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小娘子有点懵(重生)

作者:草莓酸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寄身在一块玉佩中的杨小秀,觉得自己好像又听到了她娘的哭声。
      “唉,又梦到娘了,好想她啊。”
      有人扑哧一声笑了。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怎么还这么笨呢?”
      “你一个孤魂野鬼,连睡觉都不能,怎么做的梦啊?”
      男子的声音动听极了。
      每次说的话却不怎么动听。
      “唉,算了。”
      “用玉养了你这小鬼这么久,终于有了一个契机,能把你送回去了。”
      “丫头,这一次,别再那么懒那么蠢了。”
      “要是再丢了我的脸,我就把你捉回来送给大鬼吃掉。”
      杨小秀还来不及向这个男人道谢道别,眼前一道光芒闪过,她已经从那块古玉中脱身而去。
      大庆朝 十里屯杨有田家
      “娘呀,您快来帮我看看,小秀这孩子咋还不醒呢?”
      再次被哭哭啼啼的二儿媳徐氏请来的杨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顺子娘,你哭啥呀?”
      “我不是让你每隔半个时辰,就按我教的法子,给小秀换一换额头上的帕子,再擦擦身子吗?”
      “你照做了没有?”
      徐氏连忙点头。
      “娘,我都做了的。”
      杨老太太伸手试了试孙女的额头。
      “我摸着这温度已经降下去了呀,你还慌啥?”
      “你就继续按之前的法子做就行了。”
      “我估摸着,小秀也快醒了。”
      徐氏听了婆婆的话,立刻有了主心骨,抹了两把眼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娘,谢谢您。”
      杨老太太看她这样,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她从未后悔过为二儿子娶了这样一个傻媳妇,却很后悔,当年分家的时候,自己和老伴没能坚持一些,和二儿子一家过。
      如果有她帮衬指挥着,老二一家的日子也不至于过成现在这样。
      唉,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
      看天色不早了,杨老太太又叮嘱了徐氏几句要注意的,留下一碗白米和十个鸡蛋,便起身回去了。
      徐氏跟在婆婆身后,送她出了院门。
      杨小秀听到人都出去了,这才悄悄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中的,果然是她在娘家时住的那间小屋。
      她狠狠的捏了自己一下,很痛。
      她又小心翼翼的伸手,去碰身上的被子,竟然摸到了。
      杨小秀一下子激动的坐了起来。
      她竟然能摸到东西了。
      她不是鬼魂了。
      那个人真的把她送回来了。
      她重生了。
      她在那个世界听过很多重生小说,知道像她这样,人死了,又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就是重生。
      小秀娘一进屋,就看到自家闺女傻乎乎的坐在炕上,正瞪着自己的手发呆呢。
      “秀儿啊,你醒了?”
      “你咋不喊娘呢?”
      “秀儿啊,要喝水不?娘给你倒去?”
      杨小秀看着依然年轻好看的娘亲,猛的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徐氏。
      娘亲温暖而真实的怀抱,让她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哎呀,你这孩子,这是咋地了?”
      “该不会是烧坏了脑袋,和娘一样变傻了吧?”
      徐氏急的也掉起眼泪来。
      等杨小秀的爹杨有田带着两个儿子串门子回来,看到的就是娘俩抱在一起掉眼泪的画面。
      杨家的几个男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娘,我肚子饿了。”
      六岁的杨小虎摸了摸干瘪的小肚皮,可怜巴巴的说道。
      “小虎饿了?”
      “娘这就去煮粥。”
      徐氏麻溜儿的擦了眼泪,穿鞋下了地。
      “我家小秀肯定也饿了。”
      “娘给你煮白米粥去。”
      听说有白米粥,杨小虎的眼睛都亮了。
      “娘,咱们也吃白米粥吗?”
