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玉京(仵作娇娘)

作者:薄月栖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寸金13

      薄若幽强自镇定才没惊叫出声来。
      
      世上无鬼,眼前的是人,是一个,和郑文宴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这念头刚落,来人身后跟上来一个小厮,“四爷,这里是二爷和三爷的停灵之地,老夫人的灵堂还要往西北边去。”
      
      郑四爷站着没动,这时薄若幽身后传来一声轻呼,福公公也被吓着了,“我的天老爷,咱家是眼花了吗?”
      
      薄若幽转头,便见福公公一脚跨出了门槛,另一脚还停留在内,因看到了郑四爷,此刻半个身子扒拉着门框,一脸的惊悸之色。
      
      郑四爷看看福公公,再看看薄若幽,这一对比,更显得薄若幽太过镇定,他对着二人一拱手,“在下郑文容。”
      
      福公公面上神色几变,身子终于从门框上移开,轻咳一声走出来,“你便是郑四爷?”
      
      郑文容点头,福公公的神色便晦暗不明起来。
      
      离得近了,便能看出郑文容和郑文宴虽五官相同,可周身气质却大不一样,郑文容的模样看起来比郑文宴要老成一分,周身气韵平静安定,一双眸子里波澜不惊,一袭白色广袖道袍,更有几分仙风道骨意味。
      
      同样都是侯门贵公子的出身,可这位郑四爷,此时却好似一位清俊落拓的游方道人。
      
      身后小厮又道:“四爷,可要先去祭拜老夫人?”
      
      郑文容应了一声,又对福公公二人拱手,转身离去。
      
      他神色疏淡,虽是有礼有节,却不食人间烟火似得并未展露出多余情绪,他一走,福公公的眸色便意味深长起来,“我朝历来有双生子不吉之言,原来所谓的郑三爷是不吉之人,是从此处说来的……”
      
      双生子世间罕见,一旦出现双生儿,便有邪祟分魂阴胎为祸之说,而若天家生了双生子,更会出现朝纲混乱妖星祸世之危,而诸如邪煞克母之说,更是流传已久,因此无论民间还是皇族,但凡有双生儿诞下,皆有一子去而一子还的规矩,只是坊间多有亲生父母不忍,会将弱小一子送去别处养大,好歹留其性命。
      
      薄若幽看着郑文容离开的方向眉头紧皱,“难道这便是侯府想遮掩的秘密?可如今郑四爷回来,便什么都遮不住了。”
      
      福公公叹气,“老夫人过世,府里又出了这样的事,再不回来也太过不孝了。”
      
      薄若幽正想着,已有绣衣使过来,“公公,薄姑娘,侯爷请二位过去。”
      
      绣衣使带路,薄若幽很快便见到了霍危楼,郑文宴的书房院之外有一片腊梅花林,如今正月时节,腊梅盛放,暗香袭人,便是在这梅林里,绣衣使寻到了凶手的踪迹。
      
      霍危楼见薄若幽来,指了一株腊梅树,“你看看。”
      
      薄若幽先看到雪地上被圈留出的一串脚印,而一旁的腊梅树干上,有一抹鲜红的血迹。
      
      血迹是人血,薄若幽看了看左右,问霍危楼:“侯爷可在院子里发现血迹?”
      
      霍危楼摇头,“不曾。”
      
      薄若幽便道,“那便是凶手自己的血了,书房内血迹并无溅射,亦未沾在别处,凶手除非不小心否则自己不会沾上郑三爷的血,而她离开时没在院内留下痕迹,此处的血迹自是他自己的,梅树树干粗糙,从出血量和血迹高度看,极有可能是划伤,伤处应在上半身,双手及手臂最有可能,伤口明显……”
      
      薄若幽看完,不由得去看地上脚印,又伸手比了比脚印大小,脚印前后力道平均,且比薄若幽想象之中的大了一分,她眉头拧紧,陷入了沉思。
      
      霍危楼凝眸,“如何?”
      
      薄若幽迟疑一瞬道:“义父说过,人脚长和身量多有干系,寻常境况下,人之高矮应当是脚长的七倍上下,可如今脚长足有七寸,算下来,倒是比适才推算的高了些。”
      
      霍危楼眉头皱起,薄若幽又跟着脚印走了几步,这一对比,凶手留下的脚印与她大小相差无几,却要比她的脚印稍浅一分……
      
      “凶手比民女瘦,而脚印相差无几,按理来说,她应和民女身量一般,不过,有一种可能。”薄若幽半蹲在地,说至此抬起头来望着霍危楼,“他极有可能得过病,或生计困苦膳食不良,从而造成脚印虽与民女一般大小,身量却要纤瘦矮小的多。”
      
