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桑榆晚

作者:山路元无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发落

      阿榆一路湿淋淋地跑回来,把院子里的几个小丫头都吓了一跳。
      
      她径直回到屋里,白小莲并不在。她换了好了衣服,气冲冲地走到外面,问那几个小丫头,“白小莲呢?”
      
      几个小丫头面面相觑,摇摇头。
      
      “你们谁肯和我换屋子?”阿榆语气冷冷地。
      
      蒋弘柔的院子里,有管事丫鬟红罗自己住一个屋子,阿榆和白小莲两个二等丫鬟同住一个屋子。其他的都是三到五个人住一间,住得还是挺挤的,平日里她们不知道有多羡慕红罗和阿榆等人。
      
      三个小丫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不想贸然被卷进去。其中一个道:“阿榆姐姐怎么突然要换屋子?这些都是有定例的,要先回过红罗姐姐或者大姑娘才行吧。”
      
      “红罗和姑娘那边我自己去说,有什么罪责惩罚我来担,你们谁要同我换?”阿榆转身,从屋里取了二两银子出来,“我再附赠二两银子!”
      
      “那我同你换行不行?我屋子里还有四个人。”说话的小丫头叫小竹,看见着二两银子有些心动了,她只是个洒扫的小丫头,一个月的月钱只有两百文,二两银子差不多要攒上一年。
      
      “好,你现在有空吗?我打算立马就搬。”阿榆道。她实在是气炸了,也寒透了心,一时一刻也不想再同白小莲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哪怕是住到马厩和牛棚去都好!
      
      另外两个小丫头见她这样爽快,看了看小竹手里的银子,也有些眼热了,后悔没有早些开口,笑道,“我们帮阿榆姐姐搬吧。”
      
      “好,多谢你们!”阿榆回到屋里,飞快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一旁一个叫小楠的小丫头试探地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生这样大的气?”
      
      “你今天一直在院子里呆着吗?”阿榆问道。
      
      “对呀,红罗姐姐嘱咐我们几个看好院子,不要丢了东西。”小楠答道。
      
      “那可有什么消息,说外面有什么人来找我吗?”阿榆接着问道。
      
      小楠抱起一堆衣服,“这个倒是不曾听说,院子里一直没有外人来过。”
      
      阿榆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多谢你啦!”
      
      阿榆抱着被子,小楠抱着衣服,两人走到小楠她们的屋里。要同阿榆换屋子的小竹已经收拾好了。这个屋子跟阿榆她们屋子大不了多少,一张炕上睡了三个人,对面靠墙支了两张塌,屋里很挤,各人的东西都收在自己床边或床下的箱箧里。小竹原来的位置,就是靠门的那张小床。
      
      这个屋子是朝西的(阿榆、唐小池她们住的屋子在是东厢),西厢同东厢格局不太一样,一共三间屋子,一进门来是个外间屋子,屋里放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外间屋子左边就是阿榆刚搬过来的屋子。右边的屋子没人住,门锁着,钥匙由红罗管着,里面放着几口大箱子和一些闲置的桌椅,都是蒋弘柔的东西,算是一个小仓库。
      
      隔得不远的地方,就是厨房。每天总是从一大早就听见人来人往的动静,嘈杂得很。
      
      换屋子折腾了好一会子,宴会那边已经散了,院子里陆陆续续地有人回来了。
      
      阿榆搬屋子的事儿,很快就传得整个院子都知道了。
      
      蒋弘柔一回来就听说了,立马把阿榆叫到主屋里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蒋弘柔吓了一跳,连忙弯下身子去搀扶她,“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起来再说。”
      
      阿榆仍跪在地上,挺直了身子,“我知道我不该自作主张。只是我今天被人推到湖中,差点淹死了。再教我和要害我的人同住一个屋子,是万万不能的!”
      
      蒋弘柔闻言大惊,捂着嘴,“小莲?她怎么会?何至于此?”
      
      阿榆仰起头,一脸倔强,“我也想不明白,哪里得罪成她这样。但我亲眼所见,还能冤枉她不成!”
      
      “我自然是信你的,只是事关重大,其中又有些蹊跷之处,还得叫她过来问一问才是。”蒋弘柔把阿榆扶起来,“你先起来,地上凉。”
      
      白小莲看着阿榆落水之后,心中还是有几分慌乱的,急匆匆地便离开了。过了许久,心情才平复下来,到天色暗下来才回到院子。
      
      刚进门,就被红罗叫住,“小莲,姑娘找你呢!”
      
      “好,我这就过去。”一旁有几个小丫头指指点点的,小莲心中有些怪异,脸上挤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姑娘找我做什么呢?”
      
      红罗神情冷淡,“谁知道呢,阿榆也在屋里。”
      
      白小莲脸上突然失去血色,停下脚步,“我——”
      
      红罗也停下来,一双眼睛紧盯着她,“怎么了?”
      
      白小莲捂着肚子,小心翼翼地盯着红罗,“我,我想如厕。能不能待会儿再去?”
      
      “那可不成!姑娘等了你许久了呢!”红罗冷笑一声。
      
      白小莲无法,只得跟着走了进去。
      
      蒋弘柔见白小莲来了,怒气一下子上来了,“阿榆说有人故意推她落水,你可有什么要说的么?”
      