      徐氏吓的连连摆手。
      “那可不行。”
      “你奶说了,这白米是给小秀熬粥喝的。”
      小家伙失望的撇了撇嘴,却懂事的没有吵闹。
      很快,粥煮好了。
      杨小秀的是半大碗白米粥,她分了一些给弟弟。
      其他人则是一碗有些稀的杂粮粥。
      杨家人搬了张小炕桌,挤在杨小秀屋里,和乐融融的吃了晚饭。
      杨小秀喝一口白米粥,再夹一口芥菜疙瘩咸菜,再喝一口粥,满足的不行。
      这种食物入腹的感觉,真美好呀。
      要知道,做鬼的这些年,她可真是一直在喝西北风呀。
      最惨的是,她喝着西北风,还要看着那个男人品尝各种美食。
      天黑的早,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了一会儿闲话,便各自回屋,准备睡了。
      小秀娘不放心她,硬是要再陪她一晚。
      杨小虎也跟了过来,美其名曰保护她们两个女人。
      “姐,你病着的时候做啥噩梦了?”
      睡觉之前,被杨小秀拉着聊天的杨小虎好奇的问道。
      徐氏听到儿子问,也凑了过来。
      “姐梦到被人关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回不来了。”
      “姐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就吓哭了。”
      “那这噩梦是挺吓人的。”
      杨小虎似懂非懂的感慨了一句,便翻身睡了。
      杨小秀听到身边亲人平稳的呼吸声,偷偷叹了一口气。
      她那糊涂又憋屈的一生,可不就是一场噩梦嘛。
      她小的时候,老杨家还没分家。
      奶奶理家是一把好手,把家里的活计安排的井井有条。
      全家人都能勉强吃饱饭。
      可是,自从分家后,她家的日子就一落千丈了。
      她娘是别人口中的傻子。
      她爹和哥哥也都是老实没主意的。
      她弟弟倒是聪明一些,却整天和村子里的坏小子一起偷鸡摸狗不学好。
      后来,还跟人跑去镇子上闯了祸,被人打断了腿。
      而她,胆小怯懦,又懒惰。
      这样的一家,想不过穷都难。
      等到她爷和她奶去世之后,没人帮衬着,她家就是村子里最穷的人家了。
      可就是这样,她在娘家的日子,也过的很幸福。
      家里人都疼她,活不让她干,好吃的可着她先吃。
      她喜欢上了村子里的刘水生。
      可是,那个刘水生却当着村里人的面,嘲笑她又呆又笨又懒,跟她娘一个样。
      刘水生后来和大伯家手脚麻利又能说会道的大堂姐订了亲。
      而她,则和那个外来户家的病秧子儿子周文订了亲,却又在人家病重的时候,不厚道的退亲了。
      之后,她又赖在家里当了几年的懒丫头。
      直到后来,她莫名其妙的被喝醉的刘水生占了便宜,只得嫁去了刘家,给刘水生当妾,过起了起早贪黑当牛作马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最后,憋屈的死了。
      死后的她,没有被拘到阴曹地府,却飘荡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那里的人出门,不骑马也不赶车,而是坐在一种叫汽车的小盒子里。
      那个小盒子跑的飞快,一眨眼就看不见了。
      那里人住的房子很高,是一层一层摞起来的,他们管这样的房子叫楼房。
      那些特别高的楼房,她飘荡半天都看不到顶。
      她在外面飘荡的时间久了,就学会了溜进那些人的家里呆几天。
      她最喜欢的,就是每天晚上,跟着那些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一起听小说。
      那些小姑娘呀,对着一个叫手机的东西点几下,就有人开始说书啦。
      什么重生呀,穿越呀,宫斗啥的。
      虽然好多她都听不懂,可是,她都很喜欢听。
      她最喜欢听的,就是种田小说了。
      她总是一边听,一边想,要是她还能投胎为人,也要像里面的小姑娘那样,勤劳致富,带着全家人一起过好日子。
      她就这样飘荡了不知道多少日子。
      然后,遇到了那个叫周行之的男人。
      他长的好看极了。
      他说话的声音好听极了。
      杨小秀是被一阵抗拒不了的招魂香的香味吸引到他家的。
      结果,就被他关在玉佩中出不来了。
      他后来总爱笑她,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小鬼。
      他不过闲着无聊,点了一只最普通最低级的招魂香玩玩,就把她拘来了。
      那个男人本来是想直接送她入黄泉的。
      看了她的前世,他却又改了主意。
      说什么难得看到她这么笨这么蠢的丫头,他得养着乐一乐。
      这个男人把她收在玉佩里,带着她满世界的晃悠。
      只有偶尔在家的时候,他才会把她放出来放风。
      周行之每天除了笑话她的懒笨,就是逼着她修炼。
      可他教的那些,她真的学不会呀。
      最后,他终于放弃了,放任她沉迷到小说里去了。
      直到她听到了她娘的哭声,周行之竟然把她送了回来。
      想到那些一人一鬼相伴的日子,杨小秀心里怪怪的,想笑又想哭。
      周行之,你还好吗?