      霍危楼便道:“凶手身量五尺,身材纤瘦,或生过病或膳食不良,而今夜犯案离开后,还受过明显皮外伤,此外,凶手善用迷药,了解府内地形,有一定上下攀爬之身手,立刻召集府内众人,照着这些特征一个个搜。”
      
      霍危楼当机立断,几个绣衣使应声,立刻往前院去,而见薄若幽看着脚印延伸的方向,霍危楼道:“出了这片梅林便是府中主道,雪已扫尽,脚印便断了。”
      
      薄若幽有些遗憾的站起身来,“郑三爷的尸体再细验过,却再无更多线索,那降魔杵上也只留下了烛火熏染的痕迹,今日降魔杵用于做法事,也十分寻常。”
      
      薄若幽眉头拧在一起,面色沉重而无奈,仿佛验不出更多的线索是她办事不力。霍危楼正欲说点什么,福公公上前道:“侯爷可知府上四爷回来了?”
      
      霍危楼颔首,语气一下子沉冷了两分,“知道,他与郑文宴,是双生兄弟。”
      
      霍危楼令绣衣使守着府中要道,自然知道郑文容回府之事,福公公便蹙眉道:“那玉嬷嬷此前言语不详,问她郑三爷为何有不吉之言,也颇多遮掩,是否和他们兄弟乃是双生有关?”
      
      梅林冷寂,无星无月的夜空下,只有火把将梅林映照的光影斑驳,福公公的话回荡在寒风里,却无人能给出答案,霍危楼沉声道:“若只是如此,倒简单了,怕就怕还有更难以启齿之事。”
      
      侯府有双生子虽传出去不好听,可并不会伤其根本,如今连生命案,武昭侯亲临发问亦敢隐瞒,若说只是遮掩双生兄弟之事,莫说霍危楼不信,便是薄若幽也觉不可能。
      
      而那背后凶手,连伤三人,且有“偿命”之言,又和双生兄弟有无干系?
      
      霍危楼未在此多留,很快带人出了梅林去搜查可疑之人,这时,贺成从前院而来,“侯爷,道长请来了,是城外三清观的道长,颇有些名望。他粗粗一算,说今年的确隶属阴年,而阴时,从初一到如今,只有大年初一是,之后老夫人的头七和今日之二七,都非阴日。”
      
      霍危楼皱眉,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往前算,从今年的大年初一,一直往十五年前算,此外,再算一算郑文宸兄弟之生辰。”
      
      要算十多年时日,所花费时间必定不少,贺成应下,得知霍危楼得了新的线索,要去排查众人,便也跟着往前院去。
      
      前院内站满了人,厅内站着侯府几位主子,厅外,站着府内所有下人。
      
      绣衣使道:“侯爷,除了那位老嬷嬷和大夫人,其余人都在此处了。”
      
      玉嬷嬷足不出祠堂,大夫人患有疯病,且二人身量亦不符合,霍危楼颔首进了正厅,厅内包括三夫人在内的所有夫人少爷皆在,霍危楼落座主位,面上寒色迫人,没了郑文宴,郑文安便成了如今主事之人,上前恭敬道:“侯爷,可是有了新的线索?”
      
      三夫人仍在哭,郑浩紧紧拉着三夫人衣袖,早前惊吓未消,看到这般阵仗,更是吓得小脸煞白,霍危楼扫了厅内众人一眼,“郑四爷在何处?”
      
      郑文安神色微变,“四哥今夜才回府,他必定不可能害人,他……便不必来了吧。”
      
      厅外便是上至管家,下至扫洒粗婢的所有侯府侍从,乌泱泱近百人,郑文安说话时压低了声音,足见不愿让郑文容此时示人,霍危楼眸色微沉看向他,郑文安眼底便露出了祈求的神色,“侯爷,若要见四哥,等人散去再传召,求您了……”
      
      郑文安说着,撩袍便跪,当真是在哀求,然而霍危楼还未说话,厅外院子里忽然惊哗一片,郑文安忙朝外看去,这一看,郑文安差点没眼前一黑栽倒过去。
      
      竟是郑文容自己来了!
      
      他步履徐徐,径直往正厅走来,其他下人见到和郑文宴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出现,胆子小的已吓得瘫倒在地,郑文安双眸一闭满脸绝望,一旁站在最前的郑云霓冷冷望着郑文容,那目光恨不得当场将郑文容撕吞入腹。
      
      薄若幽正站在霍危楼身侧,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唏嘘,原来侯府大小姐也知道郑文宴和郑文容双生兄弟之事。
      
      薄若幽正要将目光移走,却忽而秀眉一拧。郑云霓紧紧攥起的手背上,竟有一道鲜红刺目的伤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下情节更新晚了QAQ
    所有主要人物都出来了,大家阔以猜猜凶手啦~



    仵作惊华
    验尸破案撒狗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