了个哈欠,“我这会子累了,你们都先回去吧,我要在这里歇一歇。”
      我心里的喜悦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却不敢露出一丝的哀怨,笑着回道:“王爷好好歇歇吧。”
      萧妃笑道:“王爷且歇歇,我那里煲了一锅极好的鲜鱼羊肉汤,不如王爷晚上过来尝尝。”
      鐛仁含笑点头。
      萧妃得意的笑笑退了出去。
      陈妃看了我一眼,嘴角一丝苦涩。我更不多言,躬身退了出去。回到飞云轩脸才放了下来。
      嫣红看看我,不敢多话,只是斟了一杯茶过来。
      “你们都下去吧。我自己要静静。”我一挥手,丫头立刻退得干干净净。
      左右无人,眼泪这才流了下来。只当我是鐛仁心头至宝,却不料他始归来第一个想见想陪的人居然是平素最受冷落的王妃。好一个与世无争的王妃,独自在二门站了足足两个时辰,这份心意,却又是我不能比拟的。还有一个萧妃,果然是不可轻视,一锅鱼汤就将鐛仁牵了去……左思右想,心里是又愧又怨又委屈,这眼泪也就不受控制。直哭了半晌,方堪堪的止住。心情郁闷,连晚饭也懒怠吃,在床上呆坐到夜晚。
      翠雯打了盆洗脸水过来,服侍我梳洗过,褪去繁琐的衣衫,放下一头乌黑的秀发,坐在镜中开始发呆。转眼嫁入王府已经近半年,鐛仁自然是十分的宠爱我的,然而正因为对我是前所未有的宠爱,反而让人不安起来,生怕今日的幸福都是镜花水月。
      芳心正是一片怅惘,忽然听到一声高亮的传禀:“王爷驾到——”
      我一愣,顷刻间心头涌上狂喜。看看镜中的自己,暗自懊恼不该太早换装,此时的模样怎么见得王爷。然而也不待我更衣,鐛仁已经轻步走了进来,“云儿歇的好早!”
      我忙着施礼,“我原以为王爷今夜要在品香阁休息了,所以也就歇的早了些。”说着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鐛仁,“萧妃姐姐不是说要王爷过去喝汤的吗?”
      鐛仁淡淡一笑,已经斜倚在床上,“汤是喝过了……怎么,我不能来吗?”
      我登时慌乱起来,“怎么会,王爷能来云儿只有欢喜!”
      鐛仁哈哈大笑,牵过我的手柔声道:“日间看你不大开心,是怨我没有先去看你吗?”
      我垂下头,“云儿不敢。王妃是正室,云儿怎么敢和她争呢。”
      “不错,你记得她是正室就好了。可是我心里最疼的那个人,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说着将我搂在怀里,登时全身酥软,“王爷——”
      鐛仁温柔地看着我,眼里闪着灼灼的火焰,“真是想我的云儿了……”说着吻就落了下来……
      
      左先生的居所雅苑在王府最尽头的一角。左先生生平最不爱人打搅,现居王府也是一律的谢绝外客,平素也只有鐛仁与左先生推荐来的幕僚能见他一面。故而我也索性连紫雯翠雯两个贴身的丫鬟都不带,独自一人穿花佛柳往雅苑而去。从飞云轩到雅苑要穿过整个后花园,一路上看看奇花异草,稀世珍禽却也不觉疲倦。
      雅苑的风格与王府其他处不同,小巧精致,清新优雅,端的十分的符合左先生的性情。走到院中扬声道:“左先生,云儿来看您了。”
      就听窗内左先生笑道:“快请进来。”
      我挑着帘子走了进去,只见左先生正在案前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见我进来丢下笔笑着起身,“许久不见,云儿又秀丽了许多!”
      我脸微微一红,娇嗔道:“左先生又来取笑云儿。”说着细细打量左先生,只见他穿了一件青色的长衫,瘦骨伶仃,却又多了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先生消瘦了许多!”隐隐觉得心痛,“这一路上定然吃了许多的苦吧。”
      左先生微笑道:“瘦是瘦了些,也不觉怎样辛苦。此次随王爷去督管河务,功效卓著,多少百姓免去了离家失所的命运,也算是公德一件。”说着招呼我坐下,斟来一杯茶,自己也在案前坐了下来。
      “王爷说以后许我常来探望先生,云儿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受先生教导了!”
      左先生笑着摇头,“怎么会和以前一样呢。那时候你还是孩子,现在已经是王府的王妃了。虽然王爷说你可以常来,但若你来的太频繁,必有人恶意中伤。就算王爷不相信,心中也会不快。云儿,你还不了解王爷。”
      我淡淡一笑,鐛仁温柔豁达,又极有己见,岂会为小人谗言所左右。然而左先生是我的老师,老师的话却也不便反驳,只得轻声说是。
      左先生看看我,忽然叹息了一声,“长大了,真的长大了。记得你小的时候总是抱着我的腿要我讲故事给你听……”
      我莞而一笑,“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左先生笑了,然而他的笑容却让人觉得有些无奈。
      我打开带来的食盒,里面是几样我亲手做的几样小菜,又取出一小坛酒为先生斟满了一钟,笑道:“这几样菜倒也罢了,这酒是梅花露,还是我在家的时候酿的,一共就两坛。嫁过来的时候带了过来,知道先生最喜欢喝酒,就给先生拿了过来。”
      “好好!”左先生大喜,端起杯子先是嗅了嗅,这才饮了一口,闭着眼睛摇头叹道:“好酒!”
      我笑着又斟上一杯,“先生喜欢云儿的心思总算没有白费。”
      左先生大笑:“云儿酿的酒先生怎么会不喜欢?”说着连饮几杯,又夹了几口菜,“嗯~,还是云儿知道心疼先生,知道我爱吃什么。”
      我笑着,“先生不也是最疼云儿的吗?在云儿心里,先生就和父母一样,当然要孝敬的了。”
      左先生缓缓放下筷子,抬头望着我,眼中精光闪闪,“哦?是吗?”
      “当然是了。”我颔首说道。
      左先生凝视了我半天,忽然大笑道:“好好!”说着柔声道:“你来了许久了,该回去了。”
      我只得站起来,“是。过两天我再来看先生。”
      左先生送我出来,沉声道:“没有事情就不要来了。”
      我一怔,又不好违抗,只得闷声答应下来,回去的一路上左思右想不得其解。难道鐛仁果真是那样小气的人?又或是我触怒了先生?想来想去也想不通,索性就丢到一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