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季清尘伴梦吟

作者:三尾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十年之约 (二)

      夜幕悄悄降临,林间的山风微凉,季无痕所在的院落中,树下的秋千正随风摇荡着,应该是刚刚烧火做饭的缘故,厨房上方的烟囱里还冒着几缕白烟,透过莹莹的烛火,几人所在的屋内也是颇有些暖意。
      
      酒足饭饱之后,季清尘兄妹三人吵吵闹闹地坐在床边吃糖人儿,季无痕怀有心事,烦闷与不舍萦绕心间,闷不做声的他只是坐在一旁暗自喝酒。
      
      兄妹三人中,流殇的心思比较仔细,发觉今晚的爹爹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她也开口道:“爹爹,你吃饱了没有啊,你若吃饱了,也该过来给咱们讲故事了。”
      
      一提到讲故事,季清尘和溶月的眼眸也顿时亮了起来:“对啊,对啊,爹爹,快过来给我们讲故事吧!”
      
      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季无痕微笑着来到兄妹三人身边:“你们几个,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啊?”
      
      转动眼眸地想了想,季清尘最先开口道:“我想听仙魔大战的故事!”
      
      “又是仙魔大战的故事?”季无痕对他的要求略感无奈,“清尘,仙魔大战的故事你都听了那么多遍了,不会觉得腻吗?”
      
      一边吃着糖人儿,季清尘一边摇头道:“不会不会,爹爹,你就讲仙魔大战的故事吧!”
      
      “那好吧!”季无痕点头开始讲起了那段一百多年前的往事。
      
      身为战事的参与者,他清晰地记得那场战事的盛况,当年的他是魔君夜天凌的左护法,魔君道行高深,性格乖戾,魔界在他的带领下气焰嚣张,无比猖狂,可越是如此,这也就越是促成了魔界的衰亡,青灵山的几位仙人与妖界的妖王妖后不忍人间生灵涂炭,所以一同联手封印了魔君。
      
      简洁地讲着故事,季无痕自然不会向孩子们道明那其中的具体情况,讲完故事,也抽离了当年的那段回忆,季无痕扭头再一看,床上的三个孩子却都手拿糖人儿地睡着了。
      
      拿走他们手上还没吃完的糖人儿,季无痕给孩子们盖好被子,望着熟睡中的三个孩子的面庞,季无痕心中一阵感慨惆怅。
      
      当年的他常伴魔君左右,陪同魔君做了多少错事,然天道轮回,这三个孩子让他感受到了什么是骨肉亲情,现在离别之痛存于心间,这便是做错事要承担的后果吧!
      
      拿起一旁的纸笔,季无痕给三个孩子留下了一封书信,再次看看熟睡中的孩子们,他终究是要离开的。
      
      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转身关上房门后,季无痕来到院中,院中的大树在微风中屹立,季无痕双手合十,躬身一拜:“普慧大师,久等了。”
      
      大树的枝叶微微颤抖,紧接着华光乍现,面前的大树摇身变成了慈眉白须的老和尚,普慧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季无痕,十年之约已到,你可愿随老衲回清音寺?”
      
      “既然当初已承诺大师,无痕自然不会反悔。”
      
      “好!”普慧点头道,“随我来吧!”
      
      抿唇再次拜向普慧,抬头时,季无痕还是忍不住地回望木屋,他此行离开便不会再回来,希望这几个孩子一切安好才是。
      
      屋中的孩子们睡的香甜,对于季无痕离开的事,他们自是浑然不知,在听了季无痕给大家讲的仙魔大战后,季清尘当晚更是做了一个梦。
      
      梦中,身处仙魔大战中的他遇到了一位英雄,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与那位英雄之间的联系,那是一个他无比熟悉的人,他知道,他们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联,可站在一旁努力地观望了好久,朦朦胧胧间,他却总是看不太清那位英雄的面庞。
      
      正当季清尘努力观望,并回味在自己的睡梦中时,天已经亮了,清晨的光照进木屋,林间的鸟儿更是啼叫个不停,被那鸟鸣声吵醒,流殇和溶月最先睁开了眼睛。
      
      流殇和溶月起身去到厨房,本以为那里会放着季无痕提前准备好的早点,可去到厨房后,她们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心中只觉有些奇怪,流殇让溶月做些早餐,她则出门搬柴火去了,姐妹二人在厨房做好早餐后,流殇转身去叫季无痕起床,可敲了敲他的房门,里面却是没有声音的。
      
      推开房门,季无痕的房中空无一人,流殇蹙眉,似是更觉奇怪:“奇怪,爹爹这是去哪儿了,一大早就不见人影,莫非又是昨儿个在林中设下陷阱,今早去收猎物了?”
      
      季无痕一家在山林中以打猎为生,他一早去收猎物也是有可能的,可他既是要出门,也该说一声才是啊!
      
      “流殇,溶月!”正当流殇纳闷儿之际,另一个屋内却传来了季清尘焦急的声音,“你们两个快过来啊,出事了,爹爹真的离开了!”
      
