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玉京(仵作娇娘)

作者:薄月栖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寸金14

      看到郑文容,郑潇吓得往母亲身后躲,二夫人一手护住他,面上倒不见多么惊讶,郑浩先是一愣,继而忍不住喊道:“父亲——”

      三夫人一把捂住郑浩的嘴巴,“是四叔。”

      看到这张和自己夫君一模一样的脸,三夫人忍不住再泪盈于睫,郑云霓上前一步,“四叔为何来此?”

      她话音中带着质问之意,郑文容却面色沉定,好似不曾看见众人眼底的排斥和怪罪,“府中连生命案,母亲、二哥、三哥,他们连性命也没了,其他的,还重要吗?”

      郑文容沉沉转眸,拱手行礼,“拜见侯爷,侯爷若有何疑问,也可问在下。”

      郑文容多年不曾回府,周身气韵全不似侯门世家子,霍危楼沉眸看了他一瞬,又看向一个绣衣使,“先去排查外面侍从。”

      那绣衣使应声,立刻带着人走了出去。

      凶手特征已是明显,只需照着霍危楼的吩咐一个个对比便是,下人众多,但凡和凶手相似的留下,无一符合的可离开,留下的再查不在场之证明,若有确凿人证,便将其排除,如此筛选下来,最终,只留下了三个身形瘦弱的低等小厮。

      “侯爷,他们三人,刘中元年仅十五,是府中花匠,少时生过热病,身材矮小,因时常帮做杂活身手还算敏捷,府中人说他修剪高树枝丫时从不用梯子,皆是自己攀爬。”

      “中间那人名叫赵武,是府中护卫,看似干瘦矮小,却是练家子,擅弓马。”

      “最右之人叫何力,是府中杂役,只做粗活,是去岁才买进府里来的,本是流民,后被人牙子拐走卖进了侯府。”

      “此三人手上皆有外伤,虽各有说辞,却无人证。”

      绣衣使说完,霍危楼眸光沉沉的扫了过去,这三人被留下,此刻皆是神色慌乱,可那等慌乱并非做贼心虚之慌乱,而只是畏于武昭侯之声名罢了。

      霍危楼心道此番多无所获,却还是转头看了一眼薄若幽,薄若幽点点头走出了厅门,她走到三人跟前站定,“伤口在何处?”

      此一问,三人立时将手伸了出来,薄若幽一眼看去,便眸色微暗,她观察了片刻,又打量了三人的体格神色,最终皱眉回了霍危楼身边,摇了摇头道,“刘中元和何力的伤皆是旧伤,至少在两日以上,赵武的伤口虽是新伤,却为利器伤,伤口亦大,且赵武虽是矮小,体格却结实,必定比凶手更重。”

      霍危楼问:“府中人当真一个不落?”

      绣衣使忙道:“登名在册的下人共有八十六人,除了玉嬷嬷都到了。”

      霍危楼眉头紧皱,摆摆手令绣衣使放人,院外三人忙不迭行礼退下,一时间乌泱泱的院子空荡了下来,霍危楼转眸看向这几位侯府主子,寒声道:“凶手七日杀一人,如今诸位的母亲,兄长,皆为凶手所害,下一个七日遇害者为谁?”

      此话听的众人色变,霍危楼却神色淡淡道:“郑四留下,其余人退下。”

      薄若幽眉峰微动,到底忍不住道:“侯爷且慢。”

      她一个小小仵作,竟在武昭侯眼前无令开口,众人目光转向她,眼底轻慢之色明显,熟料霍危楼只是淡淡看向她,“如何?”

      薄若幽道:“大小姐手背上有新伤,不知从何而来。”

      一瞬间,郑云霓箭一般的目光落在了薄若幽脸上,拢在袖口的手更是下意识往里一缩,霍危楼一眼便察觉到她这小动作,他不发问,只目光森然的看向她。

      郑云霓咬了咬牙,“侯爷难道怀疑我吗?我手背上受伤……乃是被母亲抓的,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母亲发病,我送她回去,路上拉扯之间留下了伤痕罢了。”

      郑云霓看着薄若幽,冷冷一笑,“不是这样便要给我定罪吧?”

      郑云霓好似一只浑身竖毛的猫,可她的疾言厉色,在霍危楼眼前只似蚍蜉撼大树,“手伸出来。”

      郑云霓狠狠瞪了薄若幽一眼,唰的一声将手伸了出来,伤痕横在郑云霓细腻的手背上,腥红刺目,不但见了血,此刻已触目惊心的红肿起来,可想见大夫人下手时的力气之大,薄若幽上前看了一眼,的确是抓痕,不仅如此,郑云霓手背上还留下了好几处指甲掐痕。

      薄若幽退回来,对着霍危楼点了点头。

      郑云霓当下冷嗤了一声,霍危楼凝眸扫过他们几人:“凶手三次作案,对府内地形了解甚深,或许,他就隐藏在你们之中,若心存侥幸,只怕不等七日便要再生血案,因此诸位若想通了,可随时来寻本侯。”