      白小莲跪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阿榆姐姐,我是一时糊涂。我嫉妒姑娘对你的宠信,想同你开个玩笑,我以为你会水的。当时,我立马就后悔了,想找人来救你。”
      
      白小莲跪着走过去,要拉阿榆的手,却被她一下子甩开,“阿榆姐姐,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我当时走了好远,都没碰上人,是谁救了你呢?真的得谢谢他才是!否则我真是万死难赎!”
      
      “你不要再假惺惺了,真叫人看着作呕!谁救了我,用不着你管,反正你早就跑得没影了!”阿榆见她这番做派,心中真是气极了,用手指着她道,“我自问平日里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何至于这样恨我?”说着眼睛也开始泛酸。
      
      蒋弘柔见白小莲果然认下了,心中失望至极,叹息道,“我一向待你们宽厚,体恤你们年少离家,孤苦无依,从不曾责难你们,不成想却纵出你这番蛇蝎心肠来。看了到底是我蒋家家风不严。好在阿榆没事,但毕竟人命关天,我也不好动用私刑,如今只有将你捆了,送到官府去定夺罢。”
      
      红罗在一旁摇头,“姑娘,此事不妥。依我看还是交由大娘子处置吧。”
      
      蒋弘柔婚期在即,这事情张扬出去,对她名声也不好。阿榆明白红罗的意思,“相信大娘子也能给我个公道的。”
      
      红罗去冯大娘子那边请示了,大娘子叫红罗带过来了小莲的身契,传话道:姑娘也快出阁了,有些事自己掂量着办就好。或撵或发卖都行,只是此事不宜张扬,也不可将人打死了。
      
      依照府中旧例,下人犯了事,一般是要先打板子,然后发配到庄子或者府中其他地方做苦役,严重些的,就叫相熟的牙婆子来,卖到外地去。
      
      蒋弘柔到底还是年轻,心有不忍,打了十板子,把人调到洗衣服的院子里去。
      
      “只求姑娘别撵我出去,只要仍旧能在这院子里,叫我做最下等的丫鬟都成。我打小就进了府,又没有父母兄弟依靠,出了这院子,旁人都知道我犯了事儿,怎么会好好待我?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白小莲跪在一旁哭求,扯着蒋弘柔的衣服,“只求姑娘看在我服侍多年的份上,好歹给我留一条活路呀!”
      
      红罗见状,担心蒋弘柔待会儿又心软,“你作孽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旁人的生路?你心思这样歹毒,院子里怎么还能容你。快些走吧,如今已是姑娘心慈了,难不成你想要被卖到外地去?”
      
      蒋弘柔沉下脸色,“多说无益,趁天色还早去收拾东西吧!”
      
      红罗道,“我劝你自己走,若是叫人拖出去,可就更不好看了!”
      
      白小莲看看蒋弘柔,又看了看一旁站着不说话的阿榆,哭着出去了。
      
      “没想到她竟然会生出这样歹毒的心思。”蒋弘柔坐在凳子上,手拄着桌子,揉揉眉心,叹了口气,又看向阿榆,“如今,你可出气了?”
      
      阿榆神色淡淡地,“没什么出气不出气的,我只是不想再每天瞧见她,同她一处呆着。”
      
      “她既然走了,你仍搬回东厢那边的屋子里去吧。过些天再从院子里提拔一个二等丫鬟上来,和你同住。”蒋弘柔道。
      
      “我折腾了这么一通,已然闹得院子里鸡犬不宁了,再搬回去又是一番折腾,索性就在那里住着吧。左右九月份地时候,姑娘你要到刘家去了,我们这些人,大概也都是要来开这儿的吧。况且我也不想再回到那间屋子里去!”阿榆道。
      
      蒋弘柔示意阿榆坐下来,“那之后呢?你愿意跟我到刘家去吗?”
      
      “我不过一个丫鬟,没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权听姑娘您地安排就是了。只是,我确实无意做什么陪嫁丫鬟。”阿榆神情有些落寞,白小莲,就是为了这个跟她水火不容吗?况且,她近些日子才闹懂了所谓这个陪嫁丫鬟是怎么回事,也从没想过去给人家做什么通房。
      
      阿榆抬头看了看四周,其实在蒋家,在这个院子里呆久了,她也并不是很想离开,想要以后要重新开始适应新环境,认识新的人,想到再过一年多,自己签的三年契就要到了,到时候就要同蒋弘柔她们分离,心中有些感伤起来。
      
      蒋弘柔见她如此,也不勉强,“你若是舍不得这里,我也可以叫你去母亲,或者大哥、阿泽她们的院子里去。”
      
      阿榆忽然抱住蒋弘柔的胳膊,“姑娘,我有些舍不得你。”声音已经带了些哭腔。
      
      蒋弘柔也被她弄得有些感伤起来,像姐姐一般地摸着阿榆的头,“傻丫头。”她没有妹妹,很多时候,都是把阿榆当自己的妹妹来看待的。虽然她和刘郎已经互通心意,可是突然间,离开父母兄长,离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谁又能不害怕呢?
      
      “姑娘,你走了之后,就叫我留下来,帮你看着这个院子,好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要存稿的,在小伙伴的热情鼓励下,还是再更新一章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苏味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