      此话一出,流殇和溶月也赶忙来到房中一探究竟,屋内,季清尘正拿着一封打开的书信朝她们比划着,接过书信,流殇一边询问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边又低头看向信件。
      
      其实,自他们记事以来,每年的生辰时,季无痕都会提起什么,他终有一日会离开他们的话,可每年的生辰过后,一觉醒来的他们却总还是能看到他的身影,久而久之,他们也只当他说的是酒后的胡话,正纳闷儿着今年的他怎么不再说胡话了,没想到,次日醒来,他竟真的不见了。
      
      看着信件上扬扬洒洒的笔迹,季无痕并没有言明自己离开的缘由,只留下了些银两和随身的玉佩,他让季清尘照顾好两个妹妹,并嘱咐孩子们不要去找自己,若是有可能,就让清尘带着妹妹们去找找自己的生身父母吧!
      
      对于他们的身世,季无痕从未隐瞒,孩子们打小也都知道自己是被季无痕从河边捡到的,可十年的真心相处,家人的欢声笑语让他们对生身父母也没了多大的憧憬,只想在这山林间过着无拘无束的逍遥日子,但此刻,家里的大人却不见了。
      
      在得知了季无痕离开的消息后,没什么主意的溶月也便哭的哽咽难言,将书信递还给季清尘,流殇一边安慰着溶月,一边询问他该怎么办。
      
      拿着书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不肯相信的季清尘总觉这是一场玩笑。
      
      看着手拿书信的季清尘不说话,溶月心中更是惶恐,抽泣着望向季清尘,她也哽咽道:“大哥,爹爹为什么要离开,他是不要我们了吗?”
      
      “这怎么可能!”季清尘当即斥责了她的想法,“爹爹向来都对我们疼爱有加,他怎么可能不要我们,我看啊,这就是爹爹的一场恶作剧罢了!”
      
      “可是每年我们生辰的时候,爹爹都有提醒过我们,他终有一日要离开。”流殇反驳道,“而且,这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爹爹还留下了这些东西给我们,他从来都不会骗我们的,也没有哪家的爹爹会跟自个儿的孩子开这种玩笑啊!”
      
      “是这样的吗?”季清尘的心中一阵难过,可他却仍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可是,爹爹为什么要离开呢?”
      
      流殇虽是三人中最为稳重的那个,但家人无故离开,溶月也哭个不停,只觉难过,心中也空荡荡的她竟也忍不住偷偷地抹起了眼泪:“不管是为什么,爹爹离开已成事实,大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慢慢地接受了眼前的事实,心有不甘与烦闷的季清尘急切道:“我去找爹爹,我去把他找回来!”
      
      “可是爹爹说了,让我们乖乖呆在家里,不要去找他。”溶月突然插嘴道,“要是,要是咱们离开了,爹爹又回来了,这样,咱们岂不是就跟他错过了嘛!”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在家里等爹爹回来?”季清尘反问道。
      
      “可,这样也不成啊!”流殇摇摇头,“若爹爹真的离开不再回来了呢,我们就这么在家里等着也是徒劳无功,我们应该趁着爹爹还没走远,赶快去找他,脚程快的话,说不定一天就能追上他了。”
      
      好好地琢磨了一番,季清尘又道:“这样吧,溶月,你暂时留着家里等爹爹回来,我去山林中找找,流殇去附近的镇子上找找,无论最终能不能找到爹爹,天黑之前,我们都要回到家中汇合。”
      
      点头答应了季清尘的提议,兄妹三人也都各自行动了,一直找到傍晚时分,转遍了整个山林的季清尘还是没找到季无痕,失落地回到家中,刚从镇子上回来的流殇同样也是失落而归。
      
      烛火莹莹的家中空荡而安静,兄妹三人坐在桌旁,手撑脑袋地盯着季无痕留下的书信发呆,晃动的烛火映照着他们忧愁沮丧的面庞,无声地对着空气叹息,他们到底该怎么办呢?
      
      又坐在一起商量了好久,季清尘决定明天一早便出发继续寻找季无痕,草草地吃了些晚饭,流殇和溶月便开始收拾包袱,为明天做着准备。
      
      一大清早,简单地吃了些早餐后,溶月开始收拾干粮,带上衣物,干粮,再带上季无痕留下的书信,银两和玉佩,季清尘又去到厨房把家里这几日打来的猎物全都带上。
      
      带上了所有该带的,临行前,季清尘也不忘询问溶月:“溶月,我让你带上一件爹爹的衣衫,你带了吗?”
      
      拍了拍自己的包袱,溶月点头应答道:“放心吧,已经放到包袱里了。”
      
      有些好奇为何要带上爹爹的衣衫,流殇开口相寻:“哥,我们去找爹爹,为什么还要带上他的衣衫啊?”
      
      “流殇,你忘了,我们三个人的身体各异。”季清尘提醒她道,“你跟溶月的鼻子比那狗儿还要灵,带上爹爹的衣衫,你们才好循着气味一路追寻啊!”
      
      “我跟溶月的嗅觉是比较灵敏,可你也不应该拿咱们跟那狗儿相比啊,再说了,就算我们的嗅觉灵敏,那也不可能闻到方圆数里之外的气味,我们怎么凭气味寻爹爹嘛!”
      
      “不要管那么多了,先拿着就是了。”系好自己的包袱后,季清尘也催促她们道,“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锁上了住了十年的小屋大门,兄妹三人来到镇子上,季清尘把猎物卖掉,换了些银两,他们也正式踏上了寻父的路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萌新一枚,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