      郑云霓抿着唇角,眼底畏色一闪而过,其余人也露出惊惶之色。

      霍危楼点到为止,“退下吧。”

      郑文安离开之时三步一回头,看着郑文容的背影很是不安,等走到院中,便发现郑云霓站在院门口等着他,郑文安快步上前,便听郑云霓道:“五叔去见见玉嬷嬷吧,事到如今,只怕只有她老人家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文安神色几变,“云霓你……”

      郑云霓眯了眯眸子,“三月初七就要到了,二月中旬便该启程入京,还有不到一月时间,五叔知道厉害,我们等了这么多年,怎能在此时毁于一旦?”

      郑文安面露难色,郑云霓回头看向灯火通明的正厅,撂下一句冷语,“四叔不该回来。”

      她说完便走,郑文安站在原地片刻,终究还是转身向北面去。

      厅内,郑文容道:“在下与三哥为双生之子,生来便觉不吉,母亲选了大哥留在府中,将在下送去了道观养大,而后每年选个不打眼的时候,让我回府小住半月,而我上一次回府,乃是十年前……”

      郑文容目光忽而凄凉起来,“双生不吉之言许是真的,那次母亲令我多住了五日,只是五日而已,府上便出了事端。”

      霍危楼狭眸,“是何事端?”

      郑文容叹了口气,“云霓生了一场大病,口不能言,目不识人,好似呆傻,寻医无治,请来道士高僧,也只说她许是被邪祟沾身得了癔症,大嫂本就病了,那次之后病得更重,再也没好的时候。从那之后,我便再未回府过,五年之前,母亲带着几位兄长和嫂嫂前往道观清修,这才令我与大家相聚了一次。”

      “你怎觉郑云霓生病与你有关?”

      霍危楼问完,郑文容苦笑了一声,“云霓自小天资聪颖,说话亦早,她是自小便和二殿下定了亲的,虽无圣旨,可贵妃娘娘每年派人探问,婚事已是定局,母亲亦不敢对她轻忽了教导,她四岁开蒙,只一年便通读千字文,琴棋书画上更是天分极好,母亲还给她请了名师回来……”

      “我回府小住之时,她已六岁,只因我教她作画,她便无故生了这样的病。不仅人痴痴傻傻,连话也不会说了,后来足足用了一年才慢慢好转,只是她对琴棋书画一道不再生有兴趣,再没了四岁时的灵气。幸而此后我再未回府,她倒也平顺长大了。”

      郑文容似乎当真自责,“因此,适才见我,她神色激动,也算正常。”

      霍危楼又道,“十年之前回府之时,他们会让你与郑云霓接触?”

      郑文容想起旧事,唏嘘更甚,“一开始不,可云霓和旁人不同,旁人见我生的与三哥一模一样,只觉害怕,可云霓次次见到我,不但分得清楚,也并不怕我,更喜我讲些外面的新鲜事,再加上我在书画之上有些积累,她自己时常令我教她,她真的很聪明,才五六岁便能明白画中留白是何意……”

      郑文容现在说起来,仍对那个惊才艳艳的小姑娘满是叹然,“在下的事,便是这般,此番回府,本是祭奠母亲,却不想府中生了这般多祸事,我知道,无人想我回来。”

      霍危楼凝眸,“你可知府上为何在十五年前换了所有侍从?”

      郑文容微愣,十五年前他也不过是个少年,那般久远之事,他实在是记不清了,“十五年前……我没什么印象了,我每次回来,也并不如何出门,很多时候,府中没几个人知道我回来,因此即便外面换下人我也难知晓。”

      霍危楼又问:“你大哥,曾有一小妾产子而亡之事,你可知道?”

      郑文容又是一愣,“我大哥……此事我亦不知,不过大哥为人忠正,我不知他何时纳妾过。”

      “大夫人是何时疯的?”

      郑文容不常在府中,不知道的事实在太多,可这件事,他倒是知晓,“是在生下云霓之后的那年,那年我回府小住,大嫂便不与我们一同用膳了,我问起,母亲才说大嫂病了。”

      “可知因何而病?”

      郑文容摇头,“我不知。”

      侯府上下诡异之处太多,可唯一一个能知无不言者,却偏偏所知甚少。

      霍危楼最后问道:“你的生辰在何时?你可知阴年阴时是何意?”

      “我的生辰在建和三年四月初二亥时。”郑文容眉头微蹙,“阴年阴时?我不知阴年阴时……我若为阴年阴时所生,只怕我是活不下来的。”

      郑文容苦笑一声,“双生子本就不吉,若还出生在阴年阴时,便当真是阴胎祸世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论~最近更新都在中午1点左右哈。
    双生不吉这一点在部分朝代是可考证的,不过在本文里加上了风水玄学略有夸张,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相关的记载。



    仵作惊华
    验尸破案撒狗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