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恩小娘子有点懵(重生)

作者:草莓酸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杨家的早饭,是一成不变的杂粮粥,和几个粗面馒头配咸菜。
      “娘,咱家今天都有啥活计呀?”
      “我帮你一起弄吧。”
      杨家几口人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小秀今天这是咋了?”
      “咋起的比鸡还早,还勤快上了,主动找活干呢?”
      大哥杨顺子打趣道。
      杨小秀小脸红扑扑的。
      她低下头,假装抽了抽鼻子。
      “爹,娘,大哥,我以后都会勤快起来的。”
      “我再也不要做懒丫头,让人说闲话瞧不起了。”
      全家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小秀说的是前几天刘水生当众讽刺她的事。
      “娘你先想着,我刷碗去了。”
      杨小秀起身,麻利的收拾了桌子,去灶间刷碗了。
      “这刘水生,真不是东西。”
      杨顺子忍不住骂了一句。
      从前他真是瞎了眼,那么信任那小子。
      杨小秀刷完碗,又顺便收拾了一下灶间,查看了一下米袋子,这才回了堂屋。
      她回了屋,徐氏还在苦着脸发愁呢。
      现在正是农家人最闲的时候。
      这家里哪有啥活计呀?
      小秀看到徐氏这样子,不由又是心酸又是好笑。
      其实她娘并不是傻子。
      她只是摔坏了脑子之后,想事情慢,又记不住太多事而已。
      对于她娘来说,能记得去做的,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事。
      比如现在每天要做的,收拾屋子,扫地,擦柜子,扫院子,挑水,做饭。
      比如家里养牲畜时,喂猪喂鸡。
      比如去园子里浇水拔草。
      这些,只要她见到了,都能想起来做。
      只是,没有人盯着的时候,她可能会事情做了一半,看到别的,又去忙另一件事了。
      但是,像该种多少菜,种哪些菜,啥时候种,家里该存多少粮食,养几只鸡能顾得来,这些就迷糊了,要有人帮忙拍板才行。
      她娘啥时候都不会忘记的,就是他们兄妹三人了。
      但凡有了一点好吃的,她肯定会记着留给他们。
      就是这样好的娘,前世,她却嫌弃的很。
      她害怕和娘一起出门时,那些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
      所以,她从来不会陪她娘一起出去。
      她宁可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总是想方设法的把她娘拘在家里。
      “娘,咱晚点去老宅呀?”
      “我生病的时候,我奶来了好几次呢。”
      “现在我好了,咱去老宅和爷奶说一声吧。”
      徐氏一听,眼睛都亮了,立马忘记了刚才的事。
      “秀儿啊,咱娘俩都去吗?”
      她问的小心翼翼。
      以往,闺女最不爱和她一起出门了。
      小秀眼中一热,忙借着帮杨小虎整理衣裳低头掩饰。
      “对,咱都去。”
      “娘,咱晚点再去,去早了,大伯娘家还没忙完呢。”
      “哎,那咱就晚点去。”
      杨有田听到这里,无聊的起身,向外走去。
      “我先去溜达一会,晚点回来和你们一起去老宅。”
      “爹。”
      小秀叫住她爹。
      “你和大哥没事的话,先去咱家后山拾些干柴回来呗。”
      “早上我看柴房里的柴火不多了。”
      “咱这些日子多存点,省得开春忙了,没空弄。”
      杨有田不解的回身,望向闺女。
      “咋能没空弄,咱家菜园子和地又不多。”
      “再说,从后门出去就能上山。”
      小秀冲他爹抿嘴笑了笑,也不解释。
      “唉呀,爹,反正你去哪溜弯都行。”
      “小秀说了,咱就顺便拾些呗。”
      杨顺子插嘴道。
      他正闲得慌,拾些柴去,也算有事干了。
      儿子闺女发了话,杨有田自然没脾气了,听话的带着大儿子拿了两根捆柴的麻绳,晃晃悠悠的奔后院出门去了。
      小秀眼明手快的扯住了要跟着去的杨小虎。
      “你在家呆着。”
      杨小虎有点流鼻涕。
      小秀便想把他拘在家里,不让他出去疯跑了。
      “娘,咱家还有瓜子吗?咱挑大点的炒一锅,给奶拿过去一些。”
      小秀记得,因为她奶爱吃瓜子,她娘哪怕脑子不好,分家后每年也总会下意识的种上不少。
      有时还没吃完,天暖了就变潮不好吃了。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瓜子咱家还有一大袋子了。”
      “你们也没人提醒娘。”
      “娘总想不起来炒,也不知道有没有变潮。”
      小秀拉着听说有吃的立刻不闹了的弟弟,跟在她娘身后去了堂屋后面隔出来的那块。
      隔间很小,杨有田便打了两个木架子,弄了三四层,能多摆些东西。
      里面的东西又多又杂,粮食看着不少,但是想在不饿肚子的情况下吃到秋天打粮食时,是肯定不够的。
      菜更是只剩下大半袋子的土豆子,十来颗白菜和一小堆地瓜了。
      哦,还有些萝卜条啥的。
      小秀决定,这两天整理整理这些,也好心中有数。
      瓜子果然剩了很多。
      打眼看去,得有百八十斤。
      “娘呀,你咋又种这么多呢?”