      谢谢你送我回来。
      你放心吧。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过的。
      杨小秀默念着那个名字,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好极了。
      要知道,她可是好多年没合眼了。
      虽然家里的被子已经有些发硬了,可是对于做了很多年鬼的她来说,却暖和极了,舒服极了。
      尤其是,有亲人在身边陪伴,她觉得身上暖和,心里也暖和。
      第二天,杨小秀信心满满的起床了。
      她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受气小媳妇了。
      她可是一只虽然笨却很有见识的鬼哩。
      不对,是一个很有见识的姑娘啦。
      她要带着家里过好日子呐。
      她先把自己打理好,又把被子叠了,把炕席擦了一遍,这才出了门。
      “娘,还有啥没弄的,我来帮你吧。”
      徐氏见闺女进了灶间,吓了一大跳。
      “哎呀,你这孩子,这大早上怪冷的,你咋起来了?”
      “快回炕上躺着去。”
      “娘一会把早饭给你端屋去。”
      杨小秀听了她娘的话,抿嘴一笑。
      她前世懒成那样,绝对有她娘的一大半功劳。
      这太阳都老高了,她娘还嫌她起的早呢。
      徐氏趁着杨小秀在灶间里四处张望时,麻利的从小灶上舀了一瓢热水到洗脸盆里,又加了些凉水兑好,才叫小秀过来洗脸,
      “娘不知道你起的这么早,还没给你熬白米粥呢。”
      “娘先放两个鸡蛋到大锅里,你先吃了垫一垫。”
      “你奶昨天拿来的鸡蛋还没吃呢。”
      杨小秀忙拦住徐氏。
      “不用了,娘,我现在嘴里没滋味,就想喝碗杂粮粥,吃点咸菜。”
      徐氏犹豫了一下,就听话的把手中的鸡蛋放了回去。
      “行,那就等你想吃了,再和娘说,娘给你煮。”
      杨小秀洗完脸,见他娘已经做上了早饭,便去院子里转了一圈。
      一切都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杨小秀家的房子,位于最靠山脚那一排,是分家那年,杨老爷子出钱盖的土坯房。
      前院不大,后院临山,地方倒是宽敝得很。
      房子共五间。
      三间住人,还有一间做了灶房,另一间在最里面隔出了一个小仓库,前面做了堂屋。  
      房屋与后院的菜地之间,东边贴墙建了猪圈、鸡圈、柴房。
      南边靠院墙的地方是一口水井。
      茅房则建在了园子的一角。
      眼下,天还冷着,菜园子自然是荒废的,鸡圈和猪圈也是空的。
      杨小秀转完,心里有了数。
      她溜达回前院的时候,正遇上家里那爷仨。
      爷仨个刚扫完院子,此时正无聊的排着队,转圈玩呢。
      杨小秀看了,直想抚额。
      看来,她得早点制定出一个可行性计划,争取早日带领全家发家致富奔小康啦。
      这都是她在那个世界学到的东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