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桑榆晚

作者:山路元无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水痘

      阿榆得了水痘。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染上这个病,院子里也并没有人出水痘,或许是痘神娘娘特别眷顾于她。这天一觉醒来,她就发现自己身上出了小疹子。
      
      早上到正屋那边去时,还吓了蒋弘柔一跳,“你这手上和脸上,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阿榆挠挠手背,“我也不知道,一醒来就这样了。”
      
      红罗走过来,看了眼阿榆身上地疹子,忙拉住蒋弘柔后退一步,“我瞧着,像是痘症,只是不知道是水痘还是天花,这个是传染的,你快回屋里去,得找个大夫来瞧瞧。”
      
      阿榆一听说天花,吓得脸都白了,“我我我,怎么会这样。”
      
      红罗到底是年长几岁,“你别害怕,我瞧着约摸就是水痘,我前些年也出过的,很快就好了。你来的时候,没碰到什么地方吧?”
      
      阿榆指了指门口,“没,我一醒来觉得不太对劲就过来了,只碰过帘子。”
      
      蒋弘柔安慰道,“你别怕,阿泽也出过这种水痘,不妨事的,出过一次就好了,以后就不怕被传染了。我这就去叫人找大夫来。”
      
      红罗走过去把帘子摘下来,“咱们姑娘并没有出过痘症,院子里还有好些人也没有,你带在院子里,也不方便,不如传个消息回去,叫你爹来接你回去。”
      
      蒋弘柔也点头称是。
      
      阿榆点点头,“好。”转身就要出屋去。
      
      身后传来红罗的声音,“对了,你要忍着些痒,不要用手挠,挠破了会留下疤的。”
      
      “好,我记下了。”阿榆心想,红罗虽然平时总是冷着脸,一副随时准备训斥人的样子,遇上事情的时候,从来不慌乱,总是很周到细心,不会失了管事丫鬟的派头。换了自己,怕是不行的吧。
      
      大夫来看了,果然是水痘。开了些药,又嘱咐了一些事情,“要避免吹风,尽量少碰水,不可食用牛羊肉等发物,另外衣物被褥等也会传染的,其他人要注意。”
      
      阿榆道,“我记下啦,多谢大夫。”
      
      送大夫出去后,碰上了刚进门来的红罗,红罗朝大夫笑了,同阿榆一起送走了大夫,“我方才已经叫人去告诉陈管事了,你收拾一下,约摸下午就会有人来接你,如果你家里那边忙的话,也可以叫车送你回去,只是要另给他们一些打赏。”
      
      “这次真是多谢你。叫人传信,应当也是要使银子的吧。我待会儿回屋里取了还给你。”阿榆心中十分感激。
      
      “不必了,我只是不想你传染给大姑娘,赶紧回屋里收拾东西去吧。”红罗摆摆手,转身进了正屋。
      
      --
      陈山来得很快,午饭刚过不久就过来了。
      
      陈榆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拿了一些细软衣物就来了二门上。
      
      陈山拿着方子到药店里拿了药,两人依旧是坐着驴车回去。
      
      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西沉,半个天空的云彩被烧得通红,田野里还有凉凉的风吹过来。阿榆好久没有坐驴车,有些怀念,拿布包了头,躺在车里的稻草堆上,轻轻拿手蹭另一只胳膊,又不敢使劲抓,“好像换了一头驴子啊!”
      
      陈山道:“原来的那个,有些太老了。你走之后,家里变了许多呢!”
      
      “那我可得回去瞧瞧!”阿榆想到回家,有些兴奋起来。
      
      “城里的县学要办起来了,过几天,你弟弟就要出去念书了。”陈山道,“说起来你们姐弟俩也真是巧了,他前阵子也出了痘,这才好了没多少天。”
      
      “我说我怎么好端端地就染上这个,肯定就是怨他,人家说双胞胎是会有一些感应的。”阿榆抿了抿嘴。
      
      陈山失笑,“你这丫头,又开始刁蛮起来,他离你这么远,也能招上你?”
      
      “这样也好,不用怕传染给他。”又冲着爹爹撒娇,“爹,我才离开了多久,你就开始偏心他!”
      
      陈山把刚才在城里点心铺子买的糕点递给阿榆,“你饿了吧?先吃几块垫补垫补,也好堵你的嘴。”
      
      阿榆笑嘻嘻地接过来,打开挑了几块,“爹,你一路上也没吃饭吧,你吃!”说着送到阿爹嘴边上。
      
      陈山转了头过去,“我不饿,来的时候你娘给我带了炊饼。我又不爱吃这些甜腻的东西。”见闺女的手一直举着,接过来一口塞进嘴里,“行啦,你自己吃吧,给你娘和弟弟留一些。”
      
      阿榆捧了油纸包,回到到自己的稻草窝窝里坐下。
      
      到家时天已经有些黑了,沈氏和陈柏还在等着他们俩回来吃饭。
      
      陈柏见了头上包得跟老婆婆一样得陈榆,笑道:“才多久不见,你就改行唱戏了?”
      
      沈氏瞥了陈柏一眼,“没大没小的!”,又有些心疼地看向陈榆,把她的头巾扒拉下来,见脸上确实有两三个痘,“真是作孽哟!可别在脸上落了疤才好。”
      
      陈榆撇撇嘴,指着陈柏的脸,“他都没落疤,我怎么可能会落疤。”
      
      陈柏把陈榆手里的油纸包抢过来,扬着脸笑道:“我这样的,自然是上天眷顾,你呀,可就说不准啦!”
      
      沈氏道:“他一个大小伙子,皮糙肉厚的,再说就是真落疤也没什么,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哟,可怎么嫁人。”
      
      说得陈榆脸都红了,接着用头巾裹上脸,“大夫说不能吹风。”
      
      陈山已经坐到了饭桌旁,“在屋里呢,哪有什么风。你听你娘吓唬你,快吃饭吧。我姑娘就是脸上落了疤,也是好看的。”
      
      也坐到饭桌旁,“人家竹子上有了斑,叫湘竹,我看你以后也可以改名字,叫陈湘榆!”
      
      阿榆本来通过时间和距离积累起来的对陈柏的那么一点点想念和好感在这一瞬间全破灭了,跑过去,揪着陈柏的头发,“我看你是水痘还没好,皮痒!”
      
      沈氏从厨房端了饭菜出来,见两人又打起来,“整天就是打闹,不吃饭的都给我出去!”
      姐弟俩互相龇牙了龇牙,各自到八仙桌的一边坐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涨收藏了,今天会有2更!过渡章,但是这章有些信息还是挺重要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