      徐氏有些心虚。
      “娘没留神,主要这东西也不占啥正经地方。”
      “娘是在园子外种的。”
      东西剩的多,娘俩便挑个头大饱满的装了满满一簸箕,炒了一大锅。
      徐氏炒瓜子的手艺好,每次炒出来的瓜子都特别香。
      “娘,等一会晾凉了你再装啊。”
      “咱给我奶多拿点。”
      想到前世,小虎出事时伸过援手的三房,小秀又加了一句。
      “再给我小婶也装点吧,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小的,估计也没空弄这个。”
      徐氏自然满口答应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倒是六岁的杨小虎,觉得二姐今天很不一样。
      以前,二姐最不耐烦和自己还有娘呆在一起了。
      她就喜欢自己呆在屋里照镜子,或者去找大姐玩。
      今天可是不一样了。
      她和娘说了好多话,还给自己找了一块手帕子,让自己擦鼻涕用呢。
      昨天,二姐还分他白米粥吃来着。
      “小泥猴,早上刚洗过脸,咋这一会又黑了呢?”
      “过来洗脸洗手,然后吃瓜子了。”
      平时杨小虎最讨厌一遍遍的洗手了,今天被姐姐拉过去一通洗,心里却说不出的高兴。
      等到杨有田父子拾柴回来,小秀也给他们备了热水和巾子,让他们洗了手脸。
      临出门时,小秀想让全家人都换身衣裳,却发现她娘把脏衣服堆在一起,忘记洗了。
      家里穷,除了她,每个人也就两身衣裳,换洗着穿,连小虎都不例外。
      “娘,你看,这不就有活计了?”
      “等回来了,咱娘俩一块洗。”
      小秀一边笑着安慰觉得自己做了错事的徐氏,一边拿着鸡毛掸子,把每个人身上的灰拍打干净,一家人这才清清爽爽的出了门。
      他们去老宅,先路过小秀的三叔杨有学家。
      杨有学读过几年书,现在在镇上一家茶楼给老账房做学徒,常年不在家。
      家里现在只有三婶带着两个年幼的小娃娃过日子。
      杨有田便带着两个儿子等在院外,只让徐氏娘俩进去送瓜子。
      小秀娘俩进屋时,三叔家的两个孩子,五岁的杨小雅和两岁的弟弟小平安正在炕上玩呢。
      刘氏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两个孩子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看着就招人喜欢。
      刘氏性子文静,再加上杨老三总是不在家,她便习惯了关紧门户,少与人接触。
      就是两个妯娌,也往来的不多。
      倒是杨老太太得闲时,时不时的过来帮她照看一下两个孩子。
      小秀娘俩上门,刘氏只是有些惊讶,两个小家伙却兴奋得很。
      “姐姐玩吗?”
      五岁的杨小雅热情的把手中逗弟弟的布老虎递了过来。
      小秀笑着摇了摇头。
      “姐今天有事,改天来找小雅玩。”
      杨小雅闻言,也不生气,继续低头玩了。
      才两岁的小平安可不管你说了啥,起身噔噔噔的就向着小秀跑过来。
      小秀接住他,盯着他额间那颗红痣,只觉得脑中轰的一下。
      她想起了一件大事。
      她三叔家曾经没过一个男孩,就叫小平安。
      后来,她三婶又生了一个男孩,也叫小平安。
      她奶奶怕不吉利,非要让她三叔给孩子改名。
      听说婆媳两个人为了这件事,还大吵了一架呢。
      最后,两个人各退了一步。
      那个新生的男孩子,小名叫平安,大名改成了杨平志。
      她记得,那个先前没了的小平安,额间就有一颗红痣。
      他出生时,老人还都说这孩子是一个富贵命呢,结果却早夭了。
      前世,小平安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又是怎么出事的?
      该死的,她怎么想不起来了。
      小秀拼命的想,却越是着急越是想不起来。
      去老宅的路上,要不是徐氏挽着她的胳膊,她早就滑倒了。
      一家人到老宅时,杨老爷子正在院子里,背着手闲逛呢。
      “娘,娘,我来给你送瓜子了。”
      徐氏人还没进屋,就嚷上了。
      杨老太太和大儿媳何氏坐在炕头上,正纳鞋底子呢。
      见她们进了屋,便先收了针线篓子,一边吃炒瓜子,一边唠些家常。
      “弟妹这炒瓜子的手艺,真是一年比一年好了。”
      何氏抓起一大把瓜子,吃个不停。
      “唉,咱家人多,过年来串门的亲戚也多。”
      “这瓜子,过了年就吃完了。”
      “弟妹家的咋还有这么些呢?”
      何氏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瞟着小秀娘俩。
      可惜的是,没人搭理她。
      小秀正在想小平安的事。
      徐氏正眉飞色舞的向杨老太太显摆她闺女今天多懂事多能干呢。
      倒是杨老太太白了大儿媳妇一眼。
      “这一口袋,得有四五斤了,还不够你吃的?”
      这个大儿媳妇,过日子不错,就是爱算计,喜欢占便宜。
      这是又惦记上老二家里的瓜子了。
      “小秀知道心疼她娘了,懂事了。”
      杨老太太数落完大儿媳妇,又鼓励起孙女来。
      “小秀过了年虚岁都十五了吧。”
      “也该学些东西了。”
      “省得以后说了婆家,嫁过去之后啥也不会被人嫌弃。”
      “以后想学啥,你娘不会的,就来找奶,奶教你。”
      小秀连忙乖巧的点头。
      “这明天就是春分了。”
      “眼看着一天天暖起来,也快忙乎起来了。”
      “要是有小秀帮你,你也能轻快些。”
      何氏听了杨老太太的话,悄悄的撇了撇嘴。
      就那么一个又笨又懒的闺女,洗一次碗,就把这些人惊奇成这样。
      老太太这还真当回事了,说的好像真能指望上这笨丫头干出点啥来似的。
      明天就是春分?
      小秀脑中再次轰的一声。
      她终于想起来了。
      三婶家的小平安,就是在春分前一天,和他姐姐偷偷跑到院子里玩时,脑袋磕到了井沿上